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干倒58人,34人死亡!俄罗斯人爱喝酒,究竟有多夸张?

据塔斯社10月11日报道,俄罗斯乌拉尔南部的奥伦堡地区的假酒中毒事件已经从前天的24人上升到了34人,其中有数人就是最近的几个小时死亡,奥伦堡地区卫生部长塔蒂亚娜・萨维诺娃 (Tatiana Savinova)称,很多中毒者在被送到医院前就已经死亡!

假酒中毒?为何制假者会傻到用甲醇来兑制?

41 岁的 Murat Berekeshov 和他 39 岁的妻子 Aislu是在奥尔斯克家中家具安装完成后的“庆祝晚餐”中喝酒后,突感不适,腹痛呕吐以及视力模糊,随后被紧急被送往医院的,家中小孩子也委托朋友帮忙照顾,医生诊断后称是喝了假酒中毒。

Murat Berekeshov,41 岁,因酒精中毒死亡

据Murat Berekeshov称,他是在奥尔斯克当地的副食批发基地购买的伏特加,但不幸的是Berekeshov夫妇中毒状况比较严重不幸去世,但事件远未结束,被送入医院的人却越来越多。

68 岁的亚历山大・西罗蒂宁(Aleksandr Sirotinin)与妻子合照,也去世了

奥尔斯克当地政府察觉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介入调查此事,发现这些中毒人员都和奥尔斯克一个副食批发基地的伏特加经销商有关,一名60岁的男子以及一名47岁的女子,还有一名28岁的年轻男子被捕。

奥伦堡地区致命酒精中毒案的相关人物

与此同时还有大约1000瓶未被销售的伏特加被警方扣留,另外还查获了3000多个空塑料瓶以及用于生产、储存、装瓶和随后包装大量含酒精产品的设备。

塔斯社在11日的报道中称,截至当地时间10月10日晚19点为止,假酒中毒的人已经攀升至67人,其中34人已经死亡,24人住院,还有11人中毒比较轻,另外6人即将出院。卫生部长塔蒂亚娜・萨维诺娃 (Tatiana Savinova) 表示,有超过一半的人在送医之前就已经死亡。

另外死者大部分是在送医后24小时内死亡,在38%的中毒者血液中都检测到了甲醇,所以当地医院判断这是假酒中毒,而且早在2016年,西伯利亚地区曾发生过一起大规模的假酒中毒事件,当地已经对酒精含量高的饮料、药品、香水和其他液体的生产和销售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甲醇中毒?还是酒精中毒?

很多朋友以为工业酒精就是甲醇,其实这并不全面,工业酒精绝大部分都是乙醇,一般大部分都是合成或者酿造酒精,占比95%或者以上,但还有部分甲醇、醛类、有机酸等杂质,一般我们所说工业酒精中毒,大部分都是甲醇中毒。

而与甲醇对应的另一种就是乙醇,我们熟悉的酒中除了水以外,大部分都是乙醇,尽管乙醇和甲醇就差了一个字,但两者在人体内的分解过程却完全不一样:

1、乙醇分解:乙醇→乙醛→乙酸→二氧化碳和水

2、甲醇分解:甲醇→甲醛→甲酸和甲酸酯

人体内与乙醇分解相关的是乙醇脱氢酶,它能将乙醇转换为乙醛,然后还有一种相关的是乙醛脱氢酶,将乙醛分解乙酸,最后变成二氧化碳和水,酒量大的人体内两种酶活性就很高,代谢酒精很快,所以不容易喝醉。

但再厉害的人也搞不定甲醇,因为甲醇分解后是甲醛,再分解为甲酸和甲酯,甲醛和甲酸会引起以中枢神经系统损害、眼部损害及代谢性酸中毒,甲醇干扰体内某些氧化酶的代谢,使乳酸和其他有机酸蓄积,甲醇代谢物甲酸的产生,导致代谢性酸中毒。

甲醇的致死量为1g/千克,也就是100千克的只要100克甲醇就可以放倒!但乙醇中毒照样可以致死,所以绝不可掉以轻心!

由于工业酒精中甲醇含量并不是特别高,因此抱有侥幸性心理的非法商人往往会采用工业酒精勾兑,但往往因为饮用时因为兴奋而带量摄入造成中毒!另一个则是自酿酒菌种不纯,造成杂醇中毒。

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防冻剂与沐浴露都能喝下!

每年俄罗斯都会发生多多少少的酒精中毒案件,但像今年这样还未正式进入寒冬腊月就出现大规模的酒精中毒事件也是比较罕见的。

当地正在调查案件

高寒地带天寒地冻的,喝点酒暖暖身子,酒精的热值可是有汽油的一半多点,1千克酒精差不多有600克汽油的能量,所以喝酒御寒还是真的。

因此俄罗斯民族爱喝酒是出了名的,1985年时,苏联人均年消费纯酒精18.25升,世界人均纯酒精消费只有2.2升,差不多是平均水平的8倍以上。

每天醉醺醺的俄罗斯朋友不在少数,因为喝醉酒冻死在半路每年都有很多,这一点我国东北也偶有发生,据说在俄罗斯报仇很容易,请仇家喝顿酒,然后让其醉醺醺回家就好了,十有八九会冻死在路上。

所以习惯了喝酒的俄罗斯朋友一年四季都少不了酒,前苏联解体以后,卢布疯狂贬值,恶性通货膨胀,俄罗斯国内民众收入直线下降,很多买不起酒的就找其他替代品,早期卫国战争期间,俄罗斯飞行员缺少酒精饮品,直接就喝含有大量酒精成分的防冻剂!

但防冻剂中含有甲醇,也有醛类、有机酸的杂质,所以喝多了对视力有严重影响,还可能中毒致死,所以当时还有一项奇葩每天不得超过5瓶防冻液。

所以大量的自制酒,或者酒精兑制的伏特加,甚至喝含有酒精的沐浴露,比如2016 年 12 月,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市及其周边地区有78人在饮用含有酒精的沐浴露后死亡,因为这些沐浴露中的酒精含有比较高成分的甲醇。

2018年时俄罗斯男性平均寿命为67.5岁(俄罗斯人平均寿命为72.9岁),相比较挪威是82.5岁,法国则是82岁,美国是77.8岁,中国也有77岁,而在2012年,俄罗斯男性的平均寿命只有65岁,当然喝酒是其重大死因,因为每年至少有4万人死于酒精中毒,超过900万人有酒精依赖症状,所以俄罗斯人要时干出点啥,那都不是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