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史上最悲剧的女权活动家,丧命于马蹄之下,只为这样一个目的?

1913年6月4日,埃米莉・戴维森(Emily Davison)走上了埃普索姆唐斯赛马场(Epsom Downs Racecourse)的跑道,一匹马在转弯处疾驰而过。马和骑师撞上了戴维森,随后三个人都摔倒在地。在那年最受期待的体育赛事中,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时刻。事件的后果表明,艾米莉・戴维森的行为是有目的的:她这么做是为了引起人们对妇女选举权问题的关注。而她的行动也将为未来几年其他著名的女权活动家的运动,铺平道路。

艾米丽・戴维森1872年出生于英国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毕业于圣休学院,是妇女社会和政治联盟(WSPU)的一名激进成员。WSPU成立于1903年,唯一的目的就是为英国妇女争取投票权。在19世纪,尽管越来越多的英国不同阶层的男性获得了选举权,但英国女性仍然被剥夺了这一公民权利。因此,“妇女参政论者”,或妇女权利组织中的激进分子,如艾米丽・戴维森,自己站起来承担了责任,以越来越公开和戏剧性的方式,抗议妇女被剥夺的权利。

艾米丽・戴维森在埃普索姆赛马场的行为,实际上也被拍了下来,并成为这场悲剧的令人心寒的一瞥。她大胆立场的照片,是女性最具影响力的照片之一,而她的死亡无疑是女性投票权运动中最具戏剧性的时刻之一。戴维森最终因伤势过重而死,但英国的选举权运动从此改变了。

埃米莉・戴维森想在埃普索姆赛马场,引起人们对妇女参政运动的关注

和许多妇女参政权论者一样,艾米丽・怀尔丁・戴维森认为,只有直接行动才能最终确保妇女的投票权。于是,1913年6月4日,她乘火车来到伦敦南部的埃普索姆德比赛马会,而这是一项每年举行一次的著名赛马赛事。

埃普索姆德比不是普通的赛马比赛,在1913年,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赛马比赛之一。戴维森希望她可以利用这次活动的知名度,来引起人们对她事业的关注。

当她踏上跑道时,一匹马撞上了她,而这一切也都被拍了下来

当一群马在跑道上转弯时,戴维森绕过了确保观众安全的栏杆,走到跑道上喊道:“给妇女投票!”后来戴维森想抓住马驹安墨的缰绳,而这匹马的主人正是乔治五世国王。比赛正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因此安墨无法立即停下来,于是猛力的撞向戴维森。随后她和安墨还有他的骑师一起摔到了地上。

由于Pathé电影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埃普索姆唐斯记录比赛,因此戴维森的行为完全被拍了下来。

艾米丽・戴维森并没有马上死去,而是痛苦了好几天

就在戴维森被撞倒后,一群人涌向她和受伤的骑师。碰撞打碎了戴维森的头骨,使她失去了知觉。她被紧急送往当地医院,不过医生们对戴维森几乎无能为力,并且仍处于昏迷状态。

几天后,她于1913年6月8日去世。

她的行为让英国公众产生了分歧,甚至当她在医院奄奄一息的时候,她收到了仇恨邮件

公众对埃普索姆德比球场的恐怖事件反应不一。媒体主要关注国王的马和骑师能否康复。但她的死确实在全国各地的报纸上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争论的问题是,犯下这种暴力行为的女性,是否应该享有投票权。总的来说,报纸和许多英国人认为,戴维森的行为是完全疯狂的。

在医院奄奄一息的时候,戴维森收到了一些对她很生气的人寄来的恐吓信。至少有一个人写信告诉她,她疯了,“不值得存在”,应该被送进精神病院。

戴维森的死让她成为了烈士,妇女参政论者组织了一场盛大的公众葬礼,来纪念他们死去的姐姐

戴维森死后,她的姐妹妇女参政权论者迅速把她变成了一个牺牲自己,来引起人们对妇女参政权问题的关注的烈士。因此,她们举办了一场公众葬礼,作为妇女参政运动的象征。1913年6月14日,成千上万的人从英国各地来到伦敦参加葬礼。在5000名身穿白色衣服的妇女参政权论者的护送下,戴维森的遗体被一辆四匹马拉的马车运走,穿过伦敦市中心。

葬礼是妇女参政权论者聚集在一起的机会,并利用戴维森作为一个象征,以获得投票权。

骑师在事故中幸存,但在几十年后自杀

安墨和埃米莉・戴维森之间的意外碰撞,把骑师赫伯特・琼斯弹飞了,然后当他身后的马匹和骑手经过时,他才站了起来。而叫安墨的小马实际上也在他之前就已经站起来了,并小跑到了终点线。并且琼斯和安墨的伤势并不严重――事故发生两周后,他们甚至参加了另一场比赛。

虽然赫伯特・琼斯幸存了下来,但他却被这场事故遭受到了心理上的折磨。不幸的是,他永远无法摆脱那个夏天在埃普索姆唐斯发生的事情,并声称戴维森的脸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1951年,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没有人知道,戴维森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戴维森从未告诉任何人,她打算在埃普索姆德比做什么,因此这让很多人质疑她的动机。是为了牺牲自己吗?她是想阻止这匹马,给它戴上一条表示支持女性权利的围巾?她的目标是国王的马吗?她是想自杀,还是一场悲惨的意外?没有人真正知道。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她试图将妇女参政的旗帜挂在安墨身上。另一些人则认为,在赛马前,她曾和其他争取妇女参政权的人一起练习过抓马缰。比赛现场的警方调查人员得出的结论是,戴维森并没有打算或预期在埃普索姆德比球场死亡,因为她钱包里有一张回程火车票。

戴维森有过参与极端危险和暴力行为的历史

比赛现场的那场著名的悲剧事件,并不是艾米莉・戴维森第一次与妇女投票权运动的危险接触。戴维森从1906年起就是妇女参政论者。和其他妇女参政权论者一样,戴维森有过拿自己的安全冒险的记录。在激进的WSPU的职业生涯中,戴维森至少被逮捕过9次,并忍受了49次强迫喂食,以破坏她在监狱中的绝食抗议。

一位妇女参政论者西尔维娅・潘克赫斯特(Sylvia Pankhurst)以令人痛苦的生动细节,描述了这种强迫喂食:

接着,我感到有一个钢制的器械压在我的牙龈上,刺进我的肉里。然后,当他们转动一个螺丝时,它逐渐把我的下巴撬开。感觉就像拔牙一样,但我一直拒绝。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紧闭嘴巴。但很快,他们就试图强行把橡皮管,塞进我的喉咙里。

戴维森不仅忍受了将近50次这样的折磨,而且在1912年在霍洛威监狱服刑期间,她甚至为了抗议对妇女参政论者的虐待,从监狱阳台上跳了下去,并认为唯有“一场大悲剧,才会可能拯救更多的人”。

戴维森是众多愿意冒着危险,让人们关注妇女选举权事业的妇女参政权论者之一

艾米丽・戴维森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其他妇女参政权论者有时为了抗议英国妇女仍然没有投票权的事实,而采取极端手段。妇女参政论者经常攻击国家财产,以抗议政府不把女性视为与男性平等的公民。比如他们在博物馆里砍画,放火烧邮箱。

她们也经常被逮捕,在监狱里进行绝食抗议后,被残酷地强迫进食。

历史学家仍在质疑,她的死是否有助于为妇女投票权铺平道路

艾米丽・戴维森的行为被描述为不成熟、疯狂或勇敢,不过这取决于你问的是谁。历史学家一直在争论,埃普索姆德比事件是否对妇女投票权运动有任何可衡量的影响,因为英国妇女又花了五年时间才获得投票权。一些人甚至认为,戴维森的死并没有让英国女性更接近投票权。

无论如何,艾米丽・戴维森的记忆在选举权运动中占据了重要地位,这是无可争辩的。她的行动激励了一代女性继续施压、斗争和坚持争取投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