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老舍小说中,女性话语权为何会缺失?

除《月牙儿》、《阳光》等少数的几部作品外,在老舍小说中很难看到女性以主角的身份存在,只是男性主人公的配角,这样的现象不禁要引起我们的思考。这与其特殊的人生经历、切入社会人生的方式以及主体的情感体验与怀旧情愫所导致的特殊审美心理有关,老舍是一个心态十分矛盾复杂的作家。

在老舍小说中,到处都是男性主人公的身影,并通过男性主人公这样的第三视角及暗藏的作者视角即男性视角去大力塑造她们心目中的完美女性形象,即勤俭、温和善良、忍耐克制的中国传统女性,并给予高度的赞美和歌颂。对具有个性解放倾向但缺乏中国传统美德的女性则不惜笔墨去丑化,进行强烈的道德批判。从人物存在的类型和作者在文本流露的情感来看出老舍女性观的传统性。在小说中,老舍总是站在男性立场去塑造人物形象,表达爱憎情感,很少从女性的视角去审视女性存在和女性所做的行为的合理性。

如在看待虎妞强烈的性欲这点上,老舍就无法看到虎妞作为长期生活在男性世界中,爱情被压抑的女性,对性爱的渴望应该是无可厚非的。老舍也没有很真实地去表露女性在特点情境中的情感体验与内心活动,很少给女性机会去倾诉她们的情感需求、精神痛苦。即使有,也无非是像张大嫂“事情全交给我一个人,我好像是大家的总打杂儿的,而且应当应分!有吃有喝,有穿有戴,不错;可是谁知道我还不如一个老妈子!我,这一家子的事全是我的!”这样毫无意义的呻吟。女性的话语权被剥夺了,女性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对女性及其行为的审视皆是男性站在男性立场上去阐述的。

在短篇小说《月牙儿》中,老舍运用了第一人称叙事,因此小说就由叙述者“我”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来展现自己所有的生活体验和内心活动,这种叙述方式能够防止受到他们的话语干扰,尤其是男性的话语,或者是作者本身的评价,从而避免对“我”的扭曲,于是对小说的叙述也只能从女性的角度来进行解读。在作品中,她们没有足够开放、宽容的社会环境引导她们觉醒,也没有强大的精神动力作为她们去追求作为人的尊严和自由的精神支柱,有的只是内化于心中国传统道德伦理观念,社会的黑暗和家人的软弱、规劝将她们推向更艰难困苦的人间炼狱。精彩小说《月牙儿》老舍著¥35.8购买老舍作品中的女性没有思想意识的灵动飞扬,更没有走出传统家门,追寻自我的勇气,只是作为男性的女仆而存在,默默无闻地为责任付出自己的青春。

在一定程度上,老舍看到了女性的生存困境,意识到封建礼教对她们的摧残,但他没有把诉说的权力交给这些女性,而是以一个男性的角度替她们诉说,这样的诉说未免会较多的失真。这也是老舍在文本体现出来的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