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我国本土麻雀去哪了?专家称:随处可见的麻雀竟然都是进口的!

麻雀作为最常见的鸟类一定是大家最熟悉的,从小父母辈就告诉我们燕子是益鸟,而麻雀是坏鸟,因此小时候有不少麻雀死在弹弓与气枪下!

当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麻雀这种不起眼的小鸟也是生态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但在半个多世纪以前,还曾开展过一阵轰轰烈烈的灭雀运动,甚至到最后不得不去苏联进口麻雀补充,搞不好你现在看到的麻雀还可能是当年引进的苏联麻雀的后代。

为何要将麻雀赶尽杀绝?

麻雀其实是27种小型鸟类的统称,在我国有5种,它们大小、颜色与体型都非常接近,大体上都是灰不溜秋或者棕黑色斑状分布,大部分朋友都傻傻部分,嘴比较短小且强壮有力,在地面行动时并不时行走而是跳跃前进。

麻雀的翅膀短且圆,因此麻雀并不擅长远飞,它们是一种留鸟,可以跨越区域迁徙,但位置相对比较固定,麻雀繁殖期不固定,除了冬季以外一直都能繁殖,一般每年两次,一次产蛋6枚左右,孵化期14天,幼鸟一个月即可离巢,所以麻雀的繁殖速度是比较快的。

麻雀是一种杂食性鸟类,主要以禾本科谷物为主,约占50%,另外还有其他草籽之类,还有部分是蚱蜢、毛毛虫之类的昆虫,而由于麻雀的数量极大,因此麻雀消耗的粮食非常可观。

解放初期时谷物产量不高,化肥也不足,因此麻雀的啄食对于整体损失非常大,1957年1月18日,我国生物学家的周建人在《北京日报》发表了一篇标题为《麻雀显然是害鸟》的文章,文中称“麻雀是害鸟,害鸟应当扑灭,不必犹豫”。

当时的鸟类学家统计,一只麻雀每天需要7克左右的食物,每年大约需要消耗5斤左右的粮食,全国数以数十亿计的麻雀吃掉了多少人的口粮?并且还有周建人(鲁迅的胞弟,时任教育部副部长)文章肯定为害鸟。

因此将麻雀列为了老鼠、苍蝇以及蚊子之后的第四害!而当年的动员能力极其强悍,全国就开展了规模极其庞大的灭四害运动!从1958年2月起,全国就开展了消灭麻雀的群体性行动。

围剿聚歼麻雀运动首先从四川省开始,自1958年3月20日至22日,全省灭雀1500万只,毁雀巢八万个,掏雀蛋35万个。随后,天津、哈尔滨、杭州、长春、镇江和北京等城市纷纷效法,这些城市到4月6日共灭雀1600万只。北京自4月19日至21日捕杀麻雀401,160只,上海自4月27日至29日捕杀麻雀505,303只。截至1958年11月上旬,全国各地不完全的统计共捕杀麻雀19.6亿只。

在确定麻雀为四害的讨论会上,当时的生物学家朱洗是明确表示反对的,他举例1744年时腓特烈大帝悬赏除灭麻雀,结果导致果树上害虫泛滥,把果子与树叶都吃光了,还有纽约与澳大利亚为消灭害虫反而引进麻雀等案例,但并没有在讨论上形成主流意见。

恶果很快显现,第二年田间地头确实少了麻雀,但害虫再也没有鸟儿来吃,光靠燕子这种候鸟完全不够,造成粮食大量欠收,此后鸟类学家郑作新以及生物学家朱洗、冯德培、张香桐发表研究,证实谷物食谱为50%左右,其他则有很多是昆虫,1960年4月19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讨论通过麻雀事件,“全面权衡利弊、宁可遭受粮食损失也要容忍麻雀”,自此不再打麻雀。

但麻雀已经元气大伤,如果按本地种群恢复速度的话,需要很多年休养生息,为了保证快速恢复,从苏联进口了大量麻雀在各地放生。与我国本土麻雀差不多的是,苏联的麻雀也是树麻雀和家麻雀为主,不过两者也有少许区别:

本土麻雀:体型略大毛色灰暗没有光泽,头部较大,尾部经常翘起,叫声音调单一且洪亮,喜群居,不善长距离飞行。

       本土麻雀

苏联麻雀:个头偏小,毛色光滑,叫声杂乱,成对觅食,有区域性迁徙的习惯(非长距离)

据熟悉中国本土麻雀的朋友称,有麻雀爱好者高手能从叫声上区分出本土麻雀,据说纯种的本土麻雀很少见,现在都以杂交麻雀为主。

现在麻雀已经被列入国家保护动物,2000年8月,麻雀还被国家林业局组织制定的《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列为国家保护动物。

延伸阅读:华南虎的灭绝

另一个典型案例则是华南虎,从1950年后开始了一场以消灭老虎和豹子、野猪等危害农业生产为主题的打虎除豹运动,到1976年时华南虎的物种数目由1950年代初的4000多只急降至 200只以下,种群规模已经不足以维持繁衍。

       左中为华南虎

尽管从1977年后已经立法禁止猎杀华南虎,但民间猎杀仍然在零星发生,1994年最后一只野生华南虎被杀,至此野外的华南虎已经灭绝,现在圈养的184只华南虎,都是20世纪中期捕获的6只野生华南虎的后代。

       长沙生态动物园拍摄的华南虎幼崽与虎妈

大家都知道,这种情况缺乏基因多样性,即使编号也无法避免近亲繁殖的华南虎是有严重问题的,因此尽管现在的华南虎数量看起来不少,但它们的前途堪忧!

当年的野猪也曾被“赶尽杀绝”,不过野猪强大的繁殖能力以及庞大的数量,让它们恢复很快,到现在全国多地已经出现野猪伤人的事件,似乎有从保护走向泛滥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