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被我们误解的12个历史真相!潘多拉的“盒子”,其实是个罐子?

我们上学都是为了学习,但如果其中一些课程最终教授的是错误的历史呢?历史上存在着很多关于世界上著名人物的误解,尤其是关于他们的言行。其中大多数都是为他们增添传奇色彩的故事。我们把历史想象成“传话”游戏。当消息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时,它一定会发生改变。因而最终的版本往往是原始版本的一个非常糟糕的版本。

或许我可以这么说,不要随便相信你读到的一切。比如这篇文章,就为大家整理了一些我们在历史上一直搞错的事实。当然,犯错的不只是我们,历史爱好者也会犯错。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起初并不相信种族平等

根据历史记载,亚伯拉罕・林肯是一个正直的人。他宣布奴隶制为非法。但这并不是他最初的观点。

至少在一开始,林肯并不相信种族平等。他的观点在1858年与伊利诺斯州参议员竞选对手,斯蒂芬・道格拉斯的一系列政治辩论中得到了体现。当时,林肯说,“我要说的是,我不赞成,也从来都不赞成以任何方式实现白人和黑人种族的社会和政治平等。”他接着说,他认为黑人不应该投票、担任陪审员或与白人通婚。

但后来,林肯的观点改变了。在他的最后一次演讲中,他提倡黑人选举权,并说每个参加内战的黑人都有选举权。他还说,每个黑人都有权利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林肯带来了一场变革,但变革首先是从他自己开始的。

中世纪的农民食物,并不乏味

人们说中世纪的食物平淡无味。坦白地说,其实这并不正确。盐是一种奢侈品,但农民依旧可以大量获得香料。

丁香、孜然、小豆蔻、肉桂、胡椒和肉豆蔻只是一些常见的调味料。其他口味包括姜、糖、醋、酒、葡萄干和蜂蜜。同时也有大量的肉类,农民也可以吃到海鲜(在那个时候,龙虾实际上被认为是下层阶级的食物)。如果遇到困难,农民甚至可以把橡子磨成高蛋白面粉做面包。

所以虽然食物可能没那么咸了,但肯定不是平淡无味的。

玛丽莲・梦露不是大码女郎

玛丽莲・梦露的魅力依然存在,尽管她已经去世半个世纪了。除了关于她死亡的无数故事外,人们还喜欢谈论她的“大尺寸”。梦露的体型接近沙漏,为0.6-0.7米,穿的是6-8号的衣服。

和所有人一样,她的体型在一生中不断变化。“加大号”参数中提到的尺寸是12。但那是英国的尺码,在美国的尺码是10码。

潘多拉的“盒子”其实是一个罐子

潘多拉没有盒子,而是有一个罐子。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哲学家伊拉斯谟,在16世纪通过自己的著作,把她的罐子变成了盒子。

他可能是翻译错了,也可能只是把它和丘比特和普赛克故事里的盒子搞混了。

尼安德特人并不逊于人类

如果你看过动画电影《原始人》,你可以看到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又名穴居人)之间的互动。在电影里,这看起来很有趣,反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不正确的。

真正的尼安德特人一点也不笨。研究表明,他们是具有多种沟通技巧的熟练捕猎者。他们可以根据当地的供应情况进食,并补充肉食,很像智人。

最新的研究表明,即使是180万年前的史前人类,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原始。研究人员认为语言和高级工具制造之间存在联系,而尖端的大脑图谱正帮助证明这一点。随着工具的进步,语言也可能通过教学而进步。

骑士并不像电影里表现的那么有骑士风度

骑士为他的女人而战,为国王而死……不过这些只存在于电影中。在现实生活中,许多骑士只不过是雇来的骑着马穿着盔甲的暴徒。他们全副武装,喜欢以暴力结束战斗。

骑士精神并不是他们与生俱来的。相反,统治阶级将其作为一种行为准则,以使战斗减少到最低限度,从而使骑士能够活着,从而保护精英阶层。

电影中的骑士精神大多是诗意的。骑士对女士们的行为因礼貌而有所不同,而侍从阶层的女性,则会看到他们的另一面。

保罗・里维尔从没喊过“英国人来了!”

保罗・里维尔最著名的作品,可能是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的诗《保罗・里维尔的骑行》。它描述了1775年骑士的午夜骑行。他骑马去警告约翰・汉考克、塞缪尔・亚当斯和其他爱国人士,英国即将进攻马萨诸塞州的列克星敦。

当然,这也是不正确的。虽然里维尔是一个爱国者,并建立了一个间谍组织,但他并不是一个人骑马。威廉・道斯和塞缪尔・普雷斯科特与他同行。夜幕降临时,40多人骑在马背上,带着这条消息在波士顿四处奔走。

里维尔绝对是个英雄――只是不像朗费罗展示的那样是孤独的。他也没有喊:“英国人来了!”因为这是一次谨慎的行动,所以喊一声就会暴露一切。

沙贾汗没有砍掉泰姬陵工人的手

沙贾汗(Shah Jahan)是莫卧儿王朝的皇帝,他在17世纪统治了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和相关领土。在他的统治下,艺术和文化繁荣起来。当他最喜爱的妻子Mumtaz Mahal在分娩时去世时,沙贾汗伤心欲绝。

故事继续讲述了他如何下令建造一座白色的陵墓,以容纳他心爱的人的身体和记忆。而泰姬陵是他的梦想。流行文化说,后来,他下令砍掉所有建筑工人的手。据称,他不想让他们再创造一个像泰姬陵那样的奇迹。

然而,在这座著名的建筑附近有一个叫做甘杰泰姬陵的定居点。这里曾是17世纪泰姬陵的工人居住的地方,并且他们的后代今天仍然住在这里,练习祖先的艺术和技能。

罗马人的呕吐室(Roman Vomitoriums)不是用来呕吐的

当我们听到这个词,并看到流行的草图时,我们可能会认为vomitoriums是罗马人专门用来净化的房间,比如呕吐――然后再去参加更多的派对。

实际上,vomitoriums只是罗马剧院或体育场的出入口。

初夜权可能并不真实存在

在任何历史电影中,英雄是正义的,而对手是野蛮的。例如,在梅尔・吉布森的苏格兰史诗《勇敢的心》中,英格兰人是野蛮人。他们有“初夜”(prima nocta)的权利,这让他们可以合法地闯入婚礼,在处女新娘和她的新婚丈夫在一起之前,让她的第一次成为他们的。而这就是所谓的封建领主“初夜权”。

历史学家说,虽然这是很好的电影素材,但这种做法可能没有任何真实性。历史上曾有过“法律”(jus primae noctis)或“领主的法律”(droit du seigneur)的说法,不过留下的许多画作都是根据艺术家的想象创作出来的。而历史学家们很难找到一个关于这两种事件发生的单一记录,或受害者的名字。

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并没有随着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消失而消失

关于亚历山大城图书馆的伟大,存在有很多的故事,然而历史学家们还是对埃及图书馆的实际重要性,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关于它最终的毁灭,也出现了更多的争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统治者的更迭,图书馆逐渐衰落。随着基督教的兴起,所有“异教”思想在本质上都被禁止了。所以图书馆的消亡,更多的是由于炽热的思想而不是真正的火。但是这些知识仍然存在,它的宝库的毁灭,并没有真正让人类落后――当然也不是像人们声称的那样神秘。

琼斯敦大屠杀现场使用的是Flavor Aid,而不是Kool-Aid

1978年的琼斯镇大屠杀成为了历史上血腥的一天,当时有900多人集体自杀,他们喝下了据称是有毒的Kool-Aid饮料。

然而,这更像是一种谋杀造成的强迫自杀事件。牧师吉姆・琼斯的追随者,在暴力威胁下被迫喝下了有毒的混合物,拒绝的人被强制注射氰化物。但该故事最大的错误,是饮料的名字本身。有毒的饮料是Flavor Aid,不是Kool-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