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21年4月,中国科学家人猴杂交胚胎发育19天!为何突然销毁?

人类一直想创造出一种力大无穷却又有相当智商,能代替人类在恶劣地区从事体力劳动或者代替人类作战以及枯燥乏味重复工作、甚至远征太空探索星空,因此从1920年代起就有科学家不遗余力的展开人猿杂交工作。

一直以来对于结果总是扑朔迷离,终于到了2021年,中美科学家倾尽心血终于培养出了人猴杂交的胚胎,但在培育到第19天时,却不得不销毁为何会如此?究竟是什么原因?

前苏联科学家:突破前夜被逮捕流放!

有想法人猿杂交的第一人已经很难查证,但最有名的一定是前苏联生殖生物学家,人工授精及动物杂交方面的专家伊里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他在1926年以及1928年总共进行了两次研究,但在成功前夜却惨遭逮捕流放,最后落了个客死他乡的结果。

1926年11月,伊万诺夫说服苏联高层与法国巴斯德研究所,获得了后者在西非的一个研究所,远赴非洲进行人猿杂交试验,当时到达位于法属几内亚的实验基地的,还有他的儿子。

当时选的是母猩猩与人类的精子进行受孕实验,但当地人非常抗拒与猩猩一起研究,因此当时的精子来源一直是个谜,有传闻用的就是伊万诺夫父子的,但却没有任何记录显示进行了这样的操作,不过最终在资金耗尽前,伊万诺夫仍然没有筹措到继续研究的资金,只能放弃研究回国。

1928年,得到了苏联国内科学界支持的伊万诺夫在黑海沿岸的苏呼米筹建了一个研究所,继续从事人猿杂交的研究,这次伊万诺夫改变了方向,主要以公猩猩和人类女性卵子进行受孕试验,为此还招募了5名女性志愿者,甚至还有女性写信给伊万诺夫,毛遂自荐要求参加实验。

从1928年到1930年,由于黑海沿岸的苏呼米气候与非洲相差很大,猩猩死了一大半,2年时间居然没有一只猩猩准备好实验,但这并没有击倒伊万诺夫,正当一批新的公猩猩从非洲运到苏呼米,伊万诺夫准备大展拳脚展开研究之际,他卷入了一场苏共内部的纷争,被流放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2年后死于中风。

可谓是壮志未酬身先死,伊万诺夫为此奋斗了一生,却没有得到一个他想要的结果!但也有谣传称伊万诺夫有了实验成果,并且被饲养在了苏呼米研究所,却从未找到过正式记录,而伊万诺夫被流放后,苏呼米研究所转而成为药物实验基地,并且在白喉治疗药物实验中作出了不少贡献。

美国奥兰治公园灵长类动物实验室:执行安乐死

2018年1月29日,英国《镜报》刊出了一篇报道称在1920年代,也就是前苏联伊万诺夫正在非洲研究人员杂交时,有一位著名的科学家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治公园进行了一次成功的“人猿杂交”实验。

使用的没有透露姓名的人类男性捐赠者的精子,卵子的提供者是一只成年的雌性黑猩猩,人工授精后雌性黑猩猩受孕成功,并且足月还活产了,科学家们非常开心,但没过几天这种喜悦就被担忧所代替,因为无法在道德伦理层面让科学界接受,最终在数周后被执行了安乐死。

进化心理学家戈登盖洛普讲述了这个故事,他的大学教授告诉了他这个发生在将近100年前的事情,他声称这名科学家几乎大家都认识,后来这个研究所在1930年代被搬迁至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并且曾在耶克斯工作,但盖洛普始终也不愿透露他的姓名。

2021年中国科学家创造出人猴杂交胚胎,不得不销毁!

美国和前苏联的人员杂交研究之后,科学界再无类似的公开研究,不过从维基资料中还能查到在发表在《巴尔的摩太阳报》上一篇报道称中国在1967年有类似的研究,不过未经证实,不足为信。

一直到2021年4月15日,《细胞》期刊上发表了一篇Moxie基金会支持的昆明科技大学和西班牙武康大学的重磅论文《Chimeric contribution of human extend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to monkey embryos ex vivo》(人类扩展的多能干细胞对猴胚离体的嵌合贡献)。

这是一项人体细胞处理成干细胞后植入食蟹猴胚胎受精后分裂第六天的细胞,10天后103个嵌合体仍然在发育中,但到19天时,存活率开始快速下降,但仍然有3个胚胎仍然存活,在这三个胚胎中人类的细胞比例很高。

论文中最高只有19天的记录,不是科学家不愿意继续下去,而是处于伦理上的限制,到现在为止,即使是日本,含有人体细胞的动物胚胎发育早期也是禁止的,2019年开放后尽管允许研究,但也能难以逾越伦理的界限。

iPS诱导干细胞技术

除了人体受精细胞外,其他成熟的体细胞都已经高度分化,也就是说即使分裂也只是自体细胞的“复制”,但人体受精的胚胎细胞越来越受到伦理的限制而难以研究,那么将成熟的体细胞“处理成”原始且未特化的细胞,这种未充分分化、具有再生各种组织器官潜在功能的一类细胞就是科学家想要的。

它可以做什么?植入体内发育成各种器官,比如胰腺、肝脏等,发育出来干嘛?当然是移植了,因为人体干细胞取自自身细胞,发育出来的器官就是自身器官的“拷贝”,没有排异反应,而且来自动物体内,没有所谓的捐赠问题,因此干细胞技术将为人类的器官移植打开一扇窗口。

不过就算是干细胞研究,也同样受到了伦理道德的限制,比如2019年7月26《Nature》的一篇标题为“Japan approves first human-animal embryo experiments”,“日本批准首项人类动物胚胎实验”时的时间限制只有14.5天,而发起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中谷弘光则打算将胚胎发育时间申请延长到70天!

随着各国在科学研究上的放开,干细胞研究将会进一步深入,技术也将突破,毕竟全球器官移植将会是一个极大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