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普京会如此难以接受,乌克兰的主权国家身份?

由于俄罗斯威胁到乌克兰的领土完整,乌克兰再次警惕地关注其东部边境。

之前一段时间,俄罗斯沿着乌克兰边境集结军队,这让西方领导人感到不安,他们担心俄罗斯会像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那样,甚至比那次入侵范围更广。

然后,在2021年12月17日,弗拉基米尔・普京要求任何前苏联国家,如乌克兰,加入北约――乌克兰一直表示希望加入的西方联盟――并要求北约停止在东欧的所有军事合作。

这样的言论让人想起冷战,当时全球政治围绕着共产主义的东方集团和资本主义的西方集团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这也有利于俄罗斯维护其全球大国地位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目标。

我们知道,普京的目标的基础,是俄罗斯将乌克兰视为其更大帝国的一部分的历史观点,该帝国曾一度包括今天的波兰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理解这一点有助于解释普京的行动,以及他是如何倾向于这种对乌克兰的看法来推进自己的议程的。

来自俄罗斯的观点

乌克兰现在有4400万人口,是欧洲面积第二大的国家。

但几个世纪以来,在俄罗斯帝国内部,乌克兰被称为“马洛罗西亚”或“小俄罗斯”。

这个术语的使用,强化了乌克兰是帝国的初级成员的观点。从18世纪开始,沙皇的政策就禁止使用乌克兰语言和文化。这些政策的意图是建立一个占主导地位的俄罗斯,然后剥夺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身份

类似的策略被用来淡化21世纪乌克兰独立的影响。2008年,普京当时的发言人苏尔科夫(Vladislav Surkov)声称“乌克兰不是一个国家”。

普京本人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声称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是“一个民族――一个整体”。单一民族的概念源自“基辅罗斯”的历史――中世纪的联邦,包括现代乌克兰和俄罗斯的部分地区,并以今天乌克兰首都基辅为中心。

近年来,俄罗斯纪念基辅罗斯历史的活动越来越突出,规模也越来越大。

2016年,一尊52英尺高的弗拉基米尔王子雕像在莫斯科揭幕,他被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都认为是一位神圣的统治者。不过这座雕像引起了乌克兰人的恐慌。在一些人看来,在莫斯科中心放置弗拉基米尔的雕像,意味着俄罗斯试图拥有乌克兰的历史。

事实上,在俄罗斯于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和入侵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后仅两年,就出现了这个雕像。

乌克兰的俄罗斯公民

顿巴斯和克里米亚都是大量俄罗斯少数民族和主要讲俄语的人的家园。

在俄罗斯采取军事行动之前的那些年里,普京和他的盟友经常援引“俄罗斯世界”或“俄罗斯和平”的概念,即俄罗斯文明延伸到所有俄罗斯族人居住的地方。

这种意识形态还声称,无论俄罗斯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俄罗斯国家都有权利和义务保护和保卫他们。

乌克兰――无论是在2014年,还是普京现在似乎越来越好战的立场――为这一概念提供了完美的前景。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一直在通过武装乌克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的亲俄分裂分子,宣传“俄罗斯世界”的意识形态。

然而,将乌克兰视为一个分裂为亲莫斯科的俄罗斯族人和亲西方的乌克兰人的国家,未免过于简单化了。

民族矛盾?

乌克兰今天的民族构成――东部居住着一个特别大的俄罗斯少数民族――反映了这个国家从1922年就被苏联吸收了。

在乌克兰被并入苏联之前,乌克兰民族生活在全国各地。1932年至1933年,一场饥荒,导致东部地区约400万乌克兰人死亡。这场乌克兰大饥荒,让俄罗斯族人有可能进入乌克兰领土。

这些新居民推动了斯大林的工业化运动。时至今日,顿巴斯仍是乌克兰工业经济的中心。

1991年,乌克兰人投票从苏联独立出来时,包括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克里米亚在内的所有24个州或地区都支持独立。在乌克兰2001年的最后一次人口普查中,俄罗斯少数民族占乌克兰人口的17.3%,他们被列为独立国家的乌克兰公民。在很大程度上,他们也投票支持独立。

在独立后的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俄罗斯族人一直与乌克兰人和该国其他少数民族和平相处。

但2010年,来自顿涅茨克的政治家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成为乌克兰总统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尽管他没有直接表示他更喜欢乌克兰的亲俄未来,但他的许多政策标志着他与前任亲欧政策的背离,并与弗拉基米尔・普京对乌克兰的计划背道而驰。

乌克兰本来有望在2013年与欧盟签署一项联盟协议。相反,亚努科维奇决定加入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盟。这在全国各地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最终导致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接着,普京以保护居住在克里米亚半岛的俄罗斯族人为借口,吞并了克里米亚。

与此同时,亲俄分裂分子占领了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的多个城市,希望俄罗斯在保护乌克兰东部的俄罗斯人方面也有同样的利益。

但乌克兰东部的俄罗斯族人和讲俄语的人,并没有自动支持分裂分子,也不想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自2014年以来,约有150万人离开顿巴斯居住在乌克兰的其他地区。与此同时,至少有100万人前往俄罗斯。

许多留在分裂分子占领的领土上的人,现在被提供了获得俄罗斯公民身份的快速通道。这一政策允许普京在乌克兰东部增加亲俄情绪。

乌克兰的身份认同在加强

虽然普京声称,生活在乌克兰的俄罗斯族人是俄罗斯世界的一部分,但实际上,种族并不是乌克兰政治派别的预测指标。换句话说,作为一个俄罗斯族人或者说俄语的人,并不意味着把自己视为俄罗斯世界的一部分。相反,自1991年以来,在乌克兰各地,一种强大而统一的乌克兰身份的认同情绪一直在上升。与此同时,绝大多数乌克兰人支持加入北约。

大多数乌克兰人认为,他们的未来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成为欧洲的一部分。但这直接违背了普京扩大俄罗斯世界的目标。这些相互冲突的愿景,有助于解释乌克兰为何仍是一个爆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