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我们的记忆被谁篡改了,为什么现在“曼德拉效应”越来越明显了?

一个人当过总统,得过诺贝尔奖的人“被死亡”了,而且还有一大批人相信,这样的事情看似很荒唐,但是确实发生过。

2010年的时候,一位自称是“超自然现象顾问”的奇女子――菲奥娜・布鲁姆 (Fiona Broome)发表了一篇关于南非领袖人物曼德拉已死的文章,她声称自己清楚地记得曼德拉在监禁期间就去世了,而且还说曼德拉的遗孀为此还做了演讲。

如果说菲奥娜只是为了博眼球写这篇文章的,那么没啥稀奇的,毕竟人家就是做这个的!

可这篇文章却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许多人都认为曼德拉在20世纪80年的时候就去世了,有些人说自己在电视上看过,有些人说自己老师讲过,有些人甚至说有一场声势浩大的送行。

明显曼德拉并没有在监狱里去世,它在出狱之后还当了5年南非总统,还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直到2013年才去世。

菲奥娜把这种现象称作曼德拉效应,并声称这是因为在一个平行宇宙中曼德拉确实是去世了,而我们出于某种原因穿插了这些曼德拉去世的记忆

曼德拉效应的几个例子

曼德拉效应非常有趣,因为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出现类似的事情!

你觉得皮卡丘的尾巴应该是什么样的:

很多人可能认为皮卡丘的尾巴可能是有一个黑色部分,但实际上它没有!

你认为米老鼠穿的是吊带裤,还是一条红短裤,以及它是否有尾巴呢:

很多人都会认为米老鼠没有尾巴,穿的是吊带裤,可实际上米老鼠有尾巴,而且只穿红短裤。

你唱的《爱我中华》是56个民族,还是56个星座:

这个我个人一直唱的都是56个民族,但实际上它是56个星座。

还有这个沉思者雕像,你觉得它的手要怎么放:

很多人认为是放在额头的地方,但实际上它是放在下巴。

曼德拉效应的科学解释

当然,“曼德拉效应”只是网络用语,没有一个学科会认为这是真实存在的事实!

一种解释认为这是一种“虚构症”,就拿菲奥娜来说,她可能不是为了博眼球才写曼德拉去世的文章,她可能确实有这样一个模糊的记忆。

至于为什么这些明明没有发生的事,却偏偏会出现在脑子里呢?其实答案就在我们复杂的大脑中!

如果现在让你仔细回忆一件事情的全部经过,你可能很难完全地给它描述出来。

因为我们的大脑存储记忆的方式不像电脑硬盘储存信息那么直观,我们的记忆非常碎片化。这可能和我们节约存储空间,或者节约能量有关系,但总之我们的记忆并不是完整的。

其中那些我们认为最重要的部分,我们可以记得更清楚,而那些我们认为不太重要的就会被我们忽略掉。

正因为我们忽略掉的事件经过的许多部分,所以当我们需要重新提取记忆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很难描述事件的全部。

这个时候我们牛叉的大脑会根据经验来“脑补”事情的经过,我们大脑很喜欢根据经验做事情,可别小看这个技能(凭经验做事),这是人类进化的重大突破之一,因为这样可以加快大脑的运行速度,让我们快速做出反应,其实我们平时看到的许多视错觉也是大脑自作主张造成的(你想象一下一只狮子向你扑来的时候,你如果停下来思考一秒钟会怎么样,就知道大脑根据经验做事情有多有用了)。

我们回到曼德拉效应的例子中,比如皮卡丘的例子,你会发现我们记错的方向就是它耳朵上也有两个黑色部分,这个在我们大脑中形成一个“经验”。

然后,无论米老鼠,还是沉思者,你都会发现“经验”在这些错误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爱我中华》这首歌我在网上看了下,它可能确实有一个版本是56个民族,好像是出版错误。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既然曼德拉效应只是我们个体主观的错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出现和我们犯一样的错误呢?

这还是我们的大脑问题,我们的大脑不仅会瞎编,而且还很容易被误导。

如果一个人的记忆缺失了,那么它很容易被误导,大脑非常偷懒,它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判断别人提供的东西是否有效。

你会发现,所有的曼德拉效应都是非常接近现实的,因为只有更接近现实的东西,才更容易被大脑接受。

我个人认为关于“曼德拉效应”的这种解释是非常合理的,可现在许多人却都认为曼德拉效应越来越明显了。

那么为什么曼德拉效应越来越明显?

其实原因很简单,由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一些经过修改的图片,或者粗心的编辑一不小心就会弄错新闻标题,当然也可能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误导。

这导致了一些错误的信息随意传播,加上“雄辩胜于事实”的网友也很多!就像我们前面所说的,我们的大脑非常容易被误导,所以就出现了各种曼德拉效应。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卓依婷被死亡的事件,许多人都听说过卓依婷已经去世了,但其实人家活得好好的。

这可能就是一些具有误导性的新闻标题导致的。

最后

曼德拉效应的出现不需要别人篡改我们的记忆,也不用多元宇宙那么麻烦,我们只是被我们自己的大脑误导了而已!

如果米老鼠红色短裤没有拉得那么上去,如果没有人故意弄出一张米老鼠穿的是红色吊带裤,估计没人会相信这也能成为一个经典的曼德拉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