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李靓蕾的信中,有多少个心理知识点?全网最全!

策划 / 二狗子

撰文 / 二狗子、马斯特、Nico

专业支持 / Nico

编辑 / KY主创们

魔幻2021的最后几天,不少刚刚做完年度大瓜盘点的创作者,又含泪打开了源文件。

12月17日,歌手王力宏前妻李n蕾发表5000字长文,控诉与王力宏8年婚姻期间,王力宏的种种作为:

婚内出轨、约炮、招妓、冷暴力……

这位昔日的“阳光优质偶像”,直接给娱乐圈渣男行径来了个大集锦。

不过这次,比起过往面对被渣女性时的“痛心”,吃瓜网友们的情绪更多地被另一件事调起:

重锤出击的李n蕾,也太太太飒了吧……

首份发文被报警诽谤,李姐直接转发:“把警察联系方式给我,我提供证据”。

王力宏的回应以“自己生活在恐惧、痛苦中”避重就轻,本科心理学专业的她直指实际是王力宏对她实施了精神虐待(Mental Abuse)和情感操控(gaslight)。

王力宏本人则有性成瘾(Sex Addiction)和自恋型人格(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倾向。

全程逻辑缜密,表达清晰,行文毫不拖泥带水。

有网友感慨:这哪是什么渣男控诉书,明明是哥大硕士的心理学知识科普……

关于整个事件的过程梳理,网络上已经有不少详尽的版本。而作为泛心理学博主,这一回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李n蕾在自己的知识储备背景下,在关系中逐步觉醒的自我觉察意识。

在李n蕾的自述里,究竟出现了哪些值得我们探讨的心理学概念和知识点?在现实生活中,它们的发生意味着什么?我们又能从这一事件中获得什么样的启示呢?

今天就来和大家聊聊这把“蕾神之锤”。

李n蕾在回应中所提到的gaslight,也叫煤气灯操纵法(Calef & Weinshel, 1981; Gass & Nichols, 1988 )。

这是一种情感操控的形式。操控者会把事实刻意扭曲、选择性地删减,或者直接将虚假信息灌输给对方,使被操控者怀疑自己的记忆力、认知力和精神状态,乃至整个自我的价值。

可以看到,李n蕾在关系中,存在典型的煤气灯操纵受害者表现。心理师对两人情况的分析材料里,有一段这样的描述:

△ 王力宏(Bobby)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与他对你的“煤气灯操纵(gas lighting)”模式有关……也就是让你不断地努力、维护自己、证明自己,让你认为自己是“疯了的”,或是“不够格”的。

操纵者这么做的目的,往往是因为ta们实质在关系中做出了可能给自己带来负面结果的事实。

操纵者们一方面不想承认错误,同时也并不愿意结束这段关系。于是,ta们便会用“煤气灯”来洗脑对方,让被操纵者觉得自己“不够好”。

于是,被操纵者们便会努力改变自己,以求赢得操纵者对自己的爱。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李n蕾,确实不是什么一无所知的懵懂小女生。然而,在她与王力宏相识时,她才只是一名16岁少女。

当26岁早已成名的王力宏直白地对16岁的李n蕾表达好感,李n蕾很快就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

很快,李n蕾发现,和王力宏的恋爱,似乎并不像自己认知的爱情那样“常规”。

因为你是优质偶像,我没有任何戒心,我们自然的在一起,发生了关系。

隔天早上你却说你不想谈感情。我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当时很惊讶,但是同时因为你也很真诚的跟我分享了很多你的孤单和内心的秘密。我当时觉得你形象这么优质,应该是受过什么伤害才会这样。

尽管这种不常规的恋爱让李n蕾心存疑虑,但想到王力宏是大明星,是优质偶像,这种“不常规”又在李n蕾的意识里,变得合乎情理。说不定,自己可以成为他的拯救者――也许给他一个稳定的家、支持他追梦、和他共同抚养孩子,他就会走出现在的困境了呢?

作为一则包含大量桃色情节的巨瓜,王力宏的私生活问题成为了这一次网友眼中的焦点。

李n蕾在自述中写道:

其实像我这样的角色,你在很多城市都有这样的“朋友”。你也有被拍到带女生回家过夜,也被拍到召妓。

在第二篇回应里,李n蕾提到了一个词:性成瘾。

性成瘾(Sex Addiction),是一种不顾负面影响而强迫性地参与性活动(尤其是性交)为特征的状态(Malenka et al., 2009)。

李n蕾表示,心理师认为:王力宏存在性成瘾问题。

那么,是否性成瘾的人处在一段亲密关系中,就必然会因性瘾而不断出轨呢?

事实是,虽然性成瘾和不忠往往齐头并进,但仍有许多性瘾者选择忠于自己的伴侣(Wolff, 2021)。

即便一名性瘾者在关系中因性而出轨,这种关系外性行为与ta们对这段亲密关系的满意程度也并无关。Ta们通常是将每个人都视为性对象或潜在的性伴侣,而不是真正打算爱上这个人、或与ta们建立关系(Wolff, 2021)。(如果你或你身边的人是一名性瘾者,请寻求三甲医院专业精神科医师的帮助)。

而王力宏的关系外性行为,更像是为了寻求刺激,获得一种心灵上的“满足感”(Wolff, 2021)。

我退出了你的生活,就带着孩子们在家等着你,等你想回来的时候回来跟我们相聚,也不跟你吵架了。但是你还是要自私的离开,理由竟是因为你如果遇见喜欢的女生,你不想她受委屈被人家说是小三。

性瘾,并不是在婚姻中不忠,并做出不负责任行为的理由。

精神虐待(mental abuse,又称emotional/ psychological abuse),是虐待行为中的一种,指一个人或几个人针对特定对象,通过看似无害的字眼、指涉、推论以及非语言的暗示,对受虐者的心理健康造成严重威胁的行为。

李n蕾在文字中提到:王力宏安装了视讯机器人游走于家中,自己和孩子在任何时间、任何衣着状态下的影像,都有可能被王力宏及他的同事朋友“直播观看”。

在心理师面前,王力宏也并不为自己推走了李n蕾的行为负责,而是将妻子作为一个有心理问题的人对待。

这种行为的核心,其实是掌控感以及对权力的索取。

其中最常见的攻击方式,就是迫使受虐者做出令人谴责的行为,激起对方的罪恶感。Ta们的最终目的,是通过打击他人掩饰自己的脆弱,并取得优势地位。这样,ta们就可以肆意妄为,而不再心虚。

在王力宏对李n蕾发文的回应里,他便声称李n蕾“并非是一毛钱不要的形象”,自己的朋友被李n蕾“无辜牵扯”,很遗憾自己没能达到“李n蕾心里作为合格老公的标准”。仿佛错误全在女方,自己才是那个可怜的受害者。

只是这一次,那个在婚姻中总是迁就于他的女性,选择不再妥协。

从李n蕾对心理师判断的阐述,以及王力宏在关系中的种种表现来看,王力宏同时存在自恋型人格的问题。

自恋型人格(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是指个体需要不断从外部获得认可来维持自尊的一种人格特征(McWilliams, 2011)。拥有这种人格特质的人们往往自负、傲慢,喜欢夸大自己,也难以和他人共情。

对于像王力宏这样的外向型自恋者,ta们会常规地夸大自己的能力、成就和重要性,常常表现得非常自负或者狂妄;而与之相应的是,ta们对其他人要求苛刻,时常贬低或者批评他人(Kohut, 2013; McWilliams, 2011)。

李n蕾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认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总有一天能感动王力宏,拯救自己的婚姻。然而,在一个自恋者面前,或许这永远只能是痴心妄想。

△2018年王力宏给李n蕾的生日蛋糕,或许象征了王力宏心中对于两人的关系定位。

在李n蕾曝出的心理师来信中,王力宏不断地想要更换心理师,希望其中有人能证明李n蕾是个“疯女人”,以此证明李所说和所做的一切都不可信。

△ “王力宏会希望有另一位心理咨询师介入的主要原因是,他希望找到一位心理治疗师,可以认为他是正常的、好的,而他的妻子是疯狂的、对他来说非常恐怖的。”

而当“蕾神之锤”终于砸下,王力宏的回应的却是李n蕾的日文名、否认出轨、说自己被逼婚、离婚是因为李n蕾嫌钱给得少……

你为了要保全自己的优质形象不惜造谣诋毁我,你用一样的套路,躲在亲友后面透过他们各种霸凌我,只因为如果问题不在我身上,你却决定不负责的离开,你就无法保有你优质的形象。

这才有了李n蕾的四锤连击。

这种公关方式也体现了自恋者在行为上的另一个典型特点:经常撒谎。

除去以上这些心理学概念,还有一个在事件伊始便被网友广泛讨论的社会学词汇,也是我们所想探讨的:

家庭主妇(Housewife)。

2013年11月27日,王力宏与李n蕾登记结婚。

婚后,王力宏对李n蕾表达了自己希望有很多孩子的意愿。为了更好地照顾这个家庭,李n蕾选择成为一名家庭主妇。

在过去二十年里,有越来越多女性在婚后离开职场,选择成为一名家庭主妇,无论她们的学历、收入水平如何(Wu, 2014;Cohn et al., 2014)。但是,回归家庭同样意味着挑战。

在KY发起的一项针对家庭主妇的调研中,有45.00%的被访认为:“价值感来源减少,易对自身价值产生怀疑”,是回归家庭后面临的主要困境之一。

李n蕾与王力宏共育有3个孩子。从名校毕业的“人类高质量女性”,到大明星背后重复着被催生、备孕、怀孕、育儿的家庭主妇,李n蕾自述“身心都经历了很多变化”。

那么与此同时,作为丈夫的王力宏又是怎么做的呢?

根据李n蕾的长文,她在王家“长期遭受王力宏和家人的怀疑和羞辱”。

这两年,他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想要何时回家就何时回家,想要离开就离开,甚至回家的时候,我也不会过问他在外面的事情,也会特别煮他喜欢的菜给他吃,我们跟孩子们也保有正常和谐的家庭生活。

在李n蕾心中,一个完整的家庭对她和孩子来说,都比“顾家的丈夫”更为重要。于是,在生下3个孩子,王力宏开始用各种方式逼迫离婚时,她选择了隐忍。

只希望我的隐忍退让原谅能换来家庭和谐,孩子们可以在和谐快乐的家庭成长。结果却换来是你的缺席。孩子们生日缺席,重要节日的缺席。每次一走就几个月,我看着孩子心碎的哭倒在我怀里,我的心也碎了。

在第一篇长文中,李n蕾写道:

“选择为家庭全心付出当家庭主妇,虽然实质上是属于‘无酬’的工作。但,这只是家庭成员角色的分配,也是家中重要的支撑。

被分配到这个角色的人不应该是理所应当要永远没有经济能力或积蓄,而担任在外工作的那一方获得所有的利益和权利。这样会形成不对等的关系,也会让女性处于弱势,即便男生出轨或家暴也难以有话语权。”

“有了孩子就有对家庭负责的责任。”只可惜,真正选择扛起责任的人,只有她自己。

KY作者说:

事件到今天,似乎已经随着王力宏的道歉尘埃落定。

在吃瓜的热潮退却后,我们还能从此次事件中得到什么呢?

有人说李n蕾是“绝望主妇”,有人说她是“钮钴禄・n蕾”,还有人说,得亏她是高学历,不然面对渣男,还真不一定能赢。

这一切和学历无关,和文笔无关,和家世、背景……全都无关。

只关乎一个在婚姻关系中受到伤害的女性。

我们看到李n蕾面对事件写下一篇篇回应,在为自己争取应得的权益和利益;

我们更能够看到,经过一次次的明星塌房、各种各样社会新闻的洗礼后,大众对pua、婚姻、生育等问题的理解,都更加地深入和理性。

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理解和共情受害者,并用舆论的力量施予援手。

正如李n蕾所说,“多年来我深陷其中,经过心理师的教学让我学会看见你的作为,和培养能够把焦点拉回真正该讨论的问题的能力。”

KY希望,我们能通过对本次事件中一些心理学相关概念的进一步解释,让更多人对这些可能潜伏在我们生活中的危险有更深刻的了解。

我们鼓励所有人在遭受不公待遇时勇敢站出,我们也希望从未经历过这些的人,能够从本次事件中受到启迪,一旦遇到危险,能够在第一时间识别问题的所在,尽早远离危险的人和事。Life is 10% what happens to you, and 90% how you react to it.与你共勉。

今日互动:对于李n蕾和王力宏事件,你怎么看?欢迎来留言区一起讨论。

References: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2013).Diagnostic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5).American Psychiatric Pub.

Cohn, D'V., Livingston, G. & Wang, W. (2014) Stay-at-Home Mothers on the Rise. Pew Research Center's Social & Demographic Trends Project.

Gass, G. Z., & Nichols, W. C. (1988). Gaslighting: A marital syndrome. Contemporary Family Therap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10(1), 3C16.

Hypersexuality (sex addiction).Psychology Toda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conditions/hypersexuality-sex-addiction

Kohut, H. (2013).The analysis of the self: Asystematic approach to the psychoanalytic treatment of narcissistic personalitydisorder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Malenka RC, Nestler EJ, Hyman SE (2009). "Chapter 15: Reinforcement and Addictive Disorders". In Sydor A, Brown RY (eds.). Molecular Neuropharmacology: A Foundation for Clinical Neuroscience (2nd ed.). New York: McGraw-Hill Medical. pp. 364C365, 375.

McWilliams, N. (2011). Psychoanalytic diagnosis: Understanding personality structurein the clinical process. Guilford Press.

Victor Calef & Edward M. Weinshel (1981) Some Clinical Consequences of Introjection: Gaslighting, The Psychoanalytic Quarterly, 50:1, 44-66.

Wolff, B. (2021). Cheater or Sex Addict? What is the difference? Addiction Counselling. https://www.torontoaddictioncounselling.com/cheater-or-sex-addict-what-is-the-difference/

Wu, X. Y. (2014).The Rise and Decline of the Housewifiz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Individualization. Nanjing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 (2), 9.

Yi, L., Hi, R., & Gu, S. (2017). Leng bao li: La violenceperverse au quotidien. Nanchang: Jiang xi ren min chu ban s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