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辽朝的“车神”皇帝,带领契丹人唯一一次入主中原,却狼狈地收场

公元979年,宋太宗赵光义在攻灭北汉后,不顾军力疲惫和自身军事能力不足,强行发动收复燕云的攻辽战争,结果高粱河一战大败亏输,一路乘驴车逃走,被网友们亲切称呼为“高粱河车神”。

其实辽朝也曾有一个“车神”皇帝,他曾在与中原王朝军队的交战中被击败,坐车仓皇逃命。他带领契丹人唯一一次入主中原,却戏剧性地狼狈收场。而且他也是一位太宗――辽太宗耶律德光。

上图_ 契丹族人

屡次侵中原,收个儿皇帝

契丹政权的发展赶上了个好时候。公元10世纪初的中原大地上,朱温和李克用、李存勖父子梁晋争霸,藩镇林立,无暇聚焦北境,让它得以一个个地收拾渤海、室韦等部落,成为新的草原之主。李克用和耶律阿保机曾结拜为兄弟,但是后来契丹背叛盟约,与朱温合作,南下配合后梁进攻晋国,使得契丹与李家成为了对手。

武德充沛的李存勖消灭了后梁政权,恢复唐朝。他虽然击退了耶律阿保机的几次入侵,但也没有兴兵北伐以削弱契丹实力,后来又因削藩不利和宠信伶人把自己浪死了。阿保机与李存勖同年去世,二子耶律德光即位,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契丹的地盘。他也想继续入侵中原,但是在后唐明宗李嗣源这位曾经的抗契丹名将统治时期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只能继续等待时机。

李嗣源死后,即位的亲儿子李从厚无法掌控后唐局面,被养子李从珂掀翻了皇位。而李从珂也是治国乏术,错误地逼反了大将石敬瑭。石敬瑭在后唐的龙兴之地晋阳(今太原)直接自立为帝,建立后晋政权,中原重新开始大乱,这就给了契丹人再次进入中原的机会。

上图_ 后晋高祖石敬瑭(892年―942年)

面对后唐军队的围攻,石敬瑭在近臣桑维翰的篡夺下,想到了找契丹人求救。于是他在公元936年向耶律德光奉表称藩,许诺若契丹人能帮助自己摆平李从珂而成为新的中原皇帝的话,就将北方的幽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自己以儿皇帝的身份尊奉耶律德光为父皇帝。近臣刘知远认为这条件太屈辱,可是求胜心切的石敬瑭顾不得这么多,只想着快点建立自己的新政权。

之前屡次南下都吃瘪,这次居然有中原实力派能够引导自己进入中原,吃掉之前一直是抵挡北方游牧民族藩屏的幽云十六州,从而凌驾于中原政权之上,这么划算的买卖谁不干?耶律德光马上亲率数万大军南下,对围攻石敬瑭的后唐军队发动突袭,将石敬瑭解救出来。

当了皇帝后的李从珂也失去了年轻时候的勇猛劲,面对后晋和契丹联军南下不想着勇敢抵抗,而是开始佛系对待,致使大批藩镇都向后晋倒戈。耶律德光之前帮助石敬瑭击溃了后唐主力,这时候与后晋军抵达黄河北岸。李从珂没有拼死一搏的勇气,却下了举族自焚的决心。契丹军并没有度过黄河,而是看着石敬瑭进入洛阳,成为新的中原皇帝。他也履行之前的诺言,在938年将幽云十六州送给了契丹。

上图_ 燕云十六州

石敬瑭比耶律德光大10岁,为什么愿意认对方做父亲呢?并不是他喜欢做吕布,而是因为他是李嗣源的女婿,李嗣源又是李克用的养子。这样一来李嗣源和耶律德光是同辈人,石敬瑭自然也就比耶律德光低一辈了。但就算是差着辈分,石敬瑭认契丹人做父也实在是脸皮太厚。此前虽然有中原政权向游牧民族称臣的先例,但是认对方做父的还是头一遭。

石敬瑭在皇帝任上,对耶律德光那叫一个低眉顺眼,俯首帖耳。他不是没想过把幽云十六州拿回来,但是他自始至终没有勇气和契丹翻脸。耶律德光看到儿皇帝这么听话,也愈发趾高气扬了起来,动不动就派使节申饬石敬瑭。石敬瑭顺从不代表后晋朝廷都愿意向契丹称臣,朝廷中主张和契丹决裂文臣武将的不在少数,不断地给石敬瑭施压。契丹人这边也是对石敬瑭颐指气使。石敬瑭好歹在后唐时期是一员猛将,这样两头受气的皇帝当的也实在是糟心,长期的心理压力让他身患重病,不得不考虑继承人的事了。

石敬瑭这时候只有一个年幼的亲生儿子石重睿,还有一个养子兼侄子石重贵。他在病亡之前托孤宰相冯道,想让他辅佐石重睿登基。可是冯道与禁军大将景延广商议后,决定迎立年长的石重贵为帝。

上图_ 冯道(882年-954年)

爷皇帝被孙皇帝赶成“赛车”高手

这个石重贵在石敬瑭被围晋阳时,就帮助石敬瑭出谋划策和英勇作战,表现突出,得到了耶律德光的肯定。在石敬瑭南下之时,耶律德光让石敬瑭将晋阳安排给石重贵驻守。能够留守大后方的那可是一等一的重要人物,可以说耶律德光对石重贵是有赏识之恩的。

可是耶律德光这次看错人了,他以为石重贵当年受自己赏识,做了皇帝后也会和石敬瑭一样对自己恭顺有加。可石重贵明显比他爹有骨气,不甘心向契丹称臣纳贡,还谋划要夺回幽云十六州。景延广也是对前来的契丹使臣乔荣表示非常强硬的态度,甚至一度他扣留并夺下其随身携带的货物,这是一种非常挑衅的态度。

幽云十六州对中原王朝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它正好位于今大同到北京的长城沿线上,是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重要屏障。后来契丹军南下肆意劫掠河北之地,金军南下灭亡北宋,都是幽云屏障丢失而导致的恶果。后晋朝廷对幽云地区的战略意义认识是清楚的,所以他们也有对此的筹划。

上图_ 金军南下攻宋示意图

耶律德光看这个新即位的孙皇帝居然不臣服自己了,大怒,马上就想出兵教训一番。恰好这时候后晋国内风雨不宁,青州地区的藩镇叛降契丹,中原地区又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公元944年,耶律德光让近臣赵延寿率5万骑兵南下进攻河北之地。

赵延寿前期连战连胜,耶律德光也亲自率军南下逼近黄河,拿下了重镇贝州。石重贵知道惹下了大麻烦,遣使向契丹修好,但是遭到耶律德光的拒绝。石重贵虽然有所畏惧,但还是鼓起勇气率军越过黄河来到前线,同时让景延广布置黄河防线,与耶律德光展开皇帝之间的对刚。

晋将高行周和符彦卿等人在戚城被契丹军围困,景延广担心救援他们会打破自己的防守部署,拖延了几日才上报石重贵。石重贵展现出了胆识的一面,当即亲自率军前往戚城救援,冲进包围圈杀退了契丹军,救出了高行周和符彦卿等人。晋将李守贞在马家口大败辽军,斩杀数千人。

上图_ 澶州的位置所在

耶律德光见接连失利,就准备退军。但是高延寿劝他集中兵力直取澶渊,于是耶律德光又从国内调来十万大军,击败高行周的前军部队后,直接攻击澶州。70年后的宋真宗到澶州是被大臣架着去的,石重贵是主动前来迎战耶律德光的,高下立判。晋军军容严整,耶律德光几次攻城都被挫败,双方死伤惨重。

耶律德光远道而来,见难以取胜,有被包饺子的危险,便率军北退,一路上烧杀抢掠,给沿途民众造成了巨大灾难。此次战争虽然给后晋造成了巨大损失,但是也让耶律德光看到了后晋的军队是能打的,击退契丹也振奋了后晋的军心民心。石重贵趁机派李守贞平定了青州地区的叛乱,然而这一举动又引来了耶律德光的大军南下。

石重贵又想带兵亲征,但是忽然患病身体不允许,只能派安审琦、张从恩等人防守邢州,他们又因畏惧契丹而退守相州。双方相持了一个冬天,晋将皇甫遇和慕容彦超在侦查敌情的途中被契丹主力围困,安审琦率军解围。众将鉴于契丹兵锋强盛,己方防守兵力不足,退守黄河南岸州县,但是相州守将符彦伦足智多谋,把千人的防守造出万人的架势,成功忽悠住了辽军让其不敢进攻,直到北撤。

上图_ 契丹弓骑兵

石重贵见此,鉴于身体已经康复,就又亲自率军来到澶渊地区,让杜重威带领诸将和一支主力部队尾随耶律德光的契丹军,一路收复之前被契丹军占领的定州、祁州等地。

耶律德光有点惊讶:你居然敢跟到我家来了?又带着8万骑兵南下进攻杜重威。杜重威兵力不及契丹军,害怕打不过对面,于是退到边境城市阳城,被疾驰而至的耶律德光包围在白团卫村。这时突然刮起了狂风,气候恶劣,双方同时选择停战。杜重威只想继续防御,李守贞和符彦卿强烈主张再不出战就要被困死在这儿了。杜重威只好同意他们率领万余骑兵,趁着契丹人被狂风吹得鸡犬不宁时大举突袭。

这一突袭果然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契丹军当时正好在马下休息躲避狂风,突然看到晋军骑兵杀将过来,完全来不及上马抵御,纷纷逃散,退到阳城东南处准备重新列阵应敌。杜重威终于不再怂了,抓住契丹人立足未稳的机会,马上麾兵大进,将大批契丹军赶到附近的河里,淹死者不计其数。

上图_ 辽代骑兵

耶律德光没想到晋军居然成功反杀,己方遭遇前所未有的溃败,晋军冲过来试图活捉自己,马上坐着奚人的马车逃跑。晋军在后面不停地追,耶律德光逃出十余里后,赶紧换乘骆驼继续北逃,直接一溜烟跑了千余里,抵达契丹腹地才安定下来。这操作让30年后的宋太宗赵光义直呼内行。许多将领想乘胜追击,但是晋军连日鏖战也筋疲力尽,难以继续北伐,于是杜重威下令退回定州休整。

当年景延广对辽国使臣说,将来你们如果不幸被孙子打得落花流水,狼狈而归,后悔就来不及啦。这次爷皇帝果然被孙子打得落荒而逃,耶律德光哪能咽下这口气?南下屡屡受挫,证明直接南侵很难成功,于是他同近臣谋划了一个灭亡后晋的阴谋。

上图_ 后晋

刚攀上山巅就摔了下来

当爷当惯了,是难以忍受平等相处的。今天的美国如此,当年的耶律德光同样如此。

赵延寿想仿效石敬瑭,借助契丹的力量成为新的中原皇帝。于是他向耶律德光献计,向后晋谎称自己准备从契丹逃回中原,现在正是收复幽云的大好时机,引诱后晋的主力军团前来接应他,然后契丹大军围而歼之,这样就可以长驱南下直取大梁了。耶律德光一拍大腿:这是好计!同时空口许诺他做新天子。于是赵延寿和瀛州刺史刘延祚受耶律德光委派,制造一系列的诈降消息忽悠石重贵。

石重贵前两次打败契丹的进犯后,认为契丹人也不过如此,自己就开始纵情享乐,朝政也日渐败坏。在得到赵延寿准备投降南归的信息后,石重贵也不分析一下真实性,马上下令组织大军北上接应赵延寿,然后合兵一处夺回幽云。他的诏书写的更加牛气――“先取瀛莫,安定关南;次复幽燕、荡平塞北”。如果他真做到了,那就是后晋的汉武帝。

上图_ 辽・出行图

石重贵想象着封狼居胥,但是他忽略了三个事实,其一,耶律德光乃契丹明君,且契丹已开始农耕化和汉化进程,国力与中原的差距并不大。其二,后晋虽然有李守贞和安审琦这样的大将,但是与卫青霍去病这样的千古名将水平还是有些差距的。其三,自己也没有汉武帝那样的雄才大略,一将之智尚可,万乘之尊则远远不足。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后晋这种战斗力较强的五代军队,确实可以和契丹正面对刚。

石重贵战略上不明智也就算了,用人也是一塌糊涂。他放着当时有头脑的刘知远、郭威等一干人不用,偏偏一直要用能力平庸且爱怂的杜重威做主将。可能是想着皇亲国戚不像那些藩镇巨头,会比较听自己的话。他将中原地区的晋军主力30万悉数调给了杜重威,甚至还把宫中大半禁卫军都拨给了他。

他或许是想一劳永逸地解决契丹问题,也通过这种无比信任的方式激发杜重威的斗志,可是自己身边都无兵可调了,别说契丹人,南唐和后蜀打过来了你怎么办?

公元946年冬,杜重威带着李守贞等将领领命抵达广晋(今河北大名东北),准备夺取瀛莫二州并接应赵延寿。在瀛州城下,他们并没有等来赵延寿的投降,而是等来了契丹将领高模翰的骑兵。杜重威派前锋将领梁汉璋率2000兵士寻找契丹军,结果遭遇优势敌军围困,梁汉璋力战身亡。

上图_ 梁汉璋(898年-946年),字国宝

事情到此已经很明了了,晋军主力掉入了契丹人的圈套。但是晋军人数较多,如果稳扎稳打也不是没有取胜的机会。但是杜重威爱怂的毛病又犯了,不正面迎战契丹军,反而一直退兵到恒州(河北正定),与契丹军沿着滹沱河对峙。古代打仗最重要的是粮草供给,杜重威没有派重兵把守粮道重地栾城,被契丹骑兵迂回至此,直接断了30万大军的粮草供应和退路,顿时军心大乱。

即便到了这时,杜重威带着众将奋力一搏也可以寻得生路。晋军将领王清要求率兵2000前出开道,但杜重威不允许大军增援,致使王清所部遭遇敌军主力全军覆没,自家主力也陷入重围。杜重威居然也打起了称帝的心思,准备带着大军投降契丹了。而之前与契丹奋力作战的李守贞,这时候也晚节不保,支持杜重威的叛变行为。

有这样的二五仔主将,后晋不亡才怪。晋军将士被迫投降契丹,大将张彦泽反水特别积极,主动充当契丹的带路党,带着耶律德光的主力南下进攻大梁。石重贵手里已经没有军队了,又不敢跑到别的藩镇去受人挟制,准备效仿后唐李从珂举宫自焚,但是被近侍阻止,被迫宣布退位,向耶律德光请降。这已经是比“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的宋文帝还要惨了,直接成了晋怀帝。

上图_ 辽朝(907年―1125年)

耶律德光这时候和帮助石敬瑭那时候的心态不一样了,他害怕自己又立一个石重贵式的皇帝,想做苻坚和拓跋焘那样的游牧民族皇帝,直接统治中原。于是他不顾当初答应赵延寿和杜重威的承诺,决定自己在大梁登基。公元947年正月初一,耶律德光以中原皇帝的身份在大梁崇元殿登基称帝,改国号为大辽,正式取代后晋政权。升镇州为中京,以赵延寿为大丞相兼政事令、枢密使、中京留守。

当初耶律德光的母亲述律太后认为契丹人无法做中原之主,统治不了中原人民,耶律德光不以为然,现在他开始认识到这句话的正确性。他这次南下赢得太容易,以为自己进京后会赢来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局面,谁知道契丹人烧杀抢掠、肆意盘剥百姓的行为已经在中原引起了极大愤怒,各地人民纷纷起义反抗辽军。各藩镇也不能接受契丹皇帝统治,晋阳的刘知远自立为帝,建立后汉政权,很快就有很多的藩镇汇聚在他的旗下一起反辽。耶律德光封的汉人藩镇也不靠谱,与后汉政权互通款曲。

辽军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让耶律德光陷入了巨大的恐惧当中,感叹道:“我不知道中原人民这么难治理呀!”后汉和各起义军攻陷的地盘越来越多,耶律德光终于决定溜号,带着后晋降官数千人,宫女、宦官数百人以及晋府库所有财物北归。契丹人一路上继续烧杀抢掠,甚至将相州屠城以发泄怨气,这就更招致了中原人民对契丹人的仇恨情绪。

上图_ 辽代货币

面对“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荒凉景象,耶律德光把这局面甩锅给赵延寿:都是你要当中原皇帝,害得中原成了这个样子!他在渡过黎阳渡的时候,因为急火攻心而患了重病,对着左右侍臣终于说出了真话:我这次失败主要是有三大失策,其一是在各地搜刮百姓钱财;其二是让契丹士兵打草谷扰民;其三是没有早点遣返节度使去治理各镇。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耶律德光在栾城终于支撑不住,四十六岁而亡。当时天气太热,他的尸体难以保存到回到草原,于是手下人采用制作干尸的防腐技术,将其制成了“尸粑”。

上次是坐在车上北逃,这回是躺在车上北归。作为英明的契丹太宗皇帝,这样的结局也实在是唏嘘可叹。契丹人直到灭亡也再没能实现入主中原的梦想。

作者:铁骑如风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辽史》《五代史》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