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傅说拜相:如何从版筑刑徒到辅弼重臣?

傅说,商代后期武丁时期的重要历史人物,史载他原是从事版筑的刑徒,被武丁发现后得到重用,并辅佐武丁成就大业。

盘庚迁殷后,权贵和百姓们都将精力放在建设新都城上,阶级矛盾暂时得以缓解,商朝的国势继续上升。盘庚去世后,弟弟小辛和小乙相继即位,只是两人在位时间均不长,且无建树。

小乙驾崩后,由其子--盘庚之侄武丁继承王位,即商王朝第二十三个君王。

传说武丁幼年时,父亲小乙让他到民间接触社会生活,体察民风、增长见识和锻炼才能。

武丁继位时,商王朝政局已衰退,但他胸怀天下,决意振兴大业。据《史记・殷本纪》载:“帝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为此,他下令群臣到各地去寻访、举荐贤能之士。

在虞、虢两古国交界处,一个叫傅岩的地方。贤人“说”不知如何沦为奴隶,来到傅岩做苦役。

这里是陆盐运销到黄河以南的交通要道,到处是高山。一到夏季,山顶积雪融化,山涧暴涨的洪水就会淹没道路,中断交通。奴隶们过去一直惯用土石阻拦洪水,但是这种方式很难收到效果。

在和奴隶们一起劳动的过程中,说通过观察,针对洪水发明了版筑术,即在两块木板间填满泥土,再夯实泥土,筑成厚实的土墙,这种发明在当时十分了不起。

因为奴隶们用这种方法能很快建起堤坝,且坚不可摧。后来,人们还开始用这种方法来筑路造房。说由此闻名天下,干脆就以版筑维生了,尽管有才能,却难以施展。

当武丁征选贤人时,很多人就向武丁推荐说。武丁就亲自出面,向他请教治国平天下之法。

说一一对答如流,且谈吐不凡,分析问题十分深刻。武丁感觉说确实是一位经世济民的奇才,认为他能辅佐自己建功立业,决心重用他。

同时,武丁也清楚,要重用说肯定会遭到贵族大臣们的强烈反对,要知道说只是个奴隶,怎么能一下子骑到他们头上去呢。

况且武丁即位不久,很需要贵族大臣们的支持,不得不将重用说的事放在一边。

此后三年,每天早,武丁总是一言不发,任凭大臣们议论,他则一旁观察,了解国事。同时也可避免受小人言论影响,开始寻找重用说的机会。王公大臣们都不清楚武丁心里是怎么想的,都谨言慎行。

武丁利用人们迷信鬼神一点,就对大臣们说:梦见先王汤告诉他上天要赐予他一个贤人,辅佐他处理政事,还说出自己梦中贤人的模样,并让画师画下来,派人搜寻。

很快,就有人在傅岩找到说,因为他跟画像上的人最像。

武丁很快启用说为大宰,说当即权倾朝野。大臣们尽管清楚说是奴隶,但是上天派来的,也不好说什么。

当上大宰后,说大力改革政治,商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开始振兴,贵族、平民均无怨言,阶级矛盾得到缓和。

国力强盛后,武丁对鬼方、土方、羌方、人方、虎方等方国发动了大规模战争,征服很多小国,领土得到极大扩张,俘虏大量奴隶奴隶。商王朝的统治达到鼎盛时期,史称“武丁中兴”。

武丁在位五十九年,使商王朝达到鼎盛时期,死后被称为高宗。而辅佐他成就大业的说,被武丁尊为圣人,后因他是在傅岩从事版筑时被启用的,因此称为“傅说”。

实际上,先秦时期,傅说精神对儒家、道家、墨家等学派影响极大,很多著作都有论述;《楚辞》《国语》《尚书》《吕氏春秋》《史记》《汉书》《论衡》《帝王世纪》《水经注》等很多传世典籍中也多有记载。

首先,很多先贤对傅说十分尊崇。孔子评价傅说为“见德之有报”的名相;屈原《离骚》云“说操筑于傅岩兮,武丁用而不疑”;司马迁《游侠列传序》“太史公曰:昔者虞舜窘于井廪,伊尹负于鼎俎,傅说匿于傅险”。

其次,很多王侯将相称颂傅说。三国曹植《文帝诛》曰:“拔才岩穴,取士蓬户”,感叹在野贤士能够得到贤明君王的重用;李世民《春日登陕州城楼诗》云“迹岩劳傅想,窥野访萃情”和《秋暮言志》“抽思滋泉侧,飞想傅岩中”,可见他对傅说的崇敬,将傅说思想和傅说精神当成改革朝政、国富民强的圣人思想来崇拜和颂扬。

最后,很多诗人也赞颂傅说。王维《登平陆城楼》云“井邑傅岩上,客亭云雾间,高城眺落日,极浦映苍山”,颂扬傅岩高耸入云端,暗喻圣人傅说思想和傅说精神的光芒万丈启迪人间;李白《代寿山答孟少府》云“早投竿诣麾,舍筑作相,佐周文,赞武丁”,还有白居易、王勃等都对傅说表示赞叹和崇敬。

可见,傅说精神、文化和思想影响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