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国西进运动中,俄勒冈小道上有哪些恐怖的死亡事件?

俄勒冈小道上的死亡事件,可能来自疾病、事故、饥饿、杀戮或单纯的不幸。但无论是何种方式,引导移民从密苏里州或伊利诺斯州向西经过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怀俄明,最终到达俄勒冈州的俄勒冈之路,都是一个死亡之地。美国土地管理局(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估计,在大约30万经过这条路的开拓者中,有多达10%的人没能活着走完全程。

很多可怕灾难的发生,大多是由霍乱造成的。但他们也有被意外射杀的,被马车车轮碾压,淹死,刺伤,或者干脆失踪的。

而以下盘点的,是俄勒冈小道历史上,最恐怖的死亡事件。当然,还有很多事件没有被历史记录下来,因此也不为人知。

汤金号的毁灭

在俄勒冈之路被开辟之前,人们曾多次尝试开放太平洋西北地区进行贸易,并进行定居。其中有一件事与太平洋毛皮公司的“汤金”号船有关,而其产生的结果,令人惊恐。

在捕获并与俄勒冈海岸的土著部落进行毛皮交易后,汤金号在温哥华岛附近抛锚停泊。船长和Nuu-chah-nulth部落的首领,随后就皮草的价格发生了争执,当船长在甲板上踢皮草时,首领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于是为了报复,部落成员登上这艘船,杀死了船员。不过还有少数人幸存了下来,随后这些人乘着小船跑了,而船上的大火点燃了船上的火药后,将船引爆。最终数百名当地人和许多船员,在这场灾难中丧生。

惠特曼大屠杀

尽管几个世纪以来的流行文化,都在散播恐惧,但美国原住民针对西行移民的实际暴力却很少。历史学家记载,从1840年到1860年,大约有360名移民死于美洲原住民之手。然而,当冲突爆发时,往往双方都会进行残酷的斗争。传教士纳西莎和马库斯・惠特曼,是这场改变美国西北部历史的致命战斗的核心人物,也是俄勒冈小道上最严重的事件之一的核心人物。

惠特曼一家带领第一支队伍穿过了俄勒冈小道。他们在那里建立了一个使团,但很快就遭到当地凯尤斯人的冷遇。当麻疹爆发并袭击当地时,持续了十年的紧张局势终于达到了顶峰。卡尤斯家族认为,他是瘟疫的起因,于是与马库斯・惠特曼对质,指控他试图用药物杀死他们。之后在冲突中,马库斯和纳西莎都被战斧击中,而这一事件也促使国会正式建立了俄勒冈地区。

理查德・哈维,被马车轮子碾死

俄勒冈小道上的死亡事故,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无论他们的年龄。而且会以各种残酷的方式发生。8岁的理查德・哈维,成为了旅途中最可怕的死亡方式之一的受害者:他被马车轮子碾压致死。虽然旅行者们使用的大马车,只能以每小时两到三英里的速度行驶,但它们下坡时速度要快得多,而且一旦上路,几乎不可能停下来。

年轻的理查德是失控马车的无数受害者之一。之后另一位拓荒者,以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记录了他的死亡,说他“去找马车,结果......马车碾过了他......”

特里斯基特黑帮枪战

1852年8月,一个由亨利和杰克・特里斯基特兄弟领导的盗金团伙,沿着俄勒冈小道向东逃亡,抵达了俄勒冈州水手狄金斯的矿区小镇。这里后来被称为沃尔多,现如今是一个鬼城,是该地区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一个充满酗酒者、暴力者的城镇。特里斯基特的团伙直接前往了当地一家酒馆,在喝了一天的酒之后,其中一个人随手拔出枪,向一个路人开枪。

随后崔斯基特团伙又枪杀了17人,造成了大屠杀事件。他们还在出城前从仓库拿走了价值7.5万美元的黄金。不过很快一群武装矿工前来追赶他们,并发生了枪战。最终五名特里斯基特团伙成员都被击毙,但他们拿走的金子却不见了,而且再也找不到了。

普拉特河霍乱

在俄勒冈小道上,旅行者面临的最大危险之一是霍乱,这是一种通过水传播的疾病,即使是最强壮的人,也可能会在一天内死亡。这里充满了很多霍乱的轶事,其中大多数发生在内布拉斯加州和怀俄明州的普拉特河上。因为这条河的大部分都是咸水,因此马车队经常会在进出这条河的新鲜溪流处扎营。

而这些溪流正好容易发生霍乱,因为成群的旅行者会用这里的水洗澡和日常生活,而且不会进行过滤。最终,数千人因普拉特河霍乱而遭受痛苦,并且大多数人被丢弃在没有标记、被遗忘的坟墓里。

唐纳探险队

虽然唐纳探险队实际上并没有穿越俄勒冈之路,而是选择了很少人选择的加州之旅,但谈到西部之旅,就不能不提到他们奇异而又不幸的探险。

1846年4月16日,载着唐纳和其他家庭的89名男女和孩子的马车,离开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前往加利福尼亚。他们的旅程开始时很顺利,但他们在怀俄明遇到了麻烦,他们被一个骗子向导引入歧途,沿着一条新的、危险的路线穿过犹他州的瓦萨奇山脉。由于错误的路线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以至于当他们到达加州内华达山脉时,冬天已经来临了。

10月下旬,一场巨大的风暴封锁了所有进出山区的出口,很快幸存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被困在寒冷的天气中,没有任何补给。由于这些家庭几乎没有在户外生存的经验,因此他们被迫吃牛。其中一群人开始徒步穿越山脉,但大多数人在途中死亡,而幸存者被迫吃他们的尸体。最后,另一群人走了一个月后,发现了一个小型农业社区。最终,89名唐纳党成员中,只有45人幸存了下来。

约翰・马卡姆:被母亲打了?

在这条小径上漫长而艰难的旅程,往往会让开拓者处于脆弱的精神状态,并导致可怕的后果。一个悲惨的例子,就涉及到西部旅行家伊丽莎白・马卡姆。一天,马卡姆沿着西北部的蛇河(Snake River)旅行时,她对丈夫塞缪尔(Samuel)和五个孩子宣布,她不会再往前走了。于是塞缪尔被迫带走了马车和孩子,把她留在了那里,尽管后来他让他们十几岁的儿子约翰回去接她。

令人惊讶的是,只有约翰一个人回来了,并告诉塞缪尔她用石头打了自己(至今存在争议)。于是塞缪尔决定自己亲自去接,但很快发现他的妻子放火烧了补给车,并发现她站在火光中,神情疯狂,而其他开拓者正在帮助扑灭大火。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在这次事件之后,塞缪尔和伊丽莎白・马卡姆,以及他们的孩子,继续前往了俄勒冈州。之后他们还有了另一个孩子,埃德温,他后来成为了一名著名的诗人。之后塞缪尔最终独自前往加利福尼亚,而伊丽莎白则再也没有见过他。

不知名的醉酒马车司机,试图穿越布法罗溪

过河点是俄勒冈小道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尽管有桥梁和渡船,但关于木筏倾覆(这些溺水的受害者几乎都是男人),不安全的临时渡口坍塌,在河里洗澡或收集淡水时的溺水事故,还是很多的。

西方历史学家约翰・大卫・安鲁(John David Unruh),详尽地记录了俄勒冈小道的历史,其中有一次这样的经历:“1853年,一名醉醺醺的移民,错误地判断了被雨水淹没的布法罗溪(Buffalo Creek),随后驾着马车来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沃德火车大屠杀

1854年8月,肖休尼印第安人在爱达荷州西部的俄勒冈小道上,伏击并杀害了沃德家族移民党20名成员中的18人,只有两名小男孩幸存。这些杀戮导致美军放弃了他们在这条路上建造的几个堡垒,转而使用军队护送移民车队。

第二年,一支美国军队开始报复,最终屠杀了十几名部落成员,但其中许多人与之前的屠杀事件无关。

约翰・肖特维尔:被自己的枪打死

对印第安人袭击的非理性恐惧,导致定居者们用惊人数量的火力武装自己。不过这些移民中,有许多人几乎或根本没有接受过枪支方面的培训和经验,导致无数人意外地向自己或他人开枪。

第一个因意外枪击而死亡的移民,很可能是1841年的约翰・肖特韦尔(John Shotwell)。当他伸手去拿枪口对着自己的步枪时,他走了过去,不小心落到了地上,触动了开关,造成了移民的伤亡。

阿尔特・范奥纳姆的袭击

在蒙大拿州、怀俄明州和爱达荷州,向西部深入的移民,造成了与肖肖尼印第安人多年的紧张关系。1860年9月8日,冲突开始加速,伊莱贾・p・阿特率领的一列马车,在俄勒冈小道上遭到休休尼人的袭击。

在两天的时间里,包括21名儿童在内的44名成员的队伍一次又一次地遭到袭击。经过一昼夜的战斗,队伍中的四个家庭各自乘坐一辆马车,将其他人留在了后面,但肖肖尼族人坚持进攻。最终,伊莱贾・p・阿特本人被枪杀,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在试图找回他的尸体时也被杀害。而幸存者最终在75英里以外扎营,并派出一支队伍去寻找救援。这支队伍由范・奥纳姆(Van Ornum)一家和两名幸存的阿特(Utter)儿子组成,不过最后也遭到了袭击,成年人被杀,孩子们则被抓走。

最终救援的士兵称,很多尸体被发现肢解,营地里的许多孩子也都饿死了。而那些被俘的孩子被卖为了奴隶,不过还是有一些被找了回来。

之后,肖肖尼印人和军队之间发生了更多的冲突,最终部队击败了这个部落。

队伍里的两名成员自相残杀

虽然唐纳队因其在加州山区的5个月的不幸遭遇而闻名,但在那之前,他们就被很多暴力事件所困扰。1846年10月5日,就在他们陷入困境的几个星期前,移民成员詹姆斯・里德杀死了马车夫约翰・斯奈德,因为他的牛群与拉着里德家马车的牛纠缠在一起。

当时里德和斯奈德骂了起来,斯奈德很快就用鞭子抽了里德的一头牛。里德被激怒了,但斯奈德又突然用鞭子抽打里德的头部,并打出了血。随后里德拿出他的大猎刀作为反击。当里德的妻子玛格丽特试图拆散他们时,她也被斯奈德的鞭子抽到了一下。最终里德刺伤了斯奈德的胸部,并杀死了他。

作为惩罚,队伍里的成员们考虑过绞死里德,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驱逐他――强迫他离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之后由于他一个人骑着马行进,躲过了困住唐纳一行其他人的恶劣天气。之后里德带来了一个救援小组,并最终与家人团聚,搬到了加州的新生小镇圣何塞。

不知名的印度偷骡人

虽然俄勒冈小道上的旅行者和印第安人之间真正的暴力冲突,很少发生,但却有发生无数的偷动物、绑架、勒索和抢劫的事件,有时这些冲突也会升级为暴力事件。俄勒冈小道历史学家John David Unruh描述了一个事件,一群人从加利福尼亚向东返回,追上了一个试图偷他们的骡子的印第安人,在抓住他后,朝他开了14枪。

马歇尔(S.M. Marshall):路途中最著名的坟墓

俄勒冈小道移民马歇尔的去世,其实没有什么值得我们注意的。他没有像在他之前和之后的许多人一样,从霍乱中幸存下来,并于1849年5月27日在堪萨斯州的某个地方去世了,甚至连他的真实姓名都没人知道。而马歇尔的去世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只有的坟墓为人所知。

当时,俄勒冈小道的大多数受害者,都被埋在没有标记的未知坟墓里,只有马歇尔的墓碑被蚀刻在石灰石上,并在原地伫立了80年。1928年,该标记被授予堪萨斯历史学会。

费特曼之战

为了寻找一条比俄勒冈小道更短、更容易行进的替代路线,开拓者们意外发现了从怀俄明州的大角山到蒙大拿州的金矿。问题是,这个地区已经被割让给了当地部落,包括参加过Utter-Van Ornum大屠杀的休休尼人。

到1866年,美国内战结束,军队在该地区建造了堡垒,随后成千上万的定居者正从那里经过――尽管这样做的合法性值得怀疑。之后,由于拉科塔的首领红云违反了一项新的和平条约,于是美国军队进入了他们的领土。

1866年12月21日,一场被称为“费特曼之战”和“百人之战”的战役爆发了。而这对美国人来说是一场大屠杀。陆军上尉威廉・费特曼指挥下的80人遭到了约1000名夏安族、阿拉帕霍族和苏族的围攻,其中包括著名的战士“疯马”。在随后的大屠杀中,所有的美军都被杀了,而且大部分都是被乱箭射死的。之后,这条道路不久就被废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