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煤炭战争如何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工人阶级起义?

在过去,汽车、石油、纺织、肉类加工、建筑、采矿等行业的工人,都经常会受到了雇主的压榨。因此,所有这些行业都经历过很多的罢工运动和暴力起义,以推动变革。

西弗吉尼亚州(和美国其他地区)的煤矿战争,为美国历史最大的劳工起义,提供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受苦受难的工人、挣扎中的家庭和以劳动人民的名义发声的英雄故事。这一系列的冲突最终在1921年达到了高潮,并持续了几十年。尽管这些事件充满了暴力、混乱和愤怒,但是西弗吉尼亚州的煤炭战争为矿工、妇女、有色人种和工人阶级,争取更多权利奠定了基础。

煤炭战争前,煤矿工人的工作条件极其恶劣

无论开采的是煤、金、银还是其他资源,采矿业都是一项艰苦、危险的工作。作为一名矿工,一个典型的工作日就是在黎明时分醒来,然后进入黑暗的地下世界,没有防护服,只有一个小灯笼照明。

当然,还有火灾和坍塌的高风险,但这就是矿工们在地下生活时,每天都要面对的现状。正如在宾夕法尼亚州森特罗利亚,仍在燃烧的煤矿大火中看到的那样,矿井也可能会意外起火。如果火灾一旦产生,那么矿井中的氧气就立即助长其严重程度,而减少的氧气和不断增加的烟雾,都会随时窒息在里面的任何人。

一般来说,采矿风险还包括:矿山坍塌、洪水、甲烷气体爆,接触灰尘、汞、氡和焊接产生的烟雾。矿工还面临的其他风险包括,因搬运重物或推重物而受伤,包括关节问题、背部问题、骨折,甚至被压伤。当然,由于工作带来的风险,矿工和他们的家人对他们工作的公司也会感到痛苦,因为公司剥削他们,没有在工作中,为他们提供任何身体或经济上的保护。

罢工事件很快就演变成“战争”

由于受够了难以置信的剥削性工作条件,西弗吉尼亚矿工们对他们为之工作的煤炭公司感到愤怒和不信任,并在1921年夏天,举行了罢工。然而,他们的罢工遭到了私人保安部队的阻挠,而这些保安部队受雇于煤炭公司,负责控制和镇压罢工。由于使用了轻武器、简易炸药和机关枪,战斗很快失去了控制,并演变成全面战争。

西维吉尼亚的煤田成了战场,矿工们也开始在城镇和树木繁茂的山上修筑防御工事。建造机枪阵地,并采用游击战术突袭对方的防御工事。而这在当时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到1919年,有很多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退伍军人回到了平民生活,在煤矿厂工作。到1921年,当国民警卫队介入制止战斗时,陆军空军的飞机开始在他们头顶上空飞行,并投掷临时炸药。

妇女和女孩破坏铁轨和走私枪支

随着矿工和煤矿公司之间的敌对行动爆发,煤矿公司为了维持业务,采取的第一个策略是把矿工关在门外,用火车把替代的工人带到孤立的煤矿和营地。在劳工界,不愿罢工或加入工会的工人,通常被视为更廉价、更可靠的劳动力,而不是那些试图把大公司带到谈判桌前的工人。

可以理解,矿工和他们的家人对此感到愤怒。当矿工和公会成员以更多的罢工作为回应时,妇女和女孩们将战斗带到铁轨上,摧毁了整段铁轨,并在实际上阻止了公司带进替代工人。

妇女在战斗的整个过程当中,都为战斗做出了自己能做到的贡献。比如威利・赫尔顿就支持罢工者,为罢工的矿工提供物资。多年后,她回忆道:“我把一支枪塞进了裙子里,口袋里装满了弹壳,让我几乎的走不动路了。”

当时事件的另一名目击者格雷丝・杰克逊(Grace Jackson)回忆说,许多妇女甚至参与了武装抗争,向用来运送非工会替代工人和警卫的火车开枪。在一列火车即将开过来的时候,这些女人们就躲在铁轨两边的树林里。一旦发出信号,就会一起用猎枪、步枪、手枪,甚至机关枪向火车射击。

布莱尔山战役,使美国国民警卫队开始对抗一万名矿工

布莱尔山战役发生在1921年8月,并在那一年的春天,发生了一系列小规模的对抗。布莱尔山战役被认为是继美国内战之后,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武装起义,一万名工会矿工袭击了该地区,并开始向大约3000名当地代表、执法人员和私人煤矿公司人员开枪。连队的士兵进行了反击,双方的交锋愈演愈烈,并演变成一场持续了大约一周的战斗。

这个战斗总共涉及1.3万人,到周末,哈丁总统宣布了戒严令。之后班德霍尔兹将军率领2100名国民自卫军到达该地区,并平息了战斗。

考虑到过去几十年发生的暴力事件,都是出于矿工们的绝望,他们感到煤炭公司和有偏见的执法部门,对他们的不公正待遇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因此,他们中很少有人真正渴望战争,他们只是希望得到一些让步,使他们的生活质量得到提高。

煤炭公司恐吓工人

那些反对工会、反对罢工的煤炭公司,把钱的价值看得高于一切,竭尽所能地在法律和法律之外保持绝对的优势,并迫使他们的反对者做出让步。众所周知,这些煤炭公司完全不顾安全,采用恐吓手段。驾驶装甲火车经过矿工和家属居住的营地,用机关枪向人们射击,公开暗杀个人,但这些只是这些恐怖的做法,只是他们策略中的一小部分。

除此之外,这些公司还雇佣间谍和特务来随时警告罢工者、工会代表和仍在工作的矿工,以便完全控制矿山、公司城镇和营地发生的一切。

其他形式的恐吓方式则更为被动。公司会把工人锁在矿外,不让他们工作,这样就不用支付工资了。当公司商店价格上涨时,工人的工资则会经常被毫无理由的扣除。因此这成为了垄断市场的缩影,从工人身上榨取每一分资本和生命。

夜深人静时,经过的火车向周围的矿工家庭开枪

煤炭公司的残酷无情似乎是没有止境的。在1912年Paint Creek和Cabin Creek煤矿罢工期间,煤矿工人和他们的家人住在Holly Grove的一个帐篷营地里,当被称为Bull Moose Special的火车在夜间从他们身边咆哮而过时,车上的副警长、矿区警卫、公司警察和警长,都开始从火车上向妇女和儿童开枪。

不过只有一个营地的人,在这次枪击中丧生。而只有一个人死亡的现象可能表明,枪击事件只是为了恐吓矿工及其家人,而不是真正的造成死亡,但这次事件,只是罢工矿工和煤矿公司之间一系列攻击和报复中的一个插曲。两天后,罢工者突然袭击了西维吉尼亚州的Mucklow,因为那里有矿警驻扎,因此暴乱随之而来。

童工也在矿井里被完全剥削

工业革命使数百万人进入了工业时代,并在18世纪中期开始了商品的大规模生产。来自下层阶级的人为了机会,也是出于需要,来到这里工作,结果往往是被剥削并面临极其危险的工作条件。美国内战之后,新的发明和工业,需要新的或更多的资源,因此也需要更多的劳动力。

更多的儿童在工厂和煤矿工作,往往是因为他们个子小,能够在更拥挤的环境中活动,使用复杂的工具。并且经济上也需要孩子工作,来帮助他们的家庭,在1890年到1910年间,劳动力中15岁以下儿童的数量,从150万上升到200万。

在煤矿工作的孩子,比他们的成年同事面临更大的风险,因为他们还在成长。接触不同的元素和化学物质、长时间轮班、职业事故和缺乏营养,导致许多儿童永久性发育不良。由于同样的经济压力,许多孩子不得不翘课去工作和养家。刘易斯・海因(Lewis Hine)曾是纽约市一名教师,后来成为一名摄影记者,他在为国家童工委员会(National Child Labor Committee)卧底工作时,曾前往煤矿营地和矿井,记录了那里的环境和生活。

玛丽・哈里斯・琼斯,被誉为矿工们的“琼斯妈妈”

9世纪40年代,为了躲避土豆饥荒,玛丽・哈里斯・琼斯(Mary Harris Jones)和家人从爱尔兰移民到加拿大。不久,这家人又搬到了芝加哥。可怕的美国内战之后,琼斯在1867年黄热病疫情中,失去了丈夫和孩子,四年后在芝加哥大火中失去了家园。

由于个人的悲剧和蓝领工作经历,琼斯在19世纪最后几年,成为著名的劳工运动倡导者和美国矿工协会的支持者。在为工会奔走多年之后,她来到了西弗吉尼亚州,为煤矿工人争取权益,并在他们中间激起工会的支持。即使在她80多岁的时候,她和其他社会进步的女性仍然在煤矿和矿井里发表演讲。这不仅是为了支持他们,也是为了在更大范围内提出影响矿工和工人的问题。即使是在上了年纪的时候,她也在一次矿工罢工中被捕并被关进了监狱。由于她为矿工们工作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她最终得到了赦免,并继续她的使命。

尽管在矿工和所有劳动人民面临的问题上,她保持着严厉的立场,但她的言辞中充满了母性关怀。而这种价值观的结合使许多人给她起了个绰号,“琼斯妈妈”,而这个名字,将因她的荣誉而不朽。

罢工的矿工和他们的家人,被煤炭公司驱逐和骚扰

西弗吉尼亚州的煤炭公司,对那些反抗他们的人毫不留情。当工人示威或罢工时,公司会行使其权力,将矿工及其家人赶出公司拥有的住房,并取消其他特权。由于无处可去,因此整个家庭都依靠矿工工会的支持,在罢工持续期间,他们住在帐篷营地里。

而一旦被驱逐,煤矿公司的私人保安、鲍德温・费尔茨侦探事务所的探员,以及作为煤矿公司额外力量的平克顿探员,不断骚扰矿工和他们的家人。而这些行为都严重侵犯了他们的基本权利,因此也导致他们开始为战争做好准备。

煤炭公司保安,处死了警长希德・哈特菲尔德

西德尼・哈特菲尔德(Sidney Hatfield),又名“希德”(Sid), 1893年5月生于肯塔基州,一直在附近地区的煤矿工作,直到1919年被市长C.C.特斯特曼(C.C. Testerman)任命为马特万警察局局长。通过他的工作经历,当西弗吉尼亚州爆发暴力事件时,他感到与煤矿工人之间有一种强烈的联系,并有一种代表工人阶级采取行动的紧迫感。在布莱尔山运动之前,几名罢工矿工被Baldwin-Felts的代理人驱逐,随后的对抗,迅速演变成枪战。

烟雾散去后,七名探员,市长特斯特曼和两名罢工者都死了,而哈特菲尔德的命运也就开始注定了。第二年,他和其他近20名参与枪击事件的人被控谋杀,但很快便被无罪释放。然而,在审判结束之前,鲍德温・费尔茨的特工在韦尔奇法院外,将被告逼入死角,并当着他们家人的面,枪杀了西德尼・哈特菲尔德和爱德华・钱伯斯。而这场悲剧,让西弗吉尼亚州争取权利的双方,都感受到的极度紧张和愤怒。

在长达数十年的战争中,已知至少有150人伤亡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头20年,煤矿工人与公司保安和地方执法部门之间,爆发了一系列暴力武装冲突。确切的死亡人数尚不清楚,但在1874年至1933年间,多达150名罢工矿工、警卫和执法人员在小规模战斗中丧生。这些冲突的鲁莽性质和前后不一致的记录,使伤亡人数有些不可靠,而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要高得多。

工人和公司职员之间的交战,大多发生在美国东部西弗吉尼亚州的煤矿地区,但也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和远至西部的科罗拉多州。其原因是,工人也经常会拿起武器声援其他地区的工人。而武装冲突在1874、1897、1898、1902、1912、1914、1920和1921年,有零星的爆发。

煤炭战争也是关于妇女权利和种族平等的

虽然西弗吉尼亚州的煤矿工人,大多是土生土长的美国白人男性,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也是为了寻求更好机会,而来到美国的欧洲移民。非洲裔美国人在大迁移时期,也占了矿业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而大迁移是非洲裔美国人,从南部农村向北迁移的大规模运动。

因为西弗吉尼亚州的煤炭战争,是阶级斗争事件,因此在本地和外国的工人之间,以及白人和黑人之间,有着惊人的团结程度。事实上,一些罢工和示威游行的最强烈支持者是妇女和有色人种,而且这两个群体从中受益最大。在矿工和安全人员之间爆发的战斗中,白人和黑人为了一个崇高的、共同的事业并肩战斗。

煤矿公司控制着矿工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大型煤炭公司试图控制工人及其家庭的生活,并取得了惊人的成功。煤炭公司甚至要求工人和他们的家人住在公司的城镇,通过强迫他们只能使用公司所有的学校、商店和设施,实际上隔离了他们。通过只允许矿工有限和严格控制的选择,企业几乎控制了矿工生活的方方面面和他家人的生活。

在黑暗的意义上,煤炭公司城镇是一种隐藏的监狱。如果一名矿工不想使用公司提供的服务,那么他可能会失去工作,并让他和他的家人一无所有。这是煤炭公司控制员工的方式,并且员工自己有很多人要养活,所以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矿工们,为什么会长久的呆在这里。

战斗结束后,进行自卫的矿工被控谋杀

内战以来规模最大的武装起义――布莱尔山战役结束后,暴力活动也停止,美国国民警卫队没收了双方的所有武器,并逮捕所有持有武器的矿工。自愿投降的人没有受到进一步惩罚,被遣送回家,而任何被认为是领导或暴力煽动者的,则都被逮捕并接受审判。

在暴力和动乱之后,总共提出了1217项起诉。其中24人犯有叛国罪,325人犯有谋杀罪。然而最终只有两个人,詹姆斯・威尔伯恩和他的儿子,被判刑。不幸的是,联合矿工协会在西弗吉尼亚州暂时失去了权力,所以很难帮助到。1933年,通过了《国家产业复兴法》(National Industrial Recovery Act),该法案禁止公司在公司内部使用私人警察和间谍,并进一步保护工人组织和代表工会的权利。最终,矿工和工人的声音,得到了倾听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