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德国,权力的游戏

2021年9月26日,颇受世界舆论关注的德国选战最终落下了帷幕,奥拉夫・肖尔茨领导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以下简称社民党)议会选举中以1.6%的优势战胜了在政坛长期执政的德国联盟党(以下简称联盟党),获得了优先组阁权。

选出来的可是德国的未来

(上排红色肖尔茨 图:Wiki)

大选结果虽然已经确定,但围绕着执政权的争夺才刚刚开始。由于此次选情非常胶着,德国政坛未来将呈现什么样的走势目前还显得扑朔迷离。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本届德国政府将会显得比较“难产”,而德国日后也很难再出现一位默克尔这样的“欧洲保姆”式人物了。

流水的美国总统,铁打的默克尔

(图:壹图网)

德国大选,究竟怎么选?

德国目前实行的是议会共和制,即德国国民并不直接选举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而是在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会选举中给自己支持的政党投票,得票超过半数的政党可以组建本届政府.

而如果没有单一政党得票过半,那么党派之间就会进行谈判和协商,大党往往通过将政府内某些职位授予小党派的方式,来换取他们的支持,从而组建两个或多个党派共同执政的联合政府。

政府首脑一般产自在这里占到过半席位的政党

但德国很久没有能一家独大的政党了

(图:壹图网)

在2017年的大选中,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获得了33%的选票,它的长期执政伙伴社民党则获得了20.5%的选票。由于两党的得票已经超过半数,因此尽管一开始社民党并不愿意再次合作,但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默克尔以让社民党党首肖尔茨担任德国财政部长的“价码”,成功挽回了局面,两党再次成功组成了一届内阁。

当时还是民之所向,大势所趋

(图:shutterstock)

此次大选计票结果显示,目前的执政联盟――联盟党(代表色黑色)和社民党(代表色红色)仍然是德国人心目中最受欢迎的政党,它们分别获得了24.1%和25.7%的选票。紧随其后的是德国绿党(以下简称绿党,代表色绿色),获得了14.8%的选票,而获得11.5%选票的德国自由民主党(以下简称自民党,代表色黄色)同样很有可能参与到本届政府当中。

两大政党都没有绝对优势...

结果就是多政党联合政府

尽管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在此次大选中获得了10.5%的选票,但由于该党派的一些理念和行为颇有“新纳粹主义”的影子,因而没有什么党派愿意与它联合组阁。而德国宪法规定,如果在联邦议会投票中不能获得5%以上的选票,就不能参与组阁,因此包括左翼党在内的一些小党派也无法对政坛产生实质性影响。

有消息称,选择党在选举前曾被列为可疑的极端组织

极端的民族主义会影响世界和平,德国人更懂

(图:壹图网)

可以说,下一届的德国政府几乎一定会从社民党、联盟党、绿党和自民党四个党派当中产生。而由于任意两个党派的支持率相加都没有超过50%,因此德国极有可能迎来二战后首个三党派政府。

如果各个党派之间迟迟无法达成一致,那么名义上的国家元首、现任德国总统弗兰克・施泰因迈尔会进行斡旋。如果面临极端情况,即无论如何都难以组阁,那么也有解散联邦议会,重新大选的选项。但在政局一向较为稳定的德国,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

“笑容达人”在国际上都没混个脸熟

“有名无实”的德国总统也就能起个沟通桥梁的作用

(图:壹图网)

在新一届内阁组建之前,默克尔仍将在政府中担任看守总理一职。因此至少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代表德国对外发声的人仍然会是她。

这位置还能再坐坐

(图:壹图网)

联盟党和社民党,反目成仇?

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是由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和德国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两个政治团体联合组成的政党。

尽管这两个政治团体都挂着“基督教”的牌子,该党派的支持者也主要以上了年纪的虔诚基督教老人为主,但实际上联盟党本身并没有宗教信仰要求,在科技方面积极提倡生物和基因研究的举动,也和基督教的传统氛围不符。可以说,他们的政策并不受宗教意识形态影响。

党员活动没有一点基督教的痕迹...很世俗

(图:Wiki)

联盟党的票仓主要是位于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州和巴登-符腾堡州,以及位于西部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相对来说,联盟党政策较为温和务实,但往往会随着民意而不断摇摆,默克尔政府在难民问题上态度的多次180度大转弯,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左滑可查看多张基民盟的选举海报

(图:wiki)

在2021年的选战中,联盟党的政策基本保持了默克尔时期的基调。在外交方面,联盟党呼吁军事靠美国,经济靠中国,在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的前提下,考虑设立欧洲军队;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希望德国于2045年实现碳中和,并寻求与全球伙伴共同遏制气候变化;在经济方面,减税以降低个人和企业的负担,同时鼓励年轻人更多地进入科技领域。

在默克尔宣布退出政坛后,联盟党推举出了阿明・拉舍特这名温和派候选人。在默克尔的支持下,他原本有着较高的民众支持率,但他本人不仅在抗疫方面表现糟糕,曾被德国民众指责为“把经济放在民众健康之上”。

此外,更是在今年五月视察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洪水时,被媒体拍到与同僚放声大笑。这两件事极大地打击了拉舍特的民众支持率,这成了联盟党最终以微弱劣势败给社民党的重要原因。

本来两个政党就是势均力敌

个人魅力不足又搞骚操作的阿明只能落得一首凉凉

(图:壹图网)

作为本次大选的最大赢家,社民党的主要支持者是从事第二产业的工人,以及一些渴望提升自己社会地位的中产阶级。相对于联盟党,社民党的支持者分布较为广泛,除去上面提到的三个联盟党的铁杆票仓,以及位于东南部的萨克森、图林根两个支持德国选择党的州外,其他几个州基本都是社民党的支持者占主流。

“咱们工人不仅建设有力量,选举投票也很强”

(图:壹图网)

在外交和气候方面,社民党的政策主张基本与联盟党一致,但在经济方面,社民党积极推动提高全德国的最低工资标准,并对富人重新开征遗产税和金融交易税,增加住房,提高退休金和伤残人士抚恤金,并加大对学生和学校的补贴,这些注重社会公平和提倡教育的政策为他们吸引了大量的支持者,也为他们此次的胜选奠定了基础。

对于政党来说,能拉到选票的政策就是好政策

(图:Wiki)

社民党的党首是现任德国财长肖尔茨。尽管他本人与默克尔并非同一党派,但他在选举中公开打出了“默克尔的接班人”这一旗帜。根据民调,他是所有总理热门人选中最受民众欢迎的一位,被公认为能力最强、最善于解决问题。

此外,他的对外姿态一贯非常务实,不受意识形态的左右,因此如果他最终担任德国总理,基本可以确定,会加强和中国的经济合作。相对来说,他是四个党派领导人中最亲华的一位。

疫情期间肖尔茨起草且推行的经济政策

帮助德国较好地度过了疫情经济困局

(图:shutterstock)

绿党和自民党,以小博大

由于大选之前,社民党已经多次公开表示,不想再与联盟党合作,因此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本届政府再现“红黑合作”的概率并不大。

这就导致,社民党+自民党+绿党的“交通灯组合”(红黄绿)或联盟党+自民党+绿党的“牙买加组合”(牙买加国旗由黑黄绿三色组成)的可能性最大――这就意味着,绿党和自民党选择与谁合作,谁就能顺利组阁当上德国总理。因此现在德国政坛,反倒形成了两个小党可以“要挟”两个大党的倒挂局面。

肖尔茨在选举前就表示支持和绿党结盟

社民党又赢得了大选,组阁成功的概率比较大

可以预见的是,无论最终是联盟党和社民党当中的哪一个组阁,两个小党的领导层都将在政府中担任相当关键的职位。

绿党和自民党的情况有些类似,二者的支持者都集中在德国各个州的首府,尤其是大学城地区,相对来说较为年轻,受教育程度也更高一些。

高学历者的占比终究有限

相比于以农民和工人为基本盘的两大党

绿党和自民党的声音很大,但实力较弱

(图:shutterstock)

近些年来,气候变化问题在西方世界广受关注,各国绿党趁此机会纷纷崛起,而德国绿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作为打气候牌的一把好手,绿党在环境领域最为激进,不仅要求进行全面的气候评估,还希望将环境保护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其惊世骇俗的“四年内修建五百万个太阳屋顶”的计划更是吸引了不少热衷环保的年轻人。

反太阳能出口集会

局限一隅的环保叫自私,气候牌只是斗争的工具

(图:壹图网)

在选前的几次民调中,绿党的支持率甚至一度名列第一。然而,随着绿党候选人安娜莱娜・贝尔伯克的一系列丑闻被爆出,其支持率不断下降。但相比于上次选举8.9%的得票,绿党在年轻人中影响力的增长可见一斑。

环保是所有人类的一门必修课

但并不是通过支持某个政党就能达到环保目的

(图:shutterstock)

相比较于务实的联盟党和社民党,绿党高举“人权”和“环保”两杆大旗,在外交方面紧紧跟随美国,炮制各种莫须有议题,主张对俄、对华强硬,不仅要求增加军费和扩军,甚至要求美国将核武器部署在德国,它也是四个党派里最反华的一个。

自民党的基本盘主要是社会的中上阶层,像企业家、医生、药剂师和律师等。因此,它主张降低企业税,并且要求政府尽可能少地进行干预,让市场自行调整。在环境方面,绿党那样积极的减排主张,不利于企业的利益,因此自民党不提倡以法律形式进行规定,希望节能减排主要靠市场自觉和技术创新。

自民党的历史比较悠久,主张经济自由

着眼于欧洲一体化,且认可全球化趋势

(图:壹图网)

在对外关系方面,自民党支持欧洲一体化,以及尽快在更多领域建立欧洲的统一标准,但反对德国出手帮助那些经济孱弱的欧盟成员国。

目前来看,尽管绿党和自民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执政党(联合执政),但两党的主张存在诸多分歧,再加上联盟党和社民党会竭尽全力进行争取,这场德国组阁的马拉松大赛,恐怕才刚刚拉开帷幕。

没选举之前,民众就很“期待”了

想要新领导人解决的问题太多了

(图:壹图网)

默克尔执政后期,德国政坛越发碎片化,选民与选民之间,乃至党派与党派之间,都越发难以形成一致意见,以往“大党定纲,小党陪场”的稳定政治局面已经很难形成。可以预见的是,即便此次德国政府能够成功组阁,由于至少三个党派的相互扯皮,其施政效率和政策连贯性都将会受到较大的影响,再难以出现默克尔这样的强势人物。

政治陷入扯皮,影响的是一国乃至欧洲的未来

(图:壹图网)

关于德国政坛的最新消息,我局还将持续关注。

参考文献:

1.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1014/c1002-29587194.html

2.https://www.aicgs.org/2021/07/a-guide-german-party-election-platforms-2021/

3.https://en.wiki.hancel.org/wiki/Social_Democratic_Party_of_Germany

4.https://en.wiki.hancel.org/wiki/CDU/CSU

5.https://en.wiki.hancel.org/wiki/Free_Democratic_Party_(Germany)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