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在淘金热期间,淘金者为了生存下去,都会吃哪些食物?

19世纪是美帝国扩张和发展的时期。在这一时期,国际和国内冲突、领土争夺和当地人流离失所,是司空见惯的事,而这一时期的另一个重大发展是:黄金。黄金的传闻可以追溯到16世纪,而大多数黄金勘探都发生在19世纪下半叶。

第一次大规模的淘金热开始于1848年,当时这种天然元素在加州萨特磨坊被发现,不到两周后,美国赢得了美墨战争,打开了美洲大陆的西部边缘。随后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近10万人涌向内华达山脉。而淘金带来的创业精神,一直延续到世纪末,并且下一轮淘金热,也开始在覆盖阿拉斯加南部和加拿大西部的育空地区兴起。1896年在克朗代克河发现黄金后,第二年克朗代克淘金热开始了,10万名淘金者来到了这个危险而寒冷的地区。

从人口增长到经济增长,再到新食物的引进,这些淘金热永远地改变了北加州和太平洋西北部地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人们,挤在拥挤的营地和定居点,混合着各种想法和食谱。因为资源供应有限,因此食物配给必须比正常情况下,能够维持更长的时间,特别是在偏远地区。

足智多谋的淘金者知道,如何为长途旅行打包行李,并利用可用的动植物。因此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汇集了很多当时的人们不寻常的食物,而这些食物是那些参与淘金热的人所需要每天食用的,其中一些已经成为美国烹饪的主食,而有些已经随着时间而流逝。

用酵头制作的罂粟籽土豆面包

罂粟籽土豆面包的演变,是一个跨越疆域和世代的故事。它始于加州淘金热时期,当时淘金者发明了一种酵母的替代品,可以让他们制作更软更松软的面包:酸面包。据作家埃德・伍德(Ed Wood)说,“真正的酸面包只不过是面粉和水,加上野生酵母使其发酵,再加上特殊的细菌来提供味道。”当然,在面粉和水中加入糖,也能达到这个效果,而保持混合物的温度,可以让它发酵。

用这种发酵剂的独特混合物制成的面包,成为了旧金山的一种食谱标准,因为人们从山区涌入城市,传播他们的发现,包括他们最喜欢的新食物食谱。之后旧金山开发了自己的酸面包,以味道更浓郁而著称。

加州的淘金者发明了酸面团发酵剂,因为人造酵母很难获得,尤其是当人们搬离定居点更远的时候。而克朗代克淘金热时期的淘金者,也依赖酸面团发酵剂来制作面包。而在阿拉斯加和加利福尼亚的阴暗地区,矿工们通过将发酵剂贴在身体上,来保持其活力和温度。

在克朗代克淘金热期间,土豆被引入面包的制作中,因为在育空地区,这种淀粉类蔬菜比面粉更丰富。矿工们为了增加嚼劲,还添加了罂粟籽,于是罂粟籽土豆面包诞生了。

加拉巴哥象龟的肝脏

加州的人口在淘金热期间激增。进口商将其视为利用一种奇特贸易项目――洲际海龟获利的机会。从海龟到加拉帕戈斯象龟,旧金山市场为这些爬行动物而疯狂。1849年,至少有122只加拉帕戈斯象龟被送往旧金山湾。在1855年,这个数字超过了500。

宰杀加拉帕戈斯象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它们的身体部位可以被用于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馅饼、汤和烘焙食品。加拉帕戈斯象龟排也是一道常见的菜肴,但许多参与者认为肝脏最美味。正如一位船长在日记中所写的那样,象龟肝“比我吃过的任何一种肉都要好得多”。

因为被列入了湾区的菜单,加拉帕戈斯象龟的数量急剧下降。随着加州淘金热的结束,旧金山为蓬勃发展的工业时代做好了准备,之后人们对吃海龟的兴趣逐渐下降。

斯科夫(Squaw)蜂蜜

更有创造力的淘金者,能够采集野花和药草来制作糖浆、汤、土豆泥和香料,为他们在旅途中可以享用的平淡的原料,增加一点味道。

克朗代克岛探险者制作的这种混合物的一个例子是“squaw”蜂蜜。因为阿拉斯加没有蜜蜂,所以没有办法采集蜂蜜。因此,淘金者们将三叶草和其他花煮成糖浆,而花里面的甜花蜜,让糖浆有一种蜂蜜的味道。

这种甜三叶草实际上是一种常见的林地杂草。这些气味甜美的一年生植物,通常可以长到6英尺高,这让淘金者们在温暖的月份,很容易就可以发现它们。

海带调味品

美国最早的商业保鲜食品,是在加利福尼亚淘金热时期发明的,但食品保鲜方法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在育空地区,淘金者们开始制作他们自己版本的腌制食物,这是阿拉斯加本地人,在他们的土地被侵占之前就很喜欢的食物:海带调味料。

在阿拉斯加和亚洲,海带仍然是一种常见的佐料。海带是一种体型较大的海藻,生长在该州的海岸上。虽然收获海带是一件令人生畏的事情,但使用保存方法使其保持更长时间的新鲜,让矿工们可以自由地长途跋涉的同时,随时享受美味。

海带调味料的基本配料,还包括盐水、洋葱、柠檬、腌菜香料、红糖、醋。

Hangtown Fry

Hangtown Fry因当地发生的一系列绞刑而得名,但现在这个名字更多地与食物有关,而不是公开处决。

在加州淘金热的鼎盛时期,一名淘金者在Hangtown(现在的Placerville)发现了黄金。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最近的一家酒馆,要一顿他们提供的最贵的饭菜。随后厨师准备的是一大盘培根和牡蛎煎蛋卷,淘金者吃得津津有味,于是这道菜流传开来,并有了自己的绰号:Hangtown Fry。

之后,Hangtown Fry的食谱和变化比比皆是。

魔鬼的俱乐部

魔鬼俱乐部(Devil's Club),一种又名“阿拉斯加人参”的植物,是一种坚硬多刺的灌木,从育空地区一直生长到加利福尼亚海岸。它长得又高又密,收获起来很难。

在克朗代克淘金热期间,Devil's Club被用作香料,但只有在树叶还嫩且长度小于2英寸时才会被拔掉。在Ann Chandonnet的《淘金热食物:从松节油炖菜到水葫芦》一书中,这种植物的各种味道得到了生动的描述:“生吃时,尝起来就像强烈的草本芹菜叶。煮熟后,它们会让人想起朝鲜蓟叶的可食用底部。”

驼鹿派

在克朗代克淘金热期间,阿拉斯加的荒野中有大量的驼鹿,所以很容易想象为什么这种大型哺乳动物,会成为淘金者们的主要猎物。有些人会直接吃驼鹿肉,而另一些人则更进一步,制作美味的驼鹿派。

这种食物通常还会和土豆、洋葱进行搭配。

大马哈鱼炖肉

海产品是幸运淘金者的主食,而太平洋鲑鱼则是被偶然发现的美味佳肴。

将食材放在一起做成炖菜和汤,然后变质成一顿可以持续几天的丰盛大餐。这个食谱是育空地区的淘金者们所享用的炖菜的变体,需要鲑鱼、牛奶、黄油、面粉、盐和胡椒。

硬面饼(Hard Tack)

硬面饼的制作只需要两种原料――面粉和水,是供给给军队大批量生产的零食,因价格便宜、制作方便,而在淘金者们中间广受欢迎。

在淘金热时期,这些硬面饼很流行,这证明了淘金者并不都是很浮华的。事实上,他们大多数人住在肮脏的帐篷里,几乎没有吃的。如果幸运的话,他们还可以在硬面饼里加些盐。

海鸟蛋

在加州淘金热期间,就在旧金山海岸附近的法拉隆群岛是大量海鸟的家园。由于人口激增,食物供应减少,富于冒险精神的商人来到这里,寻找有利可图的蛋白质来源:海鸟蛋。

不过这是一种危险的尝试。法拉龙湾国家海洋保护区的玛丽・简・施拉姆说:“这里真的没有合适海岸,可以让小船停靠。”在旧金山的一位药剂师开始划船到这些岛屿并在城市里出售海鸟蛋后,“海鸟蛋热潮”正式开始了。

这种类似于企鹅鸟的蛋,最受到青睐,因为它们的蛋是鸡蛋的两倍大。1851年,太平洋蛋公司成立。据估计,每年有50万个海鼠蛋被偷猎,而这对海鼠的数量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

不过之后养鸡场的扩大生产,“海鸟蛋热潮”就消退了。如今,这里的海鸟栖息地正在蓬勃发展。

苹果干

一旦淘金者长途跋涉来到加州,营地里提供的食物与他们随身携带的最低口粮相差无几。当他们听着财富在等着他们的故事时,他们发现的,却是漫长而累人的工作时间和缺乏营养的食物。

正如一名淘金者所写的,留给他们的是“半生不熟的硬面包,咸肉,偶尔还有从印第安人那里买的鲑鱼,没有蔬菜。”

营地里典型的食物包括干苹果,可以比新鲜水果保存的时间更多。但干苹果是淘金者们最讨厌的东西,其中一个淘金者甚至写了诗,来表达他的讨厌:

我讨厌干苹果派;

我喜欢好吃的面包,好吃的肉;

或者任何好吃的东西;

但在天空下所有的食物中;

最难吃的就是干苹果。

我宁愿牙疼或眼睛疼;

也不吃这种食物。

English Monkey

English Monkey是在淘金热期间,传到加利福尼亚金矿的一道菜。威尔士语原语“English Monkey”也被称为“Welsh rabbit”,这证明了那些在西方生活的人,有着不同的背景和食物偏好。据说是贫穷的威尔士人发明了这道菜,而英格兰人给它起名叫“English Monkey”,是一种侮辱。

但实际上根本不含肉――而是一种类似酱料的面包屑、奶酪、牛奶和鸡蛋的混合物。而English Monkey是指浇在面包或饼干上。

1897年的实用素食食谱,包含了传统的English Monkey食谱:

将一杯面包屑浸泡在一杯牛奶中大约10到15分钟。随后融化一汤匙黄油,加入一杯奶酪搅拌至融化,最后加入面包屑和一个打好的鸡蛋,半茶匙盐,几粒豌豆大小的小苏打,煮五分钟。

康沃尔肉馅饼(Cornish Pasties)

康沃尔馅饼是另一种从英格兰传入的传统食物。在加利福尼亚淘金热期间,人们从英国的康沃尔远道而来,带着他们最喜欢的一种食物致富。根据一份报告,人们对淘金者的刻板印象是,一个淘金者男性站在地下的一个洞里,吃着康沃尔馅饼。

这些馅饼基本上是用装在糕点壳里的肉和土豆做成的,直到今天,它们仍然是加州格拉斯谷矿业小镇的特色食物。

烤大角羊

科罗拉多州在1858年至1860年间经历了自己的淘金热――派克峰淘金热。淘金者们被迫适应严酷的高海拔条件,以及严冬。就像在他们之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美洲原住民群体一样,淘金者们需要在他们周围的环境中寻找食物来源,一种最受欢迎的山地生物:大角羊。随后它们被猎杀、囤积,并经常在贸易站出售。

在克朗代克淘金热期间,大角羊也经历了类似的命运。人们这种肌肉发达的动物需求量很大,而且它们的肉经常被人们在火上烤着吃。

由于大肆的捕杀,这些羊被猎杀到濒临灭绝的地步。根据一份报告:

淘金者猎取当地的猎物。曾经的季节性狩猎,变成了全年的活动。驼鹿、北美驯鹿、山羊和其他动物都被收割。由于人们的捕猎,当地的动物种群开始消失。随后任何狩猎的人,都必须长途跋涉才能找到猎物。

荨麻汤

早在淘金热之前,北加州的印第安人就开始使用荨麻了。他们发现这种纤维植物不仅可以编织渔网,还可以做汤。由于荨麻叶是雪融化后最先出现的生长迹象之一,收集和烹饪它们,成为淘金热时代的一种常见做法。

荨麻在烹饪时有菠菜或卷心菜的味道,这使它们成为淘金者无法获得的绿色蔬菜的很好替代品。并且叶子通常与淀粉混合,使其更粘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