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剂型影响消费者决策,4大新方案助力膳食补充剂

编者按:

剂型影响膳食补充剂效果的关键因素之一。研究表明,剂型也成为了当前许多消费者购买膳食补充剂的主要考虑因素之一。然而,当今的消费者对剂型提出了越来越多的要求。那么应该如何满足消费者的新需求呢?除了明胶以外,我们还有哪些成分可以使用呢?

今天,我们共同关注膳食补充剂剂型。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

① 剂型因素不可忽略

与其他快速消费品(CPG)品类一样,膳食补充剂领域中的植物基产品也备受关注。Future Market Insights 预测,从 2020 年到 2028 年,针对全球素食主义者的膳食补充剂市场的年复合平均增长率(CAGR)为 10.9%[1]。

当然,这不会让 Lonza 胶囊与健康原料公司全球营销副总监 Lindsey Toth 觉得惊讶,因为他见证了消费者对植物基膳食补充剂需求的增长,也包括消费者对一系列趋势性产品――从纯素食和有机食品到无转基因和清洁产品需求的不断增长。事实上,Toth 表示:“如今,79%的消费者都更青睐天然、清洁来源的产品[2]。”

不过,Toth 表示:“对于开发创新型植物基膳食补充剂的品牌来说,最重要的是要从内而外进行综合考量和计划。诚然,原料成分是配方的关键组成部分,但是剂型却常常成为被遗忘的那一部分。”

不过,随着植物基产品不断更新迭代,剂型将不再被人们所遗忘。

美国国际香精香料公司(IFF)全球战略营销经理 Michael Baumann 表示:“无论是制造商变得更具环保意识,还是推出以植物基为主的产品,消费者在选择适合其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产品时,都会变得更加挑剔,制造商必须适应这一点。”

这也意味着制造商必须对膳食补充剂的剂型做出调整。Toth 表示,Lonza 的一个专项研究发现,70% 的美国消费者表示,剂型是他们选择补充剂时的考虑因素之一[3]。

Catalent 公司消费者健康全球战略和营销副总裁 Dan Peizer 补充道,许多消费者正在“跨多种膳食补充剂类别”寻找替代性植物基产品。

② 植物基胶囊生产困难多多

传统上,像硬胶囊、软胶囊和软糖等膳食补充剂剂型,一直都是明胶的领域――现在依然是。

美国 Gelita 公司市场营销传播经理 Angie Rimel 承认,“毫无疑问,消费者对非动物性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但明胶市场仍然活跃且占据主导地位。”她指出,根据 Innova 市场洞察数据库结果显示,约90%的软胶囊和硬胶囊都采用明胶作为剂型;新推出的明胶类补充剂产品中,约 90% 产品为硬胶囊、软胶囊和软糖。

Nitta Gelatin NA 公司北美技术营销经理 Liz Clarke 表示,明胶的无处不在是有“充足理由”的,“这得益于它的物理特性,包括热可逆性和与pH值无关的胶化,是目前植物性成分无法比拟的。”

相对于植物基产品来说,明胶的物理特性和操作便捷性,使得其推广更经济和简单。Rimel 指出,比如,与使用羟丙基甲基纤维素(HPMC,明胶主要的植物替代品)生产的胶囊相比,使用明胶生产的胶囊所需要的原材料可以减少 40%。

Rimel 继续表示,“当选择可加工性和功效性作为性能标准时,明胶胶囊也明显占据上风。胶囊壳必须形成足够轻薄且精准的流延薄膜,明胶甚至是卡拉胶都很容易做到这一点;相比之下,使用淀粉基成分如 HPMC的成膜过程可能缓慢且更复杂。”

与 HPMC 相比,明胶胶囊生产工艺允许更少的氧气进入,这对于提供氧化敏感性配方输送系统来说是一个福音。Rimel 表示,为了达到同样的保护效果,HPMC 胶囊就需要加入抗氧化剂,或者采用密封泡罩或者箔包装。

Rimel 表示,通常药用明胶溶解性很好,可以快速释放有效载荷,一般可以在消化后三分钟内完成分解,“而标准 HPMC 硬胶囊的溶解和崩解时间则较长,据报道,还存在释放不一致和不可靠的问题。”

③ 明胶也有缺点

虽然明胶有很多好处,但是它也有缺点。

Baumann 指出,“相信很多消费者都有这样的体验,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将明胶软糖留在车里是什么感受。软糖逐渐失去原有的形状,变成一个大块状。”虽然对于消费者而言,这个缺点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对于制造商而言,还有其他显而易见的缺点。

这包括潜在的成分相互作用、后续的稳定性以及明胶胶囊壳高含水量(12%~14%)等问题。Baumann 表示,相比之下,HPMC 胶囊含水量仅为 4%~6%,可以“更好地保护吸湿性高和对水分敏感的成分,同时化学稳定性较强,可有效防止交联作用” 。

因此,Roquette 公司全球技术开发主管 Udo Losehand 表示:“尽管明胶优点很多,但是制造商正在积极探索替代材料,以克服上边提到的各种挑战,并满足消费者对植物基材料的偏好。”

方案1:普鲁兰和 HMPC

最初,与明胶比起来,这些替代品未免相形见绌,往往无法达到与明胶同等水平的性能和质量。

不过,Peizer 称,幸运的是,“在过去十年中,基于植物基的输送系统无疑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随着 HPMC 在20 世纪 50 年代的发展,更多的植物基技术被引入,可以满足消费者对非明胶替代品日益增长的需求,也为更广范围配方和填充替代品的选择上提供了更大的技术灵活性。”

Peizer 建议,在选择这些技术时,应重点关注那些既可以满足“消费者期望从传统材料中获得的所有功能和美学优势,同时还可以增加对消费者和品牌吸引力”的技术。

经过研究,Lonza 公司决定在 Capsugel Vcaps 胶囊和 Vcaps Plus 胶囊生产中,采用了久经考验的 HPMC原料。Toth 称其为保护植物化合物和矿物质等水分不稳定成分,同时还可以提供快速释放特性的“理想选择”。

“我们可以在 HPMC 聚合物的基础上添加胶凝技术,以进一步改善胶囊的释放特性――在处理酸敏感性成分非常有用。”

而该公司的 Plantcaps 胶囊则选用了普鲁兰(Pullulan)――这是一种通过木薯发酵生产的成分。Toth 表示,它可以保护氧敏感性成分,迅速释放活性物质,同时该成分还在美国享有有机标签。这些都使得Plantcaps胶囊成为“清洁标签配方的最终剂型选择” 。

⑤ 方案2:来自海洋的海藻酸

Baumann 提倡在缓释片和胶囊中使用海藻酸涂层,在活性物质经过胃肠道吸收时,该涂层可以保护其免受胃酸的影响。Baumann 表示,褐藻酸盐由褐藻制成,在整个消化过程中可以保持膳食补充剂的完整性;但即使需要快速释放活性物质,“那么也可以通过在片剂、胶囊、颗粒、口腔崩解片和咀嚼片中添加纤维素基超速崩解剂,以快速产生作用。”

同时,Baumann 表示,植物基软胶囊历来缺乏类似明胶那样“出色的密封性能”和高填充性能――明胶胶囊填充率可达 85%~100%,而即便是简易式填充,植物基软胶囊填充率也仅为 50%~70%。

不过,IFF 公司开发出了一种“优化塑壳”的SeaGel系统,以满足填充标准,并可以复制明胶在尺寸、形状和填充方面的灵活性。

⑥ 方案3:豌豆淀粉

Losehand 指出,Roquette 公司在其推出的软胶囊解决方案 Lycagel 中引入了豌豆淀粉剂型,结果发现:除了其他好处外,这些成分的干燥时间为 4~5 天,可与明胶软胶囊通常需要的干燥时间(3~5天)相媲美。

Losehand 继续补充道:“就胶囊性能而言,高性能豌豆淀粉的最佳特征之一,是其相对于明胶的强度,以及在生产和储存过程中保持结构完整性的能力。”

Losehand 补充说,豌豆淀粉缺乏交联性,这也意味着在储存期间胶囊相对稳定。在测试中,该产品在20℃、相对湿度 75% 条件下可存放 12 个月,在 40℃、相对湿度 75% 条件下可存放 6 个月。

“进一步的测试表明,我们公司的豌豆淀粉胶囊没有发生渗漏或粘连的情况,并且分别在 25℃ 和 20℃、相对湿度 60% 的条件下,水分都不超过 8%。”

⑦ 方案4:转向胶粘剂

虽然植物基剂型在很大程度上驯服了胶囊和软胶囊,但是事实证明要征服软糖却没有那么容易。

Baumann 表示,这是因为明胶营造了一种“独特的入口即化的体验和质感”,人们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个标准历来都超出植物基成分可达到的程度,但是我们正在积极改进卡拉胶、淀粉、琼脂和果胶的工艺。

Baumann 说,尤其是果胶,它是“一种特殊的凝胶形成剂”,可以提供“柔软、粘滑的口感,咬起来更细腻、滑爽”。其高度均匀的胶凝特性可以形成轮廓清晰、光泽透亮的外观,并且能明显提升产品口感和风味的释放。

Baumann 还称赞了果胶在“有效凝固时间和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的稳定性”方面的出色表现。

同时,Baumann 也警告道:“但并不是所有的果胶都是一样的,专门为软糖补充剂量身定制的果胶――如Grindsted Pectin CF 优等品――允许进行标签声称、易于实施和高效加工。”

Mantrose-Haeuser 公司/ NatureSeal 公司美洲地区涂料销售总监 Scott Bergeron 指出,Mantrose-Haeuser 已经将植物基配料 Certicoat(一种防粘剂和上光剂)扩充应用至果胶维生素方面。他说,用植物蜡和油制成的清洁标签涂料,不仅可以使软糖在包装中看起来更好看――哑光或高光饰面――而且还有助于延长保质期,同时提供良好的表面润滑性和流动性。

Clarke 指出,胶粘剂配方工程师甚至会求助于动物/植物混合性胶凝剂,除了优化可用性外,还可以创造她所谓的“独特的新质地”。

Clarke 补充道,但或许最重要的是,这证明了“各种原料成分在输送系统中都有无限可能性。除了简单的按照植物基和动物基进行区分之外,需要考虑的地方还有很多。”

参考文献:

1.Future Market Insights report. “Vegan Supplements Market.” Published December 24, 2020.

2.Natural Marketing Institute data. Supplements/OTC/Rx Trends, U.S. and Global Databases (SORD) C U.S., Germany, Italy, UK, France, Japan, Brazil. 2019, 2020.

3.Proprietary Lonza U.S. survey data via Suzy, n=1000. 2020. Unpublished.

原文链接:

https://www.nutritionaloutlook.com/view/plant-based-dietary-supplement-and-vitamin-dosage-forms-take-on-the-giant-gelatin

作者|Kimberly J. Decker

编译|ninety

审校|617

编辑|三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