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状元们从哪里来?——明清科举地理

高考成绩揭晓在即,各地考生都在估分填志愿。各省的状元们,呼之欲出;各省招生名额的分配,也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这便是“高考地理”问题。个中所牵涉的“教育公平”或是“地区差异”话题,历久弥新。

今人好将高考与科举相提并论。虽然两者决不能等同(一个是选官制度,一个是升学制度),但就选拔人才、提携上进而言,还是颇具可比之处的。与“高考地理”可堪比照的,自然就是“科举地理”。

状元及第(资料图 图源网络)

明清两代的省界大致与今天相同。考虑到这个政区划分问题,那么唯有明清两代的“科举地理”,值得我们比而参之。何炳棣先生英文大著The Ladder of Success in ImperialChina:Aspects of Social Mobility,1368-1911(《明清社会史论》)广泛利用明清档案和各地方志,就此“科举地理”问题专辟一章(第六章,“科举的成功与社会流动的地域差异”),为我们做出了一个成功的解答。笔者大致依照时间顺序,将这章的部分内容凝缩成文,以飨读者。

从“南北榜”到“江西内阁”

洪武三十年(1397)年,朱元璋的裤腰带又有异动:他又要杀人了。这一年科举放榜,朝廷录取的五十一名进士竟然全都是南方人!

有人告发,主考官刘三吾涉嫌舞弊、照顾南方人!朱元璋听说大怒,下令彻查。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朱元璋仍然认为科场舞弊。他将白信蹈、张信等二十多名涉事官员通通处死,刘三吾戍边。然后,朱元璋亲自阅卷,取了六十一名进士,全部是北方。这就是“南北榜案”。

“南北榜案”显示,北方饱经数百年战乱,文化教育水平已经大幅度落后于南方。五十一名进士尽在南方――这种南北落差,今天仍然存在。

朱太祖用政治铁拳打造的人工平衡录取政策,并不能让北方士子就此知耻后勇赶上南方。即便是洪熙年间(1424-1425)科举施行南北分卷之后,也不能改变科举南强北弱的态势。从明初到正统四年(1439),江西进士录取量占全国首位。明初曾有“江西内阁”之称,一时间,台阁重臣皆是江西人――杨士奇,解缙,胡广,金幼孜。

江西科甲为何如此之鼎盛?这部分要归功于社区努力保有一些“义庄”与“学田”,宗族间形成小型的“NGO”,能较好地提供对应试士子的资助。

图表数据:何佑森《元代书院之地理分布》,《新亚学报》第2卷第1期,1956年8月(资料图 图源网络)

此外,元代江西大量建设书院,73所书院的数目到了明初也是冠绝全国。种种因素合力,造就江西科甲鼎盛的局面。这其中又以吉安最为彪炳――欧阳修与解缙的故乡。建文二年(1400)和永乐二年(1404)的两次会试,吉安府均包揽了状元和榜眼,这是一项空前绝后的纪录。我们试看明代进士总数排名前列的府:

(史料出处:明清各地方志丛刊)

风流人物,还看江南

不过,从十五世纪后半期开始,浙江以其丰厚的人文底蕴、南宋以来奠基的理学传统,很快就在科举的成功上超过江西。王阳明的横空出世,更是激励了浙东几府的进士读书上进。到了十六世纪,浙江已经牢牢树立起全国的卓越地位,人文荟萃,藏书领先,成为学术的重心。绍兴、宁波、嘉兴三府科甲鼎盛,到清朝便有了“绍兴师爷”之说――人才过剩,做不了官,只好去做师爷了。

但进入晚明,更加富裕、资源更为充沛的江苏终究取代了浙江,以无与伦比的优势,成为全国科甲鼎盛第一之省。谢肇J《五杂组》以一个福建人的视角看全国,得出了“三吴赋税之重甲天下,一县可敌江北一大郡”的结论。江苏以其经济之繁盛,经济形态之多样,富甲海内,经济活力和人文活力都在全国独占鳌头。

晚明大臣习惯按登科年限、座主和地域结党,江苏出身的进士结党夥矣。“东林党”、“昆党”――仅凭书院和州县关系就可连结成党,足见江苏科甲之鼎盛。即便刨除家族地域“请托”、舞弊之成分,江苏的科举成就在明末也无人可以比隆。

江浙两省的文化优势,今天也是无省能及。

   (《明代进士的地理分布》简表,史料出处:李周望《国朝历科题名碑录初集》)

江苏考生,吃亏岂在今天

江苏的这种优势,一直持续到清代。

如果今天有一名江苏考生,对江苏高考名额限制这种类似“南北榜”的政策不爽,一怒之下穿越去了三百年前――

他醒来一看,可能还要两手一摊――白跑一趟。

从明初洪熙元年(1425年)到康熙五十一年(1712),全国科举会试分为南、北、中三卷,每科考试会有相当不同――南方士子的卷子相对较难。但即便如此,各省产出的进士不定额数,江浙两省士子迎难而上,仍旧可以席卷科场。唐伯虎乡试还没考就敢说我肯定是第一(后来果然就是第一),其才气和豪气,岂容试卷难易抹杀。

不过,康熙五十一年,朝廷有诏,推行“官方进士定额制度”。办法是,区内各省取中的进士额数,是依据情况调整而固定下来;各省在会试前不久,根据各省前三科应试总人数的粗略比例,确定其应中式进士名额――各省新科进士实际上被冻结在一定比例上。

换句话说,清代的江苏举人们,若没有唐伯虎之才,即便比别省举人的成绩高出一大截,但“高分撞车”,未能竞争过本省优等生们,那么受限于“进士录取定额”,就会考不中进士!这与今天江苏考生们面临的窘境,简直如出一辙。

唐伯虎当初放出那种狂言,很快便被怀疑舞弊、被科场案打击。今日江苏考生和家长们总算能争得一个结果,这还是令人欣慰的。

我们看有清一代进士的地理分布表。清代不仅增加了“进士定额”制度,其对满洲贵族和旗籍士子的照顾,也反映到科举取士上。“满汉二尚书”是对满洲人士做官的照顾,“旗籍”取士则是在科举上的优叙。以旗籍单独为一省,其取士人数已可进入前半区。尽管,其真实能力,不敢恭维。

(《清代进士的地理分布》简表,史料出处:房兆楹和杜联础对鲂G宄刻饷肌罚

在分卷录取、进士定额、旗籍优叙等制度下,江浙、南方省份的科举优势,相较于明代便不再那么明显。河北、山东取士人数上升,北方逐渐后来居上(张之洞便是河北人)。极端例子如甘肃――“进士定额”之前,甘肃甚至没有出过一次进士。而在“进士定额”改制之后,甘肃进士总数竟高达255名。

不过,江浙的优势仍然无法撼动,这仍然显示出南方的强大实力。注意,晚清出高阶人才最多的省份――湖南、安徽、广东(曾、左、李、康、梁)都排不进前半区。可见,兵贵精,不贵多。

结语

科举地理,南北之争也。综观明清两代科举地理,南方以压倒性的优势盖过了北方。

孔子所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北方之强也,强者居之”,如若以“文与武”来概括孔子所说的南北退敛和肆纵之别,那么“南方”的文化优势,早就不经意间得到了预言。

《世说新语・文学》所谓“北人看书如显处视月,南人学问如牖中窥日”,牵涉南北朝对立,姑且不论;《隋书・儒林传》所谓“南人约简,得其精华;北人深芜,穷其枝叶”则是论述南北学风问题了。

南方固文胜于北方,但以钱钟书的话说,“南学北学,道术未裂”。

今日之士子,岂分南北?

转自|“阙里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