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玛雅末日预言另有玄机?而其金字塔的用途,又到底是什么?

关于“玛雅”文明的传说,很多人都听说过。提到玛雅人,大部分人会把他们与美洲丛林联系到一起。浮现在脑海中的也是一群印地安人,他们身着鲜艳羽毛服饰,趁着月光进行着神秘的仪式,法术高强的祭司站在中间,其他人绕着转圈。的确,今天中美洲幽静的丛林之中还有着玛雅人神秘的遗迹,那儿正是他们的居住地。

丛林里的巨石遗迹

提起玛雅金字塔的名气,可以说是仅次于埃及金字塔。玛雅金字塔与埃及金字塔相比不太一样,埃及金字塔为四角锥形、金黄色,经过几千年的风化作用,已有所腐蚀;而玛雅金字塔不完全为锥形,由灰白色的巨石堆成,呈灰白色,比埃及金字塔要矮一点,顶端有一个祭神的神殿。并且它的四周各有四座楼梯,每座九十一级阶,加上最顶层的一阶共365阶(91乘四加一等于365),恰为一年的天数。

玛雅人的建筑中处处可见与天体运行规律有关的数字,除了阶梯数与一年的天数一致,金字塔的四面还各有表示玛雅的一个世纪为52年的52个四角浮雕。可见,玛雅人非常重视天文学资料。

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玛雅的天文台不管是外观还是功能,都与现在的天文台很相似,充满着特色。比如凯若卡天文观测塔就建在一个可以通过众多小台阶到达的平台上,巨大而精美。凯若卡天文观测塔是一个圆筒状的底楼建筑,与现在的天文台相似,上面有一个半球型的盖子(在现在天文台的设计中作为天文望远镜伸出的地方)。底楼有四个门对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这个地方的窗户及闸廊还形成六条连线,并且至少有三条与天文相关,其中一条与春分或者秋分有关,另外两条则与月亮的活动有关。

凯若卡天文观测塔在玛雅遗迹中是最大的天文观测塔,类似的建筑也出现在其它的玛雅遗迹中,这些天文塔在位置上都与太阳及月亮对齐。近年来,专家们认为,地区性的天文观测网在古时候的玛雅就已经建立起来了。

以今天的角度来看这些建筑物足以令人震撼。比如玛雅金字塔,如何切凿巨大的石块,如何搬运这些巨石至丛林的深处,又如何堆积这些十几吨重的石块至七十公尺处?就现在人看来,如果没有先进的起重设备及交通工具,也是难以完成这个任务的。而这个深居丛林的民族,为何要花这么大的精力建立一个天文观测网呢?据历史的记载,伽利略在十六世纪才发明了望远镜,之后才出现了大型的天文台。可以肯定的是,玛雅人的天文观测网观念是相当先进的,因为近代才出现了天文观测网的观念,他们的科学与我们今天相比毫不落后。

玛雅文字之谜

玛雅人在公元前后创造了象形文字,他们是美洲唯一留下文字记录的民族。然而,出土于提卡尔的第一块记载日期的石碑,却是公元292年的产物。

如今,玛雅象形文字存下的总量很多,大都刻在墓室、庙宇的墙壁或石碑上,或雕在贝壳和玉器上,或用与中国式毛笔类似的笔书写、描绘在榕树皮、陶器和鞣制过的鹿皮上。仅在科潘遗址中的“象形文字梯道”上就发现了两千五百多个象形文字,在这座宽八公尺、为数九十级的石头金字塔台阶上布满着古怪而精美的象形文字,被称为世界巨型铭刻的杰作之一。

玛雅的象形文字清晰表明了它所具有的宗教性质,象形文字与金字塔坛庙结合得异常紧密。仅存的四部抄本――《巴黎手抄本》、《德勒斯登手抄本》、《格罗里手抄本》和《马德里手抄本》中的象形文字,也无疑主要用于宗教。由此可以推测,玛雅最初的象形文字,极有可能是将玛雅文明中的诸神祗形象中最突出的特点加以抽象化。玛雅文明中的神祗或长着皮诺丘般的长鼻子、或长着野象般的长獠牙,有的脸上还涂着黑圈以代表死亡和腐烂,形象都很特别。但象形文字通常只画神祗的头像,头像即是代表他们的文字。

专家们于是推测,也许玛雅人持万物有灵的观念,比如他们将瓦罐看作瓦罐神、将北极星看作是北极星神。所以,有人看到了千百个不同神灵的头像(面具)造型。这就是玛雅文字的起源及相关特征。

无论如何,玛雅文明都远在美洲另外两个文明之上:阿兹特克只是对玛雅文字拙劣的模仿,印加则只会采用“结绳记事”之法。如果说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真正尺规是文字的发明和使用,那么玛雅人独立发展出一套精美绝伦的文字书写体系,可以算作新大陆上最富智慧、最为文明化的民族了。然而,玛雅人留下的几千本书或抄本中,仅存下幸免于西班牙传教士蹂躏的四本。不管是烧在瓷器上,还是刻在石碑、门楣和其他石质建筑上的几乎所有残存的文字,都由雕刻的文字和符号所组成,要破译这些文字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最初研究玛雅文字的碑文学家把这些图形和符号当成象形文字来研究,认为每个雕刻的文字都代表一个物体、概念或数位。专家们首先致力于破译玛雅人的数字系统,研究结果令人振奋:在玛雅人的数位系统里,对“零”的使用时间竟比阿拉伯人早了好几个世纪,他们是造诣很高的数学家。玛雅人同时相信时间是循环往复的,为了计算太阳历的季节和年份,他们还发明、完善了详尽严密的日历,他们是非常熟练的计时专家和天文学家。

玛雅文明的雏形到了二十世纪中叶逐渐分明:玛雅是一个带有哲理性,集祭师、数学家和天文学家为一身的民族。他们对于时间流逝的计算和星相的观察尤其感兴趣。许多学者相信,那些正处于破译过程中的玛雅雕刻文字肯定与历法、天文和宗教都有密切关系。

透过大量的研究,学者们也获得了一定的突破,比如俄国学者在1960年研究玛雅文字期间,发现许多象形文字都含有相隔大约56到64年比较固定的时间段――这有可能是玛雅时期人的平均寿命。因此她总结出,玛雅文字里写的是皇族人员的诞生、统治、死亡及其战争,记录的是历史,而不是宗教。至此,人们第一次从记录故事的角度去理解玛雅文字的内容。玛雅文字讲述了统治者和皇族的命名、生日等生平事迹,玛雅文明的历史突然间有了一种特定的意义。

在此之后,科学家们已成功破译了玛雅文明中80%以上的玛雅文字,对玛雅文化和玛雅社会都取得了新的认识成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套全新的玛雅象形文字会展现在人们面前。

玛雅预言

玛雅的历法中,有一个以一年为260天计算的“卓金历”。但奇怪的是,在太阳系内并没有一个适用这种历法的星球。根据“卓金历”,这颗行星的大致位置应该位于金星与地球之间。这个行星所代表的符号,与我们所熟知的太极阴阳图非常相似,表达了玛雅人对银河核心的描述。

而且有学者认为,玛雅人的“卓金历”记载了“银河季候”的运行规律。据“卓金历”所言:地球现在已经处在所谓的“第五个太阳纪”了。在这最后一个“太阳纪”中,太阳系所正经历着的“大周期”从公元前3113年起到公元2012年止,共历时5100年。在此期间,处于运动中的太阳系及地球正在通过一束射线,这束射线来自银河系核心,并且横截面直径为5125地球年。也就是说,地球通过这束射线的时间长达5125年。

玛雅人将“大周期”做了阶段划分并详尽记载了每个阶段的演化。“大周期”被划分为13个阶段,每个阶段又被划分为20个演化时期,每个演化时期又需历时约20年。

玛雅的“卓金历”回圈与中国的“干支”历法很相似,都是回圈不已的,而不像公元纪年只是直线发展。玛雅人认为,地球自创世以来已经过了四个太阳纪。当太阳系中的各个星体经历完这个“大周期”,接受银河射线的作用之后,就会发生根本变化。玛雅人称这个变化为“同化银河系”。

从玛雅预言中的“大周期”的时间上看,至今已到了玛雅人所谓的“地球更新期”。他们认为,今天所处的尾声阶段,是“同化银河系”之前一个十分重要的时期,地球要在这个时期中完全达到净化。这个时期过后,地球将走出这束来自银河核心的银河射线,进入一个新阶段,即“同化银河系”。

玛雅人的历法精准,他们的预言应该也有一定的根据可依。当今的世界环境污染严重、天灾人祸不断,玛雅人的预言能够给予我们什么样的启示,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玛雅人创造的高度文明令人称奇,但令人不解的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古典期的玛雅文明突然消失?这个问题至今也没有找到答案。对玛雅文明的湮灭之谜,科学家、考古学家提出了诸多的假设,诸如外族入侵、感染疾病、气候变化、内部战争、人口爆炸等等。

在玛雅,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下层劳动者完全是文盲,只有极少数贵族和祭司掌握着高深的知识和文化。这些贵族知识分子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缺乏生存能力,以至于很快便消失在繁华殆尽之后;玛雅文明在进入契琴伊萨时代后与古典时期有着些许不同,虽更具活力,继承者却没办法继续契琴伊萨的精神,因此在西班牙人到达南美大陆之前,便已逐渐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