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黑体辐射公式的多种推导及其在近代物理构建中的意义(二)

黑体辐射是近代物理史上一只会下金蛋的鹅, 是近代物理的摇篮。黑体辐射研究的意义还在于这是唯一一个涉及c, k, h三个普适常数的物理情景。黑体辐射谱抗测量误差的特性带来了辐射标准和绝对温度参照,谱分布公式对模型的不敏感则使得黑体辐射成为独特的物理研究母题。黑体辐射谱分布公式,普朗克多角度推导过,德拜推导过,艾伦菲斯特推导过,劳厄推导过,洛伦兹和庞加莱深入讨论过,泡利推导过,玻色推导过,爱因斯坦在20多年的时间里多角度推导过且产出最为丰硕,近代还有从相对论角度的推导,每一个角度的推导都带来了物理学的新内容,这包括量子力学、固体量子论、受激辐射、量子统计、相对论统计,等等。认真回顾黑体辐射研究的历史细节,考察其中的思想概念演化。不啻于体验一次教科书式的学(做)物理之旅,比如也可以尝试给出能量局域分立化的简单新证明。

撰文 | 曹则贤(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

黑,真他妈的黑啊!

――刘慈欣《三体》

4对维恩分布公式的怀疑与瑞利-金斯公式

基尔霍夫定律和StefanCBoltzmann公式是理性思维的结果。关于StefanCBoltzmann公式, 即总出射功率(total radiant exitance)关于温度四次方的依赖关系,针对一些不那么完美的黑体由August Schleiermacher(1857-1953)等人粗略证实过[August Schleiermacher, ?ber die Abh?ngigkeit der W?rmestrahlung von der Temperatur und das Stefan’sche Gesetz(热辐射对温度的依赖以及斯特藩定律),Annalen der Physik 262, 287-308 (1885)]。后来的维恩分布公式是根据实验结果的模型研究结果,有凑的成分。

1895年以后,因为有了好的黑体辐射源和长波段的辐射仪,黑体辐射谱分布的测量范围更宽且数据更加可靠一些。Rubens和Kurlbaum 1900年的测量结果严重偏离维恩公式(so gravierende Abweichungen von der Wienschen Strahlungsformel),这提醒人们维恩的分布公式可能是错的。找出更加显得正确的谱分布公式提上了日程。

与维恩公式齐名甚至被同等对待的有瑞利-金斯公式。笔者此前从各种书籍中读到的印象是,维恩公式在高频部分同实验符合得很好,瑞利-金斯公式在低频部分同实验符合得很好,但高频端会发散,出现所谓的“紫外灾难”。普朗克公式一出(感觉是通过对上述两个公式的拟合),就和实验曲线fit very well了, 此过程中普朗克引入了能量量子化的思想,于是这成了量子力学的滥觞。我希望这只是我一个人得到的错误印象,且错误在于我的阅读理解能力太差。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普朗克不是1900年才研究黑体辐射谱分布的, 1900年他也没提出能量量子化(量子的概念在1859年就有了。见下),瑞利-金斯公式中金斯爵士(Sir Jeans)到1910年才认输,而普朗克要到1913年才不为能量量子化的概念继续挣扎。

维恩公式之后另一个常会提到的黑体辐射公式是瑞利-金斯公式。Lord Rayleigh是英国物理学家John William Strutt(1842-1919)的爵位名(图13)。瑞利爵士(Lord Rayleigh)作为物理学家那是理论与实验全能,对光学、流体力学等领域有全面的贡献,1904年因“研究最重要气体的密度以及发现元素氩” 获诺贝尔物理奖。瑞利爵士曾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是一个引用圣经的句子会被误解的人物{曹:英文的Lord在圣经的语境中指上帝}。英国物理学家金斯(Sir James Jeans, 1877-1946)则是个天才人物(图13),1901年在24岁上即成为剑桥三一学院的fellow,1904年任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物理教授。金斯有名的著作包括 The dynamical theory of gases(1904),Theoretical mechanics(1906),Mathematical theory of electricity and magnetism(1908),Physics and philosophy(1943)等,此外还有许多普及性的书籍。瑞利爵士1900年给出了没有系数数值的黑体辐射谱分布公式版本,还包括指数函数试图同 λT 很小时的实验数据吻合[Lord Rayleigh, Remarks upon the law of complete radiation,Philosophical Magazine49, 539-540(1900)],1905年提出了该公式后来常见的带比例因子的版本,但没提供常系数的数值(那时候黑体辐射谱实验结果已经相当齐全了),缺个因子8[Lord Rayleigh, The Dynamical Theory of Gases and Radiation, Nature 72, 55 (1905)]。1905年,金斯为该公式加上了正确的系数,是作为文章“James Jeans,On the Partition of Energy between Matter and Aether,Philosophical Magazine10, 91-98 (1905)”的后记出现的。同年的文章还有James Jeans, on the application of statistical mechanics to the general dynamics of matter and ether,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 A, 76, 296-311(1905);James Jeans, on the laws of radi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 A,76, 545-552 (1905)。注意,1900年底普朗克提出了黑体辐射的正确公式,到1905年爱因斯坦都用光量子概念解释光电效应了。1900年有好几个候选的黑体辐射谱分布公式[6],但瑞利-金斯公式这个错误存活下来了,是因为它和等分原理有关,所谓的有扎实的经典物理基础(its solid classical physics foundation)。在一般物理文献的表述中,好像瑞利-金斯公式比普朗克公式还早似的。尤其过分的是,瑞利-金斯公式总是被当作同普朗克公式对比用的靶子(图14),弄得跟这两位物理学大家不会研究物理似的。

图13. Lord Rayleigh(左)与Sir Jeans(右)

图14. 维恩分布、瑞利-金斯分布和普朗克分布的对照。瑞利-金斯分布只在频率接近0的很小范围内同现实相符。

瑞利-金斯公式是不可积的。随着频率的增大谱密度单调地增加,这当然与现实不符。1910年艾伦菲斯特把瑞利-金斯公式在高频部分的失效称为紫外灾难,这都是普朗克给出正确表达式10年以后的事儿了――紫外灾难的说法对黑体辐射研究连一毛钱的价值都没有。这个说法是遗腹子型的,1910年时瑞利-金斯公式早因普朗克的工作而过时了(…was fixedposthumously, because by 1910 the RaleighCJeans formula had long been rendered obsolete by Planck’s work)。有趣的是,在此后的许多书本里紫外灾难仍被津津乐道,愚以为除了人们热衷怪力乱神的心理因素以外(同样泛滥的还有薛定谔的猫,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以后理论物理中还源源不断地涌现各种在变量足够大时发散的无脑理论。宇宙没有无穷,宇宙也没有矛盾。我们在物理理论中看到的无穷与自相矛盾都是人构造物理时遭遇的无奈。

1905年,金斯在文章指出以太和物质不可能达到热平衡(Jeans published a paper in the Philosophical Magazine which showed the impossibility of the ether reaching thermal equilibrium with matter)实际是经典理论的无力[James Jeans, A Comparison between Two Theories of Radiation,Nature72, 293-294(1905)]。金斯在反对能量量子化多年后,于1910年成了量子不连续性的拥趸[James Jeans, On Non-Newtonian Mechanical Systems, and Planck's Theory of Radiation, Philosophical Magazine 20, 943-954 (1910)]。金斯不放弃这个公式有他的道理,那时候整个物理学界对普朗克的公式还没理解(its full significance not appreciated)。这方面的科学史研究可参见Rob Hudson, James Jeans and radiation theory,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part A, 20(1), 57-76(1989)。又,爱因斯坦的传记作者Abraham Pais建议把

称为RayleighCEinsteinCJeans law(Abraham Pais, Subtle is the L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2) p.403)。

接下来的故事许多人耳熟能详。Rubens在德国物理学会报告其测量结果之前,于1900年10月7日到普朗克家串门,和普朗克进行了交流(Als am Sonntag, dem 7. Oktober 1900 Rubens mit seiner Frau bei Planck einen Besuch machte, kam das Gespr?ch auch auf die Messungen, mit denen Rubens besch?tigt war),说谱分布的长波部分和瑞利公式符合,当晚普朗克就给出了那个幸运地猜到的公式。1900年10月19日,普朗克在Kurhbaum之后报道了他的理论工作,即关于黑体辐射谱分布函数及其推导。1900年10月25日,Rubens和Kurlbaum详细报道了他们完整的实验数据,接着由Thiesen,Wien,Rayleigh,Lummer & Jahnke, 以及Planck分别报告了五家各自提出的谱分布函数。Rubens和Kurlbaum认为普朗克的分布函数和实验结果符合得最好,Kurlbaum 还给出了初步的普朗克常数值h~6.55×10-34J・s[H. Rubens, & F. Kurlbaum, ?ber die Emission langwelliger w?rmestrahlen durch den schwarzen K?rper bei verschiedenen Temperaturen (不同温度下黑体热辐射长波的发射), Sitz. d. k. Akad. d. Wiss. zu Berlin, 929-931 (1900)]。Lummer和Pringsheim 基于他们的测量结果也持同样的观点。这样,到了1901年底,普朗克公式(形式上)胜出。持续四十年的找寻关于黑体辐射的基尔霍夫普适函数一事算是尘埃落地了。然而,一场物理学的大戏,才算刚刚拉开了大幕。

任何一个事件的完美结局,必然是更微妙事件的揭幕。

5普朗克谱分布公式的三种推导及其影响

普朗克(Max Planck,1858-1947)生于基尔一个学术之家,其祖父是哥廷恩大学的神学教授、父亲是基尔大学的法学教授,后者于1867年转入慕尼黑大学任教。1874-1879年间,普朗克在慕尼黑大学和柏林大学修习物理(图15)。在慕尼黑大学开始学习初等物理时,普朗克跟随的是Philipp von Jolly教授, 那个认为物理学只有一些洞洞要修修补补的教授,因而他不鼓励普朗克学物理。普朗克回答说他没想做出什么新发现,只是想学会那些基础物理[Alan P. Lightman, The discoveries: great breakthroughs in twentieth-century science, including the original papers, Alfred A. Knopf (2005)]。这期间普朗克做过的实验是研究氢在白金体材料中的透过行为,是为了证明世界上确实存在半透的墙,这也是他唯一的实验物理经历。普朗克1877年转往柏林大学,师从基尔霍夫和亥尔姆霍兹,于是进入热力学研究领域,更重要的是接触到了Berlin circle{记住,还有那个闻名于世的Viena circle}。那时候克劳修斯刚引入熵概念不久[Rudolf Clausius, Die Mechanische W?rmetheorie(热的力学论), Frierich Vieweg und Sohn (1887)],这对普朗克的职业塑造有重要的影响。普朗克1879年的学位论文题目为?ber den zweiten Hauptsatz der mechanischen W?rmetheorie(论热的力学理论中的第二定律),1880年的Habilitationsschrift[7]题为Gleichgewichtszust?nde isotroper K?rper in verschiedenen Temperaturen(不同温度下各项同性物体的平衡态)。由此可见,普朗克对黑体辐射研究以及未来的统计物理奠基性工作是有学术传承的。特别提一句,普朗克编辑(edit, bearbeiten)了克劳修斯的两本书、基尔霍夫的三本书,他的热力学功底之因与果皆在此。

图15. 少年普朗克

普朗克1899年从另一种途径,即基于麦克斯韦分布,推导得到了维恩谱公式,其关于机理的假设属于ad hoc(专门针对此事的、将就的)的那种,但竟然得到了维恩谱公式,那维恩公式不能简单地就是个错误。陶渊明“此中有深意,欲辨已忘言”说不定是普朗克那时的心境。他没有放弃。

1900 年10月7日,Rubens到普朗克家串门,这吸引了普朗克对新获得的相当完美的黑体辐射谱分布测量数据的关注。据说,当晚普朗克就给出了那个幸运地猜到的(erratene)公式。也不能说完全是瞎猜,普朗克至少是个知道 (xInx-x)'=Inx 的著名物理学家,而这个公式在凑黑体辐射谱分布中扮演关键角色。普朗克于1900 年10月19日发表第一篇相关文章,给出了黑体辐射谱分布的正确函数,此即为普朗克定律(Plancks Gesetz)或普朗克分布;1900 年12月14日发表的第二篇文章则是给出了该公式的统计物理推导。普朗克似乎对由自己的工作所引出的一些结论和发展难以接受,日后进行了长达十年多的思想挣扎。

关于普朗克的生平与这段工作,可参阅如下文献:

Ingo Müller,Max Planck C a life for thermodynamics,Annalen der Physik 17(2-3), 73-87 (2008); Ingo Müller, Ein Leben für Thermodynamik, Physik Journal 7 (3), 39-45 (2008).(两个语种的版本)

Ian D. Lawrie, A unified grand tour of theoretical physics, Adam Hilger (1990).

Ta-Pei Cheng, Einstein’s Physics: Atoms, Quanta, and Relativity-Derived, Explained, and Apprais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如下普朗克的工作有助于理解他关于黑体辐射工作的内在逻辑。

Max Planck, ?ber den zweiten Hauptsatz der mechanischen W?rmetheorie (热的力学理论中的第二定律), Ackermann (1879).(博士学位论文)

Max Planck, Gleichgewichtszust?nde isotroper K?rper in verschiedenen Temperaturen, Ackermann (1880). (讲师资格申请报告)

Max Planck, ?ber das Prinzipo der Vermehrung der Entropie, Annalen der Physik, Leipzig 30, 562-582; 31,189-203; 32,462-503(1887).

Max Planck, ?ber den Beweis des Maxwellschen Geschwindigkeitsvertheilungsgesetzes unter Gasmolekülen, Sitz. Berich. bayer.. Akad. Wiss 24, 391-394(1894).

Max Planck, Max Planck,?ber irreversible Strahlungsvorg?nge, Sitz. Berich. Preuss. Akad. Wiss, 57-68(1897); 715-717(1897); 1122-1148(1897); 449-476(1898); 440-480(1899).

Max Planck, ?ber eine Verbesserung der Wienschen Spectralgleichung (维恩谱方程的改进), Verhandlungen der Deutschen Physikalischen Gesellschaft 2, 202-204(1900).

Max Planck, Zur Theorie des Gesetzes der Energieverteilung im Normalspectrum (标准谱能量分布律理论), Verhandlungen der Deutschen Physikalischen Gesellschaft 2,237-245(1900).

Max Planck, Entropie und Temperatur strahlender W?rme(辐射热的熵与温度), Annalen der Physik 306 (4), 719-737(1900). (这是Wien用过的论文题目)

Max Planck, ?ber irreversible Strahlungsvorg?nge(不可逆辐射过程),Annalen der Physik 306 (1), 69-122(1900).

Max Planck, ?ber das Gesetz der Energieverteilung im Normalspektrum(标准谱能量分布律), Annalen der Physik 4(3), 553-563(1901).

Max Planck, Treatise on Thermodynamics, A.Ogg (transl.), Green & Co.(1903).

Max Planck, Vorlesungen über die Theorie der W?rmestrahlung(热辐射理论教程), Johann Ambrosius Barth(1906). 英文版为The Theory of Heat Radiation,M. Masius (transl.), 2nd edition, P. Blakiston's Son & Co.(1914).

Max Planck, Zur Hypothese der Quantenemission(量子发射假设), Berl. Ber., 723-731(1911).

Max Planck, Eine neue Strahlungshypothese(一个新的辐射假设), Verhandlungen der Deutschen Physikalischen Gesellschaft 13, 138-148(1911).

Max Planck, ?ber die Begründung das Gesetzes des schwarzen Strahlung(论黑体辐射规律的基础), Annalen der Physik 37(4), 642-656(1912).

Max Planck, La loi du rayonnement noir et l'hypothèse des quantités élémentaires d'action(黑体辐射定律与作用量子假设), In P. Langevin, E. Solvay, M. de Broglie (eds.), La Théorie du Rayonnement et les Quanta, Gauthier-Villars (1912) pp.93-114.

Max Planck, ?ber das Gleichgewicht zwischen Oszillatoren, freien Elektronen und strahlender W?rme(论振子、自由电子和辐射热之间的平衡), Sitz. Berich. Preuss. Akad. Wiss, 350-363(1913).

Max Planck, Vorlesungen über die Theorie der W?rmestrahlung(热辐射理论教程), 2. Auflage, J. A. Barth(1913).

Max Planck, Eight Lectures on Theoretical Physics, A. P. Wills (transl.), Dover Publications(1915).

Max Planck, Vorlesungen über Thermodynamik(热力学教程), De Gruyter (1922).

Max Planck, Die Energieschwankunger bei der Superposition periodischer Schwingungen(周期振荡叠加的能量涨落), Sitzungsberichte der Preu?.Akad. Wiss., 350-354(1923).

Max Planck, ?ber die Natur der W?rmestrahlung(热辐射的本质), Annalen der Physik 378, 272-288(1924).

Max Planck, Das Weltbild der neuen Physik(新物理学的世界观), Vortrag 18. Februar 1929, Physikalisches Institut der Universit?t Leiden.

Max Planck, Zur Geschichte der Auffindung des physikalischen Wirkungsquantums(物理作用量子的发现史),Naturwissenschaften 31(14C15), 153-159(1943).

Max Planck, Vom Wesen der Willensfreiheit und andere Vortr?ge(自由意志的实质以及其他报告), Fischer (1990).

Max Planck, Die Ableitung der Strahlungsgesetze: Sieben Abhandlungen aus dem Gebiete der elektromagnetischen Strahlungstheorie(辐射定律推导), Auflage 4, Harri Deutsch Verlag (2007).

先写出来的,这一切放在一起就好理解了。普朗克因此成了统计力学、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奠基人。一个保守主义者,做出的都是惊天的成就,有革命性的色彩,难怪被称为Revolution?r wider Willen(违背意愿的革命者)。普朗克博士毕业后的研究深受克劳修斯的影响, 而克劳修斯是熵概念的提出者啊[Rudolf Clausius, Die Mechanische W?rmetheorie (热的力学理论)[8],Vieweg (1876)]。普朗克选择Eletrodynamik und Thermodynamik(电动力学和热动力学)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Eletrodynamik,Thermodynamik,都是Dynamik,有啥好区分的。电动力学和热动力学的结合是黑体辐射研究的一个关键点,这一点对普朗克们来说是显而易见的。可惜,把Thermodynamik翻译成“热力学”时字面上就错失了这一点。普朗克中学时期就熟读克劳修斯的著作,而克劳修斯留下的两本书就是力学观的热理论和电的力学处理(Die mechanishce Behandlung der Electricit?t, Vieweg, 1879),热通过光同电磁学建立起了联系。普朗克 1878年起研究不可逆过程,自1891年起因为受赫兹的麦克斯韦理论启发开始将热力学用于电磁过程。有评价认为,Planck hat nicht aus Nichts geschaffen(普朗克不是从“不(没有)”中创造的),有意思。

普朗克1900年的第一篇文章完全是接着维恩的工作,从辐射的温度与熵的关系入手。注意维恩1894年文章的题目就是温度与辐射熵,这两篇的文章题目相同。这里的思路是,热辐射达到平衡的过程是个熵增加到最大值的过程,则要求熵对内能的二阶微分为负。形式上

碰到[9]。就简单性来说,这个公式最接近维恩的结果(an Einfachheit am n?chsten kommt)。普朗克接受这个推导的出发点,是因为这样的辐射与振子构成的体系之熵产生为正,这符合热力学的要求。这只算是有了这个公式,是个具有形式意义的、瞎猜得到的公式(glücklich erratenes Gesetz doch nur eine formale Bedeutung)。关于普朗克这瞎猜的功夫,派斯(Abraham Pais, 1918-2000)在爱因斯坦传记 Sutle is the Lord一书中大为赞赏:“His reasoning was mad, but his madness has that divine quality that only the greatest transitional figures can bring to science. It cast Planck, conservative by inclination, into the role of a reluctant revolutionary(他的论证是疯狂的,但是他的疯狂有那种只有伟大的传统人物能带给科学的神性。这赋予了普朗克,一个保守倾向的人,勉强的革命家的角色)”。然而,按爱因斯坦1916年的说法,普朗克的推导是史无前例的胆大妄为(Seine Ableitung war von beispielloser Kühnheit)。

关于那天的推导过程,普朗克自己有非常客观的评价。Im Verfolg dieses Gedankens, bin ich schliesslich dahin gekommen, ganz willkürlich Ausdrücke für die Entropie zu construiren, Unter den so aufgestellten Ausdrücken ist mir nun einer besonders aufgefallen, … Es ist bei Weitem der einfachste unter allen Ausdrücken, welche S als logarithmische Function von U liefern …(顺着这些想法,我最后决定,完全随意地构造熵的表达……,在诸多表达中,这个提供了S是U的指数函数的公式最简单)。看到普朗克这么实在,笔者都笑得差点岔气了。看如今的物理论文,时常能遇到装蒜的货儿,自己根本没有本事写一篇唯一作者的文章,却在事后拿着很多别人凑出的文章编造自己的英明。

在普朗克的黑体辐射研究报道中,会提及辐射的振子。振子,什么振子?我当年学习相关内容就一直弄不懂这振子哪来的,不是说好的空腔辐射(Hohlraumstrahlung)吗?关于振子,普朗克一开始用的是Resonator,后来改用Oszillator,再以后连炭粉(Kohlenst?ubchen)都出来了。为什么会引入振子呢?振子是用来Ermitteln(中介)辐射分布的,让辐射现形的。这就是probe for theory. Die Theorie braucht ermittelt zu sein(理论需要被中介)。关于普朗克引入振子概念及用词的变更,库恩有详细的讨论(见Thomas Kuhn,1978)。后面我们还会回到这个话题。

普朗克黑体辐射谱分布公式的意义之一,是带出来了一个物理学基本常数 h,后来被命名为普朗克常数。拥有一个自己名字命名的普适常数估计会让人感到很孤独(玻尔兹曼常数是普朗克在1900年这篇文章引入的,其预期功效只是使得频率以能量的量纲被带入)。所以当1905年爱因斯坦把光速也弄成了普适常数时,普朗克觉得h算是有了伴儿了。普朗克和爱因斯坦一直惺惺相惜,是分量相称的朋友。应该说,普朗克是爱因斯坦从学术角度也觉得值得尊重的一个人,其他的和爱因斯坦能聊得起来的包括薛定谔、玻恩和泡利,后来有奥地利人哥德尔。一般文献中会把爱因斯坦说成是普朗克的被保护人(Protegé)。从地位上说是这样,1905-1906年的爱因斯坦只是个科学圈外的专利局职员,而普朗克是科学界的柏林圈内的大教授。然而,认为普朗克是爱因斯坦学术上的保护人就有点想当然了。愚以为,虽然普朗克认可爱因斯坦1905年发表的相对论,1906-1907年率先进入相对论研究

命性概念的人。但是,笔者发现事实很打脸,普朗克从来都是一个保守的人。革命没有那么容易。一个频率上的振子们所分配到的能量为E,与其对应的能量单元ε,关系式为P=E/ε, 即能量包含P个能量单元。但是,普朗克没有理由认为P是个整数,而是他不得不使用整数,要不怎么接着玩排列组合呢?{我发现艾伦菲斯特、德拜、玻色这些大神可没这些顾忌,连微分小量都敢拿过来做排列组合运算,见下文。好的物理学家都是李逵式人物,遇到问题先提着板斧砍杀过去再说}在原文中,普朗克是这样写的: “如果P=E/ε计算得到的商不是整数,P可以取近似的整数(wenn der so berechnete Quotient keine ganze Zahl ist, so nehme man für P eine in der Nhe gelegene ganze Zahl)”。也就是说,普朗克采用的是取整的算法,用今天的数学记号,是P=[E/ε] ,至少在这一步上他没有迈出革命的一步,故而有“普朗克半推半就的量子化处置(halbherzige Auffassung der Energiequantisierung à la Planck)”的说法。所谓的P=[E/ε],就算是P=E/ε,对于普朗克来说那也就是着急忙慌中不得已引入的抓手(Notbehelf,erzwungenerma?en eingeführt),而非什么革命的思想。所谓普朗克是Revolution?r wider Willen(违背意愿的革命家),我猜是说,别人说普朗克是革命者,这违背了普朗克自身的意愿。赵匡胤黄袍加身的感觉哈(附加图1)。

附加图1. 赵匡胤黄袍加身。这幅图上的赵匡胤看似有点儿不情愿。

德语文献中还时常提及普朗克的绝望行动(Akt der Verzweiflung),派斯的英文版爱因斯坦传记在p.371上提到了普朗克的desperate act,正可相互印证。这让笔者很纳闷。普朗克听完Rubens聊黑体辐射的实验结果,当天晚上就得到了正确的表达式。即便为了找到更强的理论根据,那第二个、基于统计物理的推导也用时不足俩月(两篇文章的跨度为从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