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英国君主制,为何能够长久的存在?又是否真的能够被废除?

这是一个有着1200年历史的机构,经受住了时代的考验。但是,为什么在其他国家的君主制都摇摇欲坠的时候,英国君主制却存活了下来?

现代英国君主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大不列颠岛是由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几个完全不同的王国组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王国合并成为一个单一的君主政体。

为什么英国的君主政体仍然存在?尽管君主制不断演变,但一个主题依然存在:君主、政府和人民之间微妙而多变的关系。君主主张什么样的权力?它是绝对的吗?它是有限制的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说是英国君主制经久不衰的关键。

英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君主是“国家元首”,但并不指挥政府。这意味着议会负责实际的治理工作,并长期以来一直制约着君主的权力。英国君主制服从法律的意愿,使其能够在其他国家赶走自己的国王时,获得了新的生命。

英国会废除君主制吗?没有人确切知道。但是,如果历史有任何提示的话,那就是英国君主制已经显示出通过调整和放弃权力,来保证自己生存的意愿。这可能意味着君主制会继续坚持下去,也可能意味着它会把自己推入历史遗忘的空间。但不管怎样,最后的结果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国王和王后的权力是有限的,而这一现实帮助英国君主制度过了革命时代

革命时代――从18世纪末持续到19世纪初,对君主来说是一个焦虑的时代。毕竟,这是一个君主制度被颠覆的时代。美国殖民者断绝了与大英帝国的联系,法国人废除了君主制,并取走了路易十六国王和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的头。

但英国王室为何坚持了下来?因为英国的君主制与法国的完全不同。在法国大革命之前的一个世纪里,法国是一个绝对君主制国家,而英国以1689年《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的形式,为其君主划定了边界,剥夺了一些王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些限制君主权力的法律帮助维护了英国君主制。根据历史学家玛丽莲・莫里斯(Marilyn Morris)的说法,到100年后法国爆发革命时,英国国王乔治三世(George III)已经成为“英国传统的化身”,而不是国家事务的主管。

在危机时期,君主制代表着稳定和安抚

20世纪和21世纪的君主制,转变为一个主要以服务臣民为宗旨的机构,这是伊丽莎白女王二世,在1947年还是公主时明确表达的信念:

我在你们面前宣布,我的一生,无论长短,都将为你们服务。

为此,王室开始资助慈善机构,并阐明影响英国和英联邦国家的问题。

从历史上看,王室在危机时期也在鼓舞士气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二战期间的闪电战期间,德国空军对英国城市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无情的轰炸,而英国王室通过访问受影响的对象和发表广播讲话的形式,提供了对人民的支持。

而最近的例子,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2020年4月5日就COVID-19大流行,向英国和英联邦发表了讲话。她在讲话中呼吁团结,并借鉴了二战时期的语言:

我们正在共同应对这一疾病,我想向你们保证,如果我们保持团结和坚定的信念,我们将战胜它。我希望在未来的岁月里,每个人都能够为自己积极应对这一挑战,而感到自豪。

英格兰与共和主义的短暂交锋,使王国“免疫”了革命影响

君主制在英国并不是持续不断发展的,在17世纪中叶,英国当时根本没有国王。

国王查理一世与英国议会的频繁冲突,导致了英国内战,而内战又导致查理在1649年被斩首。最后英格兰成为了共和联邦,也就是说,在奥利弗・克伦威尔的保护下,没有国王。

然而,没有国王的联邦是短暂的。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后,英国恢复了君主制,查理一世的儿子结束流亡回国,成为查理二世。

正如历史学家莎拉・格雷斯特伍德所推断的那样,没有君主制的英格兰时期,从长远来看最终保护了这一制度:

我们在1649年处死了查理一世,当时欧洲的主要国家,几乎不知道君主制以外的其他选择。从那以后,我们对革命产生了免疫力,这种免疫力一直延续到今天。

君主必须服从议会

自17世纪英国内战以来,议会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君主必须服从它的意志。

这一信念在1688年受到了考验。为了保住英格兰和新教君主,议会驱逐了天主教徒国王詹姆斯二世,并邀请他信奉新教的女儿玛丽和她的丈夫威廉,代替他统治。所谓的“光荣革命”肯定了议会,而不是君主,才是真正的国家统治者。然而,这并不是一次和平的权力交接,因为它导致了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的暴力冲突。

威廉和玛丽完全了解是谁把他们推上王位的,因此他们支持了1689年的《权利法案》,该法案确认君主制必须服从议会。并因此,君主的权力受到了官方的限制。

君主制通过作为一个象征性的傀儡,来适应时代的变化

君主不只是一个戴着王冠的人,是一个象征性的国家代表,体现了王国的特征和价值。例如,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王室也明确表示了她所担任的角色:

君主还有一个不那么正式的角色,即“国家元首”。君主是国家认同、团结和骄傲的焦点,给人一种稳定和连续的感觉,并支持志愿服务的理念。

但国王和女王的观念,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王冠也随着这些变化而调整,以展现国家的自我形象。例如,在中世纪,像爱德华一世这样的勇士国王,被誉为强大、侵略王国的化身。到了维多利亚时代,家庭生活变得流行,因此维多利亚女王开始提倡家庭理想。

近年来,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按照当代的性别观念,推动了君主制的现代化。仅按照出生顺序,而不是以前的出生顺序和性别的组合,决定了一个人在继承顺序中的位置。因此,女性可以像男性一样继承王位。

《大宪章》命令君主“依法治国”

1215年,约翰国王同意签署《大宪章》,这是一项贵族权利法案,以安抚其反叛的贵族。该文件概述了贵族的自由,包括财产和法律权利。

大宪章的签署,也促进了国王“只能在法律下统治”的理念。历史学家丹・琼斯对此表示赞同:

事实上,如果说在《大宪章》各种各样的条款之下,有什么联系的话,那就是国王将不再由万能的上帝来评判,而是他的臣民根据非常明确的规定,来惩戒他。在1215年《大宪章》第61条所谓的“安全条款”,允许一个由25位贵族组成的委员会,在国王不遵守条款的情况下向国王开战。

尽管当第一次男爵战争给王国带来内战时,约翰没有“遵守其条款”,但这份文件本身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用历史学家奈杰尔・索尔(Nigel Saul)的话来说,“它的作用,是将君主制置于成文法律之下”。

君主制的奇观,统一并定义了这个国家

长期以来,壮观的场面和皇家庆典,一直是让大英帝国团结在一起的有用手段。常常在一个不确定的时刻,将英国人团结起来。根据历史学家大卫・坎纳丁的说法:

戴王冠的国家元首是标志性人物,体现了一个国家(有时也是一个帝国)的历史、传统、身份和自我意识,这些往往通过壮观和华丽的场面表达出来,并且国王和王后是魅力中心和仪式上的焦点。

登基60周年纪念日,是特别特别的日子。现代意义上的第一个周年纪念,是1809年乔治三世在位50周年,当时英国正处于拿破仑战争的水深火热之中。但英国各地依旧举行了纪念活动。

正如历史学家琳达・科利(Linda Colley)所指出的,乔治的登基60周年庆典,旨在将全国人民团结在一起,“至少应该看起来是真正的全国性庆典,而不是局部庆典。”

一个多世纪后,情况也是如此。1977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一个黯淡的背景下,庆祝她登基60周年:英国在经济低迷和困难下萎靡不振。许多人认为,这次的目的是为了统一国家。根据皇室传记作家威廉・肖克罗斯的说法:

也许在某种程度上,女王登基60周年庆典期间的庆祝活动和人们的热情,代表了人们对英国过去的怀念。在女王统治的初期,英国仍然是欧洲最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强国,尽管被战争消耗殆尽。

一些人声称,君主制是英国旅游业的摇钱树

维持君主制并不便宜,因为纳税人需要为王室生活的某些方面提供充足的资金,并从官方活动的旅行到安全细节。从2015年到2020年,英国王室的开销几乎翻了一番,从每年3570万英镑增加到6940万英镑,这部分要归功于一项昂贵的工程,如果有必要的话,要对王室的一些住所进行翻修。

有些人声称,尽管维持君主制需要花很多钱,但这也是与王室的一项交易。例如,2017年,每位英国纳税人仅为王室的运营,贡献了0.69英镑。而同一年,英国王室为英国创造了5.5亿英镑的旅游收入:英国王室是全球大使,君主制的神秘性,吸引了游客和他们的雄厚财力。

尽管如此,当代王室仍因金钱问题而受到批评。比如成员们有自己的财政支持来源,独立于政府开支。2017年,所谓的“天堂文件”披露,女王和其他王室成员在海外账户上,拥有私人金融资产。

《和解法案》操纵了继承顺序,以实现议会的目标

几个世纪以来,议会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它可以对君主发号施令。由于信奉新教的女王玛丽二世和她的丈夫兼共同君主威廉三世没有孩子,王位的继承顺序并不是完全确定的,因此议会担心天主教会以某种方式夺取王位。

于是国会在1701年通过《定居法案》解决了继承问题。它证实了玛丽的新教徒妹妹安妮将继承王位。不幸的是,尽管她怀孕了17次或更多,但她从未有过一个孩子活到成年,而这样的情况下,王位就会传给她的一个远房表亲,新教徒汉诺威的索菲娅。

这几乎就是事实。1714年,王位继承顺序超过了不下50人,他们都是天主教徒,最终索菲亚的儿子乔治登上了王位。

《定居法案》表明,继承顺序不是永久不变,可以根据议会的意愿进行操纵。

君主不参与政治,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

几个世纪以来,议会一直在限制国王和王后的权力,并有一条原则指引着许多现代君主:远离政治。在君主立宪制国家,任何一丝政治活动,都可能被解读为王室越界。

不参与政治对君主有利,因为用历史学家莎拉・格雷斯特伍德(Sarah griwood)的话来说,“脱离政党政治事务,使君主能够置身于威斯敏斯特的纷争之外”。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说,无论政客们互相诽谤什么,都不会玷污王室。

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女王发表了一些可以被理解为带有政治色彩的声明。2014年,当苏格兰考虑离开联合王国时,伊丽莎白女王二世敦促她的苏格兰子民“非常仔细地考虑未来”。查尔斯王子还在具体问题上游说官员。白金汉宫的消息来源,也泄露了王室的政治观点。

尽管如此,理论上不关心政治,意味着政治之风还没有吹到君主制身上。

君主不再凌驾于税收法律之上

众所周知,税收问题决定着君主制的成败。毕竟,美国殖民地在“没有代表就没有税收”的口号下,驱逐了乔治三世,而不公平的税收制度,是点燃法国大革命的火花之一,而查理与议会在金钱问题上的冲突,为英国内战铺平了道路。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明白,人们希望她纳税。因此自1992年以来,她一直缴纳所得税,以重申她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但是当女王仍然是一件好事。据报道,伊丽莎白女王可以要求获得一些税收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