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东西乡土小说中,原型意象如何运用?

东西乡土小说中,其叙述重点突出的一个主题就是生存与生命。这是中国文化的主要课题,在很多经典著作中已得到完美的演绎。

东西的选择是生存和生命。东西对于生存有相当的警觉,对生命有透彻的痛感,对生活有深厚的同情心。

《草绳皮带的倒影》的结构,是一种意象的集合,即将草绳、皮带和水井三个意象衔接成一体。作品叙述了一个偏远山村里连续发生的三个悲剧性故事:吴妈与草绳的故事、三英与皮带的故事和江山与水井的故事。

吴妈在丈夫死后无休止地编织草绳,总想拴住些什么,但是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有能拴住,在绝望之时用自己编织的最细的一根草绳上吊自杀;三英的丈夫刚死,这个没有了男人的家庭就受到别人的欺负,家里的皮带被人偷了,她执意地寻找皮带的下落,实际上是要寻找回一种家庭力量的支撑和精神上的依靠。

江山领头打了一口井,给村人做了好事,但却意外地淹死于自己亲手修成的水井。草绳、皮带和水井,都是一个圆圈,人物的活动最终都回到当初的起点之上,这圆圈就是生活与命运的怪圈。

生活在乡村的人们往往跳不出这个怪圈,并在这个时空的镜像中留下生活的种种倒影。在《草绳皮带的倒影》的叙事中,草绳、皮带和水井,不仅是“外部世界的象征”,也是“精神世界的象征”。

它们已经不是以单纯的物象存在,而与人物和周围繁荣各种物象构成统一的关系,成为人物生存之境的诗化描写与表达,我们从小说所描写的意象的感性体验中,可以感知人物内心的情绪,感觉到意象对人物命运的暗示。

《草绳皮带的倒影》意象的运用与日常生活、精神寄托、命运遭遇,并与小说的文本结构形式结合在一起,采用以意象为结构中心的叙事结构,显得十分巧妙。

东西小说中意象的巧妙运用,还体现在他对意象的独特选取,剑走偏锋,一反常规,令人感到新奇与怪异。

中篇小说《原始坑洞》意象的运用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作品以原始坑洞为故事的整体意象,象征女性的子宫,谋子杀人后被母亲隐藏在原始坑洞中,长达九个月,就像九月怀胎。

谋子头发脱落,牙齿松动,回到婴儿的状态,听到了类似母亲的呼唤声,才爬出坑洞。在这篇小说里,东西将人性的闪光点落在了伟大的女性身上,女性身上具有的那种善良、勤劳和坚忍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她们迎接着生活的恩恩怨怨,承受着各种生存的屈辱、顽强、沉默、尖啸固执,看似没有思想的力量,却以生命自身显示着伤痛的过程。

小说表达了对母性的特别关注,在深层次上对人性进行透视,力图挖掘出母性和母爱在原始状态和历史文化心态层面中的内容和秘密,揭示人的本性中难以以一言蔽之的内容。

通过对原始母性的深度刻画,揭示出这种具有无限能量的古老情感如何影响和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和生存状态。人类文化学的研究表明,“原始坑洞――子宫”,为人类原始意识中母性生殖崇拜的一种原型,《原始坑洞》的最初构想,大概就来源于这一原型的启发和大胆想象。

原型意象的运用,给反映人类生存状态和人性本真的《原始坑洞》蒙上了一层原始意识、神秘感应和魔幻的色彩,带来一种鬼魅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