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徐州远在中原,为何刘备表奏孙权为徐州牧,还能让其颇为受用

谈及赤壁之战,后世学者一般将其视为三国鼎立的开端,而曹、刘、孙三家泾渭分明,也是由此开始。然而,刘备在赤壁之战后的一两年内,并非后人想象中的意气风发,反而有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

据《资治通鉴・汉纪五十八》记载:“刘表故吏士多归刘备,备以周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容其众,乃自诣京(口)见孙权,求都督荆州。”

为谋求更多“利益”,刘备不惜冒着被软禁的风险前往京口拜谒孙权(周瑜、吕范皆曾建议扣押刘备)。此次会面后,刘备表奏孙权为徐州牧,后者颇为满意,不仅“进妹于备”,还允许刘备都督荆州。

奇怪的是,徐州远在中原,并非是孙权能染指的。那么,刘备又是如何用徐州牧这张“空头支票”来打动孙权的呢?

上图_ 青州、徐州

一、主动让出联盟主导权

据《三国志・吴主传》记载:“刘备表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备领荆州牧,屯公安。”

按刘备本传记载,他在表奏孙权之前,便已经略定江南四郡;在荆州牧刘琦病死后,刘备又在众人推举之下,顺理成章地接过荆州牧之位。

话虽如此,刘备的处境却颇为艰难。因为长沙、零陵、贵阳、武陵四郡虽属于刘备管辖,但四郡与长江接轨的几处重要据点,均为周瑜掌控。

陆路上有曹操(襄阳、宛城仍属曹魏)虎视眈眈,水路又受江东制约,是以刘备在荆州的发展并不顺利。

正因如此,刘备才会冒险前去拜谒孙权。所谓“求督荆州”,即指刘备希望孙权能真正承认他在荆州的统治地位。

上图_ 刘备(161年-223年)

陈寿之所以再次提及“备领荆州牧”一事,便说明:刘备此时都督荆州,已经得到孙权承认。换言之,刘备表奏孙权为车骑将军、徐州牧,孙权则承认刘备任荆州牧的合法性。

按照“等价交换”的交易原则,既然刘备已经得到了不少好处,那么车骑将军和徐州牧对孙权来说,也肯定是大有益处。

在此之前,孙权虽已据江东六郡,但他明面上的职务,还只是讨虏将军、会稽太守。反观刘备,则是左将军、豫州牧。

从军职和官职来看,刘备的政治地位都要比孙权高。按照惯例,刘备应该才是孙刘联盟的“盟主”。

上图_ 孙权题跋像

但刘备也知道,自己的综合实力远不如孙权,所以他以退为进,表奏孙权为车骑将军、徐州牧,使其职位高过自己半头。

尤其是车骑将军,它往往是汉末以来“讨贼”联盟盟主的“标配”之一。如关东联军讨董之时,盟主袁绍便领车骑将军;又如莫须有的“衣袋诏”事件,谋诛“汉贼”曹操的主使董承,同样为车骑将军。

可见,刘备奉孙权为车骑将军,便有尊其为“抗曹联盟”盟主的意思;同时,这也明确了孙权在孙刘联盟中的主导地位。

当然,孙权遥领徐州牧背后的政治原因,同样不可忽略。

上图_ 东汉时期的徐州的位置所在

二、弥补地理正统上的不足

徐州本属曹魏,既不在刘备辖内,也绝非孙权能染指。因此,孙权领徐州牧这一行为,属于遥领。“遥领者,不入版图之地,而别于国内他处设刺史、郡守以辖之也。”(参见于顾颉刚、史念海所著《中国疆域沿革史》)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遥领现象颇为常见,其中,又以吴蜀两国为最。

赤壁之战后,刘备加封关羽为襄阳太守;孙权改年号为黄龙,也加封朱然为兖州牧。然而,襄阳郡却归属曹魏,兖州更是曹操的老巢。可见吴蜀两国经常将曹魏境内的疆土,“虚授”给臣下“管辖”。

更有意思的是,孙权正式称帝之后,还曾与蜀国“共分”曹魏疆土。

据《三国志・吴主传》记载:“权乃参分天下,豫、青、徐、幽属吴,兖、冀、并、凉属蜀。其司州之土,以函谷关为界。”

因为兖州、冀州被“划分”给了蜀国,所以朱然的兖州牧、步骘的冀州牧都没当多久,便被撤掉了。

上图_ 曹操(155年-220年)

吴蜀两国的遥领现象为何如此常见?

这绝非是虚张声势。实际上,作为一种必要的政治手段,吴蜀两国想要通过遥领之举,来表达他们本身的正统地位。

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动以朝廷为辞”,在政治上占据高位;加之曹魏据守中原,占天下之土十之七八。因此,曹魏在地理上占据了正统地位。

反观孙刘联盟,以刘备“皇室后裔”的身份为依托,并打出“匡复汉室,还于旧都”的口号。是以,吴蜀两国在名声上占据了正统位置。

在此情形之下,偏安一隅的吴蜀两国之所以会大量遥领与虚封(与遥领类似,指受爵者的封地在他国境内),便是为了弥补本身在地理正统上的劣势。

综上所述,刘备表奏孙权为徐州牧,可视作吴蜀两国遥领之开端。这不仅明确了孙刘联盟争夺正统性的统一目标,也让孙权合理依附在蜀汉正统之下,以弥补自身在地理和名声上的双重劣势。

上图_ 冀州、并州

三、帮助孙权收拢流寓士族

孙权遥领州牧,可为冀州牧,也可为冀州牧,为何偏偏是徐州牧?

从孙权日后曾与吕蒙“又聊复与论取徐州”来看,刘备表奏孙权为徐州牧,极有可能是后者主动选择的结果。

这是因为:江东内部的一些重要谋士(流寓士族),大多出身于徐州。如,张昭为彭城人,张、陈端为广陵人,诸葛瑾为琅琊人、步骘为淮阴(当时属临淮郡)人。

在江东政权内部,尽管孙权与江东豪族达成合作关系,但他仍需要其他力量来制衡他们。除孙氏宗亲与淮泗旧将(指孙坚、孙策的元从武将,多为江西人氏)之外,流寓士族(指前往江东避难的外来士族)也是一股重要力量。

以张昭、诸葛瑾为代表的流寓士族,并非江东本土出身。因此,孙权更愿意拉拢他们来帮助自己打压江东豪族。

上图_ 张昭(156年-236年),字子布

据《三国志・步骘传》注引《吴书》记载:“权为徐州牧,以骘为治中从事,举茂才。”

按汉制,地方长官有权征辟、察举地方上的才子。因此,孙权为徐州牧,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提拔徐州出身的流寓士族,并将他们凝聚到自己身边。

这么看来,刘备表奏孙权为徐州牧,并非是一张“空头支票”。此举不仅能弥补江东政权在地理和名声上的双重劣势,也能帮助孙权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可见,聪明人之间的交易,往往是双赢的。

作者:瀛洲海客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三国志》《资治通鉴》《东汉政区地理》《中国疆域沿革史》《大汉帝国在巴蜀》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