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集中营禁忌恋情:犹太少女为活命和纳粹军官上床,最后真爱上他?

“我爱上你了。” 1942年,20岁的史东诺娃(Helena Citronova)从年纪相仿的温施(Franz Wunsch)手上拿到的这张纸条,原来是一封表达爱意的情书…这是在二战时期位于波兰的“死亡工厂”:奥斯威辛集中营发生的故事,当年隶属亲卫队的奥地利籍纳粹军官温施,爱上了这位来自斯洛伐克的犹太女孩史东诺娃;然而,本该是恋爱的美好瞬间,却注定沦为一场禁忌之恋。

犹太人的屠宰场:奥斯威辛集中营

时间回到1933年,希特勒掌握纳粹政权,贯彻种族净化政策,在欧洲各地打造集中营,严格实行优生学和种族主义,而在恶名昭彰的集中营中,他们利用毒气等方式对犹太人进行屠杀。1942年,奥斯威辛是规模最庞大的集中营,也是唯一有毒气室的现代火葬场,同时也有奴工劳动营,当时有110万犹太人被遣送到这里,其中多达100万人不幸命丧于此,这里被称为“死亡工厂”,即使在这样环境中,还是有爱情萌芽。

1942年,奥斯威辛集中营充满肃杀氛围,在这里,犹太小孩难逃一死,好几十万犹太男女老少,被迫在恶劣的环境中日以继夜拼命劳动,直到生命耗尽那日。史东诺娃被分配到仓库劳动,她的工作是将死者的财物进行分类,有价值的财物会被送往中央,当作战备资源。

犹太少女一首歌曲让纳粹军官着迷

这一天是史东诺娃的死期,她在当天早上就被判死刑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天,她临时被派去给纳粹军官温施唱一首生日歌,很难想像如此讽刺的场面,却成为两人的定情时刻,温施对她一曲定情,因此暂时延缓了史东诺娃的死期,让她逃过一劫。

不久后,温施偷偷找到在仓库工作的她,塞给她一张示爱字条。多年以后,83岁的史东诺娃受访时谈起这段回忆,她直说:“我马上将字条撕毁,但后来我看到上面写着‘我爱上了你’……我宁死也不要与亲卫队的人扯上关系。很长一段时间我只有仇恨,我甚至无法望着他。”但她为了保命,决定假装爱上温施,甚至和他发生肉体关系。

爱情能改变一个人!冷血军官出手解救少女家人

一个关键时刻,改变了史东诺娃的爱情观。当时史东诺娃的姐妹和外甥、外甥女一行三人也被遣送到奥斯威辛集中营,慌乱中,温施匆匆找到史东诺娃:“快告诉我你姊妹的名字,以免我来不及。”温施火速赶到火葬场,救下史东诺娃的姐妹,只是两个孩子仍没能活下来。

在那个残酷的时代,史东诺娃能跟姐妹团圆,非常不容易,她后来受访时坦承:“他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有些时候我忘了我是犹太人,而他不是犹太人,最终我还是爱上他了,但这还是无法成真。”

禁忌之爱终不被时代接受

1945年5月,纳粹德国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史东诺娃和姊妹们在温施的庇护下,活着走出集中营,之后迁居以色列,而温施则回到奥地利。

1971年,温施因为曾参与集中营屠杀犹太人在奥地利被捕,史东诺娃在纳粹战犯的审判法庭上为温施作证,提到他的救命之恩,希望法庭能释放温施。虽然受到严厉的审判,法官最后以诉讼时效已过为由,将温施无罪释放,但他与爱人史东诺娃早已被时代折磨地伤痕累累。

在法庭上,温施曾这样说:“欲望改变了我的野蛮行为。 我爱上了史东诺娃,这改变了我,我因为她的影响而变成了另一个人。”

2003年,年迈的史东诺娃在电视节目中分享这段凄美的爱情,她记得每一个细节,爱情早已烙印在心底,她回忆道:“我能站在这里,是因为那个男人救了我,我没有选择、一切就这样发生了,而这份爱是诞生在这样的地方,和现在完全不同、如同在别的星球的地方。”

尽管纳粹和犹太人的爱情饱受争议,还是难以抹灭史东诺娃对温施的爱,她说:“回想那个被仇恨垄罩的时刻,我有好几次甚至忘记我是犹太人,而他也不是德国军人,直到最后,我还是爱他。”

被纳粹阴影笼罩的爱情故事,成为时代的眼泪。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让温施从暴戾的纳粹军官,成为犹太少女的救命恩人,但不被时代接纳的爱情,同样也让人心酸,成为两人一生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