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中世纪大瘟疫时期,欧洲的卫生状况,究竟是怎样的?

中世纪瘟疫时期卫生状况如何?14世纪,黑死病席卷欧洲,造成5000万人死亡,而这个数字超过欧洲大陆的一半人口。

在这个时期,人们把夜壶倒在街上,睡在肮脏稻草上的现象非常常见。而这些不卫生的做法,也吸引了啮齿类动物并传播了疾病。不过,更好的卫生习惯,是否能帮助人们预防黑死病呢?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很多常见的医疗方式,助长了这种疾病的传播。例如,医生建议用刀刺破腹股沟,喝病人的脓液。而且,尽管当时有卫生政策,比如把受感染的尸体埋在镇外的深坑里,但一些城市早已经不堪负荷,以至于狗会把尸体拖回街道。

不幸的是,那些保持良好卫生习惯的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一些地区,犹太人由于自身良好的卫生传统,他们死亡率比基督徒低。而作为回应,基督徒指责犹太人污染了水井,并大规模地消灭了他们。

虽然欧洲在瘟疫时期的卫生记录很糟糕,但记录显示,在瘟疫中幸存下来的人,往往更长寿、更健康。

每个人身上都有跳蚤,因此助长了瘟疫的传播

14世纪的欧洲,跳蚤和虱子大量滋生,污垢无处不在。对平民来说,洗澡并不是一件日常的事情。然而,大多数农民在开始一天的工作时,至少会洗手和洗脸。

无处不在的跳蚤,像瘟疫一样四处传播疾病。这些小昆虫叮咬感染了鼠疫的老鼠,然后再传染给人类,并最终造成了一场流行病。

那个时代的医生从未确定跳蚤是鼠疫的病因。结果,人们继续睡在满是害虫的稻草上,却没有意识到他们糟糕的卫生状况,正在传播疾病。

一种治疗鼠疫的方法是,用醋和玫瑰水或尿液洗澡

与传统观念相反,中世纪的欧洲人确实会洗澡。不过富人经常会在私人澡盆里洗澡,而其他人则在小溪里泡澡,或去公共澡堂。

一种治疗鼠疫的方法,甚至就是建议洗澡。不过,有人建议用醋和玫瑰水洗澡,而不是直接用水洗澡。醋,作为一种中世纪常见的药物,被认为是阻止鼠疫传播的伟大工具。而且瘟疫医生有时会用醋洗手,或把醋海绵放在口罩里。

而另一项建议,则是通过用自己的尿液洗澡,来治疗鼠疫。

犹太人的卫生习惯可能帮助他们躲过了瘟疫,但却没能躲过人的陷害

虽然欧洲也有犹太人死于瘟疫,但他们的个人卫生习惯――包括洗手,可能阻止了他们经历与其他基督徒一样高的死亡率。反过来,基督徒从这种差异中,得出了错误的看法。

基督徒声称,犹太人不会感染鼠疫,并指责是他们污染水井传播了疾病。之后,这些犹太人受到诽谤、压迫,被迫承认他们没有犯下的罪行。根据《纽伦堡纪事报》的记载,在1348年,“所有在德国的犹太人都被烧死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被迫承认,在井里投毒。”

医生们建议喝下被割伤的鼠疫患者的脓液

14世纪的医生不知道如何治疗鼠疫。而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许多治疗方法实际上帮助了这种疾病的传播。

例如,鼠疫患者会经历淋巴结肿大的症状。而医生则会建议切开腹股沟,让疾病离开身体。然后,他们将树脂、植物根和干粪便的混合物,涂在伤口上。

还有一种治疗方法,甚至建议饮用刺破腹股沟的脓液,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乎肯定是一个致命的建议。

满是尸体的街道和乱葬岗,感染了欧洲的城市

在瘟疫期间,城镇和城市都在努力处理大量的尸体。由于担心感染,欧洲人也都试图避开受感染的人。薄伽丘说:“每天或每晚都有许多人在公共街道上死去,其他还有许多人会在家里死亡,而且在死后,很久之后,直到恶臭传出,才会被他们的邻居注意到。”

佛罗伦萨的另一位编年史家写道:“所有的公民每天除了抬着尸体埋葬外,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

虽然城市将尸体埋进了万人坑,但这种并不能完全保护活着的人免受感染。据Agnolo di Tura说,一些埋葬地点“泥土覆盖经常会变得稀疏,以至于狗会拖着尸体来到大街上,甚至已经吃掉了许多部位……”

将排泄物排入露天下水道,助长了疾病的传播

在使用室内管道之前,人类排泄物经常会造成公共健康危机。在14世纪,城镇居民可能与几十户家庭共用一个厕所。或者,许多人干脆把排泄物倒在街道上,而不是走到公共污水池去处理。随后,雨水或洪水会造成污水溢出,将人类的排泄物排入供水系统。

露天的下水道则吸引了老鼠和害虫,从而传播了像瘟疫这样的疾病。不过之后英国议会开始意识到污水排放和疾病之间的联系,于是试图阻止人们向供水系统中倾倒废物。

1388年,议会宣布“许多的粪便、垃圾和内脏被扔进沟渠、河流和其他水域……那里的空气会变得非常难闻,而许多疾病和每天都在发生。”

瘟疫医生用带有香味的鲜花和草药,填充他们防毒面具,以“净化”空气

在14世纪,欧洲人认为恶臭会传播疾病。为了与瘟疫作斗争,他们携带芳香的花朵和香薰来净化空气。

之后医生们发明了瘟疫医生的服装,并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这种鸟状口罩里有干燥的玫瑰、薄荷之类的草本植物,或被认为可以防止感染的香料。医生们会在治疗鼠疫患者时戴上口罩,并全身覆盖上防护服。

这种古怪的服装也许确实可以防止感染,尽管这并不是因为草药和香料。

放血让人接触到败血症形式的瘟疫

黑死病有三种形式:腺鼠疫、肺炎和败血症。黑死病通过跳蚤叮咬传播,肺炎侵袭肺部,而败血症直接进入血液。在这三种疾病的患者中,感染淋巴腺的患者存活的几率相对最高(尽管仍然很低)。然而,败血症瘟疫几乎是不可阻挡的,死亡率是99-100%。

放血是14世纪最流行的治疗方法之一。医生治疗发烧通常是通过给病人放血来排出体内的热量,而且还被用来治疗鼠疫患者。

医生认为,鼠疫感染了血液。因此,他们建议切开静脉,让疾病离开身体。然而,这种治疗也使医生和其他人,接触到败血症形式的鼠疫。

地板上腐烂的稻草吸引了啮齿类动物,也为细菌提供了温床

在14世纪,欧洲人经常把稻草或灯芯草铺在地板上,而穷人家则是盖住自己的泥土地面。虽然有时会在灯心草上添加上野花,并偶尔不断的在上层添加稻草,但底层可能会留几十年都不换。

在16世纪,伊拉斯谟发现许多家庭的“底层会长时间不作任何更换,有时甚至长达20年,因此里面肯定会有痰、呕吐物、狗和人的排泄物、食物残渣和其他难以提及的令人厌恶的东西。”

伊拉斯谟说,这些腐烂的草会散发出一种有害健康的“蒸气”,还吸引了啮齿类动物,让细菌大量繁殖。

对那些幸存下来的人来说,瘟疫对他们的健康和寿命产生了积极影响

黑死病夺走了数千万欧洲人的生命,但这一历史上最致命的流行病,却给幸存者带来了惊人的好处。

根据莎朗・德威特博士的研究,黑死病改善了经历过疫情的人的健康和寿命。在之后的200年里,人们的饮食改善了,比瘟疫前的欧洲人活得更长。

学者们对这种改善提出了几种可能的解释。瘟疫爆发后,人口减少,工资上涨,食品价格下降,解释了人们饮食更健康的原因。而幸存者之所以幸存下来,则说明他们的身体抵抗力可能没有那么虚弱,抵抗力弱的则均被瘟疫所淘汰。

“检疫(quarantine)”这个词,来自于威尼斯试图阻止瘟疫肆虐的船只进入海湾

当黑死病爆发时,欧洲人知道这种疾病具有传染性。在一些地区,很多城市试图禁止船只进入受感染地区,以保护他们的居民。

1348年,威尼斯成为第一个对船只和旅行者实施30天隔离期的城市,以确保他们没有被感染。在后来爆发的瘟疫中,这座城市将隔离时间延长到40天,由此诞生了quarantine这个词,而意大利语中的quaranta意为40。

不幸的是,即使有这些努力,人们也未能完全阻止疾病的传播,最终还是有数以万计的人在威尼斯丧生。

教皇克莱门特六世独自坐在两堆篝火之间,认为这堆篝火可以净化空气中的瘟疫

教皇克莱门特六世的医生德肖利亚克说,这场疫情令欧洲的医生感到羞愧。“他们不敢去看望病人,害怕被感染。当患者亲自去拜访他们时,他们几乎不敢为他们做任何事情。”

德肖利亚克指示教皇克莱门特六世,独自坐在两堆篝火之间。医生称这种治疗方式可以净化空气,防止感染。虽然火本身可能在无意中,起到了阻止瘟疫肆虐的作用,但强制隔离确实让教皇在瘟疫期间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