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一患者首次移植猪心,手术3天后无异常,移植面临的挑战多大?

这看起来离谱,但是是一个真实的消息,那就是全球首个“猪心人”出现了,这是什么情况呢?当然,这并非是这个人出生就这样,是因为他做了“猪心移植手术,并且拥有一颗“猪心”,所以我们称之为“猪心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肯定是不希望拥有“猪心”,这个人也是如此。

综合《今日美国》、美国广播公司等外媒10日消息,这名美国男子成为全球首位从转“基因猪”身上接受心脏移植的人,这引发了不少人的热议。对于这个手术来说,的确不少人也在感叹,美国的医疗技术真强。

当然,这是不可否认的,也不是夸张,毕竟这是全球首个“猪心移植”手术。这对不少心脏患者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因为首次接受转基因猪心脏移植之后,患者术后3天状态良好,这就是“二次重生”的机会。

这名美国男子名叫大卫・贝内特,现年57岁,手术是在美国巴尔的摩进行,时长7小时。当然,虽然患者术后3天状况依然良好,但是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这也是一个未知数。

但是,大卫・贝内特作为全球首例“换猪心”的患者,似乎也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心脏移植是挽救贝内特生命的最后希望,贝内特在手术前一天也表示:“要么死,要么做移植手术。这是我最后的选择。”手术前,他已卧床六周,处于心脏病晚期,他表示“期待自己康复后能下床行动”。

这不,在执行心脏移植手术之后,他生存的机会来了,至少3天已经没有发生任何异常情况。

为什么人类会选择猪心移植给人?其实,主要就是从解剖学上观察的情况来看,猪的心脏与人类的心脏相似,这就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因素之一。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科学界也并没有首先想到“猪心”,最初的时候,科学家选择了物种亲源性较近的灵长类作为器官供体,但是最终因各种原因以失败告终。而过后在进行对猪心的研究之下,经过多年的研究,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在2018年的时候,《自然》杂志就发表了一项研究,这是来自德国慕尼黑大学的Bruno Reichart研究团队将一颗猪心移植进狒狒体内,结果成功让狒狒继续存活了195天,这就引发了大家的热议,那就是狒狒本身与人又是比较接近的物种,这不是带来了希望吗?的确也是这样的。但是,对于人来说,要将猪心移植到人的身上,其实面临的问题还是不少。

大家要知道,就单独的数据统计显示,美国每天有17人在等待器官移植时死亡,而等待名单上的人数超过10万人,都希望做心脏移植手术。

然而,这不仅是缺乏心脏等问题,更重要的是在手术之中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心脏作为人身体的中心器官,是为血液流动提供动力,把血液运行至身体各个部分,可以说具有重要的作用。

最为关键的是,还存在非常多的“细小血管”,一旦做移植手术,都必须保障这些血管的连接、疏通等等。所以,全球首例,猪心脏移植患者,能够暂时看到安然无恙,也是奇迹了。

并且按照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阿特・卡普兰称,现在说心脏移植成功,还为时过早,如果贝内特几个月的生活质量都很好,这个说法才能成立,因为贝内特仍然有可能死去。

所以,一切都还是处于观察阶段。只能暂时说,3天还是非常完美的。

猪心移植面临的挑战有多大?当然,最为关键还是我们说的“技术问题”,上面也说了,这次手术虽然暂时没有问题,只能说明“短暂性”地解决了手术技术,暂时还无法说明彻底成功。

同时,虽然猪心被视为最合适的“异种器官”供体,但是人与猪之间始终存在一定的差异,在移植猪心之后,仍然可能发生排斥反应,导致移植器官出现功能紊乱、失调、坏死等。

当然,为了减少这方面的影响,所以也是采用的基因改良的猪――所产生的猪心移植。但是有没有办法确保百分之百没有问题,这个也无法确定,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还有就是物种之间可能出现“病原体”的问题,这个是难以避免的,任何一种生物都可能携带一些病原体。

虽然看上去可能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但是进入人类身体之中,确实有可能带来致命的影响,同时,就算是融合了,如果发生基因重组,带来新的病毒,那就更加可怕了,所以如何排除这个问题,又是一个挑战。

还有最后一个就是伦理问题,在很多人的眼中,异种移植属于“去人化”的行为。这属于一种“伦理问题”,不应该这样,所以能不能跨过这道坎,也是一个挑战。所以整体上来说,猪心移植的问题的确问题还很多,未来的路还很长,就看大家如何去“衡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