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河堤决口,山西为何遭遇“罕见秋汛”,水灾受灾范围比河南更大?

超过175万人受灾山西到底下了多少雨?

在不少人观念里,大洪水一般只会出现在夏季,因为很多地方全年的降水量主要都集中在了这几个月,但正如大家目前了解的这样,在河南郑州等地遭遇洪灾以后,山西在国庆期间也遇到了极端异常的降水过程。

从多年的观测数据来看,山西的主要降水同样也是集中在6到9月,往年的10月,山西全省的月平均降水量也只有31.1毫米,但是,本轮强降水,直接让很多观测站的数据,都超过了同期历史极值:

十月还没过一半,仅仅是统计到7号上午8点的降水量数据,山西省累计降水量最大的有285.2毫米,降水量超过200毫米的县就有18个,降水量超过100毫米、不超过200毫米的县更是高达51个县。

截至目前,山西的洪涝灾害,已导致超过175万人受灾,范围扩大到11个市的七十多个县,农作物受灾、房屋倒塌和人员转移都成为难以避免的事情。

山西为何会遭遇罕见秋汛

在9月底的时候,大家还在感叹2021年的秋老虎太厉害,迟迟不见温度降低,南方多地都遭遇了高温烘烤模式,但也就几天时间,全国很多地方直接跳过了秋天,甚至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以前,秋汛的洪峰流量一般都相对不大,至少不会有伏汛大,这就成了很多人忽视它的原因,但实际上,秋汛同样也是主要汛期,可以说山西此次秋汛,就给大家好好上了一课。

首先,在山西境内形成的“东高西低”大气环流形势稳定,这就为本轮山西降水持续时间较长打下了重要基础;

其次,副热带高压西侧的偏南气流,以及底层的西南急流,让山西中南部区域持续不断地接收到来自孟加拉湾和南海的水汽,水汽条件充沛就成了山西遭遇持续性强降雨的第二大原因。

另外,低层抬升条件长时间维持,降水回波反复经过山西中部,然后再叠加上山西原本就比较复杂的地形(太行山和吕梁山)可对偏东气流的降水会产生增幅作用,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极端性降水。

为什么2021年黄河秋汛会如此猛?

目前,专家也分析了几点主要原因,一个就是前面已经提到的罕见秋雨过强,第二就是大汶河、伊洛河和渭河都在一个时间段涨水了,然后就形成了十分罕见的大型洪水,第三就是黄河流域基本结束降雨,时间大概要等到10月16号以后,黄河下游就需要主要洪水发展形势了。

也就是上面说到这三个主要原因,山西才会在10月份遭遇了如此极端的强降雨过程,也才导致了水灾受灾范围比河南还要大。而且,山西洪灾开始的时间,比很多外地人知道得要早好些天,早在五六号的时候,流经山西清徐县境内、平日里没什么水(比周围平地高几米的地上悬河)的乌马河,就因为持续降雨和上游来水而突发洪水决堤。

堤坝被冲垮的原因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乌马河河堤的设计流量承受极限就是20立方米/秒,它抵挡住了40立方米/秒的洪水冲击,甚至当流量达到100立方米/秒的时候,也没有被击溃。但是,当流量直接超过10立方米/秒的时候,乌马河的四处河堤就因为流量太大发生了决堤险情。

由于水位下降太过缓慢,后来,山西晋中的灵石县也开始受灾,原本就是山区地带,河道还十分狭窄,所有人员都被转移到其他地方。等到时间来到7号的时候,这次灾情就已经蔓延到了汾河下游,汾河下游遭遇了近40年来最大洪峰,堤坝决口长度达到近20米,像河津县这样的沿河区域就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灾情,而那些不是沿河地区的地方,也因为山洪而造成了房屋损毁和人物伤亡。

等到9号的时候,汾河河津段的洪水强度,便达到了自1964年以来最大的级别,这个时候当地只能通过黄河滩地蓄滞洪水。也就是说,靠着山和靠着水的一些地方,都因为本轮强降水受灾,但山区因为道路被破坏,再加上通讯不顺畅,然后就导致灾情无法在第一时间让外界了解清楚。

近百年来,可以说修建了不少的水利工程,很多都不仅仅是发电或航运功能,很多水电站都兼顾了防洪抗旱的功能,但是,人在自然面前总归还是渺小的,水利工程可以帮助抗洪削峰,但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极端性天气频发,我们能做的就是提高警惕,不小瞧任何一次天气预警,将损失尽量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