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共享充电宝行业拐点已至,盈利困局难解,生意还能火多久?

随着智能手机的高潮迭起以及共享经济的崛起,共享充电行业短暂的迎来了高光时刻,2021年4月怪兽充电在4月上市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小电科技紧跟其后在4月底递交招股书。

据了解,共享充电宝经济好景不长,11月30日,怪兽充电公布了三季度财报数据,营收9.3亿元,同比微涨1%,此前连续五季度盈利的纪录被打破,净亏损7944万元。搜电街电合并为“竹芒科技”,头部格局从“三电一兽”向“小竹兽”过渡。

共享充电宝昙花一现,商业模式面临的天花板逐渐凸显。“共享充电宝涨价”的相关话题曾多次冲上热搜,用户对于虚假网点多导致无法还机、未退还押金、乱扣费的吐槽声一直存在,赛道玩家也陷入盈利困局,共享充电宝生意还能火多久?

收费乱象频生,好借难还套路

据悉,共享充电宝作为共享经济中的一员,同样有着便捷的特点。随着5G时代的到来,智能手机耗电量越来越大,充电市场存在巨大需求。共享充电宝迎来高光时刻,但市场收费乱象、好借难还现象此起彼伏,用户对其失去信心。

共享充电宝疯狂涨价不断涌上热搜,常见价格区间为2-5元/60分钟或1.5-2.5元/30分钟。但是在景区、酒吧等地的共享充电宝价格达到10元/小时,使用几次的价格便足以购买一个全新的充电宝,让不少用户大吃一惊。

除此之外,共享充电宝套路极深,归还之后持续扣费、易借难还等问题屡见不鲜。使用完充电宝后,网点少、柜机无空位等原因难以找到空余机柜,导致无法及时归还而被持续收费。甚至有些充电宝已经归还柜机但仍然显示未归还,联系客服也无法提供解决方案,售后无门。

在江湖老刘看来,共享充电宝口碑下降,价格越来越贵,用户屡被套路,各种乱象让消费者防不胜防。从消费者层面而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跑马圈地的共享充电宝难再引发消费需求,随之而来的是共享充电宝市场经济的溃败。

行业拐点已至,盈利困局难解

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拐点已经到来,昙花一现后的共享充电宝经济从高光期进入收割期。怪兽股价表现的不尽人意,上市即巅峰,距离最高点跌了近八成。小电冲刺港股也不顺利。共享充电宝生意也不被资本市场看好。

据悉,共享充电宝的主要是分直营和代理两种方式,直营收入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包括押金的利息收入、充电宝的租金收入以及部分广告收入。共享充电宝业务盈利模式单一,导致后期只能靠涨价实现盈利。

在江湖老刘看来,共享充电宝市场竞争压力大,市场仅有一定存量,无法下沉,对整个市场而言拥有一定的壁垒。共享充电宝变现模式单一、重资产、高投入、产品同质化严重,没有技术创新壁垒,共享充电宝行业拐点已至,赛道玩家们迫切寻找新的增长点。

行业加速洗牌,玩家转移阵地

行业“洗牌”还在加剧,而共享充电宝早就已经开始往存量市场方向发展了。只有通过上市来合并吸收更多的资源,才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消费市场有不少用户被高价共享充电宝劝退,涨价并不是出路,赛道玩家们寻找新出路。

“共享充电第一股”迫于市场压力“改行”卖酒,怪兽“出品”的白酒,取名为“开欢”“今日酒”、“云峰酒”。第一股尚且做出无奈之举,转移阵地,更何况其他赛道玩家呢?三电一兽的的竞争格局俨然变为“小竹兽”的天下。

搜电充电、街电两大共享充电宝品牌合二为一变身成为竹芒科技,为寻找新出路,竹芒科技已经开始试点口罩机、无人零售、AED体外除颤仪一体机等智能硬件产品。竹芒开始了科技探索之路,试水智能硬件。小电试水短视频,为短视频提供解决方案。

在江湖老刘看来,共享充电宝赛道洗牌加剧,赛道玩家们试水新领域,试图转移阵地。玩家不赚钱,需寻找新的增长点做支撑。玩家们看到了共享充电宝市场的边际,天花板已经凸显,玩家们致力于建立品牌壁垒瓜分存量市场。共享充电宝行业出现焦虑,共享充电宝已经不香了!

江湖老刘,TMT行业观察者,知名IT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