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国患者接受“猪心”移植,日本“人兽杂交胚胎”为何没动静了?

每天,都有大量的病人等待着合适的移植器官!

每天,都有大量的病人因为没有合适的移植器官而死亡!

被姐夫投毒的18岁少女,很幸运地匹配了合适的肺源,做了肺移植手术,目前已经能够站立。但要知道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那么幸运,还有更多的人因为匹配不到合适的器官而死亡。

那如果,人体所需要的器官可以从动物身上获取,岂不是永远都有“备用器官”,再也不会发生没有合适的移植器官而死亡?

事实上,这项技术已经实现了,美国一位心脏病晚期患者接受了“猪心脏移植”,目前术后已经三天,该男子状况良好。

猪心移植

57岁的男子Bennett,因为处于心脏病晚期,必须要接收心脏移植才能存活。但由于匹配合适的移植器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目前美国有将近10.7万人在等待移植器官,每年能够做心脏移植手术的人才只有3800例,而Bennett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等待太长时间。

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弗吉尼亚州布莱克斯堡的再生医学公司提供了一个方案:移植猪心。当然了,稍微有些常识就知道,我们的身体并不会轻易接受外来物质,尤其人类和猪并不是同一个物种,跨物种器官移植必定会涉及到排异反应,排异反应是器官移植失败的最大因素,1984年,曾经有一名叫做“费宝宝”的婴儿,做过跨物种器官移植手术,将一颗狒狒的心脏移植到该儿童身上,但可惜的是只过了21天,这名婴儿就因排异反应而死亡。

那如何让人类接受猪的心脏,而不发生排异反应呢?

事实上,虽然Bennett移植的是猪心,但这并不是普通的猪心,而是“转基因猪”。这头猪身上一共有10个基因被修饰,有4个基因被敲除或者被灭活,其中一个基因编码一种导致人体出现积极排异反应的分子。

另外,猪的生长基因也被灭活,防止“猪心”被移植之后,在移植人体内继续生长。这一步至关重要,因为转基因猪心在移植到人体之前,已经在狒狒身上做过实验,其中有不少狒狒在移植“猪心”之后,猪心因为生长太快而导致心力衰竭,甚至还导致了肝损伤。当抑制了猪心生长之后,狒狒存活的时间增加了,有两头狒狒都活过了6个月。

“转基因猪”中,还有6种人类的基因被插入到了供体猪的基因之中,使得人体免疫系统能够耐受外来组织。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Bennett接受了7个小时的紧张手术,将一头猪心放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专家表示移植钱48小时是至关重要的时期,但目前已经过了72小时,Bennett的身体一切良好,并未发生严重排异反应。据医生表示,如果一切正常的话,Bennett将会恢复正常,跨物种移植心脏的手术获得成功。

不过接下来医生并不敢掉以轻心,仍旧会密切监测Bennett的身体是否有排异迹象,以及身体究竟能恢复到什么程度,移植的猪心能否正常工作。

日本人兽胚胎杂交

事实上,使用动物器官移植到人类身上并不只是美国的先例,日本早在2019年时就已经允许进行动物培育人体器官实验。

和美国所使用的“转基因猪心”不同,日本所采取的策略是将人体诱导多能干细胞植入小鼠和大鼠胚胎,并将胚胎植入实验动物体内,如此一来该胚胎发育成的老鼠体内就含有人类的目标器官。

从理论上来看,日本所采取的人兽胚胎杂交的方式含有人类的基因,甚至是移植者本人的基因,如此就能够避免排异反应,其次通过这样的方式每一位病人都可以获得想要移植的器官,而不是在等待器官过程中死亡。

但是这种方法也有一定的伦理道德,这种方式本质上其实是人类和动物的嵌合体,也就是“人兽杂交胚胎”,虽然专家希望动物体内长出人类的目标器官,但是人类基因是否会扩散到动物其他部位,以及大脑中是否会含有人类细胞等都成为困扰人类的因素。

这项技术还在争议中进行实验,同时也设置了明确的底线:一旦发现动物大脑中含有30%以上的人类细胞,该胚胎将不予出生,出生后也要最长观察2年。

从现如今的情况来看,日本“人兽杂交胚胎”实验仍在继续,但还没有获得突破性进展,所以媒体报道的并不多,并不排除未来有新的动静。

总结

不管是美国的“转基因猪心”还是日本的“人兽胚胎杂交”,本质上都是科学家们在想办法让更多无法获得人体器官移植的人,仍旧能够活下去。

但也有一些科学家对此比较担心,很多技术在刚发明时的初衷是好的,但却会被人类用偏,比如:试管婴儿本来是为无法怀孕的夫妻准备,但却被用于代孕行业;性别手术本来是为了解决一些对自己生理性别和生理性别有认知偏差的人准备,但却被泰国滥用,给当地年轻人带来较大的伤害。

跨物种移植器官本来是为器官衰竭的人准备的,但科学家们担心一些人会为了其他目的而被滥用,比如:转基因猪心是否能提高运动员的成绩等。

不过这项技术出现的本身,也让我们看到了人类“永生”的希望,因为如果我们的器官能够像更换零件一样随时更换,那未来我们是不是不用依赖人体本身的躯壳生存?