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楚庄王问鼎中原,会有哪些后果?

据《左传・宣公三年》中记载,公元前606年,楚庄王率领楚国军队前往讨伐陆浑之戎。

其实,楚庄王并不是楚王熊侣的名,熊侣在位时,并不称庄王,庄王是他死后的谥号。据《史记・卷四十楚世家第十》载,楚穆王十二年(前613年),穆王去世,其不满二十岁的儿子熊侣,在葬礼中即位。

回到前面,陆浑之戎是戎族部落的一支,原来生活在瓜州,即陕西秦岭西端及陇山一带。秦国强盛后,尤其是秦穆公,将他们驱赶到陆浑,即河南宜阳南一带,因此被称为陆浑之戎。当然,陆浑之戎根本无法抗衡楚国军队,很快就被打败了。

不过,取胜后,楚庄王并没有班师回朝,而是带领楚国军队抵达洛水之滨,直逼周王朝的都城洛阳城。

实际上,楚庄王早有夺取中原政权的雄心。

楚庄王继位之初,国内政局纷乱。楚庄王元年,楚国令尹成嘉和太师潘崇率领楚国大军,东征群舒列国。春秋时的舒国,即今安徽舒城,史称“群舒”,为舒鸠、舒龙、舒庸、舒鲍等部落的方国领地。

但就在此时,楚庄王的两位师傅竟煽动国都卫队作乱,杀进两位将军的府宅,屠尽家兵,盗尽财产和仆妾。并在郢都的九座城门增设军队,准备与成嘉、潘崇率领的大军对抗。

获知郢都内乱后,成嘉和潘崇迅速班师回朝,大军很快围住郢都。郢都守军哗变,打开城门,大军一举攻入郢都。

眼见大势已去,楚庄王师傅竟胁持少年楚庄王,化装后逃亡至楚国边城--析邑,幸好析邑大夫顾全大局,诱杀两位叛乱的首领,楚庄王这才得以返回郢都。

国事动荡不安,考量着楚庄王的智慧。他清楚自己威信还没有确立,王位还不坚牢,两位师傅的叛乱、败亡,国人心中绝对对他有意见,于是干脆韬光养晦。楚庄王即位三年,不理朝政,淫逸无度。“左抱郑姬,右抱越女,坐钟鼓之间”,其实这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三年间,晋国曾攻伐楚国的盟国--蔡国,楚庄王坐视不管,其实也无力救援。第三年,楚国大旱,民不聊生,饿殍千里,楚国西部的庸人趁机叛乱,百濮纷纷响应,叛军陆续攻下楚国边城阜山、大林、阳丘、訾枝,直指郢都。

边关烽烟传来,楚庄王不动声色,依旧在深宫中纵情酒色。大夫苏从、伍举等人进谏,说:“有鸟在于阜,三年不飞不鸣,是何鸟也?”楚庄王答道:“三年不飞,飞将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这只鸟,并非凡鸟,乃是凤凰神鸟!”

大夫们终于明白了楚庄王的远大志向,非常惊喜,纷纷奔走相告。

翌日,楚庄王举行朝会,“乃罢淫乐,听政,所诛者数百人,所进者数百人,任伍举、苏从以政,国人大悦”(《史记》)。

在政局上,楚庄王任用贤能,罢黜恶奸。在军事上,楚国大军出动,一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在方城一举平定庸人叛乱,楚国转危为安。楚庄王六年,他率领楚军北上与晋国争雄,在北林大败晋军,并俘虏晋军统帅解扬。

回到前面,楚庄王为震慑周天子,在周王朝的边境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以显示楚国国力强盛。

周定王连忙派王孙满前往慰劳楚军,同时也探探虚实。来到楚军帐中,王孙满见到楚庄王。

庄王也不客气,上来就问道:“周王室世代相传的九鼎究竟有多重?”

要知道,这九鼎相传是由夏朝传至商朝,又由商朝传到周朝,是大禹用九州各地进贡来的青铜铸成,上面铸有九州各地的山川文物,是象征天下统治权的宝器。

楚庄王问鼎之轻重,实际上就是在质疑周天子对天下的统治权。

王孙满也听出了楚庄王的弦外之音,答道:“在德不在鼎。”即周天子之所以统治天下,是在于他的德行,而不是因为拥有九鼎。

对此,楚庄王不以为然,说道:“九鼎又有什么了不起呢,楚国只要销毁楚国军队武器上的铜钩就足够铸成九鼎了。”

王孙满说:“过去在夏朝的时候,夏桀德行败坏,鼎便被迁到商朝。商朝延续了六百年,殷纣王残酷暴虐,鼎又被迁到了周朝。如果天子德行高尚,鼎虽然轻也无法移动;如果天子德行败坏,鼎即便再重也无法保住。如今周王室虽然衰微了,但上天的眷命尚未变化,鼎的轻重,不是人臣所能知道的。”

王孙满的话让楚庄王震撼不已,他这才意识到,楚国向来凭借武力征服周边小国,击溃远方大国,可谓军力雄壮,国力强盛,但是就是没有得到中原诸国的臣服和尊重,反而招来附庸小国的屡次背叛与中原霸主的多次对抗。

而反观周王室,天子的王权之所以能够维持,并非依靠自身的实力,而是仰仗中原文化完善有序的礼乐制度,以及高度发达的政治文明。

中原各国一同尊奉周礼,拥有一套共同遵守的政治文化秩序。而楚国却挑战这一秩序,自然而然遭到中原各国的一同抵抗。

的确,在楚国武力征战的过程中,齐国、晋国陆续领导中原诸国,一边尊奉周天子,一边兴亡国、继绝世,保护复兴那些受到蛮夷威胁的小国,并得到广泛的支持、拥戴。

也可以这么说,在与楚国的对抗中,齐桓公、晋文公都相继建立起自己的霸业。

因此,楚国真的想要得到中原各国的承认,成为霸主,务必遵守并尽快融入这一体系中。

实际上,王孙满给庄王上了一课,他告诉庄王的是:称霸天下,单凭武夫之勇是不行的,还必须有美好的德行。

可以说,庄王是记住了这句话的,他立即率领楚军退出周王朝的疆土,班师回朝。

自此,他大力引进中原的文化、礼法等,制定一系列法令法规,让楚国的朝章典制与中原各国接轨,即“以夏变夷”举措。

果然,楚国的面貌焕然一新,不再是蛮夷之国,而是能够与中原诸国互相唱和、互动呼应的礼仪之邦。

纵观楚庄王一生,在位二十四年,先后“并国二十六,开地三千里”,不但称雄中原,且还留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止戈为武”、“问鼎中原”等诸多典故,其武功更是留下一段引以为豪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