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中国最野的地方,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尽管医学表明吃辣与痔疮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爱吃辣、能吃辣的重庆人却是我国痔疮的高发地区,毕竟那里有全国数量最多的肛肠科医院。

有人调侃说,去重庆一定要去吃最辣的火锅,然后再去最好的肛肠医院。

(图片来源于@文字君)

但凡足迹踏入过重庆地界的游客,都被重庆人的辣椒狠狠教训过。

而天生嗜辣的重庆人,不仅火锅一定要辣,所有能吃的食物都要沾点辣才行,就连本应该甜甜蜜蜜的蛋糕和冰激凌也不能幸免。

有人说吃辣的人多性格开朗,容易冲动,而这个特性反应在重庆人身上就是一种迷人的野性。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重庆人有多野?

凡是去过重庆或和重庆人打过交道的,很多人的直观感受就是:那个地方的人和物都带着点原始的野性。

我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重庆多山、少平原,在以农业为主的古代社会,这样的生存条件是极其恶劣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甚至到了近代,即使成为通商口岸和南北往来的中转站,这样的情况依然没有太大改善。

抗战期间,哈佛大学教授费正清曾在俯瞰重庆时感慨:“一个极为不幸的人类居住地,连一块平地都没有。”

这样的生存环境,人要是不彪悍,不带着点野性,别说和漫山遍野的野兽斗争了,就是和同类竞争都不一定能活下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野性可以说是重庆人在那片土地生存下来的必备条件。

而进入到和平发展的年代,当重庆人将这种野性运用到城市建设中时,一个充满魔幻气息的8D城市便拔地而起。

重庆高楼的数量和密度令人咂舌,建筑风格更是奇幻到令人目眩。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轻轨穿楼而过;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也可以亲身体验立交上天的“漂浮感”;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还有一头扎入地下94.467米的深度居全国第一的地铁站;

(图片来源于网络)

更有让人傻傻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处几楼的奇幻建筑。

(图片来源于@扬洛旅行记)

于是乎,地形这个曾经限制重庆发展的不利因素,在重庆人的一番改造下,反倒成了它独有的特色。

重庆也逐渐从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一跃成为国内受关注度最高的旅游城市,还曾被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评为:“全球十大发展最快旅游城市第一名”!

(图片来源于@Chotsins)

曾经的软肋,如今已经成了它的铠甲。

重庆人民,用野性和坚韧,硬生生地在这个看似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开创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2

有重庆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当重庆人的野性与码头文化相遇,就碰撞出一种不拘小节,生生死死一碗酒的江湖气。

自马关条约后,重庆便被辟为通商口岸,在开启它现代化的同时,也为它带来了一股独有的江湖气息。

大批码头工人和水手聚集于此,为生存也为发展,他们往往抱团取暖,在这个过程中,就逐渐诞生了与青帮和洪门并称的,我国近代三大帮派之一的袍哥会。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说,“袍哥”一词源于《诗经》“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性命交兄弟,情义大过天,这就是袍哥的气节。

这种人人皆称兄道弟,不讲级别上下、不讲地位高低,只讲义气二字的袍哥文化,正是重庆江湖气的写照。

而到了今天,重庆的江湖气最突出的表现,体现在吃喝之上。

(图片来源于@小凯美食)

如今风靡全国的麻辣火锅,就发源于清末民初时期的重庆,它是码头工人们喜爱的街头美食。

穷苦的码头工人们,把屠户和城里人不要不吃的牛羊下水低价买回,支一口大锅,中间用铁片隔成数格,每人将自己买来的食材投入到各自的格子里,加入辣椒、花椒等佐料去腥提味。

这种廉价实惠的,又能驱寒、祛湿的吃法,迅速受到码头力夫、贩夫走卒和城市贫民的欢迎,名声也流传开来。

(图片来源于@中国火天下)

如果说火锅是重庆江湖气息的集大成者,那么江湖菜则是重庆江湖气息最直观的代表。

所谓江湖菜,只听名字就知道,这不是庙堂之上的珍馐美馔,这是专属于山野民间的心头好。

江湖菜的制作没有那么多精雕细琢,食材多普通常见,配以大量花椒、辣椒,再加上葱姜蒜,制作时也多半采用猛火爆炒。

出锅装盘时,也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粗碗大盘均可,去掉做作的摆盘,堆满一桌大小形状各异的器皿,这就是重庆江湖菜的标准打开方式。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重庆人形容自己的江湖菜为:乱劈柴。我们可以理解为东一板西一斧,不拘常法地重复烹饪、中菜西做、北料南烹,看似无心,实乃妙手天成,从而打造出奇制胜的效果。

而它的背后是重庆人不拘小节、坦诚相待的市井气,这也是这座城市生活的精气神。

3

写在最后

野性也催生出重庆人豁达、洒脱的性格,什么场面都能hold住。

在抗战期间,重庆军民承受了日机近万架次、两万多枚炮弹的轰炸,伤亡两万多人,房屋损毁一万七千多幢。

日军企图通过大轰炸削弱中国军民的抗战意志,然而重庆市民不仅未曾退却,他们还在断壁残垣上写下“愈炸愈强”。

(图片来源于@新华网)

就连美国记者白修德也曾在《中国的惊雷》一书中写道:“1939年至 1941年间,重庆的脉搏里跳动着战时全民族的力量。”

而在去年8月的四川暴雨中,为保障下游民众生命财产安全,三峡大坝只得拦截洪水、消减洪峰,位于大坝上游的重庆则不幸成为了一片汪洋。

当全国人民都在时刻关注重庆灾情,为重庆祈福时,重庆本地人却气定神闲,男女老少相约出来看水。

(图片来源于@国际在线论坛)

街上满是积水,不能再去爱吃的那家火锅店?没关系,在家支口锅,也能吃得飞起。

没法再去街口的麻将馆打麻将?也没关系,喊上街坊邻居在家里依旧可以搞起。

山水、城市风景,再美也会有看腻的时候,唯有人能让我们不断发现惊喜,而兼具野性与豁达的重庆人,又是惊喜之中的意外。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也因此有人说:尝江湖菜,交重庆人,才不白行走人间这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