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法国,苦苦支撑

近期,美国截胡了法国和澳大利亚的潜艇交易后,马克龙很生气,反手就召回了驻美澳两国的大使。

9月27日,为了安抚盟友,拜登与马克龙通了电话。美国承诺在联合反恐战争框架下,加强对欧洲国家在萨赫勒地区领导的反恐行动的支持。接着,马克龙宣布被召回的大使将很快重新回到任上。

一通电话,让高卢雄鸡再次暴露出善于“投降”的特点。但美国承诺在萨赫勒反恐问题上支持法国,也确实反映出法国对这个事情的重视程度。

西非地区,历来被法国当作自家后院

看来,美国把法国那点心思拿捏得死死的

(法国大花臂在马里,图:MINUSMA)

萨赫勒极端组织

“9・11”事件后,反恐成为国际社会的主要议题。如果说阿富汗和伊拉克是美国反恐战争的主要战场,那么萨赫勒地区就是法国反恐战争的主战区。

萨赫勒地带是介于撒哈拉沙漠与西非雨林之间

一条以热带草原气候为主的广阔过渡带

这地方在历史上是法国殖民地,有多个国家官方语言到现在还是法语。2013年以来,法国在这个传统势力范围内投入巨大人力、物力打击极端组织。

法国在非洲曾有广阔的殖民地(尤其西非、北非)

即使在后殖民时代,法国影响力仍举足轻重

萨赫勒地带的国家大都属于“法语非洲”

萨赫勒地区极端组织的猖獗,其实有法国的不少“功劳”。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法国在推翻卡扎菲政权中表现最积极。于是,美法等国一起掀掉了卡扎菲政权。

卡扎菲被美法干掉十年了

利比亚如今有变得比以前更好了吗?

(图:twitter @Libya_En)

和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如出一辙,卡扎菲政权倒台后的利比亚,成为北非和萨赫勒地区极端组织的重要策源地。

原先在卡扎菲军队中服役的大量图阿雷格士兵回到位于马里北部的故乡。这帮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带回了不少武器装备,掀起了又一轮图阿雷格人反对马里中央政府的浪潮。

强人政权一倒台,反对势力无人压制

可不就趁着这个空档,迅速填补真空

(图阿雷格反抗武装,图:Flickr)

北非地区的动荡局势,还为发源和主要活跃于阿尔及利亚的极端组织“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QIM)提供了机遇。以穆合塔尔・贝尔穆合塔尔(Mokhtar Belmokhtar)为首的一批“马格里布基地组织”高级领导人,大肆向萨赫勒地区渗透。

受“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影响,萨赫勒地区先后出现了“西非统一圣战运动”(MOJWA)、“蒙面旅”(Al-Mulathameen),以及图阿雷格人组成的“安萨丁”等极端组织。

有乱必有丰田车,不是一句玩笑话

(AQIM极端分子,图:Flickr)

2012年1月,相对世俗的图阿雷格人武装组织“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MNLA)发动反对马里政府、寻求独立的行动。活跃在该地区的极端组织迅速加入了这场叛乱。在“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和极端组织的进攻下,马里政府很快丧失了整个北部地区的控制权。

图阿雷格叛乱,揭开马里近十年动荡的序幕

(满目疮痍,图:shutterstock)

2012年3月,马里发生政变。2012年6月,控制马里北部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和极端组织之间发生内讧。以“安萨丁”为代表的极端组织将“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逐出主要城市,极端组织主导了马里北方的局面。

马里这个国家两头大中间小,南北差异显著

可以说是“萨赫勒问题”体现得最明显的国家

(图:图虫创意)

2012年12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058号决议,授权有关各方采取必要行动恢复马里的宪法秩序和领土完整。与此同时,政变后成立的马里过渡政府正式“请求”法国干预。

后院失火,殃及法鸡,不得不救

(法军进驻马里,图:shutterstock)

“薮猫”与“新月形沙丘”

2013年1月,法国发起代号为“薮[sǒu]猫”的军事行动(Operation Serval),将各兵种都投入到了这场行动中。首先出动的是法国驻乍得的部队,包括驻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的法国空军基地。

不仅如此,法国还从本土调来了大批陆军和空军战机。由于马里是内陆国,法国海军主要负责运输和后勤保障。法国对外安全总局(DGSE)则主要负责情报收集。

谢邀,人在马里,还没下飞机

(乘军机去执行薮猫行动,图:壹图网)

除法国外,英国、德国、西班牙、瑞典、荷兰、丹麦、比利时等欧洲国家,以及美国、乍得、阿联酋等国也出动军队配合法国的行动(主要是提供后勤保障)。

同时,尼日利亚主导的“西非经济共同体”也派出一支约1400人的“非洲领导马里支援团”进入马里北部开展反恐行动。

打击恐怖主义这事儿,帮人就是帮己

尼日利亚本身也饱受恐怖主义的危害

(尼日利亚反恐部队,图:AFRICOM)

和战斗力低下的马里政府军相比,“非洲宪兵”对极端组织具有压倒性的军事优势。法军在2012年1月收复了马里北部的重镇加奥(Gao)和廷巴图克(Timbuktu)。

随后,法军在马里和乍得军队的配合下,对极端组织进行持续打击。先后击毙了“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二号人物扎伊德,“西非统一圣战组织”发言人哈马哈、克里姆等人;迫使“蒙面旅”头目贝尔穆合塔尔、“安萨丁”头目加力等人出逃。

以法军的火力对极端组织来说,简直降维打击

(法国幻影在马里上空加油,图:USAF)

法军的行动瓦解了极端组织在马里北部的指挥和组织体系。大多数的极端组织虽然一度蛰伏,但是仍不时对法军、马里政府军甚至联合国维和部队发起袭击。

维和部队经常是极端恐怖主义分子的目标

(驻马里维和部队葬礼,图:MINUSMA)

2013年7月,联合国授权部署了“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简称“马里稳定团”。这是联合国最危险的维和行动之一,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会员国提供总共13000-15000人的维和部队。截至目前,已经有至少206名“马里稳定团”的维和人员牺牲。

和平的代价往往是高昂的,铭记他们的贡献

(马里稳定团,图:MINUSMA)

2014年7月15日,法国宣布发起“新月形沙丘”行动(Operation Barkhane)以取代“薮猫行动”。该行动由法国和“萨赫勒五国”(G5 Sahel,包括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尼日尔、毛里塔尼亚)共同实施,行动总部设在乍得首都恩贾梅纳。

萨赫勒地区包括了不少国家

法国客场作战,还是需要他们协助的

(身着新月行动T恤的军医,图:壹图网)

“新月形沙丘”扩大了“薮猫行动”的范围,将法国的反恐行动推进到萨赫勒地区所有的法语国家。该行动还整合了旨在帮助乍得打击北方叛军的“利伯维尔行动”(Operation Epervier)。

模拟核生化战的法军士兵

完事之后将被派去参加新月形沙丘行动

(图:shutterstock)

“新月形沙丘”行动高峰期,法国部署了超过5000人,同时还有大量的装备。这些部队主要分布在乍得、马里和尼日尔等国。此外,英国、爱沙尼亚和瑞典等国也派出少量部队参与到该行动中。

英法这对冤家,在反恐上达成一致

薮猫行动期间,皇家空军技师在检修

(图:wiki)

“萨赫勒五国”主要在各自国内配合法国开展反恐行动。其中乍得是地区反恐的积极支持者,不但围剿国内的“博科圣地”武装分子,还在马里开展反恐行动。

但是今年4月,乍得总统代比(Idriss Deby Itno)在反击北方叛军的前线阵亡,为乍得参与地区反恐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代比行伍出身,战死也算马革裹尸了

他善于用丰田皮卡调动部队打运动战

(图:Flickr)

自2014年“新月形沙丘”行动开始以来,法国不断宣称取得重大战果,消灭了大量的恐怖分子。2021年9月15日,法国宣布击毙了萨赫勒地区重要的极端组织头目、“大撒哈拉伊斯兰国”头目撒哈拉维。

不可否认,这是一次重大胜利,但该地区的安全局势并未好转,而是不断反反复复,难以安定。

奈何花费巨额财力人力,却治标不治本

(法军和当地人交谈,图:wiki)

陷入泥潭的“非洲宪兵”

2014年到2015年间,“伊斯兰国”于中东地区崛起,在全球范围内与“基地”组织争夺极端主义的主导权。

萨赫勒地区也出现了“效忠”伊斯兰国的极端组织。特别是尼日利亚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宣誓效忠“伊斯兰国”后,“伊斯兰国”势力在这里迅速发展。

西非地区的ISIS死灰复燃,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尼日利亚ISIS极端分子,图:视频截图)

到2017年,萨赫勒地区效忠“基地”的5个极端组织宣布整合,重新命名为“支持伊斯兰与穆斯林”组织。一些极端组织还组成一个效忠“伊斯兰国”的组织――“大撒哈拉伊斯兰国”。

高空俯瞰被博科圣地摧毁的村庄和田野

(向右滑动,触目惊心,图:Flickr)

面对萨赫勒地区安全局势的恶化,法国不断增兵。到2020年2月,法国参与“新月形沙丘”行动的军队人数已经上升到5100人。

频繁的军事行动也造成法国军人的不断伤亡:2013年到2016年的时间里,就有1200多名法军士兵在萨赫勒反恐行动中受伤或阵亡。另外,巨额的军费投入也是个问题。旷日持久的反恐行动逐渐让法国也吃不消了。

2017年,马克龙刚上任就视察了驻马法军

(摊上这事儿,想想就头痛,图:壹图网)

反观极端组织方面,尽管大量的有生力量被消灭,但是依托当地的族群,他们可以不断补充兵源,越打越多。尤其是疫情爆发以来,非洲的极端组织活动不但没有消停,反而变本加厉,愈发活跃。

效忠“伊斯兰国”的“大撒哈拉伊斯兰国”和效忠“基地”组织的“支持伊斯兰和穆斯林”组织经常爆发内讧。以至于出现了“恐怖分子杀死的恐怖分子比政府军还多”的讽刺局面。

这些极端组织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

随时能为现实利益和教义分歧打破头

(马里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图:壹图网)

客观来看,法国在萨赫勒地区开展的反恐行动虽然主要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但对抑制极端组织的扩张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不过,法国的干涉没有从根本上消除极端组织的影响,相反还为极端组织的发展找到了新的叙事:“法国异教徒正在侵占我们的土地,杀害我们的人民”。

而且,马里民众对法军的行动持负面看法居多。马里还于2012年、2020年、2021年连续发生军事政变,导致法国在马里的军事存在变得愈发尴尬。

九年间三次政变,平均每三年一回

而法国只顾自己的利益,不管马里死活

(去年政变中死亡的平民,图:壹图网)

随着美国从索马里、阿富汗撤军,对法国在萨赫勒地区的反恐构成了巨大的外部压力。

如果继续留在萨赫勒地区,很难根除恐怖主义的威胁,还要不断“出血”,美国在索马里和阿富汗的失败就是前车之鉴;如果撤离萨赫勒地区,面子上又挂不住,还要面临地区利益受到威胁的后果。

你说你想要逃,偏偏注定要落脚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法国进退两难

(沙尘暴下的法军,图:MINUSMA)

美国撤出阿富汗以后,法国还是撑不住了。2021年6月,马克龙宣布将于2022年第一季度逐步结束“新月形沙丘”行动,但是萨赫勒地区的极端组织仍然十分活跃。

未来,萨赫勒地区的反恐形势会如何演变,将考验该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应变能力。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Operation_Serval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Movement_for_the_Liberation_of_Azawad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Nations_Security_Council_Resolution_2085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Operation_Barkhane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MINUSM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