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近代骑兵如何破步兵空心方阵?法国人跟马木留克学了一招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吴畋

字数:3972,阅读时间:约8分钟?

编者按:当战争历史进入燧发枪+刺刀的时代后,空心方阵成为当时步兵对抗骑兵冲锋的利器。如何攻破这些方阵,成为当时骑兵指挥官和现代军事历史爱好者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为此,还有爱好者认为,拿破仑时代复兴枪骑兵,就是想使用长枪破阵。那么,拿破仑时代的骑兵到底怎么去攻破步兵空心方阵呢?

“当我军在滑铁卢冲击英军方阵时,由于无法突破面前的刺刀屏障,我们当中的一位枪骑兵站在马镫上把骑枪当成‘杰里德’[标枪]掷了出去,打穿了一名步兵,要不是敌军迅速堵上了缺口,击毙他本可以给我们打开一条突破通道。这根骑枪丢得很光荣。”

――德・布拉克《轻骑兵前哨》

▲图1. 滑铁卢之战中法军近卫枪骑兵冲击英军方阵

作为滑铁卢之战的亲历者,枪骑兵出身的德・布拉克留下了这样一则颇为有趣的步骑对抗史料。无论是枪骑兵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诸位读者都可以从中各取所需,得出各式各样的结论。不过,本文在这里要探讨的则是文中指代标枪的“杰里德”(Djérid)一词和它背后隐含的战术信息。

中东骑兵的独门利器

熟悉法语的读者想必能够看出“杰里德”是个外来词,它其实源自阿拉伯语,指的是马木留克等中东骑兵使用的标枪。

▲图2. 挥动标枪的马木留克

曾在埃及游历数年的沃尔内(Volney)伯爵给后人留下了马木留克标枪训练的精彩细节:

“马木留克最喜欢的训练就是投掷‘杰里德’(Djerid)标枪,这个词原本指的是芦苇,后来被普遍用于指代各种像罗马人投掷投枪(pilum)一样用手扔出去的棍状物。马木留克制备标枪时用的不是普通木棍,而是从棕榈树上新鲜取下的枝条……枝条长4法尺(1.3米)、重5-6法磅(2.5-3千克)。骑手们拿着标枪踏上比武场,一边全速骑马行进,一边朝远处投出标枪。进攻方一投出标枪,就立刻调转马头,接下来就轮到他的对手追出去投标枪了。马匹已经惯于此类训练,因而能够很好地辅助主人,它们似乎也乐在其中。”

▲图3. 两名正在进行投射标枪训练的骑兵

马木留克还有一种危险的训练方式,也就是让“防守方”一边在标枪飞行轨迹上跑步行进,一边尝试空手接标枪。虽然比武标枪没有铁枪头,理论上不具杀伤性,但训练中也偶尔会乐极生悲,沃尔内就提到过阿里贝伊曾用标枪把他的训练伙伴扎伤。至于战时所用的标枪,那按照《陆军辞典》编者巴尔丹(Bardin)将军的说法,就着实是一种“杀伤力恐怖的投射兵器”了。远征埃及的亲历者法国军需官米奥(Miot)也证实了标枪在战时的普遍运用,他指出马木留克的“马鞍一侧是马刀,另一侧是马枪,通常还有一支标枪(Géride)”。埃及学创始人德农(Denon)甚至提到过在挥动马刀前掷出三支标枪的事例。

▲图4. 德农书中的“杰里德”标枪插图,上方为一支出鞘标枪,下方为两支收入鞘中的标枪

此外,马木留克的马鞍与马镫也非常有利于他们发挥标枪威力,米奥在书中提到,由于马镫非常短,骑手就可以站在马鞍上轻松地打出全力一击。

▲图5. 独特造型的马木留克马鞍与马镫

破阵之路

“我们徒劳无功地用骑枪和英国人的刺刀比拼,为了击破方阵,许多骑兵把他们的兵器当作‘杰里德’扔向英军前列。”――德・布拉克1835年5月11日书信正如上文所述,在滑铁卢之战中,一旦法军枪骑兵发觉无法用骑枪戳开英军方阵,就有许多人立刻想起了这种“杰里德”战术,并且几乎取得了成功。其实,法军会产生这类想法并不稀奇,因为早在滑铁卢之前十几年,马木留克就已采用类似战术打破过法军的步兵方阵。

▲图6. 金字塔大战

提到马木留克骑兵与法军步兵的交锋,读者往往会在第一时间想起金字塔大战,不过,若是说起法军步兵在埃及的哪一场战斗最为凶险,那答案却无疑是两个多月后的西德曼(Sédiman/Sidmant)会战。1798年10月7日,德赛将军的步兵师在西德曼村附近遭遇了穆拉德贝伊的骑兵主力。该师当时没有任何师属骑兵,步兵也不到3000人(第21轻步兵半旅和第61、81战列步兵半旅),此外还有2门之前从奥地利人手中缴获的3磅炮提供些许火力支援。据法军估计,穆拉德参战兵力约为1万名步骑兵和4门大炮,但实际兵力可能远低于这个估计值。

▲图7. 西德曼会战略图

德赛收拢了原先放出去的散兵,将手头的步兵分成三个部分,全师主力列成一个纵深为六列的庞大空心方阵,原先的后卫和前卫部队则在大方阵左右两边大约200步(130米)处分别列成一个占地约8×8米的小方阵,计划以交叉火力杀伤马木留克骑兵。

▲图8. 大小方阵示意图

穆拉德贝伊的骑兵先是习惯性地绕着步兵师行进几轮,观察法军布阵弱点,而后决心先行强攻两侧的小方阵:左侧方阵兵力为180人,由21半旅的萨克罗(Sacrost)上尉和61半旅的若弗鲁瓦(Geoffroy)指挥。右侧方阵兵力略少一些,约为150人,也由21半旅的瓦莱特(Valette)上尉指挥。伴着低沉的鼓声和高亢的吼叫,马木留克骑兵发起了看似杂乱的冲击。

▲图9. 穆拉德贝

伊马木留克如同闪电般逼近法军的小方阵。左侧方阵习惯性地展开“二列射击”,也就是不采取齐射,而是各个伍起初依次轮流开火,而后自由射击,保证始终维持一定的正面火力,连续击退了马木留克冲击。指挥右侧方阵的瓦莱特上尉则命令部下“上刺刀,等到敌人迫近到10步之内再开火”,可他的部下看到来势汹汹的马木留克就慌了神,许多人在匆忙之中过早开火,因而没有给马木留克造成太大的损失,自己却陷入了极端危险的火力空窗期,让后续的马木留克能够相对安全地迫近步兵。

▲图10. 西德曼会战

于是,马木留克顶着3磅炮的射击和右侧方阵的稀疏火力靠近了瓦莱特的小方阵,不过,法军的刺刀墙还是给马木留克制造了麻烦,他们一时无力突破。眼看这股攻击浪潮即将过去,马木留克却突然向后退却了好几步,然后猛然掷出标枪,许多人扔得兴起,甚至把马枪、马刀、手枪、战锤、战斧、匕首也统统丢了出去,不少法军当场倒地,方阵缺口骤然出现,敏捷的马木留克随即一拥而入,就此破开了方阵。

▲图11. 马木留克的战锤和战斧

方阵内的法军见势不妙,立刻趴在地上避开马刀砍杀,主力方阵也开始朝着混战人群射击,总算是迫使马木留克退却,瓦莱特随后率领残部退入大方阵当中。不过,哪怕是根据德赛师长最保守的战报,瓦莱特那个150人的小方阵里也已有12人当场战死,另有30名伤员跟随他退入方阵内部,成了令法军指挥层进退两难的处理对象:马木留克已经将4门大炮对准了法军中央的大方阵,由于目标太大,即便马木留克炮兵精度感人,也总有实心弹不时飞入厚重的队列,一次就可以抹掉十来个人,如果要抢救伤员,大方阵势必就无法移动,可继续留在原地只会导致伤亡继续增加。

▲图12. 西德曼会战中的法军伤员

德赛最终不得不放弃伤员,让大方阵收拢成纵队后跑步冲击夺取了火炮,可代价就是那几十名伤员最终被游弋在战场上的马木留克游骑干掉……此外,法军战报里还宣称瓦莱特的方阵在抵抗过程中也击毙了12名马木留克,可这听起来更像是单方面宣称自己方阵虽被击破,却在数字上没有吃大亏而已。至于信与不信,那就全看各位读者的想法了。

步骑对抗的解析

那么,为何标枪乃至各式“杂物”竟会成为马木留克骑兵击破步兵方阵的“奇招”呢?毋庸赘述,步骑对抗时的决定性因素还是双方的心理活动。早在18世纪,就有许多“理论家”使用和平时期射击测试中获得的步枪杀伤效力和射速数据,运用数学计算证明步兵有足够的时间向迫近自己的骑兵打出几轮齐射,认为凭借火力就足以打垮骑兵。然而,当骑兵发动冲击时,飞驰的马蹄既是在践踏大地,也是在摧残步兵的心理,导致步兵射击的实际效果大打折扣。要是步兵像此战中的法军右侧方阵那样手忙脚乱,就会进一步增强骑兵士气,削弱步兵士气。普鲁士军事评论家贝伦霍斯特甚至认为,如果步兵对骑兵过早地打出一轮齐射,然后还想要手忙脚乱地装填,那就成了即将被砍倒的攻击目标。

▲图13. 西德曼会战时期的法军步兵

于是,在西德曼会战中,马木留克骑兵就能够以较为高昂的士气迫近法军右侧方阵。可是,出于马匹的天性,哪怕步兵的火力只是“烟火表演”,但只要步兵队形仍然保持完整,战马就还是几乎无法贴近那堵断断续续喷吐着火焰的刺刀墙。即便是枪骑兵想要用那比步枪和刺刀加起来还长的骑枪杀戮步兵,那也得让骑手推进到距离步兵2.7米以内才行。因此,马木留克起初还是无法冲入法军的小方阵,法军枪骑兵也发现自己的骑枪在对付英国方阵的近接战斗中派不上用场。实际上,拿破仑战争中仅有的几则枪骑兵依靠骑枪捅破方阵的战例都发生在大雨导致步兵无法开火之后。

▲图14. 德农笔下如同烟雾弥漫的方阵开火场景

此时,骑兵自然就需要依靠其他手段在步兵方阵里打开缺口:1813年的德累斯顿会战中,法军胸甲骑兵靠的是事先做好防雨准备,用手枪射击撕裂雨后已经无法开火的奥军步兵方阵。而在1798年的这场西德曼会战中,马木留克则用上了法军几乎只能在古书上看到的标枪,这种短距离内杀伤力极强的“新奇”兵器和随后掷出的各式杂物给法军带来了极大的生理和心理冲击,数人倒下后,其他人士气已然剧烈动摇,一时也无法填补缺口,加上马木留克反应极快,入阵砍杀极为迅速,攻破方阵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参考资料:

Crowdy, T. French Soldier in Egypt 1798-1801: The Army of the Orient. Botley: Osprey, 2003.

Denon, D.-V., Voyage dans la basse et la haute Egypte. Londres, 1802.

La Jonquiere, C. De, L'expedition d'Egypte 1798-1801. Paris, 1899-1907.

Miot, J., Memoires pour servir a l'histoire des expeditions en Egypte et en Syrie. Paris, 1804.

日莫季科夫,《制胜的科学》,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9年。

A.Position de la division Desaix la veille do la bataille.

B.Premier mouvement de la division pour attaquer l'ennemi.

C.Position de la division chargée pai les Mameluks.

D.Position de la division après la dérouté de l’ennemi.

E.Position de la division Je son’ de la bataille.

a.Position de l’ennemi la veille de la bataille?

b.Position d’un groupe d’Arabes la veille de la bataille.

c.Fuite des Arabes vers le Fayoum, d. Fuite des Mameluks vers le lac Garah.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吴畋,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