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安阳殷墟为何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不仅仅因甲骨文

安阳殷墟闻名天下,2006年殷墟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更使得安阳的知名度极大提升。郭沫若有诗云:“洹水殷墟名不虚,三千年前是帝都。”不但揭示殷墟的历史地理价值,还间接指明出殷墟对于安阳的重要性,没有殷墟的发掘和认定,安阳也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地方而已。

殷墟”,位于河南安阳市西北,以小屯村为中心,包括洹河两岸地区,东西长约6公里,南北宽约4公里的地方。

小屯村及洹河一带,商后期叫“北蒙”。据古书记载,盘庚自奄迁于北蒙,号之曰殷。自公元前十四世纪盘庚迁都于此,到纣王亡国,共273年的时间里,殷一直是商的都城,非常繁荣,可谓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周灭商后,这里逐渐荒芜,变成一片废墟,因此人们将它叫做“殷墟”。

19世纪末,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和作家刘铁云,在一味叫“龙骨”的中药上,发现刻着好像是文字的东西,此“药”向来被视为珍贵的治疗疟疾的药物。恰好,两人都具研究青铜器铭文即金文的素养。

谁知,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王懿荣服毒药投井身死,三年后,刘铁云从搜集的甲骨中,选出1058片,将其拓本定名为《铁云藏龟》出版,这是甲骨文字研究的先声。

可是当时,甲骨的出土地还没有确定,只是相传为河南省汤阴县。汤阴县在安阳南约25公里。其实,这是药房为了钱,并不想让人知道龙骨的正确的出土地。

与此同时,除中国外,在日本、美国、英国、德国等都开始甲骨的汇集和研究。最早发表甲骨研究的,是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林泰辅,1909年,一篇题为《关于清国河南省汤阴县发现的龟甲牛骨》的文章,在《史学杂志》(二O一一八一O)上连载。在文中,林泰辅指出上述的龟甲牛骨“可能属于殷代王室的卜人掌管的遗物。”

当时最受刺激的是京师大学堂农科大学的学监罗振玉,他于翌年发表《殷商贞卜文字考》一文,正确地指出甲骨的出土地非汤阴县,而是安阳的殷虚。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罗振玉与王国维亡命日本,住在京都,埋头研究甲骨,不断发表研究成果。王国维也显露自己卓越的才能。

与甲骨文字研究相比,殷墟的调查研究却十分落后。直到1928年董作宾开始挖掘殷墟,但是他并没有没有发掘经验,徒有其名。

翌年,由从美国归来李济等,进行第二次发掘,到1937年7月日本侵华战争开始,共进行十五次发掘调查。

因战争而中断的发掘,以1949年新中国诞生,翌年设立考古研究所为中心,再度展开。以后连续进行的经过慎密计划的调查发掘,从而证实了小屯一带就是古文献中记载的“殷墟”。

近百年来,文物考古工作者在殷墟中发现大量居住遗址和墓葬,出土10万余片有字甲骨、大量的青铜器,以及其它生产工具、生活用具。这些文物对于研究奴隶社会的历史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甲骨文,是殷墟考古的最重要发现。它是商代的文字纪录材料,主要保存在甲骨、铜器及其它器物上,其中以甲骨上的为最多,因此叫甲骨文。

自1899年以来出土已近十六万片。不仅揭开殷墟这处晚商帝都的历史面貌,更印证我国古文献的可靠性。

据说清末的疑古派,向来否定古文献记载,但是自从殷墟发现甲骨文后,王国维将出土的甲骨文与古文献相互校勘和印证,发现甲骨文中众多的商代帝王,依其所排列的世系与《史记?殷本记》所载的史实相符。

可见,甲骨文的确是商代直接遗留下来的记录文字,证明司马迁的《史记?殷本记》所记载确实是商代的史实,是一部真实的历史。

以此类推,人们有理由相信,除《史记?殷本记》外,司马迁写的《史记?夏本记》和《史记?五帝本记》,也均为记载夏代和五帝时期历史的重要文献。

从殷墟中出土中,还出土了的大量农业遗物。可见,商代主要生产部门仍然还是农业,农具基本上都是木、石制成。虽然商代早期就已有青铜制作的器物,但用于农业的却十分稀少。种植的农作物种类也十分丰富,仅甲骨文中就记载有禾、黍、麦、稷等。

其次,安阳殷墟还出土大批青铜器。数量、品种多,且制作也相当精美,其中不少器物成为具有高度价值的艺术珍宝。

可见,商代时期的青铜冶铸业得到重大进展。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后母戊大方鼎了,它的四周装饰有夔龙纹和兽面纹,高1.33米,重达875公斤,是我国目前出土的一件最重、最大的铜器。

殷墟中还出土大量非常实用精美的手工业品。如武官村大墓中出土的虎纹大石馨,由一块白中透青的石头琢成。正面雕一只张口欲吞的虎形装饰,线条刚劲柔和,背面光平。将其悬挂敲击,声音悠扬清越,似铜声。这是我国最古老、最完整的大型乐器之一。

安阳殷墟的出土,为我们研究商代社会的历史,提供大量实物证据,是中国古代文明的标志, 在中国古代文明史上占据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