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土耳其,跌妈不认

11月22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强调:不会用提高利率的方式降低国内通货膨胀,还把经济政策上升为“经济独立战争”。

很快,市场对这番言论作出了回应――里拉兑美元汇价隔天暴跌15%,创下1美元兑13.45里拉的历史新低,土耳其国内通货膨胀加剧。

土耳其经济不景气也早不是一两天了

只不过这次,事态逐渐滑向危险边缘

(令人头大,图:shutterstock)

一周后,自称“读过经济学”的埃尔多安再次宣扬与主流经济学相悖的观点,把通货膨胀归咎于高利率。并且又放出了“绝对不会让步”的狠话。里拉汇率再次应声跌破新低。

搞了半天,土耳其的经济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真的有境外势力想要干涉土耳其的经济独立吗?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土耳其谁话事,你自己看场面吧

(头把交椅,图:Flickr)

蔓延许久的债务危机

货币贬值、通货膨胀这些名词,其实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现在土耳其市场上的辣椒、番茄、洋葱、鸡蛋每隔几周就会经历一轮上涨,而这些又是土耳其人离不开的日常食材。

一国的宏观经济状况,经过层层传导

最后都会于生活细微处,逐一体现

(当家才知菜贵,图:shutterstock)

为了避免糖果玩具之类不必要的开销,带孩子逛街的人少了。为了买有政府补贴的便宜面包,伊斯坦布尔的街头也排起了长队。虽然生活必需品价格普涨,但是购物的居民却出现了囤购现象,因为下次再买只会更贵。

不知道看到此情此景,埃尔多安会不会纳闷,国家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货币价值的基础是国家信用。土耳其里拉暴跌,反映了土耳其在经济、政治、外交上的全面危机。而这一切的伏笔,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埋下。

经济经济,经世济民,向来是头等大事

牵一发动全身,物价高了,生意也不见得好做

(图:shutterstock)

2001年,遭遇金融危机的土耳其,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取了一笔巨额抵押贷款,并扩大了金融业的开放。

2003年,埃尔多安成为土耳其总理时,抓住了国际资本流入的机会,贸易和服务业获得长足发展,大量资金流入投资少、回笼快的上述行业。相反,工业则发展迟缓,占比出现萎缩。

这样的趋势发展到2020年,服务业增加值比已经高达54.64%,而且多与旅游业相关。导致土耳其的经济很容易受国际经济波动的影响,而且失业率很高。

旅游观光,说到底是个看天吃饭的行当

疫情不见好转,等于砸了土耳其这碗饭

(单影无人相依偎,图:shutterstock)

同时,受消费主义影响,土耳其的储蓄率从2000前后的25%降至如今的10%-15%,负债率却有所提高。没有资金就没办法发展经济,国内资金少,就不得不依赖外资。

为此,土耳其对外资完全开放,投机性外资的大幅流入流出加剧了经济动荡的可能性。

对外来游资不设防,其实风险是很高的

风口上它疯狂涌入,一有事就撤个精光

(留你风中凌乱,图:shutterstock)

如今,有些国家货币的币值多是由美元外汇储备支撑的。然而土耳其的工业缺乏竞争优势,国民买买买的欲望又很强烈,就导致经常性的贸易逆差,攒下不来多少外汇。换句话说,土耳其里拉的水分不小。

但即便这样,埃尔多安政府从2003年开始就在放水,用低利率刺激经济,大搞工程建设。大量地位如同准国企的建筑企业获得天量资金,开发原本贫瘠的安纳托利亚,推动土耳其城市化、交通现代化的同时,也带来了过度基建和负债率飞速上升的问题。

本意是带动发展,增加就业,为长期执政打口碑

但土耳其的国情,不足以同时撑起这么多大项目

(你把握不住啊,图:shutterstock)

因为土耳其缺少国内资金,这些债务很多是外债,进一步降低了该国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加剧了土耳其经济对外部的依赖。

这些问题虽然存在,却未必会引起如此暴烈的经济影响。土耳其经济自从2013年以来便出现过几次酝酿危机的信号,然而政府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强势干预利率,为企业输血,培养了大量僵尸企业。

这么做的动机,不外乎是为了营造虚假繁荣

只有这样,才能掩盖埃尔多安和正发党的失策

(伊斯坦布尔CBD,图:shutterstock)

与此同时,土耳其国内的民族主义风起云涌,在外交领域也变得富有攻击性,趁着中东乱局四面出击,与欧盟、美国、俄罗斯的关系都曾一度紧张。埃尔多安政府在政治与外交上表现出的不确定性,影响了外资对土耳其的信心。

埃尔多安,向来是个操弄民粹的头号玩家

把土耳其人那点儿小心思,拿捏的死死的

(图:shutterstock)

埃尔多安经济学

按照主流经济理论,土耳其央行(TCMB)应该亡羊补牢,提高基准利率。

具体说来,基准利率即央行给商业银行借钱的利率,基准利率提高后,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也会提高,企业和个人借贷成本上升,抑制消费和投资,让经济增长降温。需求减少导致商品价格下降,从而抑制通胀。

反之,降低基准利率会导致企业与个人借贷增加,扩大投资和消费,从而提振经济,导致通货膨胀。

依律,土耳其央行有权决定使用何种政策工具

但只要还在埃尔多安任内,这似乎很难实现

(LOGO像在骂人,图:shutterstock)

但此时,埃尔多安已成为凯末尔之后最有权势的总统,土耳其央行的独立性也受到总统权力的侵蚀。他斥主流观点为“殖民主义经济学”,并秉持一种非主流经济理论,认为“高利率引发高通膨”。

他不但因为利率过高而警告土耳其央行,还对该行进行了多次人事大调整。说直白点儿,就是炒了不听话的,换上乖乖降息的。严重破坏了财政系统运作的专业性和技术性。

外行指导内行,迟早是要坏大事的

或许土耳其经济硬不起来,原因就在这?

(乾纲独断属于是,图:shutterstock)

贸易长期逆差,让外汇储备有限的土耳其里拉暴露出种种问题,一度贬值将近60%,外资对土耳其经济失去信心,纷纷逃离。

同时,土耳其政府禁止银行为做空者借出里拉,导致企业也很难借到钱,经济进一步恶化。国内通货膨胀高企,有不少失业工人陷入生活困境,不堪压力而自杀。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图:WB)

那一次,埃尔多安同样态度强硬,拒绝央行通过提高利息的方式降低通货膨胀率。

不久之后,疫情爆发打破了土耳其承接中国外流制造业的美梦,政府通过大规模超发货币饮鸩止渴,以市场变得更加脆弱、僵尸企业和劣质需求激增为代价,为经济续命。

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局势还能挽回吗?

(图:shutterstock)

此时,美元一旦升值,土耳其外债的压力就会变相增加。一旦货币贬值,从专业人投资机构到普通老百姓对里拉的信心也会受挫,不但外资会离开,老百姓也会把存款兑换成美元度过难关,进一步导致里拉价格跳水。

以上的过程可以总结为:大环境好的时候土耳其拼命放水。随后埃尔多安激进的外交政策、失败的经济政策把水冻成了冰。当土耳其遭遇疫情,雪崩便开始了。

这套把戏,换了平常或许还能得过且过

可放到现下这个光景,肯定是玩不转的

(赶紧换黄金吧,图:壹图网)

换句话说,土耳其经济陷入萎靡早已不是新闻,自2018年以来就没怎么好过。如今在20%的通胀下取得7.4%的经济增长,也很难用成功去形容。

“埃尔多安经济学”并没有为经济带来多少起色,但是埃尔多安近期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比如:“我自从掌权以来就一直在捍卫这个理论,而且会继续这样做。”

“我读过经济学,而且对于一些价值链自有见地,高利率是因,不是果,通膨才是果。”他时不时就会给公众和“殖民主义经济学家”们讲经济学理论。

小嘴讲起理论来一套套的,结果实操呢?

(疯狂打脸,图:shutterstock)

自9月以来,被埃尔多安修理过的土耳其央行已将利率下调400个基点至15%。这个数字看上去依旧高得惊人,但是如果考虑土耳其高达20%的通货膨胀,实际利率其实极低。据市场普遍预计,土耳其的利率还会进一步降低。

到12月初,里拉贬值了约45%,而且仅在11月份就贬值了28.3%。引起的物价飞涨迅速侵蚀了土耳其人的收入和存款。恐慌情绪不但让土耳其人想办法把里拉兑换成美元,甚至引发对一些进口药品的囤积。

而埃尔多安对自己经济政策的评价则是“没有回头路”。

大胆推测一下,这话潜台词是“我刹不住啦”?

(早花早享受吧,图:shutterstock)

埃尔多安,回头无岸?

现在看来,埃尔多安确实已经无法回头了。这几年,财政纪律被破坏,央行从维持货币稳定的定海神针变成了政府提款机,让里拉疯狂放水。

大兴土木,让建筑业及其上下游企业绑架了国民经济,高负债运营的建筑行业必须能够借到新钱才能还的起旧债。只有保证建筑行业不崩盘,土耳其经济才能软着陆。

车撞墙你知道拐了,钱贬值了你知道惨了

大鼻涕流到嘴里,你想起来甩了?晚了!

(图:shutterstock)

而放水的代价,则是土耳其里拉贬值。如今土耳其超过50%的债务是外债,政府未偿付的外债占全部外债的58%,私营部门的外债净额为1240亿美元。

而燃气公司等公用事业公司和土耳其的银行业同样在前几年激进扩张中背负债务,而且主要以外币计价。就是说,土耳其超过一半的债务要用外币还,随着里拉贬值,这些债务正在膨胀。

邻居希腊还不上就赖账,背后有欧盟兜底

土耳其要是还不上怎么办,那就还不上了

(或喜提“老赖”称号,图:壹图网)

更大的问题则在于,货币的信用等同于国家信用,货币价值崩盘,意味着国家信用的破产。投资者将对该国的土地、房产、债券、股票失去信心,因为这些资产都得用里拉计算,而里拉却在缩水,所以资金还会把越来越不值钱的里拉换成美元,引发恶性循环。

搞到最后,为此买单的只能是土耳其民众

(后果隐约已现,图:shutterstock)

据相关业内人士预测,如果不采取行动,土耳其明年的通胀水平会高达30%。届时,土耳其中产的财富还会加速蒸发,土耳其穷人则会因为物价飞涨而活得更加不容易。

这一轮的放水,注入了跟土耳其正发党(AKP)关系不一般的建筑企业中,不但为其续命,也为他们的老板带来天文数字的财富。而反过来,他们会继续支持把他们带上风口的正发党。

这里面水太深,有达不溜大家一起挣

所以,埃尔多安已经把档期排到2023了

(惊喜不惊喜?图:Flickr)

不过,在埃尔多安的宏大叙事中,事情就变成了这样:正发党为了“经济独立”与内外部敌人斗争,并且将在2023年举行总统和国会大选前胜利,并降低通胀。

“我们将会继续致力达成自身目标,唱衰的人和殖民主义经济学家的论调不值一看。”“我们将会马到成功。”

哎且慢,话别说太满,搞不好是马失前蹄

别忘了,上一个“没人比我更懂”是怎么输的

(法国人搞的花车,图:壹图网)

参考资料:

1.https://www.economist.com/finance-and-economics/2018/05/19/how-turkey-fell-from-investment-darling-to-junk-rated-emerging-market

2.https://www.rfi.fr/cn/%E4%BA%9A%E6%B4%B2/20211129-%E5%9F%83%E5%B0%94%E5%A4%9A%E5%AE%89-%E6%97%A0%E8%A7%86%E9%87%8C%E6%8B%89%E5%B4%A9%E8%B7%8C%E5%9D%9A%E6%8C%81%E5%AE%BD%E6%9D%BE%E8%B4%A7%E5%B8%81%E6%94%BF%E7%AD%96

3.魏敏. (2018). 土耳其里拉危机的成因及其警示.人民论坛,19.

4.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nov/11/turkish-lira-sinks-to-record-lows-against-the-us-dollar

5.https://www.aljazeera.com/economy/2021/10/21/as-turks-wrestle-with-inflation-central-bank-cuts-rates-again

6.https://www.reuters.com/markets/rates-bonds/turkish-lira-slides-16-towards-record-dollar-low-2021-11-30/

7.https://www.reuters.com/world/middle-east/turkish-lira-hits-new-depths-ahead-another-expected-rate-cut-2021-11-16/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flickr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