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30万人永无休止的噩梦!1949年的医学奖:诺奖史上最大耻辱

肯尼迪家族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老肯尼迪一战后靠股票成为百万富翁,次子约翰・肯尼迪后来成为了第三十五任美国总统,老三罗伯特・肯尼迪成为司法部长,四子爱德华担任参议员47年之久!

但在这样一个家族中却有2个惨得不能再惨的悲剧,而且2次悲剧还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她就是肯尼迪家族的长女罗斯玛丽・肯尼迪!

两次惨剧:其中一次是老肯尼迪亲手造成的

1918年9月13日,这是肯尼迪家族再一次喜事临门的日子,家族中第一位女性,也就是未来的约翰肯尼迪总统的妹妹即将降临到人间,但在当天却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医生没有及时赶到,而护士却不想在医生到达前让孩子生出来,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处理。

因此躺在产床上的罗丝・肯尼迪几乎已经将女儿生出来了,但护士用手托住了婴儿的头,使她继续呆在产道里直到医生到来,这一等就是2小时,结果可想而知,罗斯玛丽・肯尼迪一出生就由于缺氧导致智力发育迟缓。

而在1920年代的精神病污名化,导致肯尼迪家族对罗斯玛丽的病情讳莫如深,不过也掩饰得非常好,成年后的罗斯玛丽还继承了肯尼迪家族的优点,身材凹凸有致,经常面带笑容,不熟悉的人还以为是一枚气质美女。

尽管智力发育有些迟钝,偶尔也会发脾气生子攻击人,但至少生活自理并没有问题,本以为就会这样下去然后嫁人生子,开枝散叶,最终还可能成为肯尼迪家族中的一脉!但这一切都在罗斯玛丽23岁那年改变了!

1940年的罗斯玛丽・肯尼迪(中,手术前)

因为老肯尼迪听说了一种永久治愈精神病的方法,方法是切除病人的脑白质,这样病患就会变得非常安静,老肯尼迪动心了,因为他认为罗斯玛丽只要不发脾气攻击人,平时女儿也不太会被别人认成是精神病。

Patrick Joseph Kennedy 老肯尼迪(中)

1941年,这个改变罗斯玛丽一辈子的悲剧发生了,老肯尼迪急着想要拯救女儿,连妻子都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就带着罗斯玛丽施行了脑白质切除手术,主刀的是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接受了美国顶尖脑白质切除术的沃尔特・弗里曼和詹姆斯・温斯顿・沃特医生。

沃尔特・弗里曼

过程很简单,医生在要求罗斯玛丽吟唱《上帝保佑美国》的情况下,将一把刀从鼻腔伸入颅腔,轻轻搅动,罗斯玛丽就像卡顿了的老式电唱机那样,两眼失去了神采,耷拉着脑袋垂了下来,罗斯玛丽确实安静了,但她再也无法沟通!

30万人永无休止噩梦!诺贝尔奖最大耻辱

这个手术并不是沃尔特・弗里曼和詹姆斯・温斯顿・沃特发明的,而是葡萄牙医生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葡萄牙精神病学家和神经外科医生。

如果您是脑科医生的话,那么一定知道莫尼兹医生是脑动脉血管造影术的发明者,1927年6月28日,他将碘钠溶液注入颈动脉,成功对脑动脉进行了造影,“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人类大脑动脉的活体射线照片。在X光片上,我们可以看到肿瘤使大脑动脉发生了扭曲。”

尽管事后患者由于过量的造影剂以及长时间的颈动脉结扎造成了血栓栓塞,最终于次日死亡,但莫尼兹医生无疑开启了脑血管造影术的大门,并于此将稀释后的碘钠溶液成功造影,并且不影响患者健康。

但莫尼兹医生对于大脑功能的研究,却并没有像脑动脉血管造影术那么成功,而是过于急于求成与激进,这为其后来发生的几乎遍布全球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1935年莫尼兹医生在伦敦举行的第二届神经精神学会上看到了耶鲁大学神经学家弗尔顿和雅各布森发表的将两只黑猩猩前额叶与其他部位连接神经切断后顿时就变得老实很多的论文后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莫尼兹医生回到里斯本后就将这想法付诸了实施,恰好有一位63岁的老太太患有狂躁症、偏执狂以及幻觉与失眠,莫尼兹在其脑袋上开了个洞,用酒精将脑神经坏死一部分后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这让莫尼兹激动万分,此后他用这样的方法治疗了20位病人,7位康复,7位有改善,还有6位无效,莫尼兹认为此方法效果不错。

尽管病人在治疗后会变得反应迟钝,莫尼兹认为这是因为酒精无法精确破坏神经造成的,因此莫尼兹医生开发了一种能准确切断脑白质的器具,虽然叫做脑白质切除术,但只是切断连接而已。

这个方法治疗精神病人方面推广尤其快,因为效果几乎就是立竿见影的,手术后瞬间病人就安静了,没有攻击性,饿了就吃,吃了就安静的坐着或者睡觉,这对需要付出额外人力照顾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福音,因此莫尼兹医生很快就名声大噪。

沃尔特・弗里曼在听说了莫尼兹医生的手术后也非常感兴趣,但他没有行医执照,请的是另一位神经学家詹姆斯・温斯顿・沃特操作,在后期他还改进了莫尼兹医生的手术器械,使得不用在开洞的情况下从鼻腔伸入即可搞定,这还让感染率降低并且恢复也更快。

1936年9月14日,爱丽丝・哈马特成为美国首位接受手术的病人,手术后“她一脸平静,没有焦虑与不安”,弗里曼认为非常成功,仅仅是12次后弗里曼就宣布这个手术非常成功,手术费用很低,只需25美元,就能还你一个安静的亲人,简直太划算了。

晚年的罗斯玛丽・肯尼迪

此后5年内他们施行了200多次手术,而罗斯玛丽・肯尼迪也是在这期间施行的手术,有63%的病人得到改善,23%没有变化,只有14%的病人状况变得更差,但这挡不住人们的热情,因为精神病人太难监护了,规模迅速扩大,仅仅沃尔特・弗里曼亲自动过的手术超过4000例。

当时的宣传资料

1949年,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以“发现了前脑叶白质切断术对某些精神疾病的治疗价值”,安东尼奥教授和瑞士科学家沃尔特・赫斯(与额前叶切除术无关)一起分享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但这可能是诺贝尔奖史上最大的污点,因为这个手术的恶果随着医学界对大脑的认识,正在快速被认识到简直就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

因为有着诺奖的背书,而且操作十分简单,随便找个小诊所就能操作,首先这个切除原本就是灾难性的,另外还有就是每个医生的操作手感都不一样,每个人被破坏的位置与大小都有区别,很难预估会出现怎么样的后果。

而疯狂的弗里曼还声称要将精神病控制在萌芽状态,所以几乎是全力实施手术,很多人根本就没有被诊断为精神病也被拉去做了手术,并且还蔓延到了政治犯和暴力罪犯以及战后应急创伤症的老兵身上,一个个智商很高却暂时有些情绪障碍的人进去,变成一个个白痴一样的人出来。

其实早在莫尼兹医生获奖以前就有反对者提出这根本就是反人类的做法,随着医学界对大脑功能区域的认知,以及手术前后患者的状况对比,大家开始回过神来这可能真的是一场灾难,因为术后病人的高级社交活动能力几乎等于零,成为了一具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躯体,有母亲甚至称她熟悉的那个孩子不见了,回来的只是一具身体。

最早开始反应过来的是前苏联,1950年,苏联在国家层面上认识到这种手术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因此禁止了这种手术,而随着精神病药物的发展,欧美国家也开始禁绝手术,但并没有完全禁止,美国在1967年时还施行过这种手术,但越来越少,到1970年代后绝大部分国家都禁止了这种手术。

说起来比较可怕的是,当时科学技术已经是最发达的美国是施行脑白质切除术最多的国家,总共约有4-5万人被切除了手术,而全球被施行手术的人可能超过30万人,而且手术并不只是切除脑白质,甚至一度还扩展到切除胼胝体,造就了部分裂脑人。

莫尼兹医生的后续

大脑前额叶的功能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人类的所有高级思维都是在这里产生的,比如认知、情绪、行为管理等功能都是这里产生的,有了它你才是你,才能作为一个有思想有文化有抱负的文明人,将其解除后就真正变成了造粪机,只是活着而已!

精神病人还有康复的时候,但切除了脑白质后就切断了这些高级功能的传递,病人将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可惜当大家认识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而诺奖委员会也将永远地被指责,因为这项技术没有经过时间的考验就匆匆颁奖,当然更令诺奖委员会尴尬的是莫尼兹医生已经于1955年12月13日去世,就算大浪滔天,又与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何干呢,他依然是葡萄牙第一位诺奖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