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糖尿病前期也不同,哪些人更易发展成糖尿病?

编者按:

当前,我们还很难给糖尿病前期下一个明确的定义,这是一种机体血糖水平高于正常水平,但还不足以全面引发糖尿病的状态。一些糖尿病前期患者会继续发展为糖尿病患者,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糖尿病前期患者并不会继续发展。那么,究竟什么是糖尿病前期呢?对身体健康的影响严重吗?如何干预治疗?

今天,我们共同关注糖尿病前期。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

① 糖尿病前期是啥?有多常见?

糖尿病前期是指血糖水平高于正常值,但不足以达到糖尿病的标准的状态。但是什么是“正常值”还有待讨论。

美国糖尿病协会(ADA)、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一个名为国际专家委员会的联合机构(由三个糖尿病组织的成员组成)已经对糖尿病前期下了五种不同定义。不同的定义反映了检测血糖水平的三种不同方式和不同的诊断临界值。

这意味着可能有一个人的血糖在 WHO 的定义下是“正常”的,但在 ADA 的定义下会被诊断为糖尿病前期。霍普金斯大学的 Elizabeth Selvin 和她的同事表示:“不同的测试会将人分为不同的类群,其中只有部分重合,这会导致一些人在一种定义下被划分为糖尿病前期,而在另一种定义下变成了正常。”

糖尿病前期的患病率主要取决于所使用的定义。WHO 和国际专家委员会使用更严格的定义,突出强调那些最有可能发展为糖尿病的人群。ADA 使用较低的阈值,因此它确定了更多的患者。多年来,一些糖尿病专家一直在抱怨 ADA 对糖尿病前期的定义,说它诊断了太多可能不需要治疗的人。

在 2014 年的一次采访中,伦敦大学学院的临床糖尿病专家 John Yudkin 说,通过降低糖尿病前期诊断阈值,ADA 至少使符合糖尿病前期诊断标准的人数比先前估计的人数增加了一倍,其中包括“一群异常的人,他们的葡萄糖耐受量存在异常情况”。

美国 CDC 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他们把在两种不同测试中任何一种结果达到 ADA 标准的人群都计算在内。基于这一标准,该机构估计美国有 8800 万成年人(超过总人口三分之一)患有糖尿病前期,但是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人两项测试的结果均满足这一标准。

图.不同定义所得到的糖尿病前期的普遍程度。

② 为什么糖尿病前期很重要?

糖尿病前期很重要,是因为糖尿病很重要。据估计,美国有十分之一的成年人(3420 万人)患有糖尿病,美国 CDC 预计,到 2050 年,这一比例将上升至三分之一。

其中一小部分人患有 1 型糖尿病,这是一种无法预防的自身免疫疾病,通常在儿童时期就被诊断出来。而剩下的,至少超过 90% 的人患有 2 型糖尿病,在这种情况下,机体细胞对胰岛素反应变得不那么灵敏,随着时间的推移,胰腺不再能够产生足够的胰岛素来调节血糖。虽然我们还没有完全了解这种疾病背后的新陈代谢过程,但是超重和缺乏运动是该病的关键危险因素。

未得到控制的 2 型糖尿病造成的后果是令人害怕的:心脏病、失明、肾衰竭、中风和截肢。而且,这种疾病是无法治愈的,尽管像胃分流术这样的治疗手段可以帮助病人得到多年的有效缓解。

不过,2 型糖尿病通常是可预防的。在人们患上这种疾病之前,他们通常会处于糖尿病前期状态数年。每年大约有 5% 到 10% 的人会发展成糖尿病,但其他人可能永远不会发展为糖尿病:研究表明,高达 59% 的糖尿病前期患者可能会在五年内自发恢复到正常的血糖水平。问题是目前医生还没有办法预测谁会发展成糖尿病,谁不会。

图.在过去6年里,美国糖尿病的患病人数稳定增加。

③ 糖尿病前期本身严重吗?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心脏病专家 Prakash Deedwania 说:“诊断为糖尿病前期更像一个警告。它基本上是在告诉你,你即将患上一种危及生命的疾病,你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否则就将自食其果。” 研究表明,当一个人患上糖尿病时,他的动脉、肾脏和其他器官可能已经开始受到不可逆转的损害。

甚至在此之前,糖尿病前期患者可能比血糖正常的同龄人有更多的健康问题。最近在密歇根州对 2.5 万人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 14 年的时间里,那些被诊断为糖尿病前期的人群比那些血糖正常的人群,更有可能经历心脏病发作或其他重大心血管事件,尽管这并不能证明就是糖尿病前期导致了心脏问题。另一项研究发现,糖尿病前期与血管性痴呆和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增加有关。

但另一方面,许多老年人可以完全忽视糖尿病前期。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老年医学专家 Kenneth Lam说:“糖尿病是一种需要经过很多年才会导致重大问题的疾病,对于那些年事已高的人群,做糖尿病前期的诊断反而是一种负担。”

一些其他类型的糖尿病患者可能也没什么好担心的。Wagner 和他的同事在对 899 名糖尿病高危人群进行了 25 年严格测试后,确定了 6 种不同的亚型,这一分型结果考虑了血糖水平、肝脏脂肪、体脂分布、血脂水平和遗传风险等因素。

其中的三种亚型,即使经过了很多年,糖尿病的患病风险仍然很低。然而,在另外三种亚型中,人们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在第一种分型中,人们产生的胰岛素太少;在第二种分型中,人们患有脂肪肝,他们的身体对胰岛素有抵抗力;在第三种分型中,人们发展为糖尿病的速度很慢,但他们在糖尿病发生之前就已经受到肾损害,死亡率特别高。

研究人员还在第二个人群中证实了这六种亚型,这一人群是来自于伦敦的近 7000 名公务员。

然而,确定上述亚型所需的一些测试(例如,测量肝脏脂肪和基因图谱)并不常规(通常用于研究),因此糖尿病前期患者无法确切地知道自己是否属于高危人群。

但 Wagner 的研究进一步支持了这种观点,即内脏脂肪(可以通过测量腰围来估计)有助于评估糖尿病的患病风险,因为这三种高风险亚型的内脏脂肪水平都较高,而瘦子患糖尿病的风险最低。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糖尿病基因诊所主任 Miriam s. Udler 说:“这个结论需要更多的工作来重新验证,但它为重新考虑如何治疗糖尿病前期提供了‘令人兴奋的潜力’。” 她在Nature Medicine杂志上写道:能够识别出有严重健康问题的高风险人群,将使医生能够集中精力关注他们,并向其他人保证他们患有的糖尿病前期并不严重。

图.一项研究表明,相比于二甲双胍,改变生活方式的人更不可能发展为糖尿病。

④ 人们应该做些什么?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STF)建议,任何年龄在 35 至 70 岁间的超重人群都应该做一次血液检测,以筛查是否患有糖尿病前期。

对于那些被诊断为糖尿病前期的人,医生还不能预测他们是否会发展成严重的疾病,所以安全的做法是采取行动。但许多患者并不这么认为,俄亥俄州立大学医学院糖尿病预防的临床科学家 Joshua Joseph 说:“有些人听到之后会说‘哦,我的糖尿病风险真的很高’,或者是‘哦,太好了。我没有糖尿病,所以我很健康’。大多数时候,患者们都会说第二句话。”

这是非常错误的,因为提前采取行动会带来很大的不同。一项针对 3000 多名糖尿病前期美国人的研究发现,如果一个人减掉 5% 到 7% 的体重,并每周进行 150 分钟的适度运动,他们患糖尿病的风险就会降低一半以上。

芬兰的一项研究也试图探究适度减肥(体重的 5%)、每天进行 30 分钟的适度活动,以及低脂肪、多纤维的饮食是否会降低一个人患糖尿病的风险。令人惊喜的是,这项研究提前结束了,因为证明它的有效性非常明显。

许多其他的研究也显示了类似的结果。在一项对随机对照试验的回顾中,9 项针对糖尿病前期患者的研究中,有7项发现,“生活方式干预”――减肥、健康饮食和锻炼――在开始干预后的长达 10 年时间里降低了患糖尿病的风险。

而且,在一项二甲双胍和改变生活方式的比较试验中,健康的习惯胜出了。那些改变饮食和运动模式的人 2型糖尿病的发病率降低了 58%,而那些服用二甲双胍的人只减少了 31%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给糖尿病前期患者开二甲双胍并不是医生的首选。

Deedwania:“你可以从简单且廉价的生活方式干预开始,你可以随时逆转糖尿病前期,以阻止糖尿病的发生。”

⑤ 行动起来

考虑到超重或肥胖问题日益严重,糖尿病前期以及糖尿病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与其等待诊断,不如先朝着健康的生活方式努力,包括每周 150 分钟的体育活动和选择健康的食物。也有证据表明,减轻压力和每晚至少睡 7 个小时也会有所帮助。

Joseph 说:“这些都是可以降低糖尿病风险的事情,但它们并不仅仅针对糖尿病。无论我们试图阻止什么情况发生,这些事情对我们都有益处。”

原文链接:

https://knowablemagazine.org/article/health-disease/2021/what-does-mean-have-prediabetes

翻译 | Johnson

审校 | 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