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章莹颖被害4年,遗体仍下落不明,相恋8年的男友和家人现状如何

时间回到2017年的6月9日,夏日炎炎本应是家人相聚欢乐的日子。

可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一个叫做章莹颖的女孩却经历着人生最黑暗的时刻,一双来自地狱的手将她拖进无尽的深渊。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26岁的章莹颖只因一分钟而错失了公交。也正是这晚来的一分钟,便让这个女孩落入恶魔的圈套,遭受了非人经历。

面对法律的制裁,人面兽心的恶魔却不屑一顾。哪怕他嚣张地讲述了自己杀害章莹颖的全过程,可12名陪审团成员仍然会有人不同意死刑。

正如《死亡通知单》里所说的那样,“我相信法律,但我不相信法律的执行者”。

时至今日,那个可怜女孩的幽魂依旧在远离故土的大陆来回飘荡,而残忍的恶魔却逍遥自在的生活,等待着获取假释的机会,再次披起恶狼的外皮。

网络没有记忆,如今章莹颖的名字很少在被提及,就算被提及也总是会带有嘲讽的语调,难道事情到这里就要结束了吗?

并没有,落叶归根,倦鸟归林,只要尸体没有找到,对于章家人来说就是没完。

01

1990年冬天,福建省南平市的产房里又迎来了一个新生命,父母给其起名为章莹颖,这个名字可是让“大老粗”章荣高属实废了不少的脑细胞。

虽然当时家里的经济状况全靠章荣高一人开卡车勉强维持,但对于自己的宝贵千金,他可真是捧在手里怕摔、放进嘴里怕化,每次开车回来都会带着各地的特产。

章莹颖也特别的争气,从小就在班级里名列前茅,各种奖项更是拿到手麻,老师和周围的邻居也都特别喜欢这个学习好还嘴甜的小丫头。

开挂的剧本一路开到大学,章莹颖高考时稳定发挥,成功拿到中山大学录取通知书。

985高校的名头已是很多学子的毕生所求,可章莹颖却还是有些不满意。于是,她考取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继续开始自己的开挂之旅。

到了北大的章莹颖并没有被来自全国的学霸所遮掩,她依旧是最亮眼的存在,次次都拿全额奖学金,是学校的优秀骨干力量。

同年,勤奋好学的她获得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为了学到更多深奥的知识,章莹颖没有放弃这次机会,她的决定也得到了章家父母的支持。

可谁也没想到,今昔一别,一别永离。

02

2017年4月,心中怀着对学术的敬仰,章莹颖千里迢迢地赶到了到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

面对色彩缤纷的新世界,章莹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求知欲,反而每天把自己关在实验室中,从早学到晚,像一块海绵般汲取着知识。

同学们评价其为“学习的机器,每天都把时间交给了枯燥无味的数据”。

章莹颖生活的十分节约,对家人都是报喜不报忧。

甚至为了节省300美金的房费,章莹颖打算到校外找人合租房。

案发当天,章莹颖出行的主要目的就为了与租房经理商讨房子的问题,可在前往的路上,她遭遇到了恶魔克里斯滕森。

对于女生来说,你可以很善良,可以圣母,但不要放松对这个社会的警惕,更不要低估人性的丑恶,因为有些人,根本不是人。

他将章莹颖强制带回家后,他对章莹颖实施了电击捆绑等虐待行为,用棒球棒猛击章莹颖的头部,即使满地是血也丝毫没有留情的强暴殴打,长达十分钟的掐喉。

在确定章莹颖失去呼吸后,更是残忍地分尸,将遗体扔进了垃圾站中。

同寝同学在没看到章莹颖回来后当晚便报了警,可到了第二天中午,事情还没有任何头绪时,这群美国警察就以各种理由结束了搜查,丝毫不在乎一位留学生的性命。

后来,当地的华人组织将章莹颖失踪的消息发到了社交媒体上,在舆论的压力和中国大使馆的介入下,警方才再次拾起了这个案子。

03

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章荣高接到了女儿失踪的电话。

这位已被岁月摧残大半生的男人差点就此倒下,自己刚刚离家几个月的宝贝怎么就能失踪呢?

但他不能倒,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一倒整个家就没有了。

收拾好心情,章荣高带着悲痛欲绝的家人乘坐飞机飞往那个注定让人伤心的大陆。而本就多病的章妈妈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彻底击倒,当晚就送去了医院。

警方通过技术侦查,将目标锁定为克里斯滕森。面对警方的询问,克里斯滕森表现的十分冷静,更是声称自己从未见过也并不认识章莹颖。

在随后的搜证阶段,也没有找到能证明其犯罪的证据,案件似乎也陷入了停滞期。

事情的转机来源于克里斯藤森的女友,她在警方的指示下对克里斯藤森的生活进行录音,并终于拿到了能够定罪的证据,警方也立马将其抓捕归案,并很快提起了上诉。

一切事情都好似在变好,恶魔即将被绳之以法,女儿的冤情得以沉冤昭雪,可美国的法律却再一次让人失望。

2017年7月20日,联邦调查局以绑架罪起诉了克里斯滕森,并请求判处死刑,这也是章家人唯一的意愿,不需要赔偿,不需要道歉,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而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却掐住录音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没有找到章莹颖的尸骨,要求对克里斯滕森进行无罪释放。

可笑且可悲,本应发现真相惩恶扬善的法律,最终沦落为恶魔脱身的工具,即使证据放在面前,最终也抵不过“未经当事人同意”。

一个人记得事情太多真不幸,知道事情太多也不幸,体会到太多事情也不幸。在美国的这段时间,是章家人最痛苦的日子。

他们每天除了寻找女儿,就是期待开庭。

可本应面向弱势群体的法庭却一次又一次地关门,直到2019年,这起案件才再次开庭。

2019年6月24日,时隔两年后,人间魔鬼克里斯滕森才被定罪。

世界上其实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针不刺到别人身上,他们就不知道有多痛。

面对法律的制裁,人面兽心的克里斯滕森不仅没有感到忏悔,还在公堂上摆出一副自己无罪的模样。

在听到判决只为终身监禁后,恶魔露出了胜利的表情,还开心地与自己的律师拥抱。

这就是法律吗?只看证据,只看陪审团,丝毫没有任何人情味的法律?

章家人也无法接受这个判决,杀人为何不偿命?他们在上诉时只有两个要求,一个是判处死刑,一个是找到女儿的尸骨。

如今,凶手未得到应有的审判,女儿的尸骨更是下落不明

在克里斯滕森被带走监禁时,章荣高哭着低声恳求这个杀害自己女儿的人,让他告诉自己女儿的尸骨到底在哪里?可这个答案,到现在也没有得到。

04

时至今日,章家人和章莹颖的男友依旧身处黑暗深渊无法自拔,生命中的光芒好似都消失殆尽。

他们仍旧在寻找着自己女儿的尸骨,始终没有放弃,盼望着有一天能将自己的女儿带回故乡,不要流浪在外。

自从女儿离世后,父亲章荣高已经许久没有睡过好觉了,每次都会在梦中惊醒。

实在想念女儿,便住在女儿曾住过的阁楼里,在这里他好像能再次看到女儿的身影。

实在压抑就会去就近的山上待上几个小时,让清风吹散自己的烦恼。

失去女儿的他就像失去了灵魂,身体状况越发的下降,肺部发炎、肾囊肿、胆固醇超标、糖尿病等等,将这个本就半截埋土的老人变得更加苍老。

如今,章爸爸每天都活在自责和自卑之中,他觉得自己是孩子的负担,是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才会让孩子去租便宜的房子,进而让自己的孩子遭遇不测。

这个曾经把女儿当做一切的男人,在失去女儿后变得脆弱不堪,他将一切问题源头归咎在自己的身上,恨自己的无能。

到现在,章爸爸也无法接受自己女儿离去的消息。他在采访中表示:“只要没看到女儿的尸体,他就相信自己女儿还活着,他一定会去美国将自己的女儿带回来”。

作为母亲的叶丽凤比父亲更为感性,在失去爱女后便整日以泪洗面,身体也是变得愈发脆弱,上下楼都十分的费劲。

每天早上,都是章妈妈最难度过的时间。不仅是因为难熬的一天又要从头开始,更是因为昨夜做的与女儿在一起的美梦要被打碎。

时至今日,章妈妈都不敢参加友人的婚礼,更不愿意看到与女儿岁数相仿的女孩,这些别人的日常生活,对她却如同万箭穿心般痛苦。

从来不相信神佛的她,开始去教会去朝拜,将希望付托于精神世界,可灵魂深处的隐隐阵痛却依旧无法消除。

作为男友的侯霄霖依旧在为女友的尸骨和理想所奔波,本来两人已经开始筹备婚礼,结果却遭此横祸,从此天涯两边。

两人相恋于平凡,互相扶持走过了低谷。与其说是恋人,更像是相爱相知的夫妻。

在听说章莹颖失踪后,他暂停了博士生的学业,陪着章爸爸和章妈妈每日奔波在美国,只为寻找到自己爱人的尸骨。

从17年到19年,这两年来他基本放弃学业,每天都守在法院和老两口的身边。

直到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他才回到国内。可之后的两年里,他依旧为章莹颖而活。

他知道她喜欢孩子,一直想要去大山深处支教,便代替她去大山里做了两年支教老师,将山间的朗朗读书声代她听个遍。

他知道章莹颖孝顺,兜里的每一分钱都会省下来留给自己的父母。他便代替她孝顺在章爸章妈的身边,章家人也把他当做自己的家人,那一刻他好似变成了她。

斯人已逝 ,墓地芳华;归去来兮,无物相之;斯人已逝,可待惟我;斯人已逝,芳香仍在。

请珍惜身边的每一位爱你的人,意外不知道哪天会来,不要让遗憾留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