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老舍小说中,是如何体现的传统婚恋观念的?

对于婚恋问题的思考,老舍是较为全面的和深刻的,且有着自己鲜明的特色。但是,他也曾经说过:“在我的作品中差不多老是把恋爱作为副笔,而把另一些东西摆在正面。这个方法的好处是把我从三角四角恋爱小说中救出来,它的坏处是使我者不敢放胆写这个人生最大的问题――两性间的问题”。

他在《我怎么写〈二马〉》这篇文章中明确地提出:“……不准恋爱情节自由的推动……在我的作品中差不多老是把恋爱作为副笔”。但从他的小说中可以看出其对两性间爱情、婚姻的关注与思考,并通过人物形象的塑造巧妙地表达其重视经济基础,并把体格健美、能勤俭持家的女性作为婚恋对象的婚恋观,这样的婚恋观念是比较传统、保守的。

老舍本人三十四岁才结婚,导致晚婚的原因很多,但经济原因是一个重要因素。老舍在《婆婆话》说到:“为什么不肯早些办这桩事呢?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挣钱不多,而负担很大,所以不愿再套上一份麻烦,作双重的马牛。”

老舍在英国时看到房东太太的女儿因为经济上的拮据而无人追求,精神异常苦恼,这让老舍认识到了经济在爱情、婚姻中的重要性,并把这种重要性在小说中通过人物的婚恋经历进一步的强调。

《骆驼祥子》的小福子与虎妞相比较,在祥子的心目中,小福子是最佳伴侣,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小福子,“他还喜欢她,可是负不起养着她两个弟弟和一个醉爸爸的责任……虎妞也有虎妞的好处,至少是在经济上帮了他许多。他不敢想小福子要是死吃他一口,可是她这一家人都不会挣饭吃也千真万确。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生活的困顿,经济的窘迫迫使祥子放弃了可能是自己一生中唯一的一次爱情,一步一步走向了堕落的深渊。祥子在爱情与面包之间的两难抉择心理无疑是老舍对经济与婚恋之间的关系的一个思考。一个健壮的男子尚无法摆脱经济对爱情、婚姻的制约,那女子呢?

面对有养育之恩,无法偿还债务的叔父,李静一个弱女子也无法通过做事来偿还,只好作为折债品折给老张;龙凤最终也无法逃脱权钱交易之网,成为父亲谋权的砝码;《月牙儿》的纯真、好强的“我”也因极度贫困,吃不饱而走上暗娼之路;《微神》的“她”虽出身高贵,但随着家道中落,失去了原本优越的生活,为养活父亲不得不背弃爱情而嫁给富贵人家甚至沦为娼妓。

在爱情面前,经济显得那么强大,逼迫着这些受过西方文明教育但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新式女性也不得不屈服,都放弃了纯真的爱情,沦为任意买卖的商品,任人摆布。更甚者,金钱扭曲了人性,使得人与人的关系变得畸形,成为男性获取金钱和地位的筹码,女性被金钱束缚了一生,终没有得到爱情的甜蜜与婚姻的幸福。

虎妞的父亲为守住车厂,掠取更大的经济利润,不愿将女儿出嫁,而把她捆在身边,让她做自己的帮手;《文博士》的丽琳家境富裕,她紧紧抓住文博士想博取名利的心理而拿住他,与他谈恋爱而获得博士太太的虚名,爱情在丽琳与文博士这里成为了一种可以交易的商品,婚恋则是通向金钱、地位、荣誉的阶梯。

老舍通过描写形形色色的因金钱而被物化的女性和婚恋被畸形化的现象,揭示出经济制约着美好爱情的实现,金钱阻碍着幸福婚姻的到来这一社会现象,由此进一步强调经济对美好婚恋的重要性。这恰好与传统的婚恋模式相契合。

在老舍的婚恋观念中,除了有经济基础作为后盾之外,还需要一位体格健美、能够勤俭持家的女性做为太太。老舍认为,女性的外表的美不是最重要的,“人的美还是有品德体格的成分在内。

健壮比美更重要。……学问也不是顶要紧的,因为有钱可以自己建个图书馆,何必一定要太太来丰富你的或任何人的学问?”因而“要找个‘贤妻良母型’的女性。……只要能操持家务,能洗衣做饭抱孩子,解决了这些实际问题,才能使家庭充满快乐,才是‘上等婚姻’。”

在老舍看来,只有身体健康,懂得勤俭持家,能吃苦耐劳的女性才是好太太的标准,才是他心目中理想伴侣,而那些积极追求个性解放,投身于社会革命的现代女性是不符合他的择偶标准的。而这种标准还通过小说中的人物直接进行论述。《二马》里的李子荣是一个有志向、有抱负而又积极向上的现代青年,是老舍小说中为数不多的正派人物,老舍给与了他很多的肯定,而恰恰是这样一位有志青年,他对家中给他找的知识文化程度低、只会洗衣做饭的乡下媳妇很是满意。

李子荣很坦率地对马威说:“我宁可娶个会做饭的、洗衣裳的乡下佬,也不和‘有一点知识’,念过几本小说的姑娘去套交情。”《四世同堂》里的瑞全,一个积极奋进,有进步思想的革命者也想“娶个乡下姑娘,生几个像小牛一般结实的娃娃。”很显然,老舍是为了阐述自己的女性观、婚恋观而有意安排的,这为我们考证老舍的婚恋观做一个参考。

在老舍的小说中众多女性当中,韵梅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女性形象。韵梅没有念过书,身兼着孙媳妇、媳妇、妻子、嫂子、母亲等多重身份,并游刃有余地处理好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使得四世同堂的大家族和谐美满。

韵梅独自操持着整个家族的一切家务却毫无怨言,孝敬公婆,体贴丈夫,还对妯娌、小叔子的无理要求还百般忍让。在国破家亡之际,努力支撑着家庭,表现出一种深明大义、坚韧不屈的性格特征。

起初,瑞宣也觉得她举止不大文雅,外表不太摩登,但当他看到韵梅敢于抡开日本孩子之时,不禁对她充满了敬意。韵梅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所表现出来的勇敢、坚韧、忠节,与胖菊子、大赤包等为荣华富贵而不惜出卖国家的女性相比,瑞宣感到韵梅的可贵,夸“她没有受过教育,但从治家与教养小孩来说,她比那受过教育,反对作贤妻良母,又不幸作了贤妻良母。

而把家与孩子一齐活糟蹋了的妇女,高明的多了。”从瑞宣对韵梅的态度变化可以看出他对韵梅的肯定,而这种肯定将他与韵梅超越了单纯的男女之爱的狭隘,上升为互相扶持、互相欣赏的男女之爱,婚姻也因此变得更加牢固。在瑞宣和韵梅身上,老舍展现了他理想的婚恋模式,也给予了赞扬。

可以看到,老舍理想的婚恋模式是在一定的经济之上,娶一位健美、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的女性作为太太。在这种模式下,爱情与婚姻是割裂的,是传统的无爱婚姻,与当时追求个性解放、爱情至上的五四精神相背驰,但老舍是认可的,从中可以看出老舍婚恋观的传统性、保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