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拯救亿万母亲的他,被当成疯子折磨致死?20多年后才被认可

在19世纪,医生们认为维多利亚时代的医院已经提供了现代化、科学的医疗服务。但在维也纳,一位医生意识到,医生们经常会在不经意间结束了病人的生命。而这是因为19世纪的医疗行为中不包括洗手。

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医生花了数年时间,试图说服其他医生在验尸后洗手。之后他还证明了洗手可以挽救数千人的生命,但大多数医生却忽视了他的证据。有一个人说,医生不可能伤害他们的病人,因为“绅士的手是干净的。”即使在塞麦尔维斯提供了确凿的证据表明,洗手和使用消毒工具可以降低产妇死亡率后,医生们还是对他的发现不予理会。

就像维多利亚时代其他可怕的医疗程序一样,很难想象医生们竟然会拒绝洗手,而塞麦尔维斯却是冒着职业生涯的风险来推广洗手。下面是这位医生的故事,他试图说服他的同事养成基本的卫生习惯,但最终失败了。

塞麦尔维斯在他的医院里,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

1850年5月15日,塞麦尔维斯在著名的维也纳医学协会前发表了演讲。塞麦尔维斯当时是一名在维也纳总医院工作的产科医生,他在最近的产妇死亡率调查中,报告了令人震惊的结果。

在他的医院,妇女不是在助产士病房就是在内科病房生产。在19世纪,男医生开始取代助产士进入产房。并且,医生们带来了新的医疗技术和先进的服务,许多人认为这是对传统助产士的改进。

然而,塞麦尔维斯则注意到一个惊人的发现:内科病房的死亡率,比助产士病房的死亡率高几倍。

医生辅助分娩的产妇死亡率,接近五分之一

在维也纳总医院,由医生协助接生的妇女失去生命的几率要高得多。在内科病房,产妇死亡率高达18%,且从未低于13%。相比之下,由助产士帮助的妇女的死亡比率,保持在2%左右。

因此,塞麦尔维斯想知道为什么助产士会比医生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尤其是在医生使用最新的医疗技术的情况下。于是他开始调查女性在医生帮助分娩时,更容易死亡的原因。

塞麦尔维斯收集数据,调查医院的情况

塞麦尔维斯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医生,他立即将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付诸实践,并急于想知道为什么内科病房的死亡率飙升。塞麦尔维斯首先将医院几年的统计数据制成表格。而这些数据很快便支持了塞麦尔维斯的猜想,即在内科病房中,女性的死亡比例要高得多。

即使在赛梅薇斯的医院外也是如此。19世纪中期,在家中进行的出生人,仍然低于1%。但在欧洲和美国的妇产医院――这些医院通常是新的,而且承诺提供最先进的医疗服务,但妇女死亡的可能性,可能是在家分娩的20倍。

而且事实上,当妇女开始在医院分娩时,这一比例才开始上升。

准妈妈们因感染而死亡

维也纳总医院和其他产科病房的准妈妈们,死于一种被称为产褥热的感染,并且通常在分娩后三天内感染。这些母亲还会患有“严重的血管系统紊乱”,可能包括腹部不适、发烧和精神错乱。还有由败血症引起的,常导致腹部脓肿和脓液。

在19世纪,产褥热的致死率很高,多达80%的孕妇死于这种疾病。

证据表明,是医生在传播疾病

在仔细研究了助产士病房和内科病房的死亡率后,塞麦尔维斯排除了一些假设。他的结论是,医生自己肯定是导致高死亡率的原因。在维也纳总医院,与许多其他医院一样,医生经常与医科学生一起进行尸体解剖,而这是他们培训的一部分。

因为助产士从不参与其中,所以到了如今,很容易看出感染的原因:医生在验尸后传播了病毒。但是1850年的医生们,还不了解疾病的细菌理论。

医生们直接从尸检室来到产科病房

医生们通常会在验尸室开始一天的工作。医生们空手进行手术,之后也没有洗手。有时,医生会对前一天死于产褥热的孕妇进行检查。然后他们直接去了产科病房,而没有洗手。

塞麦尔维斯认为,将孕妇暴露在来自尸体的物质中,会导致产热感染。为了验证他的理论,塞麦尔维斯在产科病房设立了洗手程序。

赛梅薇斯制定了一项试验洗手协议,于是死亡率下降

19世纪40年代后期,塞麦尔维斯在维也纳的产科病房里,为他的理论进行了一次试验。他要求医生和医学生用氯化石灰溶液洗手。在采用了新的洗手程序后,这一比例降至2%,相当于助产士病房的比率。

塞麦尔维斯的科学方法给了他有价值的工具。通过收集数据和进行试验,他能够精确地指出,在医院开始进行尸检的那一年,孕产妇死亡率上升了。他还证明,一旦医生开始洗手,死亡率就会下降。

医生也不清洗他们的工具

在19世纪的医院里,医生们不清洁的不仅仅是手,也不清洗他们的工具。在塞麦尔维斯证明洗手可以将产妇死亡率降低到2%之后,他决定更进一步。

很快他开始清洗医疗器械。随后,这一比率下降到更低的1%,使塞麦尔维斯的医院成为欧洲最安全的医院之一。

塞麦尔维斯分享了他的发现,但医生们仍然拒绝洗手

塞麦尔维斯向他在医院的上司Klein教授,介绍了他的发现,但克莱因却不同意洗手能降低产妇死亡率的说法。相反,克莱因却认为降低是因为新的通风系统。所以这里就很奇怪了,两位医生面对同样的证据,为何却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呢?

克莱因遵循了疾病的瘴气理论,这是19世纪中期的主流理论。根据该方法,“污染的空气”传播疾病。所以在克莱因看来,洗手与细菌传播无关,因为传染病通常是通过空气传播的。虽然在塞麦尔维斯之后仅仅几十年,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就证明了传播疾病的细菌的存在。但是在塞麦尔维斯的时代,医生们拒绝承认他们可能是传播感染的罪魁祸首。

1850年,塞麦尔维斯在维也纳医学协会面前,谈到他的发现后,许多医学权威都反对这个想法。他们还为塞麦尔维斯提供的数据寻找另一种解释。美国产科医生查尔斯・梅格斯对此嗤之以鼻,说医生是绅士,而且“绅士的手是干净的”。对许多医生来说,这等于是塞麦尔维斯在称他们是下等人。因为他的研究表明,助产士比医生更好,而这颠覆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规范。

许多人忽视了塞麦尔维斯,因为他无法解释尸检对病人的负面影响

批评人士敦促塞麦尔维斯解释徒手尸检和接生婴儿,会对患者产生怎样的负面影响。不过在疾病的微生物理论出现之前,塞麦尔维斯证明他的方法为何有效的过程非常艰难。

不过,塞麦尔维斯猛烈抨击了他的批评者。在一封信中,塞麦尔维斯责骂了一位产科医生,说:“你,教授先生,在(病人的大规模死亡)中是一个合伙人。”不过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产科医生。塞麦尔维斯开始变得沮丧,因为没有人会接受他的结果。

塞麦尔维斯在精神病院去世

塞麦尔维斯很快就失去了在维也纳总医院的职位。于是他回到匈牙利,继续提倡洗手。1861年,塞麦尔维斯发表了他在维也纳的研究结果,提出洗手可以拯救女性的生命。他还点名批评了曾经反对他的人,并愤怒地针对他们。

1865年,塞麦尔维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仅仅两周后,他就去世了,年仅40岁。据说塞麦尔维斯可能死于败血症,但根据其他说法,实际上是他的一名一直记恨他的医生赫布拉害死了他。他以参观“新学院”为借口,将塞麦尔维斯引诱到了一个疯人院里,将其折磨致死,死前甚至一直被逼着他服用泻药和用冷水沐浴。

塞麦尔维斯死后不久,医生们终于开始洗手

到了19世纪末,外科医生和内科医生在进行手术或治疗病人之前都开始洗手。在19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路易斯・巴斯德和其他研究人员,为一种基于细菌的疾病新理论提供了证据。突然间,塞麦尔维斯的理论中缺失的部分终于出现了,的确是医生们把尸体上的细菌,传播给了他们还活着的病人。不幸的是,这个关键的证据是在塞麦尔维斯死后才找到的。

尽管他在他的时代被误解了,但如今塞麦尔维斯在医学史上占有了一个重要的地位,而他的故事,也给我们上了宝贵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