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德鲁伊教:被历史遗忘的史前嬉皮士,被误解了哪些真相?

德鲁伊教是生活在高卢(一个涵盖了大部分西欧和不列颠群岛的地区)的凯尔特人的一个知识阶层或祭司阶层,大约出现在公元前1200-600年及以后。虽然现代的新德鲁伊教有一种异教徒、嬉皮士的氛围,但现实是,历史上最初的德鲁伊教有点神秘。然而,学术研究和历史记载表明,德鲁伊教更有智慧,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建立一个社会公正的环境,而不是在类似巨石阵这样的地方表达崇拜。虽然我们对德鲁伊的历史和信仰所知甚少,却仍令人着迷。

如果最初的德鲁伊不是居住在森林中的巫师,那么他们信仰的是什么?

      他们在纳粹出现之前,就使用了万字符

早在纳粹将万字符号,曲解为代表种族清洗的符号之前,世界各地的文化都认为它是好运的象征。(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学者也将当代基督教十字架的形状,归因于d字。)而德鲁伊就在这个带有万字标志的群体中。上图所示的所谓巴特西盾(Battersea Shield),于1857年在泰晤士河中被发现,上面有几个万字标志,被认为是德鲁伊(Druids)的标志。考古学家认为,它可能不是用于战争,而是给公元前1世纪左右创造的神的贡品或礼物。古代文献也声称,所谓的“大德鲁伊”,就是把树枝塑造成万字符,作为他们仪式的一部分。

      他们相信一定程度的性别平等

不仅女性被允许成为德鲁伊,许多德鲁伊女战士,都是熟练的军事领袖。女性还担任大使、法官和律师,而这一现象让男性中心的希腊人和罗马人感到困惑。女性甚至可以“自由离婚”,而且如果她们的丈夫被判有罪,她们也可以“在地位或名誉上不受影响”――这是一个在当时非常新奇的想法,把女性的名誉归给了她们自己。不幸的是,家庭生活并没有完全解放。凯尔特人的妻子,最终还是被她们的丈夫所控制。

      他们反对死刑

恺撒和其他罗马和希腊作家都声称,德鲁伊教的人进行了活人献祭,就像把他们活活烧死在那个可怕但完全虚构的柳条人祭祀仪式,但这些说法在今天,被当作纯粹的宣传而被驳斥。学者们说:“在任何古老的凯尔特文献中,都没有丝毫证据表明,曾经进行过活人祭祀。”因此,与他们的一些宗教活动相关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暴力,仅仅是持怀疑态度的基督教宣传者的内容。在现实中,有证据表明“对谋杀处以死刑,有违凯尔特人的正义和惩罚理念。”

      他们和巨石阵一点关系都没有

据学者彼得・埃利斯(Peter Ellis)说,德鲁伊教负责建造巨石阵和崇拜巨石阵的想法,是关于德鲁伊教的“最持久的神话之一”。实际上,这座建筑是“在我们能确定凯尔特人出现之前的一千年”建造的,所以它不可能是德鲁伊的避难所。但这并没有阻止新德鲁伊教徒们,用巨石阵作为庆祝夏至的背景(偶尔还会抱怨停车费太贵)。

      他们不纳税

也许凯撒不是德鲁伊的最佳资料来源,因为他作为征服者有贬低他们的动机。但是,不管是好是坏,自从他花时间写了关于德鲁伊文化和信仰的文章后,他是学者和现代读者获得的唯一资料来源之一。在他的一篇关于德鲁伊教的著作中,凯撒声称,作为一个“知识分子阶层”,他们“免服兵役,也不像其他公民一样纳税。”凯撒补充说,这些特权“天生具有吸引力”,并引导人们“自愿成为德鲁伊教的成员”。

      他们对集体财产所有权的信仰,并没有让他们成为罗马人的朋友

罗马人与德鲁伊发生冲突(并试图根除德鲁伊职业)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在财产问题上的分歧。罗马人,作为西方帝国主义的先驱,认为财产所有权是一种个人追求。与此同时,德鲁伊认为财产应该是集体的努力。根据一位学者的说法,这挑战了罗马的“文化、政治和帝国主义”,导致罗马人“早在公元54年”就试图废除德鲁伊教。

      他们的创造神话,似乎是基于对女神的崇拜

学者们不太了解德鲁伊教是如何崇拜神灵的,但他们知道,德鲁伊教“并不把神看作是他们的创造者,而是他们的祖先。”其中一位女神是“母亲女神”达努,她的名字可以在多瑙河以及约克郡和苏格兰的顿河中找到。就像“印度人的恒河,犹太人的圣河约旦河”一样,水对德鲁伊教徒来说似乎象征着“来自神和女神的生命和智慧的流动”。

      尤里乌斯・凯撒,记录了关于德鲁伊最基本的原始资料

就像诺埃尔・马尔科姆(Noel Malcolm)在评论罗纳德・赫顿(Ronald Hutton)的《血与槲寄生:英国德鲁伊教的历史》(Blood and Mistletoe: the Druids in Britain)时所说的,几乎所有有关德鲁伊教的信息都来自“少量的古代文献”。而那一小部分文献主要是由希腊和罗马的记载组成的,而这些社会都有某种贬低德鲁伊教的动机。

更糟糕的是,正如马尔科姆所指出的,这些记录并不一定值得信任,因为它们是二手甚至是三手的记录:“至于希腊和罗马的作者,很少有人对高卢或英国的德鲁伊教有第一手的了解。而最有可能得到它的人,尤利乌斯・凯撒,似乎是从别人的著作中,复制了他关于德鲁伊教的信息。”再加上罗马人谋杀了很多德鲁伊教团员,因此关于德鲁伊教的知识来源,也更不那么值得信任了。

      他们相信灵魂在头脑里,而不是在心里

据了解,罗马人对德鲁伊教“保存他们所崇拜的人的头颅”的做法感到震惊,但事实上,没有比用雪松油保存人头,更能体现这些人对德鲁伊教的尊重了。这源于德鲁伊教徒相信“灵魂安息在头部”这一事实,引用自彼得・埃利斯的《凯尔特人的古代世界》。他们还相信灵魂是“不可摧毁的”,而包含灵魂的头颅是“人类精神的源泉和力量”。

     他们不是真的那么喜欢树和槲寄生

学者彼得・埃利斯说,普林尼和西塞罗的宣传作品“为作家们打开了想象德鲁伊教、橡树和槲寄生形象的闸门”。在普林尼看来,德鲁伊听起来就像野蛮的巫师,声称他们爬到橡树上收集稀有的槲寄生,这种植物有“让任何不育的动物繁殖的能力,而且它可以抵抗所有的毒素。”他还声称德鲁伊会牺牲白牛来实现这一魔法。埃利斯还称这个故事是“一个普遍的流行知识的经典,但没有实质内容”。不过,这听起来确实很酷。

      他们禁止把知识写下来

根据凯尔特学者Rev. Dr. Ross Wards的研究,由俄亥俄州布卢夫顿大学的Dan Berger教授汇编,德鲁伊保持着口头传播他们“德鲁伊知识”的传统,但这不是出于无知――他们是一个有文化的民族。他们只是“在宗教上禁止将他们的知识,用于写作,以防止知识落入坏人之手。”

不幸的是,这也意味着我们对德鲁伊的很多了解,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Wards说,成为一名德鲁伊教徒需要花了“12到20年”的时间,并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背熟这些传统,因为把它们写下来作为参考,是一个禁忌。

      德鲁伊教不是宗教

我们对德鲁伊的了解有多少?学者们甚至不知道“德鲁伊”是什么意思。一种猜测是“知识渊博的人”,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翻译中并没有固有的宗教色彩。尽管人们将德鲁伊教与某种宗教信仰联系在一起,但希腊人和罗马人从未“将德鲁伊教称为祭司,也从未将德鲁伊教描述为一种宗教。”相反,德鲁伊教是古代凯尔特社会的知识阶层,是现代观众赋予他们宗教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