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梁王刘武为何最后郁郁而终?主要是因为两个人

梁王刘武是汉文帝的次子,窦太后的小儿子,也是汉景帝刘启惟一的同胞弟弟。正因地位特殊,刘武才有夺嫡之心。

汉景帝三年(前154年),景帝举行了一次宫廷宴会。在宴会上,参加者除景帝外,还有梁王、窦太后与其侄子窦婴等。

刚开始,宴会气氛浓烈,大家都很尽兴。不料在酒酣之际,景帝随口向梁王刘武承诺了一句“千秋万岁后传于王”(《史记》)的话,大意是我将来某一天要将皇位传给胞弟梁王。

梁王心里尽管清楚这并非皇兄本意,但心中也十分高兴,并将此事铭记在心。在一旁的窦太后也自然表示赞同。

不过,窦婴却表示坚决反对,他认为不可违背先帝刘邦“汉法之约”。刘武尽管十分厌恶窦婴的话,可传位到底是皇兄亲口所说,又有母亲窦太后为证。而窦太后也非常震怒,与窦婴也结下梁子。

先来说说窦太后,此人出身寒苦,据史书载,窦太后为清河郡观津县人。早年其父坠河而死,其弟窦广国幼年就与窦太后分开,四五岁时“为人所略卖,其家不知其处”(《史记》)。后姐弟两人历经磨难,才得以团聚。

被文帝封为皇后之后,窦太后也并没有得到文帝的全部宠爱,当然这在封建社会也是难以做到的,尤其是她双眼失明后,“窦皇后病,失明。文帝幸邯郸慎夫人、尹姬,皆毋子”(《史记》)。

早年父母双亡,幼弟遭人拐卖,嫁给汉文帝后,处在深宫中得病失明,又失去了汉文帝的宠爱……这些遭遇,使得窦太后十分看重自家人,对于家人的爱护,在她看来是理所当然的。

史书中,有很多她看重家人的记载。对很早就去世的父母,窦太后“追尊窦后父为安成侯,母曰安成夫人。令清河置园邑二百家,长丞奉守,比灵文园法”(《史记》)。对自己的兄弟,窦太后“乃封广国为章武侯。长君前死,封其子彭祖为南皮侯”(《史记》)。对于自己的幼子梁王刘武,窦太后“爱之,赏赐不可胜道”(《史记》)。对于自己的女儿馆陶公主,窦太后“遗诏尽以东宫金钱财物赐长公主嫖”(《史记》)。

可以这么说,正是这些经历,才让窦太后养成一种重视家人的性格,尤其是支持梁王刘武承继帝位。

同年(前154年),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联军”打出“清君侧”的旗号,公开反叛朝廷,梁王坚守睢阳抵御叛军,为汉朝平叛立下了汗马功劳。

因平叛有功,景帝与窦太后重赏了梁王,梁王甚至获得了与景帝同等的待遇,可以随意出入天子殿门。

景帝四年(前153年),景帝按祖制立长子刘荣为太子,梁王尽管无奈,但“皇帝梦”的情结难以放下。

不过,刘荣被立为太子仅三年即遭废黜,再次点燃了梁王的“皇帝梦”,他认为继承皇位的时机已经到来,于是趁机进京与窦太后谋划此事。

窦太后随即向景帝发力,不断提醒景帝要履行那次承诺。景帝无奈,只好召集朝臣商议,袁盎等重臣搬出先代兄终弟及的事例,陈述其中的利害关系,并谏言景帝如传位于梁王将是祸乱的开始。

由于袁盎等朝臣的坚决反对,窦太后就不再坚持,让梁王刘武回到梁国。梁王的“皇帝梦”转眼不见了,但他心中却对窦婴与袁盎充满了仇恨。

梁王的野心日益膨胀,随后引发了一场很大的政治风波,他决定打击报复谏止景帝传位于己的那些大臣们。

一次,梁王指使羊胜、公孙诡之流对袁盎等大臣搞刺杀活动。事发后,景帝派人调查此事件,很快就查出背后凶手竟是梁王刘武。

景帝十分愤怒,决心要将梁王绳之以法。后在窦太后的斡旋与庇护下,梁王把罪责推到了羊胜、公孙诡两人身上,令他们自杀,这才算逃过一劫。

此风波后,景帝开始讨厌并有意地疏远梁王。几年后,梁王看到继皇位无望,郁郁而终

实际上,对刘武的悲剧,窦太后和景帝都应该负有责任。正是因为太后的宠爱、皇兄的爱护,刘武的地位才越来越尊贵,甚至与皇帝享受一样的待遇,特别是皇兄曾经的承诺,加上母后的推力,让他萌生不该有的皇帝梦,导致利令智昏,在“皇帝梦”道路上越陷越深。

人贵有自知之明,刘武如果能安分守己,不听羊胜、公孙诡的引诱,他会快乐地过完自己的王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