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娱乐至死的湖南卫视,终于要变天了?

内娱大地震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各种整改政策也是随之而来,在这次的塌房地震中,有一个平台也再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那就是――湖南卫视。

而这两天湖南卫视发生了一件大事,他们把用了十几年的快乐中国口号变成了青春中国,虽然看似只是换了两个字,但意义却完全不同。一直以来被人们诟病的湖南卫视,似乎想通过这次换口号,来转变大众对于它的偏见,凸显平台的责任与担当。

作为中国电视娱乐行业长期以来的半边天,关于湖南卫视的争议就没有中断过,有人说它是流量饭圈的推动者、忠实维护者,更有人说它是娱乐误国的缔造者。电视湘军们似乎在这条娱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动机当然很简单,娱乐等于流量,那就是大把大把的经济效益,但作为一个国有平台,湖南卫视为什么要如此追求经济效益呢?他们是如何发展到今天这个娱乐至死的地步呢?

今天,我们就来给大家讲讲,湖南卫视的红黑历史!

首先我们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湖南卫视对于长沙和湖南,很重要。举个小例子,2005 年的《超级女生》决赛期间的每场比赛短信收入至少在 200 万元以上,7场比赛能获得1400万元以上。

据社科院调查,《超级女声》一档节目对湖南经济的拉动就达到了23个亿,那可是 2005年的23个亿,同年湖南省张家界市的GDP也才 110.63亿而已,这仅仅是一档节目噢。

此外,它还有一个近几年也很赚钱的小兄弟,芒果 TV,他们同属一个爸爸――湖南广电。

2019年,芒果超媒的核心平台快乐阳光(芒果 TV 运营主体)实现营业收入81.09亿元,同比增长 44.63%,在爱优腾持续亏损的背景之下,芒果 TV 实现净利润9.69亿元。

2020 年《乘风破浪的姐姐》横空出世,其版权方的芒果超媒股价一个月飙涨48.5%,公司市值不但突破千亿,更是达到了1300亿元。不得不说,浪姐牛逼!

由此我们不难判断,湖南卫视,不对,应该说是湖南广电,每年在追求的经济效益绝对已经是百亿级别的。

除了直接的经济效益以外,湖南卫视最大的贡献就是对于长沙甚至湖南旅游业的带动,以及城市名片的打造上,可以说如果没有湖南卫视,或许湖南会变得跟隔壁的某老表一样没有存在感。(江西:你直接念我的名字就是了)

毕竟咱实话实说,湖南很穷,每年还得靠中央财政补贴,不能像浙江省和上海市那样疯狂补自己的卫视,既无江浙经济之利,也无京师王权之便,湖南卫视只能自寻财路自负盈亏,甚至还要反哺省市,其难度可想而知。

湖南广电就像是家里的二儿子,发现了一条很不错的赚钱门路就一直努力地赚钱养家,虽然他知道这条路很大一部分是在恰烂钱,但是如果你不去挣这份钱,你家可能会损失很大。换做是你,应该也不会放下这份钱不赚吧?

当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位二儿子的发展,不难发现这就是条在夹缝中野蛮生长、见招拆招的成长史。

湖南卫视最初靠新闻立台,可以说当时的湖南卫视新闻占据了大量版面,当时他们的新闻节目影响力有多大?央视的《焦点访谈》便是在其《焦点》的影响下诞生的。

但新闻往往会触及高压区甚至是底线,大面积封杀也就随之而来,新闻是做不下去了,这是湖南卫视转型的自身背景。

而社会背景呢?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长沙歌厅文化的崛起,从1988 年蝴蝶大厦的航天歌厅开始,长沙的歌厅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到 1995 年已经发展到150多家歌厅,竞争相当激烈。每当夜幕降临,歌舞厅里歌舞升平人头攒动,娱乐星城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

但当时的大陆电视剧以及综艺过于正经,一直在过分强调教化功能而忽视市场反应与娱乐功效,致使池子里一潭死水。而湖南卫视的高层,他们从港台公司中悟出了两个字:市场。

一切以市场为导向的做法,以及歌厅文化的兴起,奠定了湖南卫视在转型中选择娱乐这条路的决心。毕竟搞电视,不能搞新闻了那看电视肯定是为了开心撒。

很快,参照港台综艺推出的娱乐节目,在本土火了,有了广告,就有了钱,上了轨道,那就上星呗。1997 年1月1日,湖南电视台第一套节目正式通过亚洲2号卫星传送,呼号“湖南卫视”。

此时湖南电视已经经过了市场检验,而其他电视台还在摸索。大家的实际距离在上星前已经拉开了。上星后湖南卫视推出了《快乐大本营》、《玫瑰之约》、《晚间新闻》、《新青年》、《音乐不断》、《今日谈》等一系列栏目。当时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被誉为“快乐旋风”的“湖南电视现象”,一时间风靡大江南北。

1999年,湖南卫视开拍《还珠格格》,有多红不必我多说了吧,只是没想到,原来容嬷嬷当年没有扎错人;2000 年10月,中国电视金鹰奖改名为“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在湖南长沙开幕,这一办就是20年,多年间各家粉丝还在因金鹰女神花落谁家吵得不可开交。

2002年,经过了新世纪前的大成功,湖南卫视正式确立“锁定娱乐、锁定年轻、锁定全国”的战略定位,突出“青春、靓丽、时尚”的频道特色,开始为他们在千禧年的大爆发蓄力。

2003年前后,李湘退出《快乐大本营》,这个王牌节目迎来了第一次危机。电视湘军们大刀阔斧地改革,举办《闪亮新主播》, “快乐家族”由此诞生。

这也是“主持天团”形式的首创,在此之前国内并无主持人组团忽悠的先例,除了群口相声和春晚拜年。而“快乐家族”的诞生时间,与韩国元祖偶像团体大波出道的时间前后脚,年轻人对“团体”这个概念正爱得火热。“快乐家族”的存在,让《快乐大本营》重新回血。

于是 2004 年,在新闻节目差不多销声匿迹以后,湖南卫视正式推出“快乐中国”的口号放弃搞新闻;2005 年,神话来了,《超级女声》就此拉开了中国选秀的热潮,总决赛一晚全国有四亿人同时收看了本场比赛,一直到2021年都还没散去。

也是在同年,综艺电视剧两开花,独家引进并播出《大长今》、《金枝欲孽》、《阿信》,创下频道收视新高的同时,掀起了国内的第一股韩流;2006年开播的身份互换综艺《变形计》,公益的壳子,娱乐的芯。城市孩子赚流量,农村孩子赚眼泪,节目组赚收视率。

2007上星十周年,快男又掀起高潮,超女、快男让湖南台红利吃到饱。但也是在这年,超女、快男开始要求整改,这是一系列整改的开始。

于是2008年,由龙丹妮和汪涵一手创办的脱口秀《越策越开心》,从湖南经视转到湖南卫视,进化成为另一大王牌综艺《天天向上》。

2009年湖南卫视开始着手推出生活类节目,最具代表的《百科全说》,也爆红一时,同时2009年也是全年收视率最好的一年,甚至8月份整月超过央视一套。

然后这几年就是剧集大爆发的几年,《宫》、《回家的诱惑》随之而来,剧集带动了两大王牌综艺的收视,湖南卫视又一次迎来了它的娱乐狂欢。

但在2012年,娱乐狂欢后随之而来的“限娱令”“限广令”,在这两道限令下,湖南台又立即开始了最轰轰烈烈的改版,综艺节目时间缩短,调整播出时间,随即推出了十点档的《百变大咖秀》和《轩辕剑》,结果是全都大获成功。

也是在同年,浙江台凭借《中国好声音》强势出圈,在蓝台和江苏卫视的两面包夹之下,湖南卫视在2013年又推出了《我是歌手》,一炮打响。

接着“限唱令”来了,于是湖南卫视又开始开拓明星户外真人秀板块,《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再次成功。

但2013年应该算是湖南卫视最后的高峰了,再往后就是 2016 年的限韩令,湖南台引以为傲的韩国明星资源一下化为泡影,以及时不时就会推出的各种整改限令,让它再难以回到“半边天”时的巅峰时期。

回顾这么长的一条时间线,我们不难看出,在一次次整改限令,及竞争对手的夹击下,湖南卫视始终处于一个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状态,你堵我就疏,通过输出新的爆款来突破困境挽救地位,甚至引领一时风潮,“敢为人先”“不怕死,霸得蛮”一直都是湘人做事的精神,也在电视湘军身上发挥到了极致。

以“娱乐”为方针,湖南卫视每打一拳,都打在点上。但他们似乎在娱乐化这条路上也越走越远了,甚至陷进去了……

就现象级的《浪姐》来举例,敢为人先地斥巨资做了档节目,让一群 30+的女艺人在舞台上乘风破浪闪闪发光,这个初衷一开始是非常好的,尤其是第一季时宁静组的那首《兰花草》,歌词直接就把这个节目给立住了。但到了后期,尤其是第二季,怎么看都像为了流量为了话题,在消费这个主题的感觉。

娱乐久了,观众也是会累的,就像对《变形计》,最初觉得好看,久而久之发现,“好看”背后是道德的陷阱、底线的溃散。近些年的口碑也越来越不好:“电视剧神剪手”“抄袭狗”“娱乐至死”“没有底线”“带坏小朋友”,甚至“娱乐误国”“何时封台”都出来了。

再加上近两年,无论是对电视剧、电影还是综艺,都流露出召回严肃的趋势。在这样的氛围下,湖南卫视再执意走娱乐至死这条路,迟早是走不通的。

如今,湖南卫视似乎已经走过了抛物线的顶端,当年早走一步所占的先机,这二十年已渐渐耗干。老本吃够二十年,下一步,该造“新本”了。

但我们还是对湖南卫视抱有期待的,因为从他们的奋斗史,我们能看到那种敢为人先的精神,只要他们想搞,肯定是能搞出事情来的。只要湖南卫视想做,是绝对有能力做得更好的。

我相信这个曾将《恰同学少年》拍得热血动人的平台,这个将《中餐厅》整个一季都放在刚受过创伤的武汉的平台,这个推出《声入人心》《舞蹈风暴》的平台,他们有能力做出有价值又优质的东西。

以及对于我们这些观者来说,湖南卫视该赞还是该骂不是重点,重点的是我们如何去除偏见,客观的看待一家中国具有代表性的企业成功的模式,并从中总结出适用于自己的经验。这也是在互联网时代里,每一个人都应该具备的开放型心态。

资料来源:

1、《中国企业家杂志》:湖南卫视,“妖孽”二十年

2、《魏文彬和他的电视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