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我们为什么应该吃点昆虫?

昆虫是一种营养丰富的蛋白质来源,但许多人依然对吃昆虫非常抗拒。关于我们为什么应该吃点昆虫,听听科学家怎么说吧。

撰文 |伊莎贝尔・格雷森(Isabelle Gerretsen)

翻译 |谢汝雨

编辑|孙琳钰

我们可能需要花点儿时间,才能习惯吃碾碎蟋蟀制成的汉堡,或是混入面包虫的炒饭。不过,即使有人一想到吃昆虫就会反胃,它们依然可能(一些研究人员甚至认为应该)成为我们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

美味佳肴

尽管大部分人可能对吃昆虫特别敏感,但是人们吃昆虫的历史已经有几千年了。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吃昆虫已司空见惯。在亚洲、南美洲和非洲食用的昆虫加起来约有2000种。在泰国市场,酥脆的油炸蚱蜢在盘子里盛得满满当当;在日本,活的黄蜂幼虫是一道美味佳肴。

对一些不愿意吃昆虫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损失。Beta Hatch是美国一家用面包虫制作牲畜饲料的初创企业,其首席执行官弗吉尼亚・埃默里(Virginia Emery)表示,昆虫是餐饮系统中缺失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昆虫绝对是一种‘超级食物’――它们的营养密度非常高,就像是把很多营养装进了小的身体里。“

除此之外,人工养殖昆虫也许有助于同时解决世界上两个最大的问题:粮食危机和气候危机。

拯救危机

农业生产活动是造成全球生物多样性丧失的最大原因,同时也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源头。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数据,饲养牲畜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14.5%。

在英国威尔士彭布罗克郡的昆虫农场,昆虫学家莎拉・贝农(Sarah Beynon)正开发以昆虫为基础的食物。她表示人类正处于气候危机和生物多样性大量消亡的过程中。但同时,人类也需要以某种方式养活不断增长的人口。因此,我们必须做出改变,而且是重大改变。

昆虫养殖只占用传统农业所需的一小部分土地、能源和水,并且碳足迹(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中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明显更低。荷兰瓦格宁根大学的一项研究指出,蟋蟀产生的甲烷比牛少80%,产生的氨气是猪的八到十二分之一。甲烷是一种强效温室气体,虽然在大气中存在的时间较短,但在20年间对全球变暖的贡献是二氧化碳的84倍。氨气则是一种具有刺激性的气体,同时也是空气污染物,会引起土壤酸化、造成地下水污染和破坏生态系统。

如果在世界范围内养殖昆虫,目前大量用于饲养动物和生产饲料的土地就能空出来。如果用面包虫和蟋蟀代替世界上一半的肉食,就有可能减少使用三分之一的农田,空出1680万平方千米(约是英国面积的70倍)的土地。

根据爱丁堡大学的一项研究,用昆虫代替肉食,能有效减少全球碳排放。该研究的第一作者,爱丁堡大学食品安全领域的资深研究人员彼得・亚历山大(Peter Alexander)表示,从单位面积的产量来看,昆虫养殖大约只需养牛场八分之一的土地,就能产出与之相当的蛋白质。尽管如此,亚历山大认为,吃豆制品汉堡是一个更可持续的选择,因为种植作物比饲养昆虫所用的能源更少。

然而,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环境政策中心高级教师蒂莉・柯林斯(Tilly Collins)认为,昆虫给人类提供一些素食无法满足的一些需求。素食制作通常会产生大量的碳里程(从生产点到餐桌的运输距离),且种植大量人们喜爱食用的植物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环境影响。相比之下,高效地饲养昆虫更可取。

优质食物

在很多方面,昆虫养殖都能实现高效转化。首先,昆虫生长的速度很快,可以在几天内长大、成熟,而不是像牲畜那样需要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并且,昆虫可以产生数千个后代。

贝农表示,实际上,昆虫将食物转化为蛋白质的效率是牲畜的12~25倍。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数据,蟋蟀所需的饲料是牛的六分之一,羊的四分之一和猪的二分之一。亚历山大认为,昆虫转化效率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它们是冷血动物,因此在维持体温时消耗的能量较少(尽管有些种类需要饲养在温暖的环境)。除此之外,昆虫被浪费掉的部分也会少得多。在传统的牲畜业中,有大量的肉会被浪费,而吃昆虫时我们一般会整个吃掉。

柯林斯说,除了产生的更少浪费之外,昆虫还可以依靠原本会被丢弃的食物和动植物生存。昆虫能以农业废料,比如食物残渣,或者人类不吃的植物茎秆为食。而它们的粪便可以用作农作物的肥料。在这一过程中,资源被回收和再利用,促进良性的循环经济形成。

改变

尽管食用昆虫具有很好的可持续性和营养价值,但要让昆虫在全世界饮食中占据重要地位,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食品消费者研究者乔瓦尼・萨加里(Giovanni Sagari)指出,人们会把昆虫和一切肮脏、危险和恶心的事物联系在一起,而唯独不会与食物相联系。不过人们的态度已经开始改变。预计到2027年,食用昆虫市场将达到46.3亿美元(约295亿人民币)。在获得欧洲食品安全局(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批准后,欧洲的一些公司正在投资食用昆虫。

亚历山大说,人们对食物的看法确实会改变,但速度很慢。以龙虾为例,龙虾在成为奢侈食物之前,一直被当作非常不受欢迎的食物,经常供应给监狱。那时这种现象非常普遍,以至于曾有法律禁止每周给囚犯供应龙虾超过2次。萨加里说,将昆虫作为商业化的食物,最好的提案是把它们磨成粉末放入加工食品中,而不是把它们整块作为零食出售。这一说法得到了厨师安迪・霍尔克罗夫特(Andy Holcroft)的认同,他在昆虫农场经营英国第一家可食用昆虫餐厅。

霍尔克罗夫特认为,如果要让昆虫被主流饮食文化接受,与把整只的昆虫放在沙拉中相比,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们整合成为某些食物的一部分。“如此之后,人们可能会拥有最健康、最营养、最可持续的食品。但除非以昆虫为原料制作的食品确实味道好、人们愿意接受,否则推行昆虫进入主流食品市场仍然十分困难。“

原文链接:

https://www.bbc.com/future/article/20210420-the-protein-rich-superfood-most-europeans-wont-eat

本文转自《环球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