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墨西哥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12个事实真相,揭秘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们都很熟悉在20世纪初,墨西哥革命者潘乔・维拉和埃米利亚诺・萨帕塔,团结农民反对统治阶级的形象。这些激进的将军们参与的墨西哥革命,远不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政治政权,和反叛群众之间的简单双边战争。相反,不同的派系、政党和利益集团建立了脆弱的联盟,希望自己能从各自的议程中,获得最多的支持。

在1910年至1920年的墨西哥革命期间,这些联盟关系经常发生变化。今天是朋友,明天是敌人。一周后,他们又成了朋友。在血腥和暴力的战争结束时,墨西哥发现自己最终以一个立宪共和国的身份,登上了世界舞台。

革命的文森斯劳・莫格尔在枪林弹雨中幸存,身上有九处枪伤

在臭名昭著的墨西哥行刑队中,联邦警察对那些被控违法的人,进行了可怕且致命的惩罚。然而,通常被判忍受这种惩罚的人,都是持不同政见者和当权者想要除掉的政治敌人。

1915年,温瑟劳・莫格尔(Wenceslao Moguel)是众多被判入狱的人之一。随后莫格尔未经审判就被指控为革命者,朝他开了一枪又一枪。在第八或第九颗子弹射入他的身体后,莫格尔受到了最致命的一击:子弹击中了他的前额。最终莫格尔的“尸体”被孤零零地留在了那里,然后联邦警察开始下一个任务。

然而,莫格尔还没有走到生命的尽头。尽管疼痛难忍,莫格尔还是爬到了安全的地方,在那里他逐渐恢复了过来。之后,莫格尔的奇迹般的故事,引起了罗伯特・里普利的注意。

绰号“墨西哥武士”的野中金,是革命时期的医生

墨西哥革命编年史上的另一个人物,是野中金,他是一名日本移民,在革命开始前几年来到墨西哥。野中金最初是根据合同来到墨西哥,在一家美国人拥有的咖啡种植园工作,当时他正在奇瓦瓦看望一个朋友,一位弗朗西斯科・马德罗领导的受伤叛军,向野中金的朋友寻求庇护。随后野中金利用他以前在华雷斯城接受的医院培训,来照顾马德罗受伤的士兵,甚至亲自给马德罗看过病。

马德罗要求野中金加入他的军队当医生,之后便同意了,在1911年马德罗成为总统后,他被任命为奇瓦瓦地区医院的护士长,在那里他与潘乔・维拉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马德罗被暗杀和维多利亚诺・韦尔塔将军升任后,野中金加入了维拉的部队,在那里,他驾驶着医疗车穿越了崎岖的地形,经历了很多的激烈战斗。

革命之后,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男子,在提华纳开了两家摄影棚,并在那里用余生记录这座城市的文化。之后在1977年去世,墨西哥政府将他尊为战争英雄。

第一次飞机混战,发生在那次革命时期

墨西哥革命见证了机器的一些最早用途,这些机器后来成为战争的象征。事实上,也正是在1913年后期维多利亚诺・韦尔塔将军、维努斯提亚诺・卡兰萨和潘乔・维拉之间的战斗中,空战被发明出来。

墨西哥革命期间,美国飞行员迪恩・伊万・兰姆来到亚利桑那州。在邻近的墨西哥城镇集结反对韦尔塔将军的部队,发现兰姆的飞行知识时,他们购买了一架柯蒂斯(D型)飞机并雇用兰姆协助他们的工作。与此同时,另一名名叫菲尔・雷德(Phil Rader)的美国飞行员,为韦尔塔将军驾驶了一架克里斯多夫森(Cristofferson Pusher)飞机,并用它向卡兰萨和维拉的士兵投掷炸弹。

1913年11月,兰姆和雷德终于在高空发现了对方。随后兰姆和雷德都被命令向对方开火,但他们两人都不想真的这么做。于是,他们开始了一场高空中的表演。当他们各自的部队,从地面上抬头看到一场看似激烈的战斗时,他们继续演戏,直到弹药耗尽。然后他们互相点了点头,各奔东西去了。

女性在革命的双方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随着革命被内战所取代,墨西哥的每个人都被期望参与进来――无论他们是支持穷人和工人阶级革命者,还是最高的联邦党人。不过这里最容易被忽视的,帮助了各个方面战斗的群体,是一群妇女士兵。受墨西哥严格的性别规定和传统观念的限制,许多妇女需要在战争期间,陪伴丈夫和男性家庭成员,在那里做饭和照顾他们所爱的人恢复健康。

不过另一些人不顾这些准则,自己拿起武器,与男人们并肩作战。这些生妇女有时会穿上男性服装,以让自己和融入这个社会。在最受欢迎的女性士兵之一佩特拉・埃雷拉的领导下,当潘乔・维拉从联邦军队手中夺取托雷翁时,400名妇女与男性士兵们并肩作战。尽管维拉不喜欢这些女兵,但如果没有这些女兵的帮助,他是不可能赢得这场战斗的。

墨西哥革命后,为了维护男性士兵的父权形象,这些女性士兵的形象被淡化了几十年。只是在最近几年,这些女战士才得到了她们应得的历史公正。

德国间谍曾在墨西哥,比如索默菲尔德,假装为美联社新闻撰写报道

到了1912年夏天,德国人费利克斯・a・索默菲尔德发现自己正在进行史上最大的秘密行动之一。年仅33岁的索默菲尔德,已经是美西战争和中国义和团运动的老兵了。1908年,他以采矿工程师的身份,来到墨西哥的奇瓦瓦。但实际上,索姆菲尔德是为德国政府工作的间谍。他的任务是尽可能多地传递关于波菲里奥・迪亚兹总统。日益增长的抵抗活动的信息。

当墨西哥革命正式开始时,索姆菲尔德表面上为美联社工作,同时也向德国泄露了重要的细节。索姆菲尔德讨好了弗朗西斯科・马德罗的核心圈子,最终在马德罗当选总统后成为了墨西哥特勤局局长。当维多利亚诺・韦尔塔将军推翻马德罗政府时,索默菲尔德与潘乔・维拉和韦努斯提亚诺・卡兰萨合作推翻了韦尔塔。

在担任卡兰萨和美国之间的联络人的同时,索莫菲尔德也与维拉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这种伙伴关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帮助索姆菲尔德进行武器和弹药交易。他的情报报告,也有助于德国对美国的战略。革命后,索默菲尔德留在了墨西哥,最终在20世纪30年代初消失得无影无踪。

五位最重要的革命领袖被暗杀

到1928年,革命中最著名的五位领导人都去世了。这些损失不是与墨西哥精英斗争的结,而是最初组织起来反对迪亚兹总统的各个团体之间内讧的结果。

弗朗西斯科・马德罗在1911年,合法赢得了墨西哥自由公开的总统选举,不过他在1913年被维多利亚诺・韦尔塔将军背叛后第一个下台。而且是韦尔塔与伍德罗・威尔逊总统的美国大使亨利・莱恩・威尔逊的合谋。1914年,在潘乔・维拉和卡兰萨击败韦尔塔将军的独裁统治后,这两个盟友又变成了对手。这导致维拉逃离墨西哥城,卡兰萨掌权。

在卡兰萨的领导下,墨西哥政府的头号通缉犯是埃米利亚诺・萨帕塔,他继续着反对南方富裕地主的运动。萨帕塔和维拉一起支持对方的游击队活动,直到1919年萨帕塔在试图让一名陆军上校叛变时,被卡兰萨的部队暗杀。不到一年后,当卡兰萨试图用满载国宝的火车逃离时,他自己的保镖也开始反对他。

潘乔・维拉在这十年里幸存了下来,并得到了新总统lvaro Obregón的赦免――另一位最初的革命者。不过两人之间的和平只持续了几年,1923年,维拉在一次伏击中死去。至于lvaro Obregón,他在1928年成为Cristero叛军的受害者。

美国陆军将军潘兴,越界进入墨西哥抓捕潘乔・维拉,但失败了

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授权约翰・潘兴将军,带领10000名士兵越境进入墨西哥,目的是占领维拉并驱散他的叛军。当时,潘兴的手下有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和乔治・s・巴顿。

这是美国第一次使用飞机和汽车等机械化车辆的军事远征,并且在人数上,潘兴似乎保持了对维拉的主要优势。尽管如此,维拉还是需要月复一月地躲过了潘兴的手下,而这要归功于他对墨西哥北部山区地形的了解,而当地人对维拉的也是支持的。

1917年,11个月后,墨西哥城的卡兰萨政府,对美国人使用武力,以表达对占领该国的士兵日益增长的不安,随后潘兴被迫撤退。如果不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威尔逊总统很可能会对墨西哥宣战。

埃米利亚诺・萨帕塔组建了一支农民军队保卫家园,并将土地重新分配给农民

农业活动家和革命家埃米利亚诺・萨帕塔,仍然是墨西哥革命中最具标志性的人物之一。萨帕塔在成年之前,就已经在家乡阿内丘利科被称为“破坏者”了。此前,萨帕塔因与其他农民一起抗议富裕的地主,征服并窃取他们的土地而被捕。

在早期的一场战役中,萨帕塔和他不断壮大的农民大军,即萨帕塔主义者,占领了被富有的种植园主侵占的土地,并重新分配了这些农场。虽然萨帕塔愿意与当地领导人谈判,以收回这些领土,但他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还是必须诉诸武力,因为谈判总是失败。

在墨西哥革命期间,萨帕塔组建并指挥由农民和村民组成的南方解放军,他们希望看到总统迪亚兹,在废除墨西哥阶级结构的持续斗争中被废黜。之后萨帕塔与迪亚兹的对手弗朗西斯科・马德罗结盟。1911年5月,萨帕塔的军队经过六天的战斗,占领了考亚特拉,而马德罗则很快赢得了总统大选。

不过萨帕塔和他的游击队,并没有顺从马德罗的政府,而是继续他们的运动,反对各种形式的暴政和压迫。萨帕塔后来还不满马德罗总统的土地改革计划,并在中南部的莫雷洛斯州领导了一场起义。萨帕塔称自己为莫雷洛斯事实上的统治者,在那里他制定了阿亚拉计划,包括获得该地区所有的种植园并将它们集体化的计划。

潘乔・维拉骑马进入美国,在新墨西哥州战斗

1916年3月10日,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布里斯比每日新闻》(The Brisbee Daily News)封面故事的副标题,说明了一切:

在著名的“北方雄狮”率领下,一千五百名墨西哥人入侵边境城镇。

在比利亚和卡兰萨的竞争最激烈的时候,比利亚在墨西哥北部,发动了一场残酷的战役,挑战了卡兰萨对整个墨西哥的控制。1916年3月,维拉将他的计划升级,越过边境进入美国。

维拉计划突袭新墨西哥州哥伦布市的军事要塞,而那里离边境只有2英里。随后维拉的士兵本以为,可以轻松击败驻扎在那里的50名美国士兵,结果却被350名士兵击溃,其中包括美国第13骑兵队。

在洗劫并纵火烧毁周边城镇后,维拉的军队与驻扎在这里的美军,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维拉的大部分士兵受伤后,被迫撤退。而在这次战斗中,有七名美国平民在这次袭击中丧生,如今,这次袭击被称为哥伦布战役。

墨西哥罗宾汉・潘乔・维拉游击队,打败了联邦军队

当埃米利亚诺・萨帕塔在南方给联邦军队带来麻烦时,潘乔・维拉则从北方带来了更多各种各样的困难。维拉从小就成了孤儿,大部分青春时光都是在山区度过的。因此,维拉对墨西哥北部的土地和人民了如指掌,这使他成为弗朗西斯科・马德罗不可或缺的盟友,随后马德罗鼓励维拉,加入抵抗迪亚兹总统的运动。

在马德罗担任总统后,维拉继续他的游击战战术,尽管他仍在墨西哥联邦军队中任职。1912年,在帕斯夸尔・奥罗斯科(Pascual Orozco)叛乱期间,维多利亚诺・韦尔塔将军囚禁了维拉。不过维拉还是设法逃出监狱,并逃到了美国。维拉在逃期间,韦尔塔将军背叛了马德罗总统,夺取了墨西哥的政权。

1913年,马德罗被韦尔塔派遣到墨西哥,让维拉回到墨西哥,对韦尔塔的独裁统治发动战争。随后维拉召集了一支数千人的军队,组建了北方师。并且维拉也与革命战友卡兰萨(Venustiano Carranza)联手,在与韦尔塔的部队的战斗中,取得了几次胜利。1914年6月,维拉和卡兰萨在决定性的胜利中击败韦尔塔,并带着胜利地进军墨西哥城。

1913年,墨西哥城在“悲惨的十天”中几乎被摧毁

在弗朗西斯科・马德罗总统被暗杀的前几天,墨西哥城发生了墨西哥革命中,最惨烈的事件之一。前总统波菲里奥・迪亚兹(Porfirio Diaz)的侄子菲利克斯・迪亚兹(Felix Diaz)越狱,并向马德罗政府宣战后,马德罗首都爆发了一系列不断升级的武装冲突,被称为“悲惨的十天”(Ten Tragic Days)。

从2月9日开始,马德罗的联邦军队和叛军的各种组织,都轰炸了墨西哥城的中心地带。数百名无辜平民被击中,市中心的大部分地区也遭到破坏。在幕后工作的美国大使亨利・莱恩・威尔逊(Henry Lane Wilson),目睹了民选总统马德罗的下台。

最终,威尔逊说服了马德罗的盟友维多利亚诺・韦尔塔将军改变立场。威尔逊在2月19日战争结束时,给塔夫脱总统发电报说:“我很荣幸地通知你,我已经推翻了这个政府。军队支持我,从此和平与繁荣将统治世界。”当韦尔塔将军夺取政权,并处决马德罗时,威尔逊也袖手旁观。

对波菲里奥・迪亚兹31年政权的仇恨,导致了1910年的革命

波菲里奥・迪亚兹将军,在1862年的普埃布拉战役中一举成名,在那场战役中,他成功地帮助击退了规模大得多的法国军队,试图入侵墨西哥的计划。之后,迪亚兹在1876年墨西哥总统选举失败后,领导了一场政变,并任命自己为总统。当时,迪亚兹通过虚假选举绕过民主程序,维持了墨西哥上层阶级的好感,领导了墨西哥31年。

在迪亚兹统治期间,外国资金大量涌入墨西哥,但所有的财富仍然集中在精英阶层。这导致了经济衰退,最终让那些处于高位的人也受到了打击,而迪亚兹的大本营也岌岌可危。1910年,民主倡导者弗朗西斯科・马德罗与迪亚兹竞选,不过迪亚兹对他的对手日益增长的声望作出回应,逮捕了马德罗。

在监狱里,马德罗密谋通过呼吁迪亚兹的支持者,来挑战迪亚兹的权威,因为他的支持者数量正在增加。到1910年11月,奇瓦瓦和其他北方州的革命力量开始壮大。仅过了几个月,迪亚兹就辞职逃往法国。1911年10月,马德罗在一次公开和自由的选举中,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总统职位。然而,马德罗的优势,也为保守派的抵抗铺平了道路。这些右倾团体和他们的左翼对手之间日益增长的仇恨,将墨西哥推向了一场令人生畏、错综复杂的革命,而这场革命最终花了整整十年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