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二战最著名形象之一,小男孩背弟弟照片,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在美国对长崎的攻击之后,一张小男孩在火葬场的照片,深深地印在了任何观众的脑海中。这张照片捕捉到了那些,在日本核袭击中幸存下来和没有幸存下来的人之间的悲剧性差异。照片中的日本男孩,正背着他死去的弟弟走向火葬场,展现了孩子经常被忽视的勇气和韧性,即使面对的是难以捉摸的心碎。

虽然这孩子的生活被永久地改变了,但摄影师乔・奥唐奈(Joe O'Donnell)的生活也被永久性地改变了,因为他的任务是记录长崎地震的余波,被迫目睹了核辐射的可怕后果。

当奥唐奈漫步在长崎袭击造成的废墟中时,他遇到了许多令人不安的事件。他被眼前的景象深深打动了,直到冲突结束的几十年后,他才敢让自己去看自己拍摄的照片。

男孩带着死去的弟弟去火葬

照片中,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背着他的弟弟。男孩笔直的站着,准备把他的弟弟带到他最后的安息之所――火葬。这个男孩的姿势模仿了日本军队的姿态,即使在他的天真中也显示出了力量。

摄影师乔・奥唐纳在谈到拍摄这张照片时说:

“我看见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走过,他背着一个婴儿。在那个年代的日本,我们经常看到孩子们背着自己的小弟弟或小妹妹玩耍,但这个男孩显然不同。我看得出来,他来到这个地方是有严肃的原因的。他没穿鞋,脸也绷得紧紧的。婴儿的小脑袋向后仰着,好像睡得正香。而那男孩在那里站了五到十分钟。”

男孩留下来看着弟弟的尸体燃烧

这个男孩并没有简单地把他的弟弟留在火堆旁――相反,他留下来看着他的尸体燃烧。男孩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只是咬着下唇流血了。

摄影师乔・奥唐纳回忆道:

“戴着白色面罩的人走到他身边,安静地开始解开绑着婴儿的绳子。他们抓住尸体的手和脚,把它放在火上。而那个男孩则笔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火焰。他用力地咬着下唇,下唇泛着血光。火焰慢慢地燃烧着,就像太阳落山了一样。后来男孩转过身,默默地走开了。”

这张照片是在袭击长崎之后拍摄的

1945年,当美国对日本长崎市发动核攻击时,该市大部分地区都被摧毁了。虽然一些医疗设施部分完好无损,但没有人留下来提供援助。许多日本公民当场死亡,还有一些人因辐射灼伤而痛苦不堪。目击者描述说,幸存者身上的皮肤脱落,胸部有巨大的水泡,面部畸形,几乎让人无法辨认。

据长崎县厅称,长崎市70%的工业区被焚毁,造成87000人伤亡。不过美国最初的估计数字要低得多,声称有3.5万人在这次袭击中丧生。

尸体在火化前,被堆放在马车里

海军摄影师乔・奥唐奈从佐世保前往长崎,参观了世贸中心遗址,记录了原子弹对这座城市的影响。有一次,他在山上环顾四周,注意到一群戴着白色面具的人在一个大约两英尺深的大洞旁边。他看着他们把尸体从马车上搬下来,放在洞里,然后烧掉。

在这个场景中,他也看到了“站在火葬场旁边的男孩”。

摄影师当时只有23岁

二战后,奥唐奈被派往广岛和长崎拍摄城市及其人民时,他还是一名23岁的海军陆战队中士。他第一次去长崎执行任务时,对那里的破坏感到震惊。奥唐奈为军方拍摄了很多官方照片,但为了记录这场悲剧的后果,他还携带了另一台相机。

他把这些照片收藏在自己的私人收藏中。除了那张著名的、令人心碎的小男孩在火葬火堆旁的照片,奥唐奈还拍下了一张照片,那是一个满是学生的教室,当时只有煤渣。

奥唐纳被他捕捉到的图像,深深困扰着

作为一名战时摄影师,奥唐奈目睹了难以想象的破坏和痛苦,而这也深深影响了他的情感。当他完成在日本的任务回到美国后,他把自己的私人底片储存起来,拒绝冲洗,并把它们锁在一个箱子里。

大约50年后,他成为了核武器的强烈反对者。并最终决定在1995年公布这些照片。

为了出版他的照片,奥唐纳与政府审查制度抗争

乔・奥唐奈被这个男孩和他在日本拍摄的其他男孩的照片困扰着。他质疑美国投下炸弹的决定,而这些炸弹夺走了许多无辜的人的生命。战争结束后,奥唐奈就这个问题召开了会议,不过他的观点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之后他公然面对政府审查,并绕过他们,让美国公众能够看到他的照片,并真正理解战争的可怕代价。

他多次回到日本,试图找到照片中的男孩,但他没有成功。而男孩的父母也很可能已经死了,因为是他把弟弟的尸体带到火葬现场的。

奥唐纳问杜鲁门总统,他是否对袭击事件有重新考虑

当奥唐奈从日本回国后,他搬到了华盛顿特区,并通过自己的关系,找到了一份白宫摄影师的工作。

在1995年的一次电台采访中,奥唐奈回忆说,有一次他鼓起勇气问哈里・s・杜鲁门总统,对向日本投下原子弹是否有任何后悔。杜鲁门对摄影师说:“当然了!后来我也有很多疑虑。”

50年后,奥唐纳为“残忍和不必要”的袭击道歉

1995年,在日本核袭击50周年之际,奥唐奈接受了一部纪录片的采访。在亲身体验了这场残酷战争的可怕后果后,他向日本公民道歉。虽然奥唐奈本人并非受害者,但在目睹如此难以置信的痛苦和折磨后,他可能经历了创伤后压力。他称这些袭击是“犯罪……和大屠杀一样是错误的”。

他还宣布:“今晚,我想向你们表达我的悲伤和遗憾,为你们的城市遭受的残酷和不必要的袭击、所造成的痛苦道歉……不再有广岛!不再有长崎!也不再有珍珠港!”

他的妻子认为,他是辐射暴露的又一个受害者

奥唐纳于2007年去世,享年85岁。多年来,他与许多健康问题作斗争,做过50多次手术,包括心脏和结肠手术。他的妻子认为,他的健康状况不佳,是他在长崎和广岛受到辐射的直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