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海报性别政治:从英到美,赞同与反对女性投票权的声音有哪些?

女性投票权:英国(1907年)

女性投票权运动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在过程中的各种视觉艺术常被当成政治武器。包括编制、绣制横幅、明信片、彩色宣传册、杂志,通讯报与海报,都足以成为政治宣传工具,以达到终极目的。

曾有一段时间,女性就连想成为艺术家都会受限,只有家境富裕的家庭可让小孩不分男女皆进入艺术学院就读。但女学生在学校依然处处碰壁,仅能选择一些适合女性的课程。例如,学校规定女性不得选修人体素描。

许多男性艺术家为女性抱不平,于 1907 年成立了艺术家女性投票权联盟(The Artists’ Suffrage League),该联盟的海报目的相当明确,就是要向公众揭露女性无法与男性享有平等机会。他们还用耸动的插画来达到目的,描绘一名被关在监狱的女性被身着制服的男性灌药。

爱蜜莉.简.哈丁于布里斯托大学接受艺术教育,随后在伦敦展开艺术事业。她于 1870 年代以绘制微型肖像画出道,同时也替童书绘制插图,这两种营生方式在当时都被认为是适合女性艺术家的职业。

爱蜜莉一直到 50 岁才投身于女性选举权运动,但她最为人所知的作品要属她为艺术家女性投票权联盟所设计的海报,以及“囚犯、疯子与女人!”(Convicts, Lunaticsand Women!)海报。这张海报绘制的时间约为 1907 年,与其他女性投票权海报一样,皆主张囚犯与神经病依法不得行使投票权,但奉公守法的女性不应受此限制。

英国女性不仅没有投票权,就连女性大学生也很有可能在毕业时无法取得学位,所以爱蜜莉在这幅海报中刻意将书本画在牢笼之外,借此反映这样的现象。哈佛大学要到 1920 年才开始向女性颁发学位证书,而剑桥大学一直到 1948 年才正式承认男女学生的身份完全平等。英国在 1928 年颁布人民代表法案,规定所有年满 21 岁的女性和男性一样享有投票权。爱蜜莉于 1915 年丧夫,1940 年辞世。

女性投票权:美国(1909年)

美国争取女性投票权时,虽然沿用英国艺术家女性投票权联盟创作的海报,但美国本土亦产出许多佳作。例如,萝丝.奥尼尔(RoseO’Neill)的“丘比娃娃”(Kewpie)海报传达的讯息是其他媒体远不能及的。

许多美国女性投票权海报,都诉诸代表与自由两大命题,而这两个议题正好也是促成美国独立战争的催化剂。当时也有很多反女性投票权海报,每张都透露着仇女情节,程度或轻或重,情形与英国大致相仿。谁能想到可爱的丘比娃娃,竟会在这硝烟弥的战场上成为美国女性争取投票权的盟友。

1909 年,《淑女之家杂志》(Ladies Home Journal)连环漫画负责人萝丝.奥尼尔,将可爱如天使的丘比设定成主角。短短四年内便有制造商开始生产丘比娃娃。全美女性选投票协会邀请奥尼尔创作丘比海报,丘比娃娃游行的海报于焉诞生。上头还有奥尼尔全新的“游行式”签名。然而有些女性因为不乐见自己喜爱的角色参与政治,因此不再支持丘比连环漫画,但海报的诉求已确实传达给为数可观的群众,开始正视女性投票议题。

奥尼尔以母亲与孩童的图画打头阵,力抗反女性投票权的粗鄙言论。美国有句俗语“妈妈与苹果派”(momandapplepie),泛指美国生活与价值观的关键要素。奥尼尔在海报中将全大写的“母亲”(mother)与“食物”(food)上下并置,正好呼应这句俗语。

然而,想让女性获得投票权,还得要有权有势的“男人”先行投票决议通过才行。关于这一点,奥尼尔的海报诉诸家庭,孩童看见海报后,势必会问自己的母亲上头写了什么,而识字者自然了解海报的观点。如此一来,家庭的成年男性也会想到自己的母亲或小孩,进而反思此议题。

奥尼尔的丘比海报是张独一无二的政治海报,亦是面对攻讦广告与挑衅标语的反制手段。奥尼尔笔下的丘比宝宝行进乐队高举旗帜,上头的“母亲要投票”(Votes for Our Mothers),让正反两方阵营心有戚戚焉。

1920 年八月,美国《第九修正案》获批生效,内文明定“美国公民皆有投票权,此权利不应因性别而遭美国政府或州政府拒绝或剥夺”。时年 46 岁的萝丝.奥尼尔终于在隔年 11 月 2 日投下人生第一张选票。

反女性投票权(1910年)

在女性没有投票权的世界,既得利益族群就是男性,因此男性会有不愿施舍女性选举投票权的心态。但其实也有不少女性反对女性投票,这些顾家保守的女性认为“女人的天地就是她的家”。

“女人的天地就是她的家”,这种说法首度出现于 1830 年代,出自《运动新志》(New Sporting Magazine)中的一篇文章。这样的论点可追溯至古希腊时代,当代的剧作家艾斯奇勒斯(Aeschylus)曾写道“让女人待在家中,保持沉默”。同一套论点也被用来支持奴隶制度,但巧就巧在,该期《运动新志》上市时间与英国废除奴隶制度相去不远,很可能这些奴隶主想赶紧找到下一批可供压迫的群体。

十九世纪末,支援女权的声浪逐渐高涨,一战爆发前几年,一些因长期未能取得进展、抑郁不堪的女性主动出击。她们四处砸毁窗户,在造势活动上用铁链把自己绑起来、四处纵火,更不时前往运动赛事现场捣乱。

支持女性投票人士的激进行为,使英国社会于 1908 年成立反女性投票权女性联盟(WASL)。该联盟委托当代知名插画兼讽刺漫画家约翰.哈索尔创作全彩海报。哈索尔受阿尔丰斯.慕夏影响颇深,并于十九世纪晚期投身绘画创作,为伦敦西区剧院设计海报。他于 1908 年受大北方铁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委托制作海报,交出了人生中最著名的作品。海报上的主角快乐渔夫(Jolly Fisherman)脚踏胶鞋,头戴防雨油布帽,以欢快的步伐走过沙滩。下方的标语写着“斯克格内斯(Skegness),宜人无比”。斯克格内斯是英国东岸著名的滨海度假胜地。

哈索尔的反女性投票权海报勾勒出的画面,正好就是想将生活疆域拓展到家庭外的女性的恶梦。他在海报上画了一名“忙碌了一整天”的男性,回到家后发现太太不在家,仅留下一张纸条,上头写着“大约一个小时后回来”,纸条就钉在女性投票权海报上。女儿因没人照顾而号啕大哭、衣服破了没人补、餐桌也空空如也,一旁的煤油灯因为忘了添油而熄灭,家中唯一受到呵护的对象是孩子臂弯中的娃娃,但抱着娃娃的孩子却蜷缩在地上睡觉。这幅景象就是约翰.哈索尔欲向公众贩售的概念:家庭生活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