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国人对共产主义的恐惧,到底源自于哪里?

美国为何会害怕共产主义?在整个20世纪初,美国人都与共产主义者站在同一条船上,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失去了对苏联的热爱。一开始,人们对工业和经济的看法不同,现在却成了人们对共产主义的恐惧。

      古老的共产主义

自古希腊以来,对私有财产和阶级制度的批评就一直存在。后来的宗教团体和各种修道院团体,都主张共享财产和资产,但共产主义的理念,最初是由16世纪英国《乌托邦》的作者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提出的。到了18世纪和19世纪,大多数共产主义社区的宗教方面,被对阶级结构以及财富和财产积累的哲学上的拒绝所取代。

直到19世纪,在工业革命期间,政治和社会融合,给工人阶级带来了一种新的生存痛苦。1848年,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将共产主义重新归类为对唯物主义的拒绝。他们的许多政策,都是激进的累进政策,包括累进税率、扩大公有土地、免费公共教育和废除童工。

      共产主义和战争

当这些共产主义宣言,与美国内战的政治发生交集时,反弹开始了。在1850年纳什维尔举行的南方分裂大会上,前众议院议长、南卡罗来纳国会议员兰登・切夫斯谴责废奴主义是一种共产主义,指责那些想让奴隶自由生活的人,阴谋强迫富有的地主把他们的财产分给公众。到了20世纪30年代,反种族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关系,变得清晰起来,因为美国的共产主义者开始把精力集中在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上,但这些法律并没有减轻当权者的恐惧。

二战期间,反共情绪逐渐平息,当时苏联军队在与纳粹的地面战斗中,发挥了最大的作用,但战争一结束,苏联及其共产主义理想就成了美国的敌人。官员们担心苏联利用美国公民进行间谍活动,因此在1947年,杜鲁门总统下令所有联邦雇员都要宣誓效忠。然而,到那时,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活跃起来了,而那才是真正行动的地方。

      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

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成立于1938年,旨在清除共产主义者,这些人被认为是在策划将颠覆性、反美情绪植入美国大众。参议院约瑟夫・麦卡锡,委员会的领导人,从未拿出任何证据证明,有秘密的共产党员潜伏在这个行业中,但他还是可以(而且经常)毁掉那些他怀疑的人的生活。

最终,麦卡锡做得太过火,在1953年的一次电视广播中,攻击了前总统杜鲁门,随后艾森豪威尔总统花了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败坏麦卡锡和他的团队的名声,直到参议院仿效麦卡锡通过了一项谴责麦卡锡的动议,但那是在参议员让整个国家陷入恐慌之前。在当时任何人,从大屏幕上的演员到你的邻居,都有可能是“敌人”,而1949年苏联成功的核弹试验和新中国的成立,都没有帮助缓解这种情况。到1951年,最高法院裁定,第一修正案对被指控的共产主义者的限制,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他们会给政府带来危险。

      今天的共产主义

反共产主义的种族主义色彩一直延续到60年代,当时小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被描绘成一名共产主义者,联邦调查局担心,他呼吁和平抗议的呼声,会把“共产主义的影响”与“黑人国民”联系在一起,造成“一种极具爆炸性的局面”。到了80年代,《赤色黎明》(Red Dawn)和《洛基4》(Rocky IV)等电影,将反共情绪带到了极度夸张的高度,而在那个年代只有好莱坞才能达到这种高度。他们总是让好斗的美国好人和完美的金发苏联克隆人对立,在粉饰敌人的同时展示了顽强的个人主义的力量。即使在今天,苏联的负面形象,在各种类型的电影中都可以看到,从《疾速追杀》到《布偶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