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武则天篡唐时,李唐宗室子弟有什么反应?结局如何?

“燕啄皇孙”这个成语指的是西汉赵飞燕姐妹阴谋毒害皇孙的典故。不过这个成语的出处非在汉朝,而是由唐朝大诗人骆宾王所创作。骆宾王所指的真正对象也不是赵飞燕姐妹,而是临朝称制的皇太后武则天

垂拱四年(688年),武则天以“天授圣图”为名,要求全国各州都督、刺史以及李唐宗室、外戚一律要赶赴神都洛阳,参加拜洛受图仪式。

接到武则天的诏书,各地的李唐宗室王爷们心中都有很不好的预感。武则天篡位称帝之心已是路人皆知,如果她最终要迈出这一步,那就势必会清除李唐宗室子弟。这次让大家一起前往洛阳,难不成是要将大家一网打尽?

当时的李唐宗室中,高祖的儿子还有四人:韩王李元嘉、霍王李元轨、舒王李元名、鲁王李灵夔;太宗的儿子有二人:越王李贞、纪王李慎;高宗的儿子有四人:庐陵王李显(唐中宗)、唐睿宗李旦,以及庶出的李上金、李素节。

虽说李显和李旦一个是前任皇帝,一个是现任皇帝,但他们有名无实,说话根本不顶用。因此真正具备号召力的只有高祖四子、太宗儿子,以及他们的子嗣。

时任绛州刺史的韩王李元嘉是当时资历最老的宗室成员。眼看武则天篡位之心昭然若揭,李唐子孙将面临灭顶之灾,李元嘉决定奋起反击。他让儿子给豫州刺史、越王李贞写去了一封密信,上面写道:“内人病渐重,恐须早疗,若至今冬,恐成痼疾,宜早下手,仍速相报。”表面上看,这好像是一封普通家书,可李唐子孙们都很清楚,这信中的“内人”是暗指武则天,“病渐重”是说她篡位之心已很明显了,所以应该“宜早下手”。

在李元嘉的号召下,散落在全国各地的李唐宗室王爷们纷纷行动起来,彼此互通书信,商议对策。不过由于事情太大,所以他们在信中的措辞都非常隐晦。如此一来,沟通效率自然十分低下。

就在诸王互通书信之际,一件最让他们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武则天获悉了此事。令人无语的是,泄密的并非外人,而是鲁王李灵夔的儿子李霭。

武则天临朝称制期间,为了将反对势力消灭在萌芽阶段,大加鼓励告密。李霭觉得反对武则天风险太大,还不如向武则天告密换取荣华富贵更加划算。于是便将包括自己老爹在内的所有李唐宗室全部给出卖了。

由于诸王还未准备妥当,因此在面对武则天派来的平叛大军时,自然毫无抵抗之力。这里面只有越王李贞、琅琊王李冲这两父子仓促起兵抵抗,但很快就被兵败被杀。其他诸王不敢有所动作,但结果也是束手就擒。

李贞父子起兵让武则天找到了一个铲除李氏诸王的绝佳借口。她立即将此事无限扩大化,并派酷吏周兴负责审理。在周兴的刑讯逼供下,韩王李元嘉、鲁王李灵夔、高祖之女常乐公主这几个皇族的核心人物很快就死在了狱中。李灵夔之子李霭因举报有功,被擢升为右散骑常侍,但李霭的好日子也没过多久。几个月后,武则天指使酷吏随便找了个罪名将李霭处死。这个出卖所有宗室的叛徒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只是不知他在九泉之下该如何面对李家的列祖列宗。

李元嘉、李灵夔等人的死并不是李唐宗室磨难的结束,而只是磨难的开始。

垂拱四年(688年)十月,东莞郡公李融被抄家问斩;十一月,唐太宗之女城阳公主的儿子薛、薛绪被斩首,薛绍因为是太平公主(武则天女儿)的夫婿,所以杖责一百,最后死于狱中;十二月,霍王李元轨及其儿子江都王李绪因受谋反案牵连而死。

永昌元年(公元689年),纪王李慎、东平王李续、汝南王李炜等二十个宗室被杀,家书全部流放边远地区。

载初元年(公元690年)四月,唐高宗在世最后一个儿子、舒王李元名和他的儿子豫章王李被杀。同年七月,高宗的两个庶子,泽王李上金和许王李素节被杀。八月,南安王李颍等宗室十二人被杀,故太子李贤的两个儿子(武则天的亲孙子)也被武则天派人鞭杀。

骆宾王在嗣圣元年(684年)的讨武檄文中写道:“燕啄皇孙,知汉祚之将尽。”谁知短短几年后一语成谶,枝繁叶茂的李唐宗室被武则天啄食殆尽。而且武则天还将他们全部开除宗籍,改姓为“虺”。

参考文献:《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