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荷兰一机场为防止飞机撞鸟,请来了20头猪,猪能起到什么作用?

飞机在飞行中,最不愿遇到的就是鸟类了,因为小小的飞鸟,往往会引发巨大的空难。

最近荷兰机场的操作成功地在网上走红,为了防止“鸟撞飞机”事件,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与当地养猪大户签订了一份协议,让其中的20头猪到机场帮忙。

很多人看到这一新闻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疑惑,这是什么原理呢?在这件事情上猪还能帮上忙吗?事实上还真能!原来机场请猪来帮忙的目的是希望它们能将附近的农作物残渣清理干净。

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建于农田附近,由于周围都是农作物,所以经常引来大量鸟类觅食。农作物收成之后,地上还留有大量的残渣,这些残渣会吸引鸟类前来觅食。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机场方面就请来了20头猪,让它们在农田里肆意觅食和玩耍。

有两个好处,一是猪在农田里玩耍觅食,能够制造较大的动静,吓走鸟类;二是猪是一种杂食性动物,几乎会吃掉一切能吃的东西,农作物残渣就是它们的食物来源,猪会全部拱出来并吃掉。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高招,既省了人力,同时猪也吃饱了,一举两得。

小鸟撞飞机,能引发大灾难

对于飞行员来说,在飞行的过程中,最担心的除了气流等自然因素之外,那就要数遇上鸟群了。

鸟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一种动物,绝大多数的鸟类都比较小,而且不会对人发起攻击,是典型的人畜无害的小动物。现实中也发生过许多开车撞鸟的事件,除了车辆有一点损失,和飞鸟死亡之外,几乎没啥太大的问题,为何开飞机就这么怕遇上飞鸟呢?

简单来说还是速度问题,在超高速下,一只鸟就能造成几十乃至上百吨的冲击力,相当于一颗炮弹,其威力足以毁掉飞机,所以“鸟撞飞机”事件,也被国际航空联会归为A类航空灾难。

自1988年以来,撞鸟引起的坠机事故已经造成219人死亡,是造成空难的重要因素之一。

1988年,埃塞俄比亚的一架飞机在三千多米的高空中遭遇鸟群,结果导致机上85人遇难,21人受伤;2009年,全美航空一架客机在起飞后90秒便遭遇了鸟击,被迫降落在纽约哈德逊河面上;2016年8月,卡塔尔客机在起飞不久之后就遭遇鸟撞,导致飞机发动机叶片受损严重;2021年3月,载有NBA爵士队员的波音757客机,在飞往孟菲斯的起飞途中,也遭遇了鸟击,导致引擎受损迫降。

除了客机之外,战斗机也怕鸟击,央视《军事报道》曾报道过一起战斗机撞鸟的事件。

当时海军航空大学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训练的过程中,以超低空姿态穿越山谷,没想到在山谷里与一群飞鸟狭路相逢,最终导致战机前座舱盖百分之八十面积受损,幸运的是飞行员在队员和地面的帮助下,凭借过硬的飞行素质,最终将飞机稳稳地降落在机场上。

飞机撞鸟是世界性的难题,1992-2008年间,我国军用飞机因鸟击而引发严重飞行事故多达20起,致18架飞机坠毁,12名飞行员牺牲。

为什么小鸟对飞机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很多人不解,一只小小鸟,为何会有如此大伤害呢?大家都知道“以卵击石”,按理说飞鸟是肉体凡胎,而飞机是钢筋铁骨,鸟撞飞机,就如同以卵击石一样,但现实中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其实鸟能给飞机造成大伤害,问题并不在鸟的本身上面,而是飞行器的速度问题。根据动量定理,一只大约9斤重的鸟,与时速800公里的飞机相撞,就能产生153千克的冲击力,民航客机的时速,差不多就是800公里左右。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153千克的冲击力,足以对飞机造成大伤害。如果飞鸟体型再大一点,飞机的速度再快一些,那么产生的冲击力就更大。

常见的防治手段

针对“鸟撞飞机”事件,最常见的预防手段就是驱离飞鸟,所用的方式大体有三类:恐吓驱赶、破坏栖息环境、迁移栖息地。恐吓驱赶的手段有很多,比如录音驱鸟、煤气炮、猎杀、豢养猛禽、恐怖眼等。

录音驱鸟一般是事先录制一些猛禽的叫声,然后通过高音喇叭播放,达到吓跑飞鸟的目的。煤气炮指的是用煤气为燃料制成的爆炸装置,燃放时会发出巨大声响,从而吓跑鸟类。猎杀就简单了,采用狩猎手段将飞鸟直接杀死,这种方式简单高效,但由于破坏生态,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目前多数机场已经将此手段废弃掉了。豢养猛禽指的是人工饲养一些捕食能力强的猛禽,然后定时放飞,利用它们来捕捉和驱赶飞鸟。谈到用猛禽来驱离飞鸟,意大利一厂商就显得很有创意,他们制造了“苍鹰”机器人,实验证明该“苍鹰”起飞之后,周围一公里内的飞鸟迅速逃离了。恐怖眼可能大家相对少听说,简单来说就是在一颗巨大的气球上,绘制一个巨大的眼睛,从而吓走飞鸟。

破坏栖息环境也是避免“鸟撞飞机”事件常用的一种方法,人们通过对机场附近鸟类栖息地的清理,或喷洒鸟类厌恶的化学制剂,来令鸟类放弃该栖息地。另外,妥善及时清理机场附近的垃圾、草坪,也显得很有必要,因为垃圾往往能引来鸟类觅食。

与破坏栖息地相比,迁移栖息地的难度系数要更高一些,因为首先要为鸟类选一个或制造一个新的栖息地,其次还要将它们引过去。但现实中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在上海,人们就成功地将栖息在浦东国际机场附近的鸟类,迁移到了九段沙湿地保护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