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孩子生病老不好,菌群失调是元凶?

编者按:

研究发现,生命早期的肠道菌群失调,与成年后的疾病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然而,当前婴儿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在不断降低。那么哪些因素会影响婴儿的肠道菌群呢?家长能做些什么来避免婴儿肠道菌群失调呢?益生菌是不是一个好选择呢?

今天,我们特别关注婴儿肠道菌群,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与帮助。

① 婴儿肠道菌群

健康的婴儿肠道,就像是浩瀚的海洋,里面孕育了数以万亿计的微生物。然而,如果菌群平衡被环境因素破坏――就像海洋发生污染一样,那么就会影响机体的健康与功能。

但如今,婴儿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已不再像以前那么高了。而且,2021 年 6 月发表于Cell杂志的一项研究显示,婴儿期缺乏丰富多样的菌群,与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有关,如1型糖尿病、克罗恩氏病、乳糜泻、绞痛、哮喘、湿疹和过敏。

毋庸置疑,婴儿的菌群会受到母亲菌群的影响,但有研究表明,外部的一些因素也会起到作用。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抗生素的使用、剖腹产的增加,还有某些疾病发病率的迅速上升,这些现象的同时出现,不难让人联想到它们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比如环境和社会因素可能也会影响肠道,而不仅仅是遗传因素。

有一些研究已经对此进行了探究,例如,2019 年的一项发表于Nature杂志的研究指出,在美国出生的婴儿肠道内缺乏一些特定有益菌,而这些有益菌却存在于工业化程度较低的国家的婴儿肠道中。

罗格斯大学微生物学家、《消失的微生物》一书的作者 Martin J. Blaser 说:“剖腹产、生命早期使用抗生素以及在生命最关键的时期未采用母乳喂养,导致菌群在世代之间的传播已与以往大不相同。”

根据一篇 2021 年 1 月发表于Mayo Clinic Proceedings杂志的论文,早期使用抗生素会增加婴儿患哮喘、过敏、湿疹、乳糜泻、肥胖和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风险。

Blaser 曾参与了一项针对约 14,600 名儿童的研究,他说研究人员发现,如果婴儿在出生后的 6 个月里服用了抗生素,患上述疾病的风险就会增加,而且服用了多个疗程抗生素的婴儿,更容易出现某些病症。

另一项于 2016 年发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杂志上的研究发现,抗生素的使用和剖腹产会导致婴儿肠道菌群的稳定性和多样性降低,而这对人体的健康有着长期影响。

在美国,几乎三分之一的婴儿通过剖腹产出生,巴西的剖腹产比例约 56%,而城市地区的剖腹产比例甚至更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剖腹产比例高达 58%。

斯坦福儿童健康中心的儿科外科医生 Karl Sylvester 说,事实证明,阴道分娩可以保护婴儿免受有害菌的侵袭,因为他们可以从母亲那里获得有益的细菌,让这些有益菌定植入体内,并促进自身菌群的健康发育。

② 那父母能做什么呢?

如果可能的话,母亲可以尽量避免剖腹产,避免给孩子服用抗生素,同时在孩子出生后的 6 个月内完全母乳喂养。母乳喂养的婴儿,可以从母乳以及与母亲的皮肤接触中,获得有益的细菌。

那当婴儿出现耳部感染,或母亲出现乳腺炎的时候,该怎么办呢?Blaser 说,几十年来,医生开抗生素处方的理由是,他们认为抗生素虽然可能没有帮助,但不会造成伤害,然而这种看法并不正确。此外,并非所有的耳部感染都需要用到抗生素。

这几十年来,医生经常开抗生素处方,这不仅使得耐药菌不断增多,还使得婴儿肠道中的有益菌不断减少,而这些有益菌是人体健康的基础。Blaser 说,研究还表明,婴儿接触抗生素的时间越早、频率越高,其出现哮喘或者牛奶过敏的可能性就越大。

罗格斯大学微生物学家 Maria Gloria Dominguez-Bello 说,然而,美国和欧洲的标准做法是,在婴儿出生时给婴儿使用抗生素滴眼液,以防止衣原体或淋病等通过阴道传播并引发感染,因为上述这些细菌感染如果不治疗,会导致婴儿失明。她说,然而,即使婴儿是剖腹产的,不会暴露于上述感染风险中,医务人员仍然会对婴儿使用抗生素。

此外,如果母亲在妊娠或哺乳期间服用了抗生素,那么抗生素也会到达婴儿体内。根据美国家庭医生学会的说法,哺乳期的母亲可以通过适当地学习,预防乳腺炎,或在出现乳腺炎后尝试非医疗治疗手段,而非抗生素。

Sylvester 和 Blaser 说,母乳喂养仍然比配方奶粉更可取,因为即使使用了抗生素,母乳仍能滋养婴儿肠道内有益的细菌,但配方奶粉却做不到。

③ 益生菌的益处

不过有时,剖腹产和抗生素是不可避免的,此时,家长会考虑使用益生菌或益生元。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菲尔丁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 Karin B. Michels 说:“婴儿的肠道菌群并不是在出生时就一成不变了。家长依然有时间去尝试优化它。”

杰克逊实验室的微生物基因组学主任 George Weinstock 说,益生菌在功效方面差别很大,有些益生菌在本质上就是现代版的“蛇油(骗人的万金油)”。

他说,尽管如此,在一项涉及 1 型糖尿病高风险婴儿的研究中,与对照组相比,那些在出生后 27 天内服用非处方益生菌的婴儿,患 1 型糖尿病的几率要低得多。Weinstock 说:“如果在菌群发育的早期,就在孩子的肠道内‘播种’一些有益菌,可能可以降低孩子患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几率。”

虽然给婴儿喂食益生菌并不是常见的做法,但两篇独立的论文表明,让母乳喂养的婴儿服用特定的益生菌,可以改善他们的肠道健康。

2018 年一项针对母乳喂养、肠绞痛的婴儿的双盲儿科研究显示,与服用安慰剂的婴儿相比,服用益生菌罗伊氏乳杆菌的婴儿,哭泣和哭闹的几率约为对照组的 1/2。但在配方奶粉喂养的婴儿中,服用益生菌与服用安慰剂,在哭泣和哭闹方面没有显著差异。

另一项于 2021 年 7 月发表在Cell杂志上的研究,对母乳喂养的婴儿服用益生菌婴儿双歧杆菌进行了研究,这种微生物在欧洲或北美的婴儿肠道中很少见,但在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率较低的国家(孟加拉国和马拉维等)的婴儿肠道中自然存在。

该研究显示,服用婴儿双歧杆菌 EVC001 后,该菌可在婴儿肠道内成功定植,它可以消耗母乳中的营养物质以大量增殖,并与引起炎症的有害菌竞争。然而,该研究的几位作者隶属于一家益生菌公司。

不过,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婴儿肠道菌群研究人员 Tommi Vatanen(他没有参与上述研究)说,这项婴儿双歧杆菌研究的结果是可信的,“这是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引起了一定的轰动。”

Dominguez-Bello 说,研究还表明,一种被称为“阴道播种”的操作――护士用纱布擦拭母亲的生殖部位,然后再在新生儿身上擦拭――会帮助来自于母亲的微生物在婴儿身上生长,并帮助剖腹产婴儿的菌群发育,使其类似于阴道分娩的婴儿。

“然而,这种微生物修复能使疾病风险正常化吗?我们还没有进行随机临床试验,以证明这种情况是否如我们所假设的那样。”

为了帮助婴儿的肠道菌群发育,就像一些医生和护士选择不给婴儿使用抗生素眼药水一样,研究微生物组的研究人员选择进行阴道播种。Michels 说,当孩子经过紧急剖腹产分娩时,科学家们经常会在婴儿出生时用阴道液涂抹,“这不会伤害到孩子。”

Michels 也在研究营养在健康中的作用,他建议母亲们在妊娠和哺乳期间注重饮食的健康,避免环境污染。毕竟,孩子的菌群来源于母亲,而母亲的菌群又受到她们所处环境和饮食的影响。例如,母亲在妊娠期间不吃花生,那么她的孩子更容易患上花生过敏。

研究人员说,如果已经进行了剖腹产,或给孩子服用了抗生素,以及使用了配方奶粉,家长也不用懊悔地捶胸顿足。因为大量的研究正在进行中,Weinstock 说:“现在的一切都还不成熟。”

Michels 说:“菌群不是一切,遗传倒是几乎支配着生命的一切。虽然菌群确实成为了影响我们未来健康的一个因素,但它并不是唯一的因素。”

原文链接:

https://www.discovermagazine.com/health/what-we-can-learn-from-babies-gut-microbiomes

作者|Theresa Sullivan Barger

编译|Jessica

审校|617

编辑|三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